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76.再遇婠婠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昀矗婠從未見過師叔發這麼大的脾氣,師叔放心吧!這事交在婠婠身上,保證他沒有多少天可活。」 邊不負哈哈一笑道:「有婠婠你親自出馬,師叔自是非常放心,這人是武林罕見的人材,無論智計武功,都非同...

但任誰都想不到,這根本就不是羅凡的內力,而是借來的!

是的,乾坤大挪移借來的!羅凡先示敵以弱,讓對方認為自己的內力不高,只不過依靠詭異的內功屬性與人爭勝。

接著又假裝被宋玉致打傷,先借任少名的數掌,再借法難常真二人全力之下的內力,最後加上自己的內力以乾坤大挪移爆發出來,這時的內力已經高出任少名一大截!因此一擊秒殺!

任少名輸便輸在根本不知曉這世上竟有乾坤大挪移這樣的奇功,能夠自如挪移敵勁,否則打死他也不敢跟羅凡拼內力!

而法難與常真則認為在任少名的內力壓制之下,羅凡已經沒有了反抗能力,因此才出手擒拿!但他們哪知道,羅凡打的主意就是等著他們出手擒拿自己!若他們那時候便祭出兵器打殺羅凡,羅凡只有暴露出實力躲開了去。

若是如此,待三人纏上羅凡與宋玉致,只需拖到鐵騎會會眾到來,雙拳本難敵四手,再加上三名頂尖高手環伺,二人絕難抵擋!

既然走不了,常真與法難二人索性不逃了,只沉聲問道:「閣下到底是什麼人?竟敢與我陰葵派作對1二人眼看沒有生還的可能,只得祭出陰葵派這個靠山,想讓對方投鼠忌器。

羅凡聽得陰葵派,神色更冷,冷笑一聲。剛欲說話時,忽而感到一股熟悉的氣息以極快的速度向這方掠來,羅凡臉色一變,頓化作一片白影從常真法難二人之間穿過,抱起傅君渝,以極快的速度往城牆方向而去,同時在經過宋玉致身邊時,低聲知會了一聲:「快走1

宋玉致並不知曉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見羅凡走得這樣急,頓時也不敢怠慢,運起輕功。緊隨羅凡而去。

這時候,只見這月光隱沒的黑暗裡,一道虛實難分的人影鬼魅般往常真、法難二人立足處飄來。

而此時的羅凡立足與城牆之下,猛地提氣一縱,在這夜色中如一隻白色的大鳥,凌空飛起,接著幾步踏在陡峭的城牆之上,一共上了數丈之高,接著只見羅凡君子劍出鞘,如插豆腐一般插入堅實的城牆縫隙之中。隨即翻身而上。終於登上城牆!

宋玉致此時也發現有人趕來。依樣畫葫蘆地飛起數丈之後,玉手搭在君子劍劍柄之上,借勢一翻,翻身踏在長劍之上。再往上一躍,輕飄飄地落在了羅凡的身旁。

羅凡心中一陣不快,若早知道是這般情形,便該從那些鐵騎會嘍手中搶一柄兵器的!否則何至失了君子劍?但今日他本就全無準備,一切都是隨機應變,自然不可能想得那樣周全。

這時候,白衣如雪的人影像幽靈般飄落在城牆下不遠處,如夢如幻的凄迷美目落在城牆上三人身上,俏臉神色靜若止水。一對赤著的纖足在裙下露了出來,即管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到任何瑕疪。來人正是婠婠!

與此同時,又有一道身影從婠婠後方飄來,只見那人人臉白無須。長得瀟洒英俊,充滿成熟男人的魅力,雙目開合間如有電閃,負手傲立,頗有種風li自賞,孤傲不群的味兒,若羅凡稍稍湊近一些,定能認出此人正是邊不負!只是此時並沒什麼月光,再加上離得遠了,因此看得並不是特別清晰。

但以輕功來看,至少知曉是個高手便是了。

只聽得城牆之下,婠婠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道:「為何閣下竟走得如此匆忙呢?」

羅凡作出有些無奈的口氣道:「婠婠小姐,要知道你我緣分已盡,你如此苦苦追求又是何苦?」反正君子劍留了下來,婠婠遲早會發現今晚的事情是羅凡做的,因此索性不再隱瞞,並順手連面巾也扯了下來。

傅君渝見到羅凡露出真是面容,芳心大驚,沒想到竟真的是他!

而婠婠顯然想不到牆頭上竟是羅凡,直到此時聽到聲音才辨認出來,頓時鳳目生寒,顯是芳心震怒。過了一會兒,才見婠婠「噗哧」嬌笑,神態迷人至極,橫了羅凡千嬌百媚的一眼道:「羅兄真是好生無情哩,婠婠當真這般讓羅兄畏如蛇蠍么,竟連手中兵刃都舍了下來?」

羅凡立在牆頭,哈哈一笑道:「婠妖女如此鍥而不捨,在下亦是心生感動。這柄兵刃跟了在下許久,便權且留在婠妖女你身邊,作個念想吧。」說罷離了城頭,婠婠再也看不見他的身影了。

這時候,羅凡才對宋玉致說道:「宋小姐,方才的事情抱歉了……」

宋玉致鳳目生寒,瞪著羅凡打斷道:「你既然有辦法離開,為何竟還要做那樣的事情?」

羅凡道:「今晚的事情都是臨時發生,靠的皆是隨機應變,誰知曉下一步會發生什麼或想到什麼?」

宋玉致黛眉輕皺,過了半響才道:「年紀輕輕,又能有如此高的武功,你這小子便是羅凡吧,早在月前我便由大哥處知悉你的本事,卻未想到還是低估你了1接著宋玉致微嗔道:「看你並非存心如此的份上,我放過你吧!但你必須將此事忘記,若我知你有向任何人提起,必會要了你的小命。」她亦不知此事傅君渝是否看到,但羅凡的動作很是隱蔽,她此時只能希望對方沒有看到了,不然她也不可能為此殺了傅君渝,替宋家惹上傅采林這個大敵。

雖然先前宋玉致覺得羅凡這人有些無賴,但一路上卻是得他相助不少,因此宋玉致覺得此人倒並不是太過可惡了,這才不再計較。

羅凡攜著傅君渝,從城頭飄落。接著宋玉致亦落在他的身旁。

這時候,另一邊城牆下,婠婠袖中飄帶一卷,將釘在城牆之上的君子劍拔出,落在掌心。

一雙鳳目打量之下,只見這劍既無尖頭,又無劍鋒,圓頭鈍邊,倒有些似一條薄薄的木鞭,但寒氣逼人,劍身刻有「君子」二字。她玉手一揮,內息透劍而出,彷彿也沾染上了這鋒銳氣息一般,在道旁大樹斬出一道光滑的缺口。

婠婠歸劍入鞘,一雙如夢似幻的翦水秋瞳流轉之下,亦不知思索些什麼。良久,才向身邊的邊不負問道:「邊師叔認為下一步該怎麼辦?」

邊不負沉聲道:「我們要運用手上所有力量,不惜代價的把這個小子殺死,否則如何下得這口惡氣。」

接著又冷冷道:「常真和法難真沒用,假設能教那些蠢材拖到我們趕來,這個小子早就到地府報到去了1

婠婠輕輕道:「這二十年來,婠婠從未見過師叔發這麼大的脾氣,師叔放心吧!這事交在婠婠身上,保證他沒有多少天可活。」

邊不負哈哈一笑道:「有婠婠你親自出馬,師叔自是非常放心,這人是武林罕見的人材,無論智計武功,都非同凡響。婠婠你可視追殺他們為修練的一段過程,師叔亦全聽你的調度和指揮。哈!婠婠你該怎樣謝我。」

婠婠露出一個甜蜜嬌柔的笑容,帶點撒嬌的動人神態道:「師叔又來了呢!別忘了婠婠在與師妃暄決戰前,必須保留純陰之質啊1

邊不負柔聲道:「當然不敢忘記,只是提醒你吧了!與其便宜外人,不若把紅丸送給師叔。」

婠婠並未答話,目光再投注城頭上,射出凄迷和若有所思的神色,似乎心神到了另一個空間和時間處去。

另一邊,宋玉致道:「你為了楊公寶庫,此次卻是得罪了曲傲與陰葵派兩方勢力,值得么?」

羅凡哈哈一笑道:「實際上我與陰葵派的梁子早結下了,也不差這一次。」羅凡一邊說話,一邊將傅君渝口中布條取出,接著將其身上禁制解了,又劃開綁在她身上的繩索。

只聽得傅君渝玉臉沉得快刮出冰來,瞪著兩人道:「你這漢賊!休想讓我將楊公寶庫的秘密告訴你們1

羅凡臉色頓時一寒,呵呵冷笑:「這蠢女人我不想要了,宋姑娘若是喜歡,儘管拿去好了。」

宋玉致看向羅凡的眼中一陣驚疑不定,而傅君渝則聞言登時大怒,嬌喝一聲道:「惡賊,看招1

只是此時失了長劍的她,哪是羅凡的對手?只見兩人才過數招,傅君渝的柔軟滑膩的玉手便被羅凡一圈,一拿,捏在手心。

羅凡雙目一瞪,冷冷盯著她道:「你這女人真以為我不會揍人么?若不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早將你揍趴了1

傅君渝一張俏臉上泛起了羞怒的暈紅,讓人看來只覺得嬌美異常,讓人見之難忘。這時,只聽得宋玉致淡淡笑道:「你是料定了我拿不下她吧?看來你這小子是打定主意要放她離開了。也不知道你到底是當真視錢財如糞土,還是說早在羅剎女那知曉了楊公寶庫的秘密?」

傅君渝聽到宋玉致的一番話,心中大為驚訝,想道難道他真打算放自己離開?

但若非如此,他怎麼肯幫自己解去穴道!要知道以自己的輕功,普天之下沒幾人能夠追上!傅君渝心中頓時升起一個自認為極為荒唐的想法:自己一開始便誤會他了!

ps:

感謝gs大濕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