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17.和氏璧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師真有鬼神莫測之能?」 羅凡輕笑一聲道:「這些事情,你今後會知曉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繼而羅凡似是並不願在此事上再作糾纏,又道:「我們先去王世充府吧。」 羅凡這番故布疑陣,讓沈落雁以...

?

城門之前,沈落雁搖頭道:「落雁無事,只是許久未來這洛陽,感到變化太大而已。」

羅凡淡淡笑道:「是心中的變化大了吧。」

沈落雁輕輕頷首道:「或許吧,落雁從未想過有一天竟會背叛密公。」

羅凡啞然失笑道:「想成就一番霸業說起來其實並不難,似我這種領導者,只不過將路看準,將路帶對,而李密既然一條路走到了黑,落雁你換個領導者又有什麼奇怪的?良將還須有明主,現在天命已定,瓦崗寨敗亡在即,落雁你當年勸說秦叔寶似乎亦是如此吧?」

沈落雁面露驚異之色道:「統領難道當初躲在一旁偷聽么?」

羅凡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並不作答。

沈落雁芳心微震,問道:「為什麼落雁的事情統領竟知曉得如此清楚,難道慕容仙師真有鬼神莫測之能?」

羅凡輕笑一聲道:「這些事情,你今後會知曉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繼而羅凡似是並不願在此事上再作糾纏,又道:「我們先去王世充府吧。」

羅凡這番故布疑陣,讓沈落雁以為她無論做什麼事情他都能知曉,即便今後沈落雁有對他羅凡不利的心思,也只敢想想,絕不敢做出來了。

沈落雁神色複雜地看著羅凡的背影,只覺得自己每次以為看透了他的虛實之時,卻很快便會發現更看不透他了,沈落雁生平第一次生出一種無力反抗的感覺來。

二人策騎馳入王世充在洛陽的鄭國公府去。

才入府門,王世充已聞訊在十多個親兵擁護下迎出大門。令羅凡詫異的是,此時寇仲與徐子陵亦跟隨其後。

不過畢竟二人對王世充有恩,王世充同時邀請二人卻也在情理之中了。

三人旁邊,另有一名女子,此女皮膚如雪似玉。白得異乎尋常,黑衣白膚,明艷奪目。她如玄絲的雙眉飛揚入鬢。烏黑的秀髮在頂上結了個美人髻,一撮劉海輕柔地覆在額上。眼角朝上傾斜高挑,最使人印象深刻是她挺直的鼻樑,與稍微高起的顴骨匹配得無可挑剔,傲氣十足但又不失風姿清雅。

紅潤的嘴唇帶著一絲似笑非笑的動人神氣,像正在夢境里碰上甜蜜的遭遇。

一雙美目深嵌在秀眉之下,兩片洋溢著貴族氣派的香唇緊閉著,神情肅穆。一派不容侵犯的聖潔樣兒。

此時的王世充神采依然,只是鬢邊花斑,多了幾根白髮。

見到羅凡,王世充長嘆一聲抱拳道:「先前你我相識的情形還歷歷在目。未想到一轉眼,你已經是統帥一方的統領了。羅統領,別來無恙。」

有外人在場,寇仲徐子陵也規規矩矩地行了一禮道:「師父。」

羅凡見他二人神光內斂,雙目之中隱有電芒閃爍。便知二人武功又精進了許多,沖兩人點了點頭,繼而向王世充回了一禮道:「王公實在太過見外了,還是當初稱羅小兄弟讓人覺得親切。」

王世充連忙擺手道:「那怎麼成?以羅統領如今的身份,怎可隨意稱呼。不過既然我與羅統領相交甚篤,那我王世充便託大叫一聲世侄吧,如何?」此時王世充被獨孤閥逼得焦頭爛額,也未嘗不是動了些招攬的心思。畢竟羅凡此時還未對外宣布要爭霸天下,只是表現出獨居一方的姿態以求自保。

羅凡笑道:「王公實在太過抬愛了。」

王世充道:「哪裡,只要師侄不嫌我倚老賣老便是。」接著王世充又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小侄女兒董淑妮。」

董淑妮的睫毛晃動了一下,朝他瞧來,還甜甜淺笑,上下打量羅凡一番,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美麗牙齒道:「你就是羅凡?我聽很多人提過你們,說你年青一輩中最有潛質的人之一,嘻!看起來普普通通嘛。」

王世充寵溺地看了她一眼,作勢生氣道:「妮妮,不得無理1

羅凡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只見她的眸子宛若蕩漾在一泓秋水裡的兩顆明星,極為引人。尤其是說話時眼神隨著表情不住變化,似若泛起一個接一個的漣漪,似能讓任何人都為之心搖神動。但羅凡依然只是一副淡然的語氣道:「在下確實生得普通,小姐卻也是實話實說。」

王世充嘆道:「世侄心胸坦蕩,果真是人中之龍。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沈軍師竟成了羅世侄的人,不瞞你說,當初我得知這個消息時還覺得有些難以置信,今日一見才知事情屬實,王某拜服!王某真是想看看李密那老賊到底氣成什麼樣子1

接著王世充似乎意識到在外頭站了太久,這才道:「二位請進。」

……

與王世充一番敘舊之後,羅凡與寇仲徐子陵師徒再次齊聚一堂。

寇仲早已滿肚子疑惑問道:「師父,沈婆娘真被你給降服啦?」

羅凡淡淡地道:「不要驚嘆你師父我的本事,否則會驚掉你小子的下巴。」

寇仲登時捧腹笑得不行,半響才道:「師父這招釜底抽薪實在是厲害,氣得他娘的老李只怕整張臉都綠了吧?」

接著寇仲又用手肘捅了捅徐子陵低聲道:「要不要我替師父求求情,將沈大軍師許給小陵你,否則有時我真擔心你這小子會變了吃齋的和尚。」

徐子陵橫肘撞在寇仲脅下,痛得瞪了他一眼,才淡淡道:「女性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外貌,更重要的是內涵和氣質,沉落雁野心既大,又詭計多端,憑什麼令我徐子陵動心,還是留給別人吧。」隨即又向羅凡叫道:「師父可千萬不要將她許給我。」

羅凡嗤笑道:「你這小子還真是個當和尚道士的料,若是寇仲這小子,指不定便歡喜到天上去了。」

寇仲委屈地道:「師父可不要污衊我寇仲,似我寇仲這種好男兒,有女人都先為兄弟著想,可絕不是師父想的那樣1

羅凡看到他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道:「你這小子簡直找打。」頓了頓又道:「現在你們兩個小子的武功又精進了許多,以你們現在的實力聯手起來,恐怕為師也要頭疼不已,看來是有不小的際遇了。」

寇仲抱怨道:「哪有什麼際遇,不過是被宇文閥追殺了數百里,跟老跋打了幾架,接著又跟陰葵派的妖人過了過手,托師父的福,還被渝姨罵了個狗血噴頭。也就好在遇了個好心的老先生教了我們兩手,否則師父只怕見不著我們啦。」

「噗」羅凡差點將喝進嘴中的酒水噴出來,奇道:「你們的渝姨罵你們啥了?」

寇仲疑惑地看著羅凡叫道:「師父你是不是對人家始亂終棄了?否則渝姨怎會像個怨婦似的,還罵我們小淫賊,簡直冤枉死我了!我寇仲簡直是個大好人啊1

羅凡老臉一紅,登時叫道:「胡扯!為師只不過見她對為師太過無禮,所以替她姐姐教訓她一番罷了1

徐子陵插口道:「師父臉紅什麼?」

羅凡滿頭黑線地瞪了徐子陵一眼道:「為師……不過是喝多了而已,小陵竟敢懷疑為師1

徐子陵聳了聳肩道:「我可什麼都沒說。」

寇仲頓時又是一陣捧腹大笑。

就在羅凡臉色越來越沉時,寇仲暗叫不好,連忙轉移話題道:「據說老跋要找師父你單挑1

羅凡神色恢復淡然,有些躍躍欲試地道:「他又皮癢了么?」

寇仲正容道:「師父可別小瞧他,老跋現在確實很厲害哩,而我們上回見到師父,師父的武功還有些許進展,但這一次,師父是否遇上了什麼難以通過的瓶頸呢?」

羅凡苦笑道:「被你小子猜對了,你們可知曉我此來為何么?」

寇仲淡淡道:「天下人前來洛陽貌似都是為了和氏璧,師父應該也是如此吧?只是這與武功有什麼關係呢?不是說這寶貝是得天下之物嗎?」

羅凡笑道:「那只是佛道兩門的造謠而已,實際上和氏璧乃習武之人的至寶,對修練先天真氣者更有無可估計的裨益,更可洗筋伐髓、改穴換脈,所以為師才會來洛陽碰碰運氣,看能否借之衝破瓶頸,同時也伐一伐我這駑鈍的天資。」

寇仲叫道:「若師父的天資還算駑鈍,那天底下有哪個不是庸碌1

羅凡搖頭嘆了一口氣道:「我只不過功法特異,才能在這個年齡練至這種地步,實際上比起你們兩個小子差遠了。」

徐子陵點頭道:「原來如此,師父是否需要我們的幫助呢?」

羅凡也不矯情,點頭道:「正是如此。」

寇仲道:「我們要怎麼做呢?」

羅凡聳肩笑道:「其實我暫時也不知曉,不過我卻有種神而明之的感覺,這事兒還得落到小陵頭上。」和氏璧異力變化萬千,如星辰變化,周而復始。連了空這種得道高僧也因其受傷,只能將其存放在銅殿中,是以羅凡不敢輕舉妄動。

而徐子陵正是和氏璧的「有緣人」,一能聽到和氏璧的呼喚,二能化解這股異力,否則寧道奇也不是腦殘,徐子陵吸收和氏璧能量的方法還是跟婠婠學的,寧道奇不至於連這都研究不出。要能吸收,他怎會拿到和氏璧三年都沒什麼動靜!

ps:

感謝化雨追夢童鞋的打賞與評價票

感謝leng?meng童鞋的評價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