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94.算中開始,卻算不中結局(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上吧。」 尤楚紅兩道眼神箭矢似的投到羅凡處,以尖細陰柔的聲音喝罵道:「口出狂言的小子,討打1 羅凡的目光自然落到她右手撐在地面、渾體通瑩、以碧玉製成、長約五尺、仿竹枝形狀的拐杖去。

晃公錯完全不顧及這英俊男子的話語,直接語意冰冷地插口道:「你們獨孤家這是什麼意思?」

那長相英俊,氣度恢弘的男子正是獨孤閥的閥主獨孤峰,獨孤峰淡淡地看了一眼晃公錯道:「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我們凡夫俗子的事務仙長還是少插手為好,請在此地稍作歇息吧。」

晃公錯一雙狹長的雙眼微微撐開些許,即使那似蘊含仙氣的兩條白眉也掩飾不住其中殺機爆閃,毫不客氣地冷聲道:「哼!我晃公錯豈會懼你,尤老婆子,你獨孤家是打定主意要攔我是么?正好我晃公錯還未與你尤老婆子過過手,今日便趁此機會看看你的披風杖法與我的七殺拳到底孰強孰弱1

尤楚紅尖細陰柔的聲音平淡地從口中吐出:「要與老身過手,何須著急?在此之前,讓老身先將這小鬼給料理了如何?晃七殺不是連這點時間都等不了吧?」

晃公錯眼中殺機明滅,過了一會才定下神來,冷聲道:「如果你們問不出王世充的消息,不妨交給我。」言語間,晃公錯對於王世充的下落也頗為在意。

尤楚紅道:「無需晃七殺費心。」晃公錯以七殺拳名動江湖,是以老一輩熟識者皆稱其為晃七殺。接著又聽得尤楚紅尖笑著問道:「怎的現在不心急李密那小子了?」

晃公錯冷哼一聲,露出一個冷酷無情的表情道:「若那小子這點時間都撐不住,枉費我去救他1話雖這麼說,但羅凡卻是忽然間心中隱隱感覺到他是心中已然有底了,也就是說,或許李密對獨孤家的算計早有應對之策!因此王世充的消息自然比李密重要。

當然。也不排除他知曉此時心急也沒有作用,尤楚紅、獨孤峰、獨孤鳳三人之力,足以讓他無法離開了。若是三人肯下狠手,將晃公錯擊殺都有可能!因此晃公錯先前的話也不過只是壯壯場面,以挽回一點顏面罷了。

只是若真如此。獨孤閥也要承受極大的損失。除非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否則獨孤閥與晃公錯都不會願意看到這樣的局面出現。

尤楚紅的眼光從晃公錯處收回,不再說話,這時候,獨孤峰冷冷盯著羅凡開口道:「說出王世充的下落,留你全屍1

羅凡心中誹腹道:「橫豎都是個死。鬼才會說,你當我腦子有毛病么?」

接著只見羅凡聳了聳肩:「在下似乎找不出全屍與不是全屍的區別在哪,所以還是不說了吧。」

獨孤峰冷哼一聲道:「好!有膽1說罷便要動手。

只聽得羅凡再次開口道:「慢著。」

一聲嬌哼,獨孤鳳嬌俏迷人的小臉上高傲地揚起,帶著滿是的不屑的眼神用眼角下方的餘暉瞟了羅凡一眼道:「原來也是個沒膽兒的,這就要求饒了么?」

羅凡:「……」

一陣無語之後。羅凡才白了獨孤鳳一眼,揶揄道:「若是貴閥答應將獨孤小姐嫁予在下,在下或許可以考慮這個問題。」

獨孤鳳嬌哼一聲,一雙千嬌百媚的鳳眼狠狠瞪了羅凡一眼道:「胡說八道,死到臨頭了還不自知,你這種人誰肯嫁給你1

羅凡輕笑道:「既然獨孤小姐不願,又何以斷定在下一定是出言求饒。」

獨孤鳳嬌嗔道:「既然不是求饒。那你瞎喚什麼?」

羅凡道:「在下只是想知道各位是打算圍攻還是單打獨鬥?」

此言一出,三人盡皆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獨孤鳳一撇小嘴,不屑地道:「你以為你是誰?對付你這麼個小毛賊還需要圍攻么?不要以為施手偷襲殺死了任少名便以為自己很厲害了,你差得遠哩。」

羅凡故意作出一陣自傲的表情,冷聲道:「你這牙尖嘴利的小ni兒有什麼本事?竟妄敢說在下差得遠,不要以為能接住晃七殺一拳便以為自己很厲害了,照我看怕只是當然人家走岔了氣,給你佔了便宜罷了。」言下之意便是說獨孤鳳連對方一拳都是靠運氣接下來的了。

獨孤鳳雖然明知羅凡這番話是故意激她,卻依然杏目圓瞪地道:「我知你看準了我實力最低。想要激我出手是么?便如你願又如何?」

羅凡暗道有戲,輕笑道:「某些人有自知之明便好,不過若是拿不下在下,那又如何?」

獨孤鳳語調忽然變得無比的冷靜,就像換了個人似的。緩緩道:「拿不下便拿不下,你待怎樣?」

羅凡未想到對方竟全然未將自己的激將當成一回事,臉上露出些許驚訝的神色,但隨即便冷笑一聲道:「既然如此,你們一起上吧。」

尤楚紅兩道眼神箭矢似的投到羅凡處,以尖細陰柔的聲音喝罵道:「口出狂言的小子,討打1

羅凡的目光自然落到她右手撐在地面、渾體通瑩、以碧玉製成、長約五尺、仿竹枝形狀的拐杖去。

這一刻尤楚紅已甩開獨孤鳳,才不過一步,已經跨至羅凡身前,身法之快,可令任何年青力壯,身手敏捷的小子瞠乎其後。

「鏘1羅凡拔劍出鞘。

尤楚紅佝僂的身體近乎奇的倏地挺直,滿頭濃密的白髮無風拂揚,臉上每道皺紋都似會放射粉紅的異芒,眼帘半蓋下的眸珠射出箭狀的銳芒,形態詭異至極點。

羅凡撤身飛退,回劍斬在身旁一顆碗口粗的大樹上,樹榦應聲斷裂,攜著低沉的風聲往尤楚紅身上撞去。

尤楚紅幽靈般電速升起,當樹榦被羅凡削斷的尖兒來到腳下時,黑袍底探出右足,足尖迅疾無倫的點在樹榦上。

羅凡見到她右足穿的是紅色的繡花鞋,而左足的鞋子卻是綠色的。

「啪勒1樹榦寸寸碎裂,而樹榦上的細枝綠葉卻全是全部從樹榦上脫離下來,化作千萬道利箭飛鏢呼嘯著似雨點般朝羅凡飛射!僅僅這一手對內力的控制,便是羅凡望塵莫及的!

羅凡長劍一圈,前方頓似出現一個氣勁漩渦,萬千的枝葉撞擊在這氣勁漩渦之上,繼而遵循著某種軌跡緩緩轉動起來。

尤楚紅髮出一陣夜梟般的難聽笑聲,在空中閃了一閃,便已經到了羅凡面前!尖長的指甲令她乾枯的手宛若老鷹的爪子般往前一揮,登時爆起漫廳碧光瑩瑩的杖影,只見無數杖影撞擊在羅凡這太極之圓中,無論速度勁度,均達至駕世駭俗的地步。

最厲害是每揮一杖都生出像利刃般的割體勁氣,使人難以防堵。

一時「嗤嗤」之聲,有如珠落玉盤,不絕於耳。

才不過一瞬間,即使以羅凡的武功眼力也未看清她到底揮出多少杖。只聽到「啵」地一聲,羅凡的氣勁漩渦似乎瞬間被破開一道口子,羅凡只下意識地封擋了一招,長劍與對方碧玉杖相觸,羅凡只覺一股尖銳若利刃,又是沛然不可抗禦的真氣透手而入,觸電似的硬被震退兩步,嘴角再次溢出小半口鮮血,心下駭然。

雖然羅凡刻意隱藏了兩三成實力,以讓眾人以為自己在之前的戰鬥中受了不小的傷,但將自己太極之圓轉瞬破去的,羅凡僅見此一位!

尤楚紅連閃三下,脫出戰圈,退到最先站立之處。

羅凡一抹嘴旁鮮血,行了個晚輩禮,微笑道:「尤前輩『披風杖法』,果然名不虛傳。」雖然他自晃公錯襲擊起,便吐了好幾口血,但實際上全是裝模作樣,現在索性裝得像一點,好讓對方生出輕敵之心。

而羅凡對力道的控制力亦是極高,再加上自身的情況,別人總感受不了那般清晰,因此此時誰也沒有看出羅凡的把戲!

不過羅凡期間倒也有受傷,只是受傷較輕,根本沒有看起來的那般嚴重罷了。

而他一直與對方廢話,雖然也有在這強敵指縫之間尋找一條出路的想法,卻又何嘗不是在拖延時間療傷?

這時羅凡只聽得獨孤鳳的嬌聲傳入耳內道:「瞧你小子是否再敢說大話1

羅凡連咳幾聲,又咳出幾小口血,道:「又有何不同,咳咳……,即使贏了你這小ni,你們不肯放在下離開,還不是得一起上?」

尤楚紅那冷酷的目光將羅凡一番審視道:「在重傷之下能擋我一招,你這小子也算是一名人才,若非你今次壞了我們的大計,我老婆子也不想為難你。若是你真能勝過鳳丫頭,又肯道出王世充的去處,老婆子我可以做主放你一條生路。」

羅凡有些不屑地看了獨孤鳳一眼道:「這小ni兒有什麼難勝的?」隨即又苦笑道:「只是王世充的去處在下當真不知曉。」

獨孤峰神色漸冷道:「若如此,那你便可以去死了1

羅凡:「……」

羅凡轉對獨孤鳳嘻嘻一笑道:「獨孤小姐既然自恃武功高強,心裡有沒有許過什麼誰打贏自己就嫁給誰之類的願望呢,這樣在下贏了就不用死了吧?」

獨孤鳳不悅地道:「沒有!你這小子就不要再胡思亂想了1

「這樣啊?」羅凡繼而轉頭對晃公錯喊道:「喂,那位晃七殺前輩,有沒有興趣聯手殺出去把李密給救出來?」

晃公錯頗顯魁梧的身軀長身而起,一雙布滿殺意的狹長雙目盯著羅凡,冷笑道:「現在李密只怕早已經突出重圍了,你還是省點心吧。」隨即看向尤楚紅道:「尤老婆子,你若不動手,這小子便交給我吧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