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88.針尖對麥芒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細打量了歐陽希夷后,淡淡道:「原來是「黃山逸民」歐陽希夷,難怪眼力如此高明,不過在下非但與畢玄毫無關係,還是他欲得之而甘心的人。」 眾人一聽下,大半人都驚訝得合不起嘴來。他能認出歐陽希夷來並不...

賓客潮水般裂了開來,空出近門處大片空間。

看著一時只懂shenyin而爬不起來的兩個把門侍衛,人人臉臉相覬,想不通有誰人敢如此膽大包天,闖到這裡來生事?

廳內本巳擠迫,此時又騰空出大片空間,變成各人緊靠在起,恰好將羅凡幾人露在了外頭。

當下自有人上來把被打倒的兩人扶走。破風聲起,一名藍衣大漢掠了出來,探手抓起兩人,怒喝道:「誰敢來撒野1

一聲冷哼,來自大門外。

一男一女悠然現身入門處。

男的高挺英偉,雖稍嫌臉孔狹長,但卻是輪廓分明,完美得像個大理石雕像,皮膚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卻絲毫沒有娘娘腔的感覺。反而因其凌厲的眼神,使他深具男性霸道強橫的魅力。

他額頭處扎了一條紅布,素青色的外袍內是緊身的黃色武士服,外加一件皮背心,使他看來更是肩寬腰窄,左右腰際各掛了一刀一劍,年紀在二十四五間,形態威武之極。

在場大多是見慣世面的人,見此人負手而來,氣定神閑,便知此人大不簡單,且因他高鼻深目,若非是胡人,亦該帶有胡人血統,無不心中奇怪。

那女的樣貌亦不類中土人士,卻明顯不是與男的同一種族,但無論面貌身材,眉目皮膚,都美得教人抨然心動。只是神情卻冷若冰霜,而那韻味風姿,卻半分都不輸於單琬晶、李秀寧那種級數的絕色美人。

她也是奇怪,跨過門檻后故意墮后了半丈,似要與那男人保持某一距離。

忽而她一雙美目撇見正身處大廳正中的羅凡。登時一副銀牙緊咬,道:「是你!?」

而與此同時,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那美人兒有點像娘。」

這女子自然是傅君渝。

這時候,那英偉男子的目光也隨之看向羅凡,只見對方相貌看似普普通通。一襲素白長衫襯得整個攝瀟洒飄逸的意味,不過這也不足為奇。只是一雙極為銳利的雙目便如利劍一般直刺人心,讓人不得不為之側目。隨即他的眼中亦亮起一道電閃般的光芒,四目相對,便如針尖對麥芒,雙方都毫不退讓!

二人眼中神光凌空交擊。身周忽然升起一種極為鋒銳的氣勢,壓得在場各人都有種透不過氣的感覺。

就在二人針鋒相對、劍拔弩張之時,一聲長笑插入其中,響自歐陽希夷之口,接著是這成名數十年的武林前輩高手大喝道:「好!二位皆是英雄出少年,只是不知來人與突厥的畢玄究竟是何關係?」

那年輊高手臉露訝色。雙目精芒一閃,仔細打量了歐陽希夷后,淡淡道:「原來是「黃山逸民」歐陽希夷,難怪眼力如此高明,不過在下非但與畢玄毫無關係,還是他欲得之而甘心的人。」

眾人一聽下,大半人都驚訝得合不起嘴來。他能認出歐陽希夷來並不稀奇。因為像歐陽希夷那樣雄偉威猛的老人實是江湖罕見,加上一身爛衣衫,更等若他的獨特招牌。

他們驚奇的是此子明知對方是歐陽希夷,仍敢直呼其名,又竟連被譽為天下最頂尖三大高手之一的畢玄都似乎不怎麼放在眼內,這才是教人為他動容的地方。

羅凡淡淡地點頭,他已經猜出了這青年的來歷,冷冷淡淡地開口道:「跋鋒寒是吧?你很不錯。」方才雙方一番氣勢上的交手,對方絲毫不落下風,可見對方的劍法亦是登峰造極!因此。羅凡才有此一言。

沒想到羅凡竟然一口便道出自己的名字,跋鋒寒面色頓時大為訝異,不過神色很快便恢復如常,道:「閣下眼力遠超常人,料來不是碌碌無名之輩。何不報上名來。在下今次與這位小姐一同前來,本是……」

哪知話還未說完,傅君渝便冷冷打斷道:「你還你,我還我,誰是你的伴兒。哼,是害怕了嗎?」

眾人大感愕然時,跋鋒寒露出啼笑皆非的神色,竟是非常瀟洒好看,在場男女都不由被他吸引,連單琬晶那麼心高氣傲的都有些怦然心動。只是傅君渝一雙美目卻似全然沒有看到般,繼續對著羅凡咬牙切齒,原先冷若冰霜的俏臉在此刻卻是神色開始變幻不定起來。

就在眾人皆在心中猜測這白衣美女與這白衫男子有何恩怨之時,只聽得羅凡淡淡地道:「在下羅凡。」就在羅凡報上姓名之時,一股更為磅,勢無可當的鋒銳氣勢從羅凡周身散發出來,繼而朝跋鋒寒那頭壓去。

只是聽到羅凡的名字,眾人幾乎都是面面相覷,原本以這般氣勢來看,眾人只以為是哪方大勢力的青年高手,但當他報出姓名的時候,眾人卻紛紛表示從未聽過這個名字。也只有一些真正的大人物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芒,卻是因為羅凡擊殺任少名的事還未在北方傳開,僅僅只有一些頗有門路的大人物知曉而已。

「好!想不到我跋鋒寒甫祗中原,便得遇高手,閣下可敢賜教?」話語中,已經有些挑釁的意思了,並且全然沒有將在場任何人放在眼中。

他此來中原,正是為了挑戰高手,印證武學,以求達到打敗「武尊」畢玄的高度。今日得逢如此高手,他如何肯放過。只見跋鋒寒虎目神光電閃,外衣無風自動,飄拂作響,宛若自信能無敵於天下,不可一世。

王通和歐陽希夷兩人都神色凝重。

明眼人都知道自跋鋒寒進門開始,這兩人便在氣勢上比拼高低。

堂上王通凝坐不動,目不轉睛地注視跋鋒寒,顯是已經動了真怒,但此事既已有高手接下,他也不必多此一舉地出手,因此暫時按捺下了心思,靜觀其變。

寇仲又湊到徐子陵耳旁道:「這小子賣相倒不俗,連那『刁蠻公主』好似都動了心哩,哈.刁蠻公主』,師父取外號的水平也勉強比得上本高手了。不過小陵你又多了一個情敵哩。」

徐子陵苦笑道:「什麼情敵?咱們兩個窮小子哪有人看得上。」

羅凡將手輕輕按在劍柄上,霎時間,大堂內近七百人都感到堂內似是氣溫驟降,森寒的劍氣,瀰漫全常

眾人都知這兩位氣勢驚人的年輕高手出手在即,不由都盡量往外退開,讓出空間。眾人屏息靜氣,等待兩人正面交鋒的一刻。

跋鋒寒嘴角仍掛著一絲笑意,負在身後的手拽起了外袍下擺,分別握在刀把與劍柄處,使人不知他要用刀還是要用劍,又或刀劍並用。

忽然間,跋鋒寒右手把刀拔出來了少許,立既生出一股凌歷無匹的刀氣,二人無匹的氣勢在這廳內交擊,登時整座巨廳都象簌簌地顫抖起來。慘烈的刀氣帶起一股厲嘯的狂風如聽從他的呼召,自平地而起,就在這一剎那,跋鋒寒刀已脫鞘而出,化作一道長虹,主動出擊。

與此同時,巨廳中的光線忽然暗了下來,一道劍芒如同破開黑暗的閃電般破空出鞘!

兩人刀劍還未相觸,兩道銳不可當的劍氣刀芒早已絞在了一起,緊接著才是刀與劍如兩顆彗星相撞一般劇烈碰撞在一起,真刀實劍的互拼了一記。

一股無形的勁氣在二人刀劍交擊之時,向四周潮湧而去,整座大廳中武功稍低的眾人皆在這強勁的一擊中站立不穩,往地上跌去!

誰想得到這年紀不過二十來歲的兩人,刀劍互擊之下竟能有如此威勢!

羅凡眼中戰意大盛,哈哈笑道:「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對手了,領教了1

話音還未落下,羅凡搶先出擊!

身形幻變,羅凡瞬間化出數道身影,劍影從四面八方攻向跋鋒寒,每一次出劍皆似風雲變幻,皆無定型,每一次踏步全是飄然若神,全無常則,偏偏便是這看似雜亂無章的步法與劍法,竟給人一種奇異的韻律之美,便如觀一場旭日東升,賞一趟白鶴起舞。

跋烽寒雙目神光閂閃,腳下踏著奇異的步法,只在丈許的距離遊走,使人感到他並非直線進擊,而是不斷改變角度方向,但偏每次又好象每一步皆是直線疾進,每一方皆是他的正面。那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只是旁觀已教人感到頭痛,與他正面母惺莧綰胃是可想而知。

傅君渝此時首次換了除咬牙切齒之外的另一種神色,全神貫注地觀察起兩人之間的交手。

寇仲和徐子陵則是看得眉飛色舞,心領神會。暗付原來步法竟可生出如此妙用。

李靖幾人亦是暗自點頭,似又受到了些許啟發。

王世充和王通、歐陽希夷幾人交換了個眼色,皆看出了對方心中的震駭。

兩人交手約數十招,皆看不透對方的步法,即使以跋鋒寒這般硬派作風,也不得不逐漸將硬拼的招式變少,閃轉騰挪,誘敵的招式開始增多。

跋鋒寒一聲暴喝,起步直踏,竟搶在羅凡長劍當胸之前,不避反迎,以攻對攻的一刀斬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