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90.慕容紫英躺槍?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眼界。」 羅凡笑著拱手道:「原來是王公,失敬,在下些許拙劣劍法,讓王公見笑了。」 王世充撫須莞爾,道:「小兄弟何須妄自菲薄,自擊殺青蛟任少名起,羅小兄弟便已是名聞天下了,而羅小兄弟的幾...

這個問題相當不好回答,若是回答殺生之劍,那麼羅凡將面對的便是王通、歐陽希夷等各路高手圍攻的局面,若是回答救世之劍,那麼後邊定有一大堆難以回答的問題等著自己,看來自己怕是惹得石青璇不高興了。

從慈航靜齋出來的女人都是一張嘴巴厲害得很,作為上一任慈航靜齋最傑出弟子碧秀心之女的石青璇只怕也差不到哪去。若是順著她的思路來說的話,羅凡今日只怕難以收常

因此羅凡輕笑一聲答道:「姑娘說笑了,殺生或救世,哪是在下這種小人物所想之事,在下所習之劍不過為了在亂世中求存,保護朋友親人,姑娘對在下這個答案可否滿意?」

羅凡這話也並不算說謊,要保護好所有人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擁有最強大的勢力與力量,讓自身強過任何人與勢力。

這時候,只聽得單婉晶在一旁小聲嘟囔道:「哼,胸無大志,果然師父與徒弟都是一副德行。」

石青璇的聲音沉默半響,她似乎沒有想到等來的僅僅是這樣一個答案,先前準備的許多言辭皆用之不上,便如蓄勢已久的一拳卻砸在了棉花上。

良久,一聲輕嘆,石青璇那甜美清柔的聲音傳出來道:「以公子的武功,在這亂世中求存怕是綽綽有餘了吧?公子不願以實言相告么?」

此話一出,一眾高手悉數將手按於兵器之上,整個場面劍拔弩張,只因為石青璇話中已隱隱懷疑羅凡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了。

羅凡似全然沒有感覺到一般,聳了聳肩笑道:「可還差得遠呢,僅僅一條陰葵派的追殺令,便不是在下這點武功能夠應付的,更遑論保護朋友了。」

此言一出,眾皆嘩然,只因遭陰葵派追殺,還能完好無損地站在眾人面前說話的著實沒有。

石青璇道:「原來如此。公子劍法高超實乃世所罕見,希望公子莫要忘記今日所言,否則這世間怕要再次生靈塗炭了。」接著又道:「青旋奉娘遺命,特來為兩位世怕吹奏一曲,此事既了,青旋去也。」

她本是性情淡雅之人,羅凡能惹得她不悅已經實屬罕見,既然羅凡已然破局,她自然不會糾纏不休。

王通嘆道:「得聞石小姐此曲,以後恐難再有佳音聽得入耳。小姐蕭藝不但盡得乃娘真傳。還育出於藍。王通拜服。」

歐陽希夷威稜四射的眼睛亦透出溫柔之色,高聲道:「青旋仙駕既臨,何不進來一見,好讓伯伯看你長得有多少像秀心。」

跋鋒寒亦朗聲道:「若能得見小姐芳容。我跋鋒寒死亦無憾。」

而羅凡對於這些人,忽然有一種看**絲的感覺從心中生出來,羅凡頓時有些啼笑皆非。雖然他也有些好奇石青璇長什麼樣,卻也並未有其他人那般死而無憾之類的心情,因此只好整以暇地收起長劍,回到紅拂幾人身邊。

羅凡並沒有打算殺跋鋒寒,而是決定收服,這是羅凡考慮了相當久的一段時間才決定的。

跋鋒寒出生於隋朝末年的北方少數民族,應該是可以算作突厥人那一列。但他年幼時父母造馬賊所殺,長大之後親友又遭突厥頡利可汗的金狼軍屠殺,這讓跋鋒寒對突厥人深惡痛絕,並崇尚中土文化。

因此羅凡覺得留著他,將來定會成為自己對付突厥的一柄利劍!

而羅凡若能將他收服。再加上寇仲徐子陵,大唐鐵三角,大唐雙龍三大主角全都匯聚羅凡之手!羅凡便不相信干不過李世民這位將主角光環、王八之氣全都開到逆天,虎軀一震連寇仲徐子陵二人都要屈服,各方全來投靠的人物!

只聽石青璇道:「相見爭如不見,各位又何必執著,後會有期。」

廳內各人立時哄然,紛紛出言挽留,但全無成效。

人影一閃,跋鋒寒亦消失不見。

這時候寇仲低呼不好道:「那風濕寒看起來似乎很擅長勾引女人,給他目光瞟過的女人都要失魂落魄,我們要不要也追上去,若給他勾引了,我們豈非再沒有機會。」

羅凡只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道:「你小子,怎麼成天腦子裡想的都是女人,若習武有這般用功,也不至於每次都讓為師來救命。」羅凡自然知曉跋鋒寒追上去沒半點好結果,不止是跋鋒寒,此時任何人追上去都不會有結果,因此根本無需理會。

寇仲大呼冤枉道:「我的娘!我要沒有好好練功,師父早見不著我們了哩。」寇仲所說倒也是實際情況,他們所遇到的對手每次都頗為強大,也難怪他們總難抵擋,因此羅凡也並未對此事作什麼計較。

接著只聽到徐子陵搖頭晃腦地開口問道:「師父方才與風濕寒對陣,招未出,勢先至,若在氣勢上壓倒對方,勢必讓對方出招畏手畏腳,還未開打便先贏一半。只是師父那樣的氣勢究竟是怎樣營造出來的呢?那絕不是發惡發狠就成的。」

寇仲思索片晌,正容道:「那該是精神加上內勁合起來的效果。真箇高下立判,一點不能勉強。」

羅凡點頭道:「小仲所言很是精闢,無論是沙場凝練出的殺氣,或是用劍高手凝練而出的劍氣等等氣勢,皆是如此……」

幾人談論間,王世充長身而起,步至幾人身前道:「在下王世充,方才羅小兄弟的劍法,真另王某大開眼界。」

羅凡笑著拱手道:「原來是王公,失敬,在下些許拙劣劍法,讓王公見笑了。」

王世充撫須莞爾,道:「小兄弟何須妄自菲薄,自擊殺青蛟任少名起,羅小兄弟便已是名聞天下了,而羅小兄弟的幾位朋友,亦皆是前途不可限量之輩。想必這位是紅拂姑娘吧,果真亦是巾幗不讓鬚眉。」

紅拂女淡淡地回了一禮道:「王公過獎了。」

其餘幾人也認識了一番之後,王世充道:「幾位上回讓李密那老賊吃了個大虧,那老賊定然不會放過幾位,幾位雖武功高強,但終究雙拳難敵四手,不知幾位可肯賞臉來老夫府上小敘幾日,想必那老賊也不敢來洛陽撒野。」

不得不說王世充說話還是有點技巧的,這話的意思是說你們來洛陽,我罩著你們李密絕不敢胡亂撒野,有種施恩於人的意思,但又說得不著痕,非常委婉,讓人不會覺得失了面子。

這樣一來,羅凡便可以名正言順地破壞李密的謀划,至於施恩,羅凡馬上便會讓他知道是誰對誰施恩,因此輕笑一聲,亦沒有反駁,只道:「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東都洛陽之邀,王公盛意拳拳,在下豈有推脫之理。」

如果此次李密在戰場上的不敗神話若是因為羅凡而破去,那麼羅凡的名聲將一瞬間達到一個庥粽揭桓鼉世高手的道理是相同的,而在戰場上,李密便是那個絕世高手!

接著只消羅凡奪得和氏璧,登高一呼,自當應者如雷!如此一來,羅凡初期的兵源便能得到解決,並且各方各面的人才自然也不會少,一個龐大的機構要運作起來,這些人才都是不可或缺的,否則全靠羅凡收的這幾個高手來解決,不全都累趴才怪。

見到羅凡點頭,王世充心中一喜,接著又向其他幾人問道:「各位意下如何?」

其他幾人自然沒有意見,接著王世充又問道:「不知還有一位名叫慕容紫英的小兄弟是否與諸位一起?」

慕容紫英自然在此,只是羅凡也不可能告訴對方事情的真相,因此只不動聲色地道:「慕容兄弟並不在此,不知王公尋他何事?」

王世充道:「對於老夫來說,只不過想見見這位將瓦崗寨鬧得天翻地覆的少年英傑罷了。」隨即又無奈苦笑道:「不過不瞞幾位說,老夫那侄女自打知曉有這麼一位御劍乘風的少年英雄被老夫拒之門外之後,老夫便成天遭其埋怨,若是再找不到人,只怕老夫這把老骨頭都得被她給拆咯。不知道羅小兄弟可否透露那位慕容小兄弟的去處?」

「侄女?」羅凡心道:「莫不是董淑妮?」羅凡頓時滿腹狐疑地盯著王世充,心道:「你丫不是瞎扯淡吧?董淑妮不是有楊虛彥么?還找慕容紫英幹嘛?難道這女人想搞……一女共侍二夫?」羅凡心中頓時一陣惡寒。

似董淑妮這般豆蔻年華的少女,自是有些少女懷春的情節,原著中似楊虛彥這般既英俊又武功高強之人能泡到董淑妮自然不奇怪。

只是羅凡哪能想到,有了慕容紫英這種比楊虛彥更英俊更厲害的傳說人物之後,我們的影子刺客楊同學直接便悲劇了。而上回模仿慕容紫英闖瓦崗寨不成,什麼動靜都沒鬧出來竟然還受了傷,自然更讓董淑妮覺得楊虛彥比不上人家。

羅凡對於自己的另一個身份已經躺槍,成為楊虛彥情敵之事自是絲毫不知情,也全然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因此只答道:「我那位慕容兄弟行蹤飄忽不定,我也無從知曉,抱歉。」

ps:

感謝天&*&古、壞…尐爺 、雲夢仙逝 、歲月是把豬肉刀幾位童鞋的月票

感謝jwzi童鞋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