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20.埋伏,生死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三個,可別將我跋鋒寒落下1 涫涫微聳肩胛,作了一個能使任何男人動心的嬌嬈神態,逕自在兩人間穿過。到了後門旁的茶几處,像妻子對丈夫般情深款款的道:「忘了告訴兩位!人家特別為你們預備了一壺別離茶,...

?

跋鋒寒微微一笑道:「我剛才在數泊在橋東碼頭的船有多小艘,剛數到第三百八十三艘你們就來了。」

羅凡有些詫異地看了他一眼,羅凡雖然能感受到他的戰意,但卻沒有了當初那種針鋒相對的感覺。隨即看到身邊的寇徐二人,很快釋然了,對方並不想與自己鬧僵。

羅凡也不好再冷著一副臉,淡淡笑道:「你的武功,確實高了不少。」

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煙消雲散。

寇徐二人皆鬆了一口氣。

跋鋒寒頗為英俊的劍眉皺起道:「你的武功似乎比起上回沒什麼進展,怎麼回事?」

寇仲聳了聳肩道:「師父的武功遇到了瓶頸,所以想來洛陽碰碰和氏璧的運氣。」隨即寇仲一肘撞在徐子陵腰上道:「哈!子陵你定要助我們。」

過了一會,跋鋒寒面露奇色突然問道:「你為何只問子陵而不問我?」

寇仲愕然不解道:「老跋你與此事毫無關係,為何卻要為我們師徒拿性命來博?我正為當你是兄弟,才不想你牽連進去,你的煩惱仍不嫌多嗎?」

羅凡看了跋鋒寒一眼,雙眼中光芒閃爍,面容靜如止水,不知思索著什麼。

跋鋒寒默然半晌,又掃了三人一眼后,銳目射出充滿著一種情懷的異芒,徐徐道:「曾經我所遇到的一切高手,無論是曲傲、婠婠、邊不負等,皆只夠資格被我跋鋒寒當作踏腳石,知曉我為何一直將羅兄當成對手,又愛與你們兩個小子廝混么?皆因我們都有一個平庸甚至悲苦的出生,我最看不順眼就是那些高門大閥的人,更不屑自以為至高無上的江湖門派。我們皆是同樣的人,羅兄上回對在下有過一絲留情,又對這兩個小子好得離譜,是否也是因此呢?」

頓了一頓續道:「我最佩服就是從一無所有創造出不世功業的真豪傑,無論是羅兄從一無所有到打下這麼大一座竟陵城。還是仲少你從一個無名小卒打拚出現在的成績,這皆是我所神往!哈!我跋鋒寒的前進道路上絕少不了羅兄這麼一個對手!挑戰寧道奇又或師妃暄,我跋鋒寒焉能錯過此等良機。」

羅凡忽然間默然不語。

寇仲大喜道:「有跋兄相助,我師徒三人就如虎添翼。」

三人皆未注意到羅凡的沉默,徐子陵苦笑道:「我總覺有點不妥當,說到底師妃暄只是為造福天下而努力…」

跋鋒寒冷然道:「子陵太固執了。只問那麼幾句話,怎能決定某人是否能做個好皇帝?而我認為只有貧苦出身人,才有資格當好皇帝,蓋因深明民間疾苦,也熱心解除民間疾苦。」

……

三人一番商量。最終跋鋒寒道:「現在我們首先須查清楚和氏璧是否到了李世民手上。才能行動。」

徐子陵忽然「咦」地一聲道:「師父怎麼不說話了?」

羅凡這才回過神來。苦笑一聲道:「我們找個地方,這裡人多嘴雜,不是說話之地。」

寇仲點頭道:「跟我來。」說罷寇仲領著幾人穿過刻有「洛陽坊」三字的門樓,後面就是橫貫洛陽東西的洛水。幾人走入一條深長的里巷中。

羅凡一路沉思,並不在意走到了哪。

徐子陵皺眉道:「你究竟要帶我到那裡去?」

寇仲欣然道:「當然是回家1

徐子陵愕然道:「回家?」

寇仲邊行邊察看兩旁房舍的屋中動靜,笑嘻嘻道:「我們兩人乃雙龍幫幫主,怎可連秘巢都沒有一個?哈!對了,就是這裡,進來吧1

原來當日他們和高占良等分頭北上前,寇仲和手下們商量了多天,其中一項當然包括了在洛陽布置這個巢穴。而寇仲剛纔則從高占良等人的暗記里,知悉此處的方位地址。所以現在尋到這裡來。

寇仲舒適地挨坐椅內,舉手挺足的伸了個大懶腰,嘆道:「這房子不錯吧?」

徐子陵在他對面坐下,望往窗外陽光漫天下的小院子,訝道:「這屋子為何能如此一塵不染、井井有條。連院內的花草都修剪整齊,究竟是什麼人在打掃呢?」

寇仲想當然的道:「不要以為占良只是粗漢一名,其實他辦事極為細心,只有如此才不會教人生疑,照我猜想他是雇了人定期打掃,或三天一趟,又或六天一次。」

徐子陵搖頭道:「我總覺得有點兒不妥當。」

羅凡忽然臉色一沉,怒道:「什麼人在外面?」

就在此時,四人心中同時生出警兆。

涫涫柔美低沉的聲音在大門外響起道:「羅兄猜得對!是人家因等你們閑得發慌時,只好為你們打掃房子來消磨時間吧了1

聽到涫涫的聲音,首先擔心的卻非本身的安危,而是擔心幾名屬下的境況。

今次的情況完全不同往日,今日對方是精心布局等待自己等人上鉤,而羅凡方才的心境紊亂,竟是完全沒有察覺!

才不過一個轉眼間,竟是身陷險境!

一個不好,自己與這三名二話不說便能為自己奪和氏璧拼上性命的之人定要悉數葬身於此!

忽然一股無名怒火從羅凡心湖中湧起!

羅凡聲若冰寒地道:「還有四人,都給我滾出來1

廳子的前門、後門同時無風自動的張了開來,令整個地方立時瀰漫著陰森的鬼氣,但並不見人。

涫涫的聲音透過瓦頂傳來道:「幾位師叔不喜與你們說話哩,她們不會答你們的。」

徐子陵凝望一眼羅凡,又看了看寇仲,露出一絲笑意,眼睛透出深刻的感情,繼而從後方拉了羅凡一把,低聲道:「師父走1

「鏘1

長刀井中月離背而出。

寇仲同時長身而起,攔在前頭,仰天長笑道:「我兩兄弟今天一是相偕攜手離開,一是雙雙戰死於此,再沒有第二個可能性。」與此同時不住地向羅凡使眼色,以示他先行離去。

若說寇仲這一輩子最大的願望是什麼,他會不假思索地回答,出人頭地,爭霸天下!若問寇仲這一生最尊敬的人是誰,他亦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羅凡!

在誰人都認為他們不可能成材的時候,第一個看得起他們的便是羅凡;教會他們長生訣教他們習武的亦是羅凡;他們身陷險境,出手相救的亦是羅凡!

今日在理想與感情相碰撞時,寇仲並未作出猶豫,毅然選擇了後者!

讓羅凡逃出去,帶著他寇仲的夢想繼續爭霸天下,亦可為他們報仇!

羅凡此時如何還不知曉他們的意思?一襲白袍忽然無風自動,繼而一陣獵獵作響,雙拳捏得一陣咯吱作響,怒極反笑道:「你們兩個臭小子,哪有徒弟保護師傅的道理,要戰一起戰1

心中同時暗自想道:「大不了用那招禁招,今夜的和氏璧老子不要了!處心積慮打造的慕容紫英的威名老子也不要了1

衣袂飄響,美得不可方物,一身素白,赤著雙足的涫涫現身正門處,似乎全然不將羅凡的話語放在心上,笑意盈盈的道:「婠婠就是欣賞你這種不可一世的英雄氣概哩,因為殺起來特別痛快,若是尋常普通人,人家殺起來還不樂意哩1

跋鋒寒上前一步哈哈笑道:「你們三個,可別將我跋鋒寒落下1

涫涫微聳肩胛,作了一個能使任何男人動心的嬌嬈神態,逕自在兩人間穿過。到了後門旁的茶几處,像妻子對丈夫般情深款款的道:「忘了告訴兩位!人家特別為你們預備了一壺別離茶,趁熱喝好嗎?」

合圍之勢頓失!

羅凡先是一楞,心道這豈不是讓出一條出路給幾人?但立馬心中一緊,暗叫道:「是攻心之術1

她明顯是看出了幾人的死志,因此故意放出一條生路出來,絕了幾人的拚死之心,讓幾人心中不再堅定!若是幾人的感情並沒有看起來那樣深厚,更可挑撥離間,因為這道出口絕無法容許四人通過!

就在這一刻,羅凡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絲明悟,他似乎把握到心學中一些更深的東西!

心學並不僅僅只是應用與心劍、兵法、戰爭,甚至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皆可對應於心學,融於心中!

羅凡忽然嘿嘿冷笑道:「這別離茶還是留給你自己喝吧1

心中回憶起與張三丰過招之時的情形,雙臂緩緩抬起,擺出一個拳架,面色無悲無喜!一如當初的張三丰一般!

婠婠看著羅凡的動作,忽然間美目圓睜,這一瞬間她竟有種凡人面對天地大道的渺小感!

她有種再也看不透羅凡的虛實的感覺!

這是羅凡刻意營造出來的一種氣氛,讓對手從先手上便處於下風!

與此同時,徐子陵心中亦湧起一絲明悟,因為就在此一剎那,他忽然似是把握了羅凡與魯妙子皆有說過的那個「遁去的一」,那個可以使他一劍破萬法的一!

婠婠知曉絕不能讓他們再繼續下去,否則今日的圍殺不但要泡湯,還讓幾人的功夫又長進了!

纖腕一抖,手中茶盤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以一個傾斜的角度旋轉飛出,茶盤之上,四個茶杯與其中的茶水竟然都未跌灑出去,顯示出她高絕的內功控制力!

ps:

感謝剎那魔幻、wu0811兩位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