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19.秦川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估了? 表面上羅凡依然不動聲色地道:「那丫頭不過瞎搗鼓一氣而已,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嘛,哈1這個「哈」本是寇仲常用的口頭禪,此時卻被羅凡用來掩飾自身的尷尬了。 秦川亦只是點到即止,並未打...

坦然迎上他似能洞穿任何人內心秘密的銳利眼神,淡淡道:「我只是認得秦王殿下你的足音吧1

李世民雙目爆起精光,仔細端詳了寇徐二人好一會後,嘆道:「寇仲與子陵兄真的變了很多,無論外貌、風度、氣魄,均能教人心折。」接著目光掃到羅凡臉上道:「這位可是竟陵羅統領?羅統領所做的每一件事無不是驚動天下的大事,著實讓人心馳神往1

羅凡抱拳道:「在秦王殿下面前在下怎敢稱統領,秦王殿下人中之龍,據關中之險以養勢,徐觀關外的風風雨雨,互相斯拼,自己則穩坐霸主之位。」

李世民苦笑以報,搖頭道:「羅統領莫要見笑我,我李世民頂多只是為父兄打天下的先鋒將領,那說得到什麼霸主之位?」

他似乎並不欲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又問道:「慕容兄與紅拂姑娘近來可好,此次有來洛陽么?」

羅凡道:「勞煩世民兄挂念,他們都很好。紅拂姑娘事務纏身暫且無法前來,至於慕容兄弟,或許過些時候會趕上吧,不過他神龍見首不見尾,在下也說不大准。」

紅拂女現在正與趙敏拼得火熱,誓要在練兵上超過對方,哪有空理會李世民;至於慕容紫英,則全看羅凡需要不需要用到這個身份了。

李世民嘆了一口氣道:「當日一別,也不知何日能再相見。」但很快又微微一笑道:「不過今日能見到羅兄這樣的人傑,又能與寇兄徐兄重聚,也算是一場幸事吧。」然後舉杯道:「這一杯是為我和幾位在此相遇喝的。」說罷一飲而荊

一杯飲盡,李世民又倒滿一杯舉杯道:「不知怎的,我與羅兄竟有種一見如故之感。這杯敬羅兄。」

羅凡心道,早見過了,能不一見如故么?但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地道:「在下亦有同感。」說罷舉杯相碰,一飲而荊

李世民向幾人問道:「不知幾位接下來作何打算?」

寇仲率先哈哈笑道:「我們能有什麼打算?只不過聽說和氏璧是個寶貝,所以想來見識見識。開開眼罷了。」

李世民的目光轉到羅凡身上,問道:「羅兄呢?」

羅凡輕笑一聲道:「我與小仲也差不了多少,這種寶貝,見識一番便好。」羅凡只不過一介小城城主,他有自知之明,即使和氏璧沒有內定。任羅凡如何舌綻蓮花和氏璧也落不到他的頭上。

……

「篤!篤!篤1

觥籌交錯間,敲門聲響。

一把悅耳的男聲響起道:「在下秦川,不知李世民兄是否大駕在此?」

幾人轉頭瞧去,只見酒館內已經沒了一個客人,一道人影斜倚門邊,半邊背影便顯得修長優雅。透出一股飄逸瀟洒的味兒,束了一個文士髻的頭髮烏黑閃亮,非常引人。

羅凡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意外的表情。

寇仲與徐子陵面面相覷,似乎感到此人很不簡單。

李世民微微露出詫異的神色,繼而揚聲道:「李世民在此,敢問兄台何事?」

秦川在門外答道:「小弟有幾個問題想請教李世民兄,不知李世民兄可否為在下解惑。」

李世民一震道:「秦兄是尾隨我而來的嗎?」

秦川淡然道:「正是如此。」

羅凡淡淡笑道:「兄台何不進門說話。過來喝杯水酒也好。」

秦川從容答道:「羅兄客氣,不過秦某一向孤僻成性,這般說話,反更自在。」

徐子陵訝道:「請恕我多口,秦兄必是佛道中人,又或與佛道有緣,不知我有猜錯嗎?」

李世民愕然瞧著徐子陵,完全摸不著頭腦,為何徐子陵只見到對方背影,說不到幾句話。便有這出人意表的猜測。

秦川卻絲毫不以為異,應道:「徐兄的感覺確是高明得異乎尋常。」

李世民似看出此人來歷不凡,坦然笑道:「天下每多特立獨行之士,不知秦兄想請教何事?」

秦川緩緩道:「我想向世民兄請教為君之道。」

除羅凡外,眾人皆是一頭霧水。

首先李世民非是什麼君主。何況現在只是處於打天下的時期,就算李世民有心取李建成之位而代之,那這句話亦該由他向什麼人請教,而不應反被別人來考較質問。

李世民盯著他的背影,皺眉道:「秦兄若能說出問這個問題的道理,我李世民奉上答案又何妨。」

秦川平靜地道:「我做人從來都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很少會費神去想為何要怎麼做。剛才我正是想起世民兄設有一個『天策府』,專掌國之徵討,有長史、司馬各一人,從事郎中二人、軍諮祭酒二人,典簽四人,錄事二人,記室參軍事二人,功、倉、兵、騎、鉈、士六曹參軍各二人,參軍事六人、總共三十四人,儼如一個小朝廷,可見世民兄志不只在於區區征戰之事,才有感而問。」

李世民幾人聽他如數家珍般詳列出「天策府」的組織細節,都聽得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秦川淡淡道:「這理由夠充份嗎?」

李世民苦笑道:「我服了!若秦兄肯為我所用,我必會請秦兄負責偵察敵情。若有秦兄這樣的人才,還有什麼敵人能逃過在下的耳目?」

秦川淡然地道:「那倒未必,譬如說羅兄的神劍山莊在下便琢磨不透。」

幾人皆是一陣愕然看著羅凡。

羅凡頓時一陣不自在,打了個哈哈道:「在下的神劍山莊實乃新建,只怕是勢單力薄秦兄沒有看上眼吧。」

秦川沉默半響,才道:「貴庄那位趙敏姑娘實在是一位大才1

「……」羅凡心中差點罵娘。雖然竟陵一戰趙敏露出了些許才能實力,但也只是一部分而已,而現在被對方這麼一句話,還有誰不知道此女被低估了?

表面上羅凡依然不動聲色地道:「那丫頭不過瞎搗鼓一氣而已,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嘛,哈1這個「哈」本是寇仲常用的口頭禪,此時卻被羅凡用來掩飾自身的尷尬了。

秦川亦只是點到即止,並未打算太過糾纏,因此又道:「言歸正傳,李世民兄還未回答在下的問題呢。」

李世民先是詫異地看了羅凡一眼,繼而似乎確定了什麼一般,轉向秦川答道:「所以為君之道,首要懂得選賢任能,否則縱有最好的國策,但執行不得其人,施行時也將不得其法,一切都是徒然。」

秦川沉聲道:「大亂之後,如何實現大治?」

李世民先向徐子陵微微一笑,才答道:「亂后易教,猶飢人易食,若為君者肯以身作則,針對前朝弊政,力行以靜求治的去奢省費之道,偃革興文,布德施惠,輕徭薄俺,必上下同心,人應如響,不疾而速,中土既安,遠人自服。」

秦川聽得默然不語、好一會後才道:「羅兄以為世民兄之論如何?」

羅凡一陣沉默,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對方似乎並非與李世民串通好,否則應當逃不過自己的雙眼才對。不過以對方頗有針對自己之意來看,或有可能是單方面的內定了。

當然,也不排除對方實在太過高明,連羅凡也能瞞住!

但無論從何角度看,自己表現得越是傑出,便越是兇險。對方不選擇自己,今後便是敵人。因此羅凡淡淡答道:「大亂之後,休養生息,去奢省費本就是當世無二之道,秦兄又何必再來問我。」

秦川仍似古井無波,隨後又問了李世民幾個問題,這才離去。

……

洛陽城長街之上,羅凡、寇仲、徐子陵三人並肩而行。

羅凡忽然開口道:「方才小陵可有感受到什麼異常?」

徐子陵「咦」地一聲奇怪道:「師父怎會知道?我確實從秦川身上感應到一種玄之又玄的寧靜感覺,所以才會出言問他是否佛道中人。」

羅凡微笑點頭道:「她就是師妃暄,看來我的猜測沒錯,和氏璧已經被寧道奇交到了她的手中,而小陵所感受到的正是和氏璧。」此時幾人說話皆可用內力凝聚聲音,是以並不害怕被路旁行人聽去。

「師妃暄?」二人奇怪地看著羅凡,經過羅凡的一番解釋,二人才明白此事的前應後果。

寇仲問道:「師父覺得師妃暄會不會選擇李小子?」

羅凡仰著頭顱,抬頭看著無一絲雲彩的湛藍天空,冷笑一聲道:「秦川,秦下之川,其中的意義還需要多作贅述么?」

徐子陵豁然開朗道:「秦王,秦川,原來如此1

寇仲忽然叫道:「一定不能讓李小子得到和氏璧,否則大家全都完蛋大吉1

羅凡驀地頓足問道:「跋鋒寒先前約你們見面的地方便是這裡嗎?」

這個時候,幾人已經一路來到新中橋。

一道銳利的目光從橋旁轉來,隨即如刀削般的面龐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幾位終於到了。」

一別數月,跋鋒寒臉部線條輪廓顯得更加的堅毅,氣定神閑地走來,卻比上次相見更為威勢逼人。

羅凡迎上他的目光道:「看來你在此等候多時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