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86.心劍照影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才那角度看不到的府門對街處,擠滿看熱鬧又不得其門而入的人群,少說也有數百人之眾 一群三十多名身穿青衣的武裝大漢,正在維持秩序,不讓閑人阻塞街道,防礙實客的車馬駛進大宅去 寇仲大呼小叫地...

從今天開始本書只在.taoshu8.org,請複製網址到本站閱讀最章節

此時天色已經不早,幾人飽餐一頓之後,打算尋得一處客棧落腳;羅凡不過一張請帖,帶著五六個人跑到人家家裡去蹭吃蹭喝貌似也不大合適哪只幾人四處一打聽,才發現所有客棧皆是人滿為患

走得倦了,幾人來到一處井欄邊,坐倒井欄旁,嘴角生出些許苦笑,看來石青璇的魅力還真是非同一般,完全是古代巨星的待遇,連亂世中也有如此多的人為她捧場

這時候,寇仲探頭瞧進水井去,見到井底的水正反映著高掛晴空的明月,笑道:「這就叫井內乾坤,比杜伏威的袖裡乾坤深不可測」

徐子陵學他般伏在井口處,苦笑道:「這東平郡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所有客棧都客滿了,偏是街上卻泠泠清清的咦」

寇仲奇道:「你在看井中之月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徐子陵露出深思的神色,虎目放光道:「我打像把握到了點什麼似的,卻很難說出來」

寇仲呆了半晌,再低頭細看井內倒影,恰好有雲橫過正空,月兒乍現倏隱,心底確泛起某種難以形容的味兒

徐子陵夢囈般道:「娘不是說過她師傅常謂每個人都自具自足嗎?這口井便是自具自足了井內的水就等若人體內的寶庫,可擁有和變成任何東西,像這一刻,明月都給它升到井底去,你說不真實嗎?事實卻是真假難分,只要覺得是那樣子,就該是那樣子了」

聽到徐子陵的話語,羅凡亦伸頭朝井內看去,當身臨其境的時候,羅凡再聽到這般話語,卻是感覺全然不同了,只見他呆立半響,道:「若是心境亦能像這潭井水一般,映照萬物那該是什麼樣的情形?」

寇仲一對大眼亮了起來,一拍井欄道:「說得好再看」隨手執了塊石子,擲進井內去

「噗通」一聲,明月化成蕩漾的波紋光影,好一會才回復原狀

徐子陵喜叫道:「我明白了,這實是一種厲害的心法,以往我對著敵人時,開始時仍能平心靜氣,就像井內可反映任何環境的清水可是一旦打得興起,便咬牙切齒什麼都忘了」

羅凡忽有所感一把抽出寇仲隨身攜帶的佩刀橫在井欄上道:「現在如何?」

幾人往刀上看去,只見雪白光亮的刀身之上清晰映照出天空的月亮,羅凡將一顆石子扔上去,「鐺」地一聲彈開了去

寇仲驚醒地大叫道:「我明白了師父的意思是說,若我們的心境如刀似劍,那麼便不會受萬物干擾,若是有外物前來,便如這顆石子一樣被彈開去?」

羅凡微笑著點頭道:「小仲說的不錯,若我們對敵之時,心境如刀似劍,又何懼外物干擾?」

徐子陵同時點頭道:「若將人比作劍柄的話,那麼心便是劍心劍映照萬物,師父,這可是無上心劍上的招式?」

羅凡哈哈一笑,點頭道:「小陵猜出來了么?當年我悟得這無上心劍之後,整整花了一年時間亦沒有想透它的運使方法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才隱隱約約懂了一些,方才經過你們兩個小子的提醒,卻是終於豁然開朗不過小陵卻是有一點說錯了,心非劍,充其量只能作為劍胚,以天地萬物為爐,滾滾紅塵為爐火,每一次磨難與挑戰為錘,心劍始成」說完這番話,羅凡忽而心中一震,沒想到方才順口說出來的話語,竟是將劍意與心劍的真諦詮釋了出來

原來羅凡一直都覺得心劍實在太過縹緲,根本不知如何提升,今日經過二人的一番啟髮帶動,自己卻是在無意中將困擾自己許久的問題給說了出來

徐子陵眼中一動,忽然說道:「師父所說似乎與娘說的,還有許多高深武學中所言都不大一樣哩,並且還有種互相矛盾的感覺,但為何我卻感覺師父所說亦是句句在理?」

羅凡笑道:「意境不同,自然說法不同,甚至還會有自相矛盾的情況出現」

「意境不同?」幾人聞言心中皆是一楞,問道:「這幾個字作何解?武道至途不都是感悟天地自然大道嗎?意境不就是天地意境,何來不同一說?」

羅凡笑著解釋道:「誰告訴你們武學至途便是感悟天地自然大道?這隻不過其中一種途徑而已,當然,也是最主要的一種這種方式練到最後,當屬於忘我與無我兩境,最為典型的便是佛道兩家,佛家講空,四大皆空,要做到這一點便需忘卻自我本欲,是為忘我;而道家講無,無身亦無劍,唯余天地大道,是為無我;除卻這些,你們可還知曉另有唯我與唯情等意境?」

「唯我?唯情?」幾人皆是皺眉直搖頭,表示從未聽過這種說法

羅凡解釋道:「小天地萬物眾人,唯我獨尊,此為唯我;極於情極於劍,三生七世永墮閻羅,若為情故,雖死不悔,此為唯情」

幾人頓時面面相覷,全然未聽說過這樣的說法,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有些武功見識了,卻未想到依然只是井底之蛙,未想到武道還有這樣的說法

寇仲嘆道「聽師父這番話,勝過我們自己想他娘的三個月,什麼運氣、出掌、步法想得我頭都大了卻原來不過就是一個什麼無我忘我境界而已,不過師父,到底哪個境界厲害?」

聽到寇仲問到這個問題,幾人都有些期待地看著羅凡,想聽他說出個所以然來卻見羅凡也只是攤了攤手道:「理論上來說,唯我是最厲害的,講究將自己凌駕於天道之上,不過一聽就該知道,這種心境對於普通人來說只需當個笑話聽聽便好,連天道是個啥東西都沒弄明白,談何凌駕其上?」

寇徐二人對這些東西似乎極為感興趣,拉著羅凡一講便是數個時辰,一直講到夜半時分,街道上連半個人也無,實在講無可講的時候,這才意猶未盡地罷休

而幾人經過一番討論,亦最終為心劍映照萬物的這門武學定了一個名字為「心劍照影」至此,羅凡在領悟「無上心劍」之後,終於在這門武學上正式跨出了第一步,而其他人亦有所悟

這時候,連王通府上也早已大門緊閉,幾人只好隨便找了處地方對付一晚

第二日,本應熱鬧的大道卻是靜似鬼域,秋風颯颯下只間中有一兩個匆匆而過的路人,一片蕭條景象幾人往王通府走了一段,從一處屋檐拐出來時只見座落城南這一座巨宅門外車水馬龍好不熱鬧人影往來,喧笑之聲,處處可聞,卻原來所有人都聚在了這裡

幾人並肩朝街角的大宅走去這才發覺剛才那角度看不到的府門對街處,擠滿看熱鬧又不得其門而入的人群,少說也有數百人之眾

一群三十多名身穿青衣的武裝大漢,正在維持秩序,不讓閑人阻塞街道,防礙實客的車馬駛進大宅去

寇仲大呼小叫地道:「我的娘好多人哪」接著一肘打在徐子陵脅下,怪笑道:「今日不愁寂寞了,既有戲看又有便宜酒喝我就說早該跟著師父的,都是你這小子老說什麼要出去闖闖害得我這個絕世高手不得不出面保護,哎」

徐子陵頓時怒道:「去你***出面保護,也不知道是誰前些日子還說想干一番大事業,免得成天叫人瞧不起」

這時候,羅凡走上前去出示請帖,帶著幾人往內走去,寇徐二人登時也顧不上打鬧,趕忙跟了上去

在一名侍女的帶領之下,幾人轉過幾處高牆,只見主宅后的大花園內花燈處處,光如白晝,擠滿了婢僕和賓客

寇仲金睛火眼的打量那些刻意裝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客,不時指指點點,評頭品足,一副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小子模樣,連徐子陵都開始隱隱與他拉開距離,只想假裝不認識才好

幾人擠入華宅的主堂內時,氣氛是熾烈,人人都在興奮地討論石青璇的簫藝,就像都是研究她的專家那副樣子

廳內靠牆一列十多張檯子,擺滿了佳肴美點,任人享用

只見到堂側的一組酸枝椅中,坐了三個人,其它人都只能立在一旁,突顯了這三個人的身分地位

中間一人鬚髮皓白,氣度威猛,卻是衣衫襤褸,雖是坐著,但仍使人感到他雄偉如山的身材氣概

另一人身穿長衫,星霜兩鬢,使人知道他年紀定巳不少,但相貌只是中年模樣,且一派儒雅風流,意態飄逸,予人一種凡脫俗的感覺

陪這兩人坐著說話的是個大官模樣的中年人,非常有氣派,亦給人精明厲害的印象

羅凡估摸著王世充與王通應當在這幾人之內,但羅凡卻是兩眼一抹黑,分不清誰是誰來

在羅凡打量著幾人的時候,寇仲徐子陵二人亦在打量著他們,就在此時,那威猛老者和長衫儒生,都像察覺到兩人在注視他們般,眼神不約而同向幾人射來

寇仲與徐子陵二人嚇了一跳,忙縮回柱後去

寇仲低呼道:「我的娘高手真是高手,不是玩的」

心慌膽跳中,徐子陵感到后側有人欺近來,還以為是其它實客走過,但卻清楚感到對方的手正向自己肩頭拍過來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感應,他一點都看不到對方的動作,偏是卻清楚知道

ps:

有的童鞋問我為什麼不收沈落雁,這個應該看過原著的童鞋就知道,沈落雁早就被徐世績那啥過不知道多少次了,被跋鋒寒那啥過也有可能,後面可能還有侯希白,收過來直接頭頂綠的節奏所以還是不收的好類似的雲玉真估計也不會收的節奏

如果有一大片的童鞋覺得就是該收的話,請在評論區提意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