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59.星辰大海與天地自然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人躲在林中,到夜幕低垂才溜出來,看清楚海沙幫的人確走得一個不剩時,這才靠夜眼去找野果充饑。 接著兩人在沙灘處對拆起來,只聽得寇仲叫道:「吃我一招,飛龍在天1隻見寇仲猛地躍至半空。一掌撲擊而下。...

而此時的李靖還以為羅凡的理想是建立一番功業,卻不知道這只是他實現理想的小小一部分過程而已。

此時羅凡的感覺,倒與萊茵哈特說出那句「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時頗為相似。而大唐雙龍的世界,或許只是星辰大海中稍稍豐富多彩的一輪星系而已。

羅凡哈哈一笑道:「姑娘倒是可以試試,或許姑娘也會喜歡上這種感覺亦說不準。」

那紅衣女子道:「承兄台吉言了。」

羅凡問道:「姑娘使的是拂?」

那紅衣女子道:「怎麼?兄台對拂亦有研究?」

羅凡似是露出一絲追憶的神色道:「只是忽然想起有位故人也使的拂而已,只是姑娘這般特別的拂,恐怕是只此一家了。」

紅衣女子言語依舊冰冷,便似她生來都是如此說話一般,道:「這樣,便無須擔心鮮血污了手中兵刃了。」言語間,似是有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瀰漫開來,久經戰陣的李靖還好,素素登時臉色一陣蒼白。

羅凡將手搭在她嫩白的小手上,溫和的內息湧入,口中念道:「心若冰清,天塌不驚……」這才讓她心神安定了稍許。

羅凡看了這紅衣女子一眼道:「舍妹體弱,還請姑娘收斂些氣息才好。」

「舍妹?」紅衣女子一雙美目將素素細細打量一番,才發現這「公子」皮膚白嫩,面目清秀,倒真有些女子相,卻原來是女扮男裝。當即低聲道了聲:「抱歉。」

隨即一雙鳳目中精光一閃,面色一凝道:「兄台這法訣好生厲害。」原本說到兵刃時,她心中想起殺人時的情形,因此一時未察殺氣瀰漫,但當羅凡「心若冰清,天塌不驚」八個字吐出時。她便感到自己的殺氣被鎮壓少許!而這,只怕連一些古剎中的高僧都做不到。

羅凡微微一笑道:「雕蟲小技,讓姑娘見笑了。」

頓了頓羅凡又道:「說了這麼久,還未請教姑娘芳名,當真失禮。」

紅衣女子神色冷淡地道:「別人都叫我紅拂女,你們便也這麼稱呼便是了。」

「果然1羅凡早先已經有些猜到了,此時聽到她自報姓名。自是完全確認,隨即自我介紹道:「在下羅凡。」接著將李靖與素素一番介紹,倒算是相互認識了。

雖然羅凡此時亦想將紅拂女收歸麾下,只是一來不知其性格,二來不知其喜好,雖然此時兩人還算勉強瞳羅凡也不好表現得太過殷勤,免得適得其反。

飯畢,羅凡與二人離開,隨後到櫃檯將一桌的錢全結了,一路出城,帶著二人繼續向南而去。

由於要照顧素素的腳程,久不騎馬的羅凡亦是備上了馬。如此向南行走了不遠。

這時候,雲玉真率手下離開后,臨天明前兩人拖著筋疲力盡的身體回到他們的那些鹽包堆成的方陣中空處,睡了個不醒人事。

到午後時分,沙灘傳來人聲,吵醒了他們。

兩人爬了出去,只見沙灘處泊了十多艘快艇,最起眼的就是尋找二人的海沙幫韓蓋天和俏尼姑。嚇得兩人忙縮回密林里。

幸好昨日雲玉真走後又折返回來提醒二人抹去腳印,否則今趟就插翼難飛。

兩人躲在林中,到夜幕低垂才溜出來,看清楚海沙幫的人確走得一個不剩時,這才靠夜眼去找野果充饑。

接著兩人在沙灘處對拆起來,只聽得寇仲叫道:「吃我一招,飛龍在天1隻見寇仲猛地躍至半空。一掌撲擊而下。

徐子陵哈哈一笑:「看我獨孤九劍破氣式1說罷一劍朝這一掌最為薄弱的地方刺去。

兩人笑笑罵罵,打到興起時,索性脫掉衣服,只余膠@酥猩備霾灰趾醯到徐子陵錯手輕微畫傷寇仲臂膀,才停下手來。

兩人躺在沙灘上,都感意興索然,因為無論怎樣用心去打,體內的真氣和手中的招式始終不能渾融為一,他們二人驟一得到如此功力,自然是難以駕馭,再加上武功招式亦是新學乍練,羅凡又只教了二人十日,有這般成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這倒不是羅凡不肯多教,而羅凡在一邊教二人武功時一邊同時研究,發現這長生訣本是一部極為高明的道家寶典,二人並不像當年楊過一般需要自己教授過多的淺層知識,二人一上來便是從領悟天地至理開始,於是羅凡索性只給二人打了基礎,又稍稍給二人指了條路,如何發展便全然不管,讓其自行感悟天地之道,倒看二人能發展成什麼樣子。

沒過多久,兩人睡了過去,徐子陵醒過來時,鳥鳴貫耳。

他睜眼仰望,剛巧見到一頭海鷗在海面上盤旋,姿態優美自然,正看得心曠神怡。

海鷗忽地斜沖而下,直鑽入海水裡,再破水飛出時,爪上已抓著條生蹦活跳的小魚。

魚兒在水中躲避攻擊之時,只尾巴一擺,總能由意想不到的角度溜走,絲毫沒有有跡可循的方向可言,為何這海鷗一下便能抓著?徐子陵心中忽而一震,似乎稍稍明白了一些什麼。

而此時的寇仲,站在一方礁石之上,手中好不容易抓的魚兒擺了擺尾巴從他手中溜走,他只定定地看著海潮拍打著身下礁石,一道浪頭還未平息,後方波濤又已湧上,層層疊疊,連綿不絕。

徐子陵大叫一聲:「我明白了1隨即見到礁石上的寇仲,取過長劍,大喊一聲:「小子看招1挺劍便向寇仲刺去。

寇仲聽得喊聲,見到徐子陵向自己攻來,哈哈一笑,揮掌迎上來道:『小賊找死.

徐子陵此時腦海中填滿那海鷗俯衝入海的弧度軌跡,心與神會,意與手合,一分不差地把握到寇仲的掌勢步法與速度,長嘯一聲,長劍如海鷗飛行一般劃出一道優美的軌跡向寇仲擊去。

只見寇仲一掌拍出時距離徐子陵還遠,接著第一掌還未全然吐出,第二掌又緊隨其後,如海潮一般後浪推著前浪,接著又一掌疊在其上,一連三掌疊加,才至徐子陵劍鋒之前。而這還未結束,寇仲的手掌又忽地擊出第四掌!

徐子陵只覺得寇仲的掌里如海潮一般一波接著一波向自己湧來,但他此時福至心靈,長劍隨之擺動,每每都能找到這掌潮的薄弱之處突進!

寇仲的掌力如一道又一道的海潮,而徐子陵的長劍便似惡浪翻湧中的小舟,雖然看似危險之極,隨時都有可能覆滅,但總能找到那一線生機從中突破。

兩道慘哼聲中,最終寇仲手掌劃開一道口子,而徐子陵亦是跌飛出去!兩人同時呆在當常

接下來的日子裡,二人卻是再也無法找到那種玄而又玄的感覺了,不過一番以天地為師,功夫倒是大有長進!

……

這日,春光明媚,花開遍野,羅凡與李靖、素素一行三人策馬在山間小道之上,好不寫意。

忽而三人只聽得前方拐角處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沒過多久,便見到一群人騎著馬從羅凡對面奔來。

這些人手中皆配有兵刃,看樣子都是一些會家子。其中只見一名黃衫女子被綁在馬背之上,看不清面容,只能見到她一頭烏黑如瀑的秀髮散落下來,露出脖頸上一片雪白冰肌,身材凹凸有致,隱隱讓人覺得是個美人坯子。

再看這一行十餘騎,言談之間粗鄙不堪,不時神情火熱地盯著那馬背上的女子。

「難道是一群馬賊?」羅凡見狀一楞,接著三人便攔在了這十餘騎之前。

羅凡喝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那為首的一名壯漢一陣大笑道:「攔大爺的路還問大爺是什麼人?」接著手只一揮,頓將三人包圍起來。

那為首的道:「錢和馬匹留下。」接著視線停在素素臉上,又道:「這位兔兒爺也留下,你們可以走了1

「劫道兒竟然劫到我的頭上來了?」羅凡先是一楞,隨即不怒反笑道:「幾位怕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接著羅凡對李靖道:「不用留活口。」

李靖點了點頭,眨眼間兩人便似不見了一般,李靖頓時化作數道身影,而羅凡更是如鬼似魅一般在幾人之間穿梭,只聽得慘叫聲連成一片,不多時,十餘人已經被清理得乾乾淨淨!

二人將那黃衣女子救了下來,羅凡將她放在草地上,伸手撥開她的秀髮。

李靖心中一陣震驚,全然未料世上竟有氣質動人至此的美女,她有如山川起伏的優美體態,晶瑩似雪又充滿張彈之力的肌膚,若她緊閉的眼內有配得超她絕世花容的美眸,傾國傾城怕也便是如此了。

而羅凡雖然美女見得多了,但這種級別的也確實少見,並未想到路邊隨手救下的女子竟會有如此姿顏。

「最近是不是桃花運偏高了一些?」羅凡滿目狐疑地測算了一下,竟是發現桃花運漲了一點,達到了14,只是讓他震驚的是,壽運不知如何竟然跌到了5!

羅凡頓時大為警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