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89.簫音與劍意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笑聲越來越大,最終變為仰天大笑,接著他似是喃喃自語地道:「平凡?放下?你在開玩笑么?」 似是突破了什麼障礙,一劍刺出! 一道無比巨大的熾亮劍芒直直向跋鋒寒刺去!這道劍芒比之之前任何一道...

與此同時,跋鋒寒全身爆發出一股一往無前、勇猛無畏的氣勢!

狹路相逢勇者勝!他便是看出了羅凡無論是步法還是劍法,皆是行雲流水絲毫沒有破綻,他的刀法雖然是於生死之間磨礪而成,但卻欠缺了羅凡借鑒各大宗師武功所長的底蘊,過了這麼多招,他偶爾會被羅凡逼得身陷險境,但他卻從未在羅凡的招式中找到過半點能夠建功的機會!如此一來,被羅凡壓至下風只是遲早的事情,想要破局,唯有勇氣可堪一拼!

若是一般人,或許會被這股慘烈勇猛的氣勢所奪,但漸漸開始明悟心劍的羅凡卻不在此列!

只見羅凡臉上依舊沉著一片,將對方攻來的力道、速度、方位皆極為準確地把握住,繼而身形微微晃動,長劍以更快的速度刺向跋鋒寒,卻是打算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戰果!

眾人見到兩人的招式竟是如此兇險,只要出現一絲一毫的差錯,便要落得個橫死當場的結果,心中皆是一陣大駭。

跋鋒寒猛地感受到一陣極為劇烈的心悸,這是他在生命遭受極大的威脅之時才會有的感覺,他在無數次生死之間鍛鍊出來龐大的危機意識讓他下意識地將左肩一偏!

刀與劍同時及身,人群中發出「氨的一聲極為驚駭的呼聲。

只見跋鋒寒的長刀落在羅凡左肩之時忽而向旁一滑,卻原來羅凡在他一刀斬至肩膀之時借著身形晃動將其中蘊含的刀氣險而又險地滑向了一邊,並未造成太大的傷害。

而再看羅凡的長劍,卻也是在刺入跋鋒寒胸膛之前的那一瞬間被他避開了心臟,斜斜扎入肩膀!

不得不說羅凡的武功練得極為全面。無論是何種場面,羅凡皆能拿出一種武學來應對,否則斷不至於只受這麼一點輕傷。

跋鋒寒雖然武功並不比羅凡強,甚至還要弱上些許,但他強便強在每一招每一式皆是在生死之間歷練而出。是以他的戰鬥經驗不但豐富,並且及時剛剛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依然能夠鎮定如常,做出最快的反應!只見他抬腳便向羅凡踹去,這一斬、一踹之間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便像先前早已計算好了一般!

羅凡雖然沒有經歷過跋鋒寒那樣多的生死。但他骨子裡亦是一個好戰分子,否則他也不會總喜歡與人談論或切磋武藝。

因此他的戰鬥意識並不遜於跋鋒寒多少,幾乎同時,羅凡抬起右腳踢向跋鋒寒小腹!

悶哼一聲,羅凡退後半步,腰腹之間向後弓起如一張強弓挽起般將力道化解蓄積!

而跋鋒寒則是疾退三四步!以這般情況看來。他已經明顯落入了下風!

跋鋒寒喝了聲「好」!他像早預知了有這種結果,冷靜得像個無風無浪的深潭,俊偉的容顏靜若止水,疾退尋丈后,又搶了回來橫刀封斬。

他的一退一進,就像潮水般進退自然,本身已具有渾然天成的味兒。教人生出難以言喻的奇異感覺。倒像這原本便是他的戰術打法,而並非真箇落入了下風。

「噹噹當1兩人在身形交錯的一瞬間,電光火石般的交手數招,刀鋒劍芒四處飛散,周圍眾人生怕避之不及,只想離這令人提心弔膽的地方遠一點。

跋鋒寒橫刀與羅凡相背而立,在他轉身之時,只見羅凡刷刷一連凌空揮出數劍!

周圍眾人只見數道幾乎凝成實質的劍氣帶著尖銳的歷嘯飛出!

王通、王世充、歐陽希夷三人同時長身而起,臉上驚駭的表情已經無需再去掩飾!全然沒有想到世間竟然有人能將劍氣練到這種地步!

於此同時,羅凡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化作一道輕煙,而他的長劍,則化成一片流霞,乍現的劍氣便如那天邊的流光,在跋鋒寒四周不斷交織變幻。如同一道光牢,幾乎是將跋鋒寒圍困其中!

在場包括單婉晶、傅君渝在內的各式各樣的人物只覺心中的震驚已經無以復加,這樣的劍法、這樣的劍氣,無不可以稱得上是當世一絕!不少還不知曉羅凡來歷之人亦紛紛打聽起羅凡的身份來!

要知道這樣的人物,年紀輕輕便有如此實力,今後的成就絕不會下於天下最頂尖的三大高手!

而這時候,只見跋鋒寒忽地刀勢收窄,只緊守一個窄少的空間,憑其奇異的步法,在羅凡有如萬頃雲霞,天光乍現般的神異劍光中,以鬼魅般待移封格。

乍看似是他落在下風,但王通等卻知道這實是對付羅凡最高明的策略。

要知久攻不下,其氣必衰,只要跋鋒寒能將這種局面持續下去,在羅凡氣勢衰竭之時,他反擊的時刻便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蕭音忽起。

那簫音奇妙之極,頓挫無常,每在刀劍交擊的空間中若現若隱,而精采處卻在音節沒有一定的調子,似是隨手揮來的即興之作。卻令人難以相信的渾融在刀劍交嗚聲中,音符與音符問的呼吸、樂句與樂句間的轉折,透過簫音水乳交融的交待出來,縱有間斷,怛聽音亦只會有延錦不休、死而後已的纏min感覺。其火侯造諳,碓已臻登烽造極的簫道化境。

隨著蕭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迷,高至無限,低轉無窮,一時眾人都聽得痴了。

就在這時,羅凡的嘴角忽而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才是戰鬥的開始!

石青璇的簫曲在原著中便如鎮魂仙音,即使歐陽希夷這樣心境已經經過江湖整整數十年磨礪的老一輩高手,亦被她這一曲之下,心中殺意全消,可見其簫曲之強!

不知她的簫曲能否將自己心中劍意泯滅呢?羅凡心中湧起無限戰意,這何嘗不是對心劍一種極佳的磨練!

劍氣,衝天而起!如同對這簫音無聲的挑戰!

羅凡手中長劍橫斬而出,一道巨大的劍光攜著滾滾雷音往跋鋒寒立足之處碾壓而去!

跋鋒寒只來得及將長刀斜在胸前,便被這前所未有的巨大劍光撞上!

一陣極為刺耳的金屬摩擦身響起,劍氣撞至跋鋒寒長刀之上后,竟是緩緩順著跋鋒寒斜斜封擋的刀勢向一旁滑去,這已足夠說明跋鋒寒的戰鬥意識,即使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生死攸關之刻,亦能作出最為準確的判斷與最為恰當的應對方式!

就在這時,簫音陡然一變,由若斷欲續化為糾纏不休,怛卻轉柔轉細,雖亢盈於靜得不聞呼吸的大廳每一寸的空間中,偏有來自無限遠方的縹緲難測。

與此同時,羅凡心中無論是殺意還是劍意,皆在這道簫聲傳入耳際之時,便如浮雲般退散,驟然大減!

「好厲害的簫曲1羅凡雙眼忽而合上,腦海中那萬仞之高,如一柄染血的利劍,直插天際的無上心劍起源——華山絕峰觀想而出!

就在羅凡周身氣勢降至谷底之時,陡然猛增!

亦不知是不是幻覺,廳內諸人見到一柄巨大直欲破天而去的寶劍虛影將羅凡籠罩其中!

以跋鋒寒經驗之豐富,如何還不知曉對方竟是在借這簫音磨礪心境,當即有樣學樣地模仿起來。

簫音依然如同山間的溪流,靜靜流淌在每個人的心間,使人心述神醉的樂曲就若一連天籟在某個神秘孤獨的天地間喃喃獨行,勾起每個人深藏的痛苦與歡樂,湧起不堪回首的傷情,可詠可嘆。

而在羅凡聽來,它便如一道屏障,一道枷鎖,攔注鎖住羅凡的出劍之心!

羅凡彷彿遇到了什麼極難抉擇的事情一般,開始舉劍不定起來,而他周身那柄不知是真是幻的巨劍,亦是一陣明滅不定!

而再觀跋鋒寒,只見他眼中湧現出一陣慘烈異常戰意,是多次險死還生浴血奮戰的不滅鬥志,亦是父母親人慘遭殺害刻骨銘心的仇恨!一切的一切,鑄就了一個即使面對畢玄這般天下至尖的高手,亦不容退縮的跋鋒寒!

而這時候,只見羅凡周身劍光降至幾乎滅去之時,忽而羅凡發出一陣輕笑,繼而笑聲越來越大,最終變為仰天大笑,接著他似是喃喃自語地道:「平凡?放下?你在開玩笑么?」

似是突破了什麼障礙,一劍刺出!

一道無比巨大的熾亮劍芒直直向跋鋒寒刺去!這道劍芒比之之前任何一道的威勢都要更盛,這一劍刺出,彷彿天地都要黯然失色!

一聲似是什麼事物碎裂的聲音,伴隨著有些失落的輕柔嘆息聲從從廳外傳來,刀光劍影,再次相交!

勢無可擋的劍光撞擊在跋鋒寒長刀之上,只聽得跋鋒寒發出一聲沉如悶雷般的暴喝,雙腳踏於地面,竟是在大理石質的地板之上犁出兩道深深溝壑同時以極快的速度向後退去!

跋鋒寒一直退至廳外十餘丈的一處高牆,轟然撞至其上,一片龜裂紋擴散四周,跋鋒寒再也抵擋不住,劍芒的余勢隔著長刀撞在他的胸口,頓一口鮮血噴出,長刀應聲斷裂!

跋鋒寒僅以半截斷刀支撐著身體,半跪於地問道:「這招叫什麼?」

羅凡淡淡地道:「無上心劍。」

跋鋒寒眼中精光電閃,道:「無上心劍?在下記住了,閣下是我見過除畢玄以外最強的對手1

只聽一縷甜美清柔得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喻的女聲傳入大廳道:「公子借青漩的簫曲練劍,卻不知是練就殺生之劍還是救世之劍?」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