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99.亂世將啟,劍指竟陵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無法拉攏獨孤家,今後與獨孤閥是敵是友還不明朗。因此不到關鍵時刻,羅凡並不打算出手救治。 而最好的辦法也是利用和氏璧內力與九陽內力的混合內力來治療尤楚紅。這樣便不需要花費氣運能量,因此現在也不是...

偃師這座城並沒有虎牢關那樣的天險可守,是以較為易攻難守,今日攻下,或許明日便被奪回,因此李密只能算賺了一個小便宜了,是以在外人看來李密依然是算無遺漏,但實際上用王伯當這樣一名大將加上數名先天高手換來這麼一座小城,李密當天便氣得差點吐血。

此次雖然破壞了李密刺殺王世充,奪取洛陽的謀划,但又多惹了一個大敵獨孤閥,寇徐二人決定先去南方避避風頭,宇文化及想要二人性命,二人決定索性主動出擊,將東溟派的賬本上交給楊廣,藉以打擊宇文化及。

而羅凡此刻也並不願在北方久呆,等再過一陣子,三方斗得不可開交之時,和氏璧即將出世,洛陽魚龍混雜,那時候羅凡再入洛陽,獨孤閥與李密也無暇顧及羅凡。

實際上羅凡想與獨孤家化干戈為玉帛也並非沒有機會,只需過一陣子風頭過了,獨孤閥的氣也消了,羅凡只消治好尤楚紅的哮喘之症,仇怨自消。

當然,治療的時候羅凡必須喬裝改扮一番,並且做一些其他準備,直到治好之後才能暴露身份,否則讓一個敵人或者來路不明之人給尤楚紅治療,那純粹是瞎扯淡,除非獨孤家所有人的腦子都生鏽了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只是以現在羅凡的勢力來說,除非能發展到李閥或者李密那樣的勢力,否則即使治好了尤楚紅,也無法拉攏獨孤家,今後與獨孤閥是敵是友還不明朗。因此不到關鍵時刻,羅凡並不打算出手救治。

而最好的辦法也是利用和氏璧內力與九陽內力的混合內力來治療尤楚紅。這樣便不需要花費氣運能量,因此現在也不是時候。只是有機會的話。羅凡覺得自己或許可以為治療尤楚紅作一番準備,而其切入點便是與獨孤閥交好的沙家。

而當務之急,羅凡仍有一件事情要做,既然預知亂世將啟,羅凡也該趁著天下大亂之時建立起自己的根基。

羅凡的目標是,竟陵。

這並不是一座雄城,也沒有什麼天險可守,為何羅凡將自己的根基建立在此,原因有五:其一。每一座雄城皆有似李密、宇文化及這樣的大勢力爭奪,羅凡現在還沒有爭奪的資格;其二,竟陵天然便有一道唇齒相依的勢力飛馬牧常也就是說自建城起,羅凡便有了一個天然的盟友;其三,魯妙子只要與羅凡見面,那便再也沒有可能呆在飛馬牧場,因為這是魯妙子與飛馬牧場的約定,不能見外人。那麼羅凡將其斷絕了幾近三十年的生機恢復之後,他將何去何從?坐鎮竟陵的同時守護相鄰的飛馬牧場與自己女兒商秀珣絕對是他的不二選擇!其四。在古代什麼兵種最強?自然是騎兵!有了飛馬牧場的戰馬支持,還怕建立不起一支橫掃中原的鐵騎部隊么?其五,原著中攻下竟陵的隋朝大將方澤滔,並沒有爭霸之心。也就是說只要在亂世開啟之時,自己邀他一同攻下竟陵,今後絕對是以自己為主!

羅凡在離開之前。往北方王通府寄去兩封信。

在拒絕了大夏寇建德麾下大將劉黑闥的招攬,十餘日後。幾人抵達襄陽。羅凡在襄陽最大的酒樓玉華樓擺酒為寇徐二人送行。

寇仲一番大吃大嚼一邊含糊不清地道:「師父為何不與我們一道南下?」

羅凡輕笑一聲道:「你這小子,吃這麼快也不怕噎著。亂世將啟,為師也該是時候打下自己的根基了,就不與你們兩個小鬼去瞎胡鬧了。」

寇仲不滿地叫道:「我的娘,怎麼是瞎胡鬧,任宇文化及勢力再大,還不是得栽在我們揚州雙龍手裡,這可是以前從未有過的大事哩。」

羅凡將杯中酒水斟滿,繼而又親自將寇仲徐子陵二人杯中斟滿,看著兩人壯志雄心的模樣,輕笑著搖了搖頭,舉起酒杯道:「那為師便祝你們二人馬到成功了1

二人亦連忙有樣學樣地端起酒杯,朗聲道:「也祝師父的神劍山莊名震天下1

「哈哈!承你小子吉言1酒杯碰撞,幾人將杯中美酒一飲而盡,一番暢飲之後,寇徐二人踏上了南下的路程。

夕陽之下,襄陽城外,兩個追尋著自己夢想的少年漸漸遠去。

紅拂女望著消失在遠方的二人輕嘆一聲道:「宇文化及此番定然不會引頸受戮,你是早就算到今日的局面了么?只是你不擔心他們二人的安危嗎?」

羅凡哈哈大笑道:「我羅凡的徒弟,皆是人中之龍,紅拂你不必替他們擔心1接著羅凡背負雙手,仰望天空道:「他們二人此番南下,亂世必然開啟,我們也該有一番謀劃了。」

李靖搖頭嘆道:「只是又有無數無辜百姓將要捲入戰火之中了。」

羅凡道:「昏君無道,這一劫遲早是要來的。」

李靖點頭望著如火似血一般的天邊紅雲嘆道:「雖心中知曉,但靖心中卻依舊悵然。」

羅凡淡淡的道:「我們的力量,還做不到兼濟天下,先從一城開始吧。」

這日,遠在東平的素素收到羅凡的信件,素素歡天喜地地拆開封蠟,只見上面鐵畫銀鉤地寫著:當素妹看到這封信件時,為兄與李兄等人當已抵達竟陵,吾與李兄等皆安好,望素妹莫要挂念……待為兄在此事了,便北上東平與素妹團聚。

而另一封則是寄給王通,王通拆開來看時,只見上面寫著:王老師別來無恙否?晚輩之事想必老師已然知曉,晚輩暫且無法北上,小妹還請勞煩老師代為照拂一二,無以為報,唯以道旁偶聞詩詞相贈:獨坐池塘如虎踞,綠楊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

看到這樣一首詩之後,王通那雙儒雅溫和的眸子忽然神光閃爍。暴喝一聲道:「好!好!這樣豪氣的詩句老夫聞所未聞!只怕這詩並非道旁聽得吧?未想到小友還有這樣的雄心1

於此同時,羅凡與幾人來到竟陵。於城外買下一處莊院,但暫時還未啟用神劍山莊之名,僅以綠柳山莊之名假借招攬護院於竟陵城內招兵買馬。

羅凡不得不這樣做,因為在打下竟陵之前,羅凡還不想讓陰葵派盯上自己。

建立勢力任務完成,獲得氣運點5000,另獲得氣運能量2000,不過羅凡買下山莊與招收護院的花費便已經消耗了八九千氣運點,卻並算不得賺了。

由於待遇頗為豐厚。短短一月時間,羅凡已經招收起八百名護院,交給李靖操練。一月之後,羅凡又從其中挑出兩百名肯吃苦、身強體壯、不滿足現狀、有野心的,安排至庄內另一處,進行有些類似於現世傳銷的洗腦式培訓。這一環節,羅凡親自執行!

讓羅凡沒有料到的是,這五百人竟人人都不滿足現狀,究其原因。竟是竟陵城城主壓榨百姓,魚肉鄉里,而其子更是強搶民女、草菅人命,無惡不作。民怨極大,這些人如何能滿足得了現狀?也難怪原著中方澤滔攻下竟陵之後,百姓愛戴有加。

接著。羅凡幾人低調進入竟陵,刻意將身份透露給了此時還為隋朝大將的方澤滔。

事實證明羅凡幾人此刻的名聲已經頗為響亮。方澤滔得知幾人到來,立刻隆重接待。並在竟陵城中擺下宴席接待三人。

方澤滔是一名高大粗壯,上唇留有濃密的黑髭的中年男子。只見他身穿黑衣,外披紅披風,最使幾人印象深刻是他的臉膚粗糙而坑坑突突的,但那雙嵌在麻麻點點的臉上的眼睛卻像兩盞小燈籠般閃亮照人,使他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野獸般既可怕又懾人的魅力。從這一點看,他亦是一名武功高手!

座上,方澤滔起身正立,沖幾人抱拳道:「在下大隋虎威將軍方澤滔,三位便是近年名聞天下的羅兄弟、李兄弟與紅拂姑娘吧?」

他的態度十分客氣,讓人好感大生。

羅凡微笑還禮,答道:「方兄過譽了。我們幾個不過是無處容身的亡命之徒罷了。」

方澤滔哈哈笑道:「得志而不驕,才是真英雄,誰能於千軍萬馬中,斬殺任少名仍可從容脫身,誰又能在群雄環伺之處,讓足智多謀的李密多番謀划終成笑談,若這樣的人物都是亡命之徒,那方某豈不是要連那街頭混混都不如了?」

羅凡輕笑一聲,知道沒必要太過自謙了,因此也不再說話。

接著方澤滔又道:「不知幾位今後有何打算?」

羅凡道:「也無甚打算,只不過跑累了,找個地方落腳罷了,今後還望方兄照拂一二。」

方澤滔心中早對羅凡生出了結交之心,有此機會,頓時一拍胸脯大喜道:「羅凡兄弟說的哪裡話?既然如此,今後大家便是一家人了,一家人怎能說兩家話?」

羅凡哈哈大笑道:「方兄實在太過客氣,在下先敬方兄一杯1

席間,方澤滔頻頻勸酒,酒至半酣,忽而方澤滔開口問道:「聽說兄弟的莊子內招收了不少護院?」

羅凡點頭道:「正是,觀方兄的表情,似乎有什麼不妥?」

方澤滔似是想起了什麼讓人為之憤怒的往事,緊攢著拳頭道:「並非是我,而是城守那邊,羅兄弟你出手闊綽,已經引起了城守那頭的注意,不瞞兄弟你說,那群狗娘養的就是一群貪得無厭,見錢眼開的東西,即便是我,當初剛來的時候也吃過一點虧,兄弟你當小心才是。」未完待續……

ps:感謝雨情夜月、書友140514100705925童鞋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