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73.傅君渝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的秀髮揚起,收了長劍,轉身離去。 三人關切地看著羅凡問道:「你沒事吧?」 羅凡望著傅君渝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道:「不礙事,小傷而已,用不了一天便好。」 隨後羅凡看了看天色,發現...

「啥?」羅凡頓時楞了,叫道:「你是傅君婥姑娘的師妹?我救她一命你不感謝也就算了,竟污衊我欺負她?」

那女子玉臉一沉,喝道:「閉嘴!你可以騙過師姐,卻絕騙不過我傅君瑜,師姐得師父教授逆天遁術,能在任何情況下脫身遠揚,若不是你使了陰謀詭計,師姐何須你救?」

羅凡:「……」

半響無語之後,羅凡才開口道:「你這丫頭簡直是蠻不講理,不可理喻!你姐姐難道沒有告訴你我與她討論劍術武功,相談甚歡嗎?」

傅君渝冷冷地道道:「師姐還將不少奕劍術的武理告知於你是不是?」

羅凡奇道:「你都知道了還來找我麻煩?」

傅君瑜嬌軀微顫,低首沉吟。半響才忽然櫻唇輕吐道:「我要殺了你。」

李靖與紅拂女二人頓時上前一步,擋在羅凡面前道:「姑娘,你也實在太不講理了吧?」

傅君瑜玉臉生寒的瞪著他們道:「你們這些漢狗終於露出本來面目,想要侍眾凌寡了么?」隋朝時期,楊廣的鐵騎大軍多次進犯高麗,弄得高麗民不聊生,無數人家破人亡。因此此時的高麗人是十分痛恨漢人的,她這般叫法卻也並不奇怪。

羅凡撥開兩人,淡淡地道:「讓我來吧。」隨後又對傅君渝道:「我與姑娘貌似前無舊怨,后無新仇,姑娘何以想要殺我?」

傅君渝望著北方嘆道:「唉!師姐你怎可以把神功傳與漢狗?現在便讓君瑜替你清理門戶,再瞞著師父好了。」說話間竟是全然沒將羅凡放在眼中。

羅凡:「……」

「鏘1傅君渝寶劍出鞘,只見這一片金黃的沙灘上,傅君渝白衣如雪,衣帶當風,俏然而立,長劍挽了個劍花后,向前直指。一番動作行雲流水,姿態美妙,道:「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勝得了我師姐1傅君渝的九玄*已經練至第七重。比其師姐傅君婥還高出一重,而一身武功亦是盡得傅采林真傳,她在高麗時聽聞師姐對一名中原人如此推崇,自是大為不解,並且師姐竟是還將師父傳下的神功至理泄露出去不少,心中只以為師姐受人迷惑,是以此來尋仇來了。

羅凡莞爾一笑,示意其餘幾人退開,手握君子劍有些無奈地道:「姑娘請。」

傅君瑜俏臉靜若止水,但一對美眸卻殺氣森肅。寶劍在身前輕輕顫動。發出一波又一波的劍氣。想要迫得羅凡運功相抗,搶佔先手。

但見羅凡抱劍立於其劍鋒之前,面露微笑,絲毫不為之所動。所有劍氣甫一抵達羅凡身前,便如河水撞上砥石一般朝兩旁分開。

傅君渝見得自己的劍氣竟然奈何不了羅凡,俏臉微紅,冷哼一聲,腳下微動,便如一道輕煙般來到羅凡左方近前,一劍斜斜斬下。

「好身法1羅凡心中暗贊一聲,繼而懷中君子劍的劍柄驀地移出數尺,朝其胸口穴道點去。

傅君渝身子橫移數尺。躲開這一擊的同時劍身偏轉,斜斬頓化為橫削,去勢不停。

只見羅凡腰彎如柳枝一般向後一仰,同時右手握在劍鞘三分之一處一旋,劍柄與劍尖頓時分襲傅君渝纖腰玉手。

傅君渝已經看出若是自己一劍繼續斬下。對方只需稍將劍柄一偏,長劍出鞘,便能將攻擊格祝而此時再使其他招式又不如羅凡快速,因此只得收劍回退,一個旋身避開身去。

雖然傅君渝的九玄*已經練至第七重,內力達到了先天中期,與羅凡此時相差彷彿;但她哪知道羅凡的功夫與他人大為不同,羅凡與人相鬥,大都是用技不用力;因此,羅凡的實力一直都要比內力高出一大截來!即使羅凡此時沒有使出乾坤大挪移,竟也隱隱佔得上風!

傅君渝發現自己全力出招,竟也無法將對方逼得移動一步,反而被對方逼退,頓時玉臉生寒,身形一分,竟是化成數道輕煙,極為飄忽地向羅凡從各方各處朝羅凡攻去!

她的移動與攻擊方位全無定則,似是凌亂不堪,卻又冥冥中似暗合某種規律。

這時候,羅凡才認真了幾分,只見羅凡的步伐飄飄渺渺,進止難期,手中長劍或圈或帶,或點或划,每一次防守都恰到好處,而每一次攻擊,都能逼得傅君渝反攻為守!

見得如此情形,傅君渝心中更怒。全然沒有想到自己在師父精心教導之下,苦練十餘載,竟是每一道攻擊皆被對方悉數接下,而對方的反攻雖然不多,卻每次都恰到好處,若不是自己身法高絕,只怕每一次反攻都能讓其得逞!

傅君渝也不知自己已經攻出多少招,但眼前的這道身影卻永遠都是那般從容瀟洒,一動一靜之間渾然天成,便如一隻翩然起舞的仙鶴一般俊逸非凡。

這種感覺,她只在自己師父身上感受到過,而或是因為武功步法的原因,眼前之人一招一式之間比之自己師父,更加雅緻脫俗!

「他的武功,竟到了這般境界么?」傅君渝心中頓升起一陣沮喪,以對方的武功而言,幾乎已經可以開宗立派了,自己根本不是其對手。

但隨即傅君渝心中更是怒極,心中恨恨地道:「師姐啊師姐,師父所授神功你怎可透露給漢人知曉?致使我高麗今後又多出一位大敵來,這該如何是好?」

若羅凡知曉傅君渝此時心中所想,不知道是否會沖著傅君婥大吼一聲「你妹」。她哪知羅凡的武功根本與奕劍術半點關係也沒有,全是自己勤學苦練而來。當然,至於他以後會不會借鑒其中所言倒是說之不準了。

只見傅君渝一雙美目殺機猛閃,大改先前穩紮穩打的風格,竟是每招每式都似要拚命一般,全然不顧自身安危,招招攻往羅凡要害!

羅凡頓時大叫道:「喂!你瘋啦1

傅君渝一雙美目只狠狠地盯著羅凡,並不答話,劍勢絲毫不見停歇。若她此刻能夠開口,應當是嬌喝一聲:「狗賊,受死1

羅凡見到這般眼神,一恍惚間竟似是看到了當初蒙古人屠刀下的宋民,同樣的咬牙切齒、恨之入骨的眼神!

國讎,家恨!

羅凡並不想傷她,一來因為她是友人之妹,二來看到她這樣的眼神,心中忽而覺得很不是滋味。這種感覺,或許也只有羅凡當初設身處地地體會過才會明了。

「唉~」羅凡輕輕嘆息一聲,並未再閃躲,而是一手抓住劍刃,但劍刃上巨大的力道卻還沒有停下,而是一直刺入羅凡的肩頭。

鮮血,如一朵鮮紅的花朵,綻放在傅君渝劍尖之上。銀白的長劍,帶著她對漢人的憎恨刺入羅凡肩膀之中。

「住手1李靖與紅拂女紛紛抽出兵器,素素一聲嬌呼,三人一齊衝上前去,將傅君渝圍在其中。

傅君渝怒道:「你為什麼要讓我?看不起我么?」

羅凡默默地將劍尖拔出,移開,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你走吧。」

「你在同情我么?」傅君渝大怒道:「我不需要你這種漢賊同情1

「然後呢?」羅凡從容地從衣袍上撕下一塊布條,將手上傷口包紮上,打了個結,這才呵呵一笑,又道:「不需要又如何?選擇的權利不是別人給的,是由自己的實力來決定的。」

「你——1傅君渝想要說些什麼,卻是話到嘴邊才發現不知該如何開口。

一時間,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似是對羅凡這句話若有所思。

過了許久,才聽得傅君渝冷冷地道:「別以為你讓了我一劍,我便會感激你1說罷俏臉一甩,如雲的秀髮揚起,收了長劍,轉身離去。

三人關切地看著羅凡問道:「你沒事吧?」

羅凡望著傅君渝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道:「不礙事,小傷而已,用不了一天便好。」

隨後羅凡看了看天色,發現天色已然不早,因此道:「我們早點趕去附近的鎮子,尋一處落腳之處吧。」

入夜後,幾人來到江都,找了一處客店落腳。

羅凡在房間內運功療傷,直至三更,忽然聽得外頭有些許異常動靜。

羅凡心中一奇,只見窗戶似是被一陣風拂開,房間內便不見了羅凡的身影,竟是早已出了窗去。

循著異動的方向追蹤而去,羅凡只見幾個漢子正抬著一長條形麻袋,天色黑漆漆地,也看不出裡面裝的什麼。

另有一人額上戴了個鋼箍,身穿紅色僧袍的禿頭和尚,只是黑夜之中看不甚清楚面容,那人口中低聲催促道:「快些!沒吃飯呢1

羅凡心中更為疑惑,心道這群人鬼鬼祟祟地在搞什麼?

羅凡跟隨幾人一路經過幾條小巷,拐了數道彎兒,便似有接應之人,羅凡還未見到那人的面容,便聽到一把妖媚之極的女子聲音道:「法難哥兒啊!人帶來了么?」

隨即借著月光,羅凡才看清楚,是個嬌俏異常的尼姑。

那被稱作法難的微微點頭,隨後一行幾人又拐過數處街道,來到一處府邸之前。

ps:

感謝天&*&古童鞋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