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62.楊公寶庫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身而上,掌勢依然不停。 徐子陵將劍鞘一撥,鞘身朝琬晶纖腰橫掃而去,而自己則身子向後一仰,撤身飛退。 單婉晶並未想到這他這兩招竟都挑中了自己的破綻,自己若回掌格擋的話雖然易如反掌,但卻應...

寇徐二人正乘坐東溟派的快艇離岸往泊在河心的東溟號駛去。

海沙幫受宇文閥指使偷襲東溟派的詭計在二人偷海鹽時給撞破了,讓東溟派免於一劫,因此算是對東溟派有恩。

那日兩人逃過海沙幫的追捕后,江湖傳聞傅君婥將楊公寶庫的消息告知了這兩個義子,因此各方勢力都在追捕二人。但無論寇仲的螺旋九影還是徐子陵的千里不留痕都是上等輕功,再加上長生訣的助益,雖二人在南方攪風攪雨,但卻是多次從各方勢力手中逃出,最後身陷危境時又得東溟派相助,是以至今安然無恙。

兩人登船后,一名英挺的白衣青年,領著兩名中年大漢來到三人身旁,向兩人行見面禮。

單青道:『我們東溟派分男女兩系,女以單為姓,男則姓尚,若將來你們歸人我派,亦須改以尚姓。『

徐子陵頓時有些不悅,心道自己什麼時候說要入你東溟派了?於是道:『不要以為救了我們,就可以隨便怎麼……噢.

徐子陵給寇忡一肘撞在臂膀處,兩人一來需要藉助東溟派脫身,二來為了賺錢接了李世民的任務來東溟派偷取與各閥兵器交易的賬本,現在自然不好將東溟派先得罪了。

東溟派自然不會想到這些曲折,白衣青年淡淡道:『在下尚明。『根本沒有在意二人說了什麼。

接著單青將東溟派四大護法仙子與護法四將一一介紹,唯獨不知那尚明是何身份,但二人見到尚明冷冷淡淡的樣兒,也不敢多問。

這夜,一名丑婢略一施禮,便對著二人粗聲粗氣道:『公主要見徐子陵。『

寇仲奇道:『那我呢?『

丑婢冷然搖頭,卻沒說話。

徐子陵與寇仲的住所是甲板上層的艙房,此時在那丑婢帶領下終於踏足甲板下那一層艙房。表面看來差異不大,也是一道長廊。兩旁排了十多個門戶,但裝飾卻考究多了,由廊頂垂下了十多盞精美的吊燈,映照出廊壁的暗雕花紋,地上更是有幾何紋樣的素綠地氈,像茵茵的草地。

一名英挺的白衣青年迎面走來,正是白天見過的尚明。見到徐子陵,冷冷問道:「你怎麼在這?」

那丑婢施了一禮,粗聲道:「公主要見他。」

尚明的神情忽而頗不自然,但也只冷冷掃了徐子陵一眼,兀自走了。

……

在外頭晾了許久,房內才傳出一把嬌甜但冰冷的聲音道:『進來.

徐子陵懷著一顆好奇的心。推門而入,立時眼前一亮,原來這房間非常寬大,又光線充足,四周全是書櫃書架,靠窗處還擺了一張大桌子。

一位妙齡絳衣女郎,背著他坐在桌前。似在埋首工作。

她烏黑閃亮的秀髮垂至背上,予人一種輕柔纖弱的動人感覺。

徐子陵躬身拖禮道:『徐子陵拜見公主.

女子別過頭來,冷冷瞅了他一眼,又回頭埋首在一個卷宗上繼縝書寫。

徐子陵卻是虎軀劇震,那不單因她美得令他動魄驚心,更因她使他湧起熟悉的感覺,似乎在不久前曾見過她一面。

她剛才瞅自己那一眼,流露出一種厭惡的神色。更使徐子陵大感不是味兒。

卻原來昨天兩人到館子進膳,遇上了個女扮男裝的人,他們還以為她是沉落雁派來誆他們的敵人,對她毫不客氣。怎知竟就是眼前的東溟公主。

東溟公主的聲音傳來道:『為何前倨後恭,只從這點,已可知你只是卑鄙之徒。『

單琬晶對二人的第一印象本來就差,此時無論徐子陵如何解釋卻也解釋不清。而單婉晶連自己都不明白為何這眼前軒昂的年輕小子特別可恨,此時一見到他,心中更加窩火。又想起那日他對自己的侮辱言辭,道:『現在我打你一掌。取的是你胸口的位置,若你避不了,就要賠上一命。『只出一掌,甚至連位置都告知對方,也不知道到底是故意手下留情還是瞧不起人。

單琬晶倏地欺身過來,舉起右掌,輕飄無定的往他胸口按去。

只見這看來飄柔無力、不帶絲毫風聲勁氣,只像她想摸上自己一把的玉掌,直循著某一微妙的軌跡朝自己拍來,更不住變化繼生,教人難以捉摸。

但奇怪的是徐子陵此時似能清楚把握她的變化,甚至可先一步掌握她的心意。他只握著手中長劍劍鞘向前一送,劍柄靠著慣性出鞘向她關門穴打去。

單琬晶冷笑一聲,纖腰一扭,避開這一劍的同時欺身而上,掌勢依然不停。

徐子陵將劍鞘一撥,鞘身朝琬晶纖腰橫掃而去,而自己則身子向後一仰,撤身飛退。

單婉晶並未想到這他這兩招竟都挑中了自己的破綻,自己若回掌格擋的話雖然易如反掌,但卻應了一招之數,那時怎能下台?

單琬晶猛咬銀牙,秀足在地面一點,整個身子橫飛在空中,硬是將這一劍躲了過去,同時右手幻出千萬掌影,使出了真實本領。

這時徐子陵的長劍劍柄恰好轉了回來,只見徐子陵右足足尖一挑,長劍出鞘。徐子陵挽了個劍花,向後遞去。長劍插在徐子陵身後牆壁上,被壓得一彎。此時,千萬掌影已經逼到徐子陵近前!

徐子陵叫道:「破氣式1隻見徐子陵微微將頭一偏,長劍咻地一聲從身後射出,長劍劍柄竟是透過重重掌影,撞在單琬晶肩頭!漫天掌影盡皆消散,單琬晶一聲嬌呼,摔倒在地!

早先她雖然說得兇惡,但也只是想打得徐子陵跌個四腳朝天,好出了心中一口惡氣。卻沒想到結果卻是與自己心中相反,更未想到這名不見經傳的小子劍法如此精妙,竟似時時都能看準自己的破綻,再加上自己大意之下,竟是被一擊而破!

丟了個大臉的單琬晶銀牙差點咬碎,此時徐子陵並未察覺眼前的傲嬌公主已經處於黑化的邊緣,只心中鬆了口氣道:「師父說這套獨孤九劍破盡天下武功果然沒錯,這惡公主的掌法這般厲害,還不是被我徐子陵破了個乾淨1

事後徐子陵是否被千里追殺我們先且不談,此時月色籠罩的彭城之中,婠婠那宛如月下精力般完美的臉蛋露出一陣凄楚,說道:「公子不喜歡婠婠么?」

不得不說,即使心中知道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看到她這般惹人憐惜的模樣,也會讓人升起一股心疼的感覺。

羅凡看著夜風吹在她單薄的衣裳上,走上前去,將自己的外衣給她披上,關切地道:「別著涼了。」

婠婠的臉頰輕輕貼在羅凡的胸口,玉手在他溫暖厚實的胸口摩挲著,幽幽地道:「婠婠有時候真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呢。」

當這玉手即將接近羅凡心口的時候,卻是被一隻粗糙有力的大手握住,羅凡淡淡地道:「為什麼婠婠小姐不覺得這是真的?」

婠婠一把推開羅凡,身形曼妙無比地轉身退開了去,道:「公子還想欺騙婠婠嗎?這些天公子可是處處都提防著婠婠哩。」雖然羅凡在對她的態度上還算合理,但口風實在是嚴了一點,又一直提防著她對李靖與素素二人不利,經過這麼些天,她也該看出些端倪了。

羅凡嘆了一口氣道:「婠婠小姐混入在下身邊,到底有什麼目的,可以告知在下么?」

婠婠幽怨地道:「如果婠婠說是真喜歡上公子了才藉機接近公子,公子信嗎?」

羅凡搖頭道:「不管信不信,這一個原因都不夠。」但心中只道:「信你才有鬼了1

婠婠笑道:「婠婠問公子一個問題,公子能如實回答婠婠嗎?」

羅凡道:「如果不能回答的,我不會回答。」

婠婠問道:「不知羅剎女有沒有將楊公寶庫的位置告知公子呢?」

羅凡心中一楞,說道:「原來如此1

怪不得她會混入自己身邊,怪不得自己會感覺沉落雁對自己稍顯熱情了一些。

自己身為傅君婥的救命恩人,她將楊公寶庫的位置告知自己倒也屬正常。若是宇文化及再一番造謠,相信的人自然不會少。

當然,實際上江湖中還有一種說法便是羅剎女傅君婥將寶藏的位置告知了寇徐這兩個義子,而羅凡又從寇徐二人口中得知了寶藏的位置。

只見羅凡搖了搖頭道:「羅剎女並未將寶藏之秘告知於我。」

婠婠面露失望地道:「婠婠想來也是哩,公子若是知曉寶藏所在,早早便去尋找寶藏了。」這些天羅凡絲毫沒有露出口風,是以婠婠也只能從其他方面猜測。若是別人,自然如她猜測一般得了寶藏位置定要心急火燎地去尋找。但她又如何能想到羅凡沒去尋找實在是因為忌憚楊公寶庫里的石之軒!

這時候,只聽得婠婠輕嘆一聲道:「公子今晚不該來的。」

羅凡莞爾一笑道:「婠婠小姐難道覺得能拿得下在下么?」這實在不是羅凡自大,只是沈落雁對素素的重視並不如婠婠所看到的那般,因此與其讓她抓素素作人質,不如自己出來,一對一羅凡可不會怕她,而即使有埋伏,自己一個人也比帶著他人容易逃走。

婠婠道:「公子對自己這般自信么?」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