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59.星辰大海與天地自然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5-05 01:37  |  字數:3371字

而此時的李靖還以為羅凡的理想是建立一番功業,卻不知道這只是他實現理想的小小一部分過程而已。

此時羅凡的感覺,倒與萊茵哈特說出那句「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時頗為相似。而大唐雙龍的世界,或許只是星辰大海中稍稍豐富多彩的一輪星系而已。

羅凡哈哈一笑道:「姑娘倒是可以試試,或許姑娘也會喜歡上這種感覺亦說不準。」

那紅衣女子道:「承兄台吉言了。」

羅凡問道:「姑娘使的是拂?」

那紅衣女子道:「怎麼?兄台對拂亦有研究?」

羅凡似是露出一絲追憶的神色道:「只是忽然想起有位故人也使的拂而已,只是姑娘這般特別的拂,恐怕是只此一家了。」

紅衣女子言語依舊冰冷,便似她生來都是如此說話一般,道:「這樣,便無須擔心鮮血污了手中兵刃了。」言語間,似是有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瀰漫開來,久經戰陣的李靖還好,素素登時臉色一陣蒼白。

羅凡將手搭在她嫩白的小手上,溫和的內息湧入,口中念道:「心若冰清,天塌不驚……」這才讓她心神安定了稍許。

羅凡看了這紅衣女子一眼道:「舍妹體弱,還請姑娘收斂些氣息才好。」

「舍妹?」紅衣女子一雙美目將素素細細打量一番,才發現這「公子」皮膚白嫩,面目清秀,倒真有些女子相,卻原來是女扮男裝。當即低聲道了聲:「抱歉。」

隨即一雙鳳目中精光一閃,面色一凝道:「兄台這法訣好生厲害。」原本說到兵刃時,她心中想起殺人時的情形,因此一時未察殺氣瀰漫,但當羅凡「心若冰清,天塌不驚」八個字吐出時。她便感到自己的殺氣被鎮壓少許!而這,只怕連一些古剎中的高僧都做不到。

羅凡微微一笑道:「雕蟲小技,讓姑娘見笑了。」

頓了頓羅凡又道:「說了這麼久,還未請教姑娘芳名,當真失禮。」

紅衣女子神色冷淡地道:「別人都叫我紅拂女,你們便也這麼稱呼便是了。」

「果然!」羅凡早先已經有些猜到了,此時聽到她自報姓名。自是完全確認,隨即自我介紹道:「在下羅凡。」接著將李靖與素素一番介紹,倒算是相互認識了。

雖然羅凡此時亦想將紅拂女收歸麾下,只是一來不知其性格,二來不知其喜好,雖然此時兩人還算勉強投緣。但羅凡也不好表現得太過殷勤,免得適得其反。

飯畢,羅凡與二人離開,隨後到櫃檯將一桌的錢全結了,一路出城,帶著二人繼續向南而去。

由於要照顧素素的腳程,久不騎馬的羅凡亦是備上了馬。如此向南行走了不遠。

這時候,雲玉真率手下離開後,臨天明前兩人拖著筋疲力盡的身體回到他們的那些鹽包堆成的方陣中空處,睡了個不醒人事。

到午後時分,沙灘傳來人聲,吵醒了他們。

兩人爬了出去,只見沙灘處泊了十多艘快艇,最起眼的就是尋找二人的海沙幫韓蓋天和俏尼姑。嚇得兩人忙縮回密林里。

幸好昨日雲玉真走後又折返回來提醒二人抹去腳印,否則今趟就插翼難飛。

兩人躲在林中,到夜幕低垂才溜出來,看清楚海沙幫的人確走得一個不剩時,這才靠夜眼去找野果充飢。

接著兩人在沙灘處對拆起來,只聽得寇仲叫道:「吃我一招,飛龍在天!」只見寇仲猛地躍至半空。一掌撲擊而下。

徐子陵哈哈一笑:「看我獨孤九劍破氣式!」說罷一劍朝這一掌最為薄弱的地方刺去。

兩人笑笑罵罵,打到興起時,索性脫掉衣服,只余短褲。到海浪中殺個不亦樂乎,到徐子陵錯手輕微畫傷寇仲臂膀,才停下手來。

兩人躺在沙灘上,都感意興索然,因為無論怎樣用心去打,體內的真氣和手中的招式始終不能渾融為一,他們二人驟一得到如此功力,自然是難以駕馭,再加上武功招式亦是新學乍練,羅凡又只教了二人十日,有這般成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這倒不是羅凡不肯多教,而羅凡在一邊教二人武功時一邊同時研究,發現這長生訣本是一部極為高明的道家寶典,二人並不像當年楊過一般需要自己教授過多的淺層知識,二人一上來便是從領悟天地至理開始,於是羅凡索性只給二人打了基礎,又稍稍給二人指了條路,如何發展便全然不管,讓其自行感悟天地之道,倒看二人能發展成什麼樣子。

沒過多久,兩人睡了過去,徐子陵醒過來時,鳥鳴貫耳。

他睜眼仰望,剛巧見到一頭海鷗在海面上盤旋,姿態優美自然,正看得心曠神怡。

海鷗忽地斜沖而下,直鑽入海水裡,再破水飛出時,爪上已抓著條生蹦活跳的小魚。

魚兒在水中躲避攻擊之時,只尾巴一擺,總能由意想不到的角度溜走,絲毫沒有有跡可循的方向可言,為何這海鷗一下便能抓著?徐子陵心中忽而一震,似乎稍稍明白了一些什麼。

而此時的寇仲,站在一方礁石之上,手中好不容易抓的魚兒擺了擺尾巴從他手中溜走,他只定定地看著海潮拍打著身下礁石,一道浪頭還未平息,後方波濤又已湧上,層層疊疊,連綿不絕。

徐子陵大叫一聲:「我明白了!」隨即見到礁石上的寇仲,取過長劍,大喊一聲:「小子看招!」挺劍便向寇仲刺去。

寇仲聽得喊聲,見到徐子陵向自己攻來,哈哈一笑,揮掌迎上來道:『小賊找死!『

徐子陵此時腦海中填滿那海鷗俯衝入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