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68.欺人太甚!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的待客之道么?」 那為首之人扯著個破鑼嗓子叫道:「若是佳客,我寨自然好生對待,若是惡客上門……哼哼!這小賤人在戰事吃緊之時竟敢出手打傷將軍,我們懷疑她與外敵勾結,蓄意反叛!閣下若是識相就趕緊讓...

素素一聲嬌呼,腦海中只一片空白,她自小作為翟家小姐的婢女,或許被賜給一個大人物對她來說並不算壞事。

當然,這是當代的看法,而這用現代的話來講便是奴性。

只是這麼多天的相處,她在羅凡的熏陶之下,卻也生出了一些對自由的嚮往,對未來的嚮往。兩種念頭在她腦海中交擊碰撞,素素一陣猶豫掙扎,恰好被王伯當抱了個正著。

只是她對王伯當也著實沒什麼好感,再加上對失貞的懼怕,一聲驚呼之後,拚命反抗起來。

只是她這般柔弱的女子,那是王伯當這樣多年在戰場上打磨身體,身強體壯之人的對手?她只覺得對方的兩條手臂如鋼鐵一般匝得自己無法動彈,粗重而又帶著些酒氣的男子氣息撲面而來,讓她只覺得一陣噁心。

迷迷糊糊中她只覺得一股碩大的腦袋湊了上來,鋼針一般的鬍渣刺得自己柔嫩白皙的臉蛋生疼。卻是王伯當重重地一口親了下去。

素素連忙擺頭躲閃,情急之下只一掌打在王伯當腹部。

只見王伯當那比素素大了好幾號的身軀頓時跌飛出去,將身後桌椅坐了個稀爛!

這時候素素也不知哪來的力氣,猛地推開從外頭反鎖的房門,沖了出去!

房間內,只見王伯當坐在地上,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半天爬不起來!

這一掌正是九陰真經中的摧心掌,一掌擊出,真氣透體而入,專傷五臟六腑!羅凡在教素素摧心掌防身的時候,擔心她心地善良不願使出這樣歹毒的掌法,因此根本沒將這掌法的威力告訴她,只讓她遇見可惡的人便一掌打上去。而這掌法最妙的便是一個透字,讓人防不勝防,即便素素內功低出王伯當許多,亦是一掌透體而入!若不是素素的武功實在太差。王伯當被這一掌直接擊斃都有可能!

外頭的護衛發現情況不對,連忙闖了進來,只見王伯當正掙扎著從地上起來,點點血跡沾滿了他的胸口。幾人連忙將王伯當扶起,問道:「將軍,發生什麼事了?」

王伯當亦是被這一掌打懵了,楞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咆哮道:「給我將這賤人抓回來1

幾人見王伯當正在氣頭上,哪敢怠慢?只急忙領命而去。

此時素素芳心大亂,跑?整個滎陽城都是瓦崗寨的地盤。自己又能跑到哪裡去?她全然沒有想到。這次歡天喜地地回瓦崗寨來見小姐。迎接自己的竟是這樣的結果。

或許這便是一個婢女的宿命,除了無奈接受,自己一個小小的婢女又能如何?曾經的那些姐妹們,也只盼著嫁給一個能憐惜自己的人兒便成了。而運道不好的,甚至被賜去軍中被那些需要發泄的將軍士卒玩死的都有!每每想起那些姐妹,素素心中便一陣悲哀。

此時,本已經有些接受了作為一個婢女的命運的她,忽然對自家大哥所描述的人人平等,自己能夠主宰自己命運的世界生出了一絲嚮往。

素素跌跌撞撞地跑出王伯當的庭院,只聽得後邊一陣呼喝聲、叫罵聲,她的心中更是慌亂一片,甚至連輕功都忘了使用。慌不擇路之下有幾次甚至直接撞在前來捉拿她的士兵懷裡!

李靖在房中剛剛將內功運行一個周天完畢,忽然聽得外頭一陣嘈雜,也不知發生了何事。

李靖連忙將收功,一步跨出房門,只見庭院外邊火把如龍。守衛一隊接著一隊。這時候,一道身影闖了進來,正好和他撞了個滿懷。

李靖只覺得自己被一團軟軟的棉花撞中了一般,接著只聽得一聲痛呼,還有一股熟悉的清香鑽入鼻孔。

李靖定睛一看:「素素!?」李靖連忙拉了她一把,讓她終於沒能摔倒在地上,李靖問道:「素素,發生什麼事了?」

素素只覺得腦中一團漿糊,混亂不已,一時間憋得俏臉通紅,卻是半響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而這時,追兵已至。

李靖將素素拉到身後,還未開口詢問,只聽得為首一人叫囂道:「快把這小賤人交出來,否則有你受的1

李靖頓時臉色一沉,問道:「這便是貴寨的待客之道么?」

那為首之人扯著個破鑼嗓子叫道:「若是佳客,我寨自然好生對待,若是惡客上門……哼哼!這小賤人在戰事吃緊之時竟敢出手打傷將軍,我們懷疑她與外敵勾結,蓄意反叛!閣下若是識相就趕緊讓開,否則一併當反賊處置1

這時候,素素才稍稍冷靜了一點,雖然她心中害怕,但她並不想連累李靖,因此在後方顫聲道:「我們跟你走,你們不要傷害李大哥。」

那人冷哼一聲道:「你能自己站出來這是最好。」說罷便要上來拿人。

李靖橫跨一步,攔住那人的去路問道:「這位大哥,素素武功低微,怎能打傷貴寨將軍?這其中是否有什麼誤會?」

那人雙目一瞪,怒道:「大傢伙親眼所見,能有什麼誤會?快讓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1說罷一掌推在李靖胸口,但他只覺得自己推在一堵牆上一般,李靖紋絲不動,而他卻是退後數步。

「反了你1那人頓覺大失顏面,一聲大叫道:「全部給我拿下1說罷挺槍便向李靖刺去。

李靖側過身子,一手抓在槍身之上,一肩撞在對方懷裡,頓將那人撞得慘呼一聲,跌飛出去。繼而又有兩人長槍刺來,卻被李靖捉住了槍身,長槍不得寸進。接著分別兩掌擊在兩人胸口,頓時撞倒身後一片!

李靖心中想道:「主公離開之前讓我保護好素素,我絕不能讓素素有半點損傷才是,否則有何顏面去見主公?再說即使沒有主公的吩咐,單憑素素小姐那一句有情有義的話,我拚死也要維護她才是1但他此時依然覺得這其中怕是有什麼誤會,不然出手擊傷瓦崗寨將領這種事情絕無可能發生。於是李靖轉頭向素素問道:「素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只見素素一雙美目被淚水浸滿,顫抖著聲音說道:「李大哥,你不要管我,你快走1瓦崗寨高手如雲。她心知即使李靖武功大進,在瓦崗寨一眾高手面前,也毫無用處!

「除非大哥前來……」但素素馬上便將這個念頭否定了:「即使以大哥的武功也不可能對付得了密公與大龍頭聯手,更何況還有沈軍師、徐將軍等近十位頂尖高手環伺,箭手甲士無數1

而這,還只是瓦崗寨的一部分實力而已,瓦崗寨高手並沒有全部聚在滎陽,否則無論何人攻寨都是有死無生!即使寧道奇、祝玉妍那種高手遇上了,也只有逃跑的份!若非如此,如何當得上當今聲勢最盛的勢力!

頓時。素素心中只企盼著大哥千萬不要來。最好是走得遠遠地。越遠越好!

正在素素思索間,李靖又擊退了十餘名前來捉拿素素的甲士,圍上來的甲士越來越多,這些甲士皆是死士精兵。下手毫不容情,轉往李靖要害招呼,即使以李靖的武功,想要應付也頗顯頭疼。

只見無數刀槍從四面八方刺來,李靖拉著素素縱身躍起,這些刀槍在兩人腳下匯成一片,如一張圓形大網一般,李靖右腳在其中心一點,攜著素素向包圍圈外飄去。

忽然。李靖只聽得身後似隱有異狀,回首看時,只見一點寒芒照自己後腦刺來!

李靖連忙將頭一偏,那寒芒在李靖臉上劃出一道血痕。李靖左手成爪,飄忽不定地往其手腕拿去。只聽得叮鐺數聲連響,兩人連拼數招,那人「咦」了一聲,並未料到此次偷襲無法建功。

但那人見李靖一隻手拉著素素,料定他無法抽手,一邊與李靖交手,一邊另一隻手又出一掌,結結實實地印在李靖腹處,李靖悶哼一聲,跌落下去,落在庭院之中,腳步踉蹌數步,嘔出小半口鮮血,差點跌坐在地上。

李靖這時才看清來人,只見她收簪而立,衣袂飄飛,美若天仙,不是李密的『俏軍師『沈落雁還有何人?

沈落雁一支長金簪捏在手中,面目寒霜地冷聲問道:「李兄武功過人,是名人才,但何以要與我瓦崗寨作對?」

李靖強運真氣壓住傷勢,上前抱拳道:「沈軍師誤會了,在下聽聞貴寨將軍被素素打傷,須知素素武功低微,這其中是否有什麼誤會?」

沈落雁神色稍緩道:「有沒有誤會,我自會調查清楚,還請李兄不要阻攔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作為李密的心腹軍師的她,如何不清楚?她這番話只不過是要放鬆李靖的警惕而已。

但李靖早看出李密與翟讓的關係並沒有表面上那般和睦,再加上今日的事情實在太過蹊蹺,卻是並不願將素素交入沈落雁手中,只焦急地向素素道:「素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李大哥好嗎?」

素素美目中淚光盈盈,哽咽著說道:「李大哥,你不用管我,大龍頭已經將我賜給王將軍,是我自己不好,失手打傷了將軍,應當受罰。」她心知今日絕無幸理,不如絕了李靖的心思,免得連累他人。

「什麼!?」哪知李靖聞言登時虎目圓睜瞪著沈落雁,大怒道:「你們竟將我家主公的義妹隨意賜人?簡直欺人太甚1

這時候,只聽得一人哈哈大笑道:「一個破落戶,也學人家當主公?知道羞恥兩個字怎麼寫嗎?」隨後又一道聲音冷冷地介面道:「能與我王伯當攀上關係,許多人求都求不來,這是他的福分。」

p:

感謝荒漠孤狼童鞋的月票與下半部分飛童鞋的魔力打賞

修改了一些bg與不合理的地方:

1.增加氣運的花費稍作修改,每增加1點,花費將遞增。

.氣運一月測算一次

3.羅凡一來要修鍊內功,二來要教人,最後被素素與婠婠的腳程拖累,走得應該是比較慢的,時間上拉長。

羅凡內功修鍊輕車熟路之下,在與婠婠交手時,內功應該是已經快到先天中期了

另外在船上的時間也拉長,從彭城到山東邊界應該不止幾天,經過長時間的恢復,羅凡的內功勉強達到先天中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