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50.大唐雙龍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羅凡在城內轉得一陣,果見城門復開,羅凡出了城,在揚州城東面找到一條大江,走到江邊,微微一笑,自語道:「順風,逆流。」感受著迎面吹來的涼風,羅凡一轉頭,往相反方向追了上去。 沿江追了數十里,風越...

無限空間的事情看起來還是任重而道遠,不過有系統在的話,羅凡覺得還是有可能完成的,當然,現在想這些只怕還為之過早。

而在現實世界建立勢力的事情,現在也沒有那個時間了,若是氣運能量充足的話,還能在現實世界多停留那麼一段時間,但現在,羅凡的氣運能量只剩下個零頭了。

也就是好在羅凡留了近三萬的氣運點,進入世界之後可以提升內功等級,否則這次進去只怕得從普通人做起。

既然自己已經接觸到了以武入道的層面,羅凡這次打算進入的世界是《大唐雙龍傳》。

四大奇書之一的《長生訣》極易獲得,也沒有哪部作品有如此的福利了。

而且傳說是上古皇帝之師廣成子所著,雖然說黃巨俠世界中的廣成子不知道是個什麼境界,但以現實世界的傳說來看,廣成子為道家創始人,位居道教「十二金仙」之首。《太上老君開天經》有言:「黃帝之時,老君下為師,號曰廣成子。」可見其實力。

即使在黃巨俠的世界中廣成子的實力或許有所不同,但絕對不會差,那麼《長生訣》的妙處,自然不必多說。

當然,實際上羅凡也只是打算借鑒其內功運行方式而已,為什麼寇、徐二人得長生訣那麼久,與二人爭搶長生訣的卻幾乎沒有?書中早有言明其中一條最為主要的原因便是練其他功法者無法修鍊,除非自廢武功。

雖然羅凡進入世界之後,可以將自身武功清零,但一來新學乍練的長生訣定然不如羅凡習練日久的九陽得心應手,二來這長生訣在書中寇、徐二人一開始便練得兇險無比,結果到最後自己都沒練明白,羅凡也不打算這麼不明不白地往上練,他總不能全仗著系統開路,再說也沒這麼多氣運能量,是以用來借鑒才是最為妥當。

此時系統的不少功能都已經對三女開放。不需要羅凡她們也能回到系統空間,因此她們愛呆在系統空間還是現實世界羅凡也隨她們喜歡。與三女告別之後,羅凡將身份擬定好,進入劇情世界。

只見羅凡的系統面板上寫著:江湖三流勢力神劍山莊少莊主,擅長劍法。

白光一閃,羅凡便出現在一間古樸的房間之內,只見系統面板上寫著:你身為神劍山莊的少莊主,聽聞《長生訣》在揚州出現,特意趕來爭奪,此時正於客棧中休息。

接著羅凡又打開任務面板。只見上面寫著:

主角任務。1.獲得至少70000氣運能量。

任務獎勵:氣運點20000

2.宿主選擇一方勢力加入。或者自行成立勢力。

任務獎勵:氣運點5000-10000。

即時任務:暫無。

特殊任務:重建神劍山莊,至少達到江湖一流門派水準。

任務獎勵:氣運寶箱1-2個。

沒想到自己隨便擬定一個身份,還得了個特殊任務,羅凡對此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不過氣運寶箱確實是個好東西。上次開出兩點桃花運,便值二萬氣運能量,接著又是小型儲物袋,少說也是數萬的氣運能量,確實是物有所值,羅凡倒是巴不得這樣的任務多一些為好。

羅凡將內功層級升至後天九重,大步踏出門外,此時氣運點還剩一萬出頭。

他對《大唐雙龍傳》開場的劇情倒是印象深刻,因此只需出門打聽一番。便知如今是什麼時候了。

出了客棧,羅凡在客棧附近找了一名水果小販,隨手買了兩個梨,問道:「小哥,石龍石師傅的武場怎麼走?」

石龍。《長生訣》一開場便是在他的手中,他身為揚州第一高手,號「推山手」,他親自創辦的石龍武場,在整個揚州城無人不曉。

小販見得有生意可做,滿臉笑意,給羅凡指了個方向。

而這時候,徐子陵和寇仲兩人肩並肩,挨坐在城東一條幽靜的橫巷內,呆看著翻開了的書。

徐子陵失望地道:『下次扒東西,千萬別碰上這些看來像教書先生的人,這部鬼畫符般的怪書,比天書更難明。你仲少爺不是常吹噓自己學富五車嗎?告訴我上面寫的是什麼東西?『

寇仲得意地道:『我哪會像你這小子般不學無術。這本必是來自三皇五帝時的武學秘籍,只要練成了就可天下無敵,連石師傅都要甘拜下風。只看這些人形圖像,就知是經脈行氣的秘訣,哈!這次得寶了。看!你見過這種奇怪的紙質嗎?『

……

羅凡來到石龍武場附近,只見武場四周皆被官兵圍住,武場內早已不見了人,想來這石龍已經被宇文化及擊敗,負傷逃走了。

羅凡轉身離開,才走了不遠,便聽得幾聲呵斥聲,卻是宇文化及打聽到《長生訣》被人扒走,因此命手下抓捕城內所有小偷地痞。

羅凡頓時一楞,想來這時候宇文化及已經將城門關閉,而寇仲與徐子陵則該從東門通往城外的暗渠逃走了。

羅凡只找到那暗渠,等待一番,卻沒見寇、徐二人,料想是在自己之前便已經走了。暗渠污臭,羅凡自然沒必要與他們一道鑽暗渠出去,況且鑽出去也不一定追得上兩人了。索性待得宇文化及找不到人,自然會想到兩人出城了,那時候重開城門再出城也不遲。即使不開城門,只要宇文化及一走,羅凡便可登上城頭,一躍而下,再無顧忌。

而這時候,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脫得赤條條的,先把衣服在溪水邊洗乾淨,再掛在溪旁樹叢上,讓午後的陽光曬晾。那《長生訣》則放在一塊石上。

然後兩人一聲呼嘯,暢泳溪流里,好洗去鑽過暗渠時所沾染的污臭。

兩人終是少年心性,亡命到這離開揚州城足有七、八力里的山林處,已疲累得再難走動,又以為遠離險地,心情轉佳。

正嬉水為樂時,一聲jio哼來自岸邊。

兩人乍吃一驚,往聲音來處望去。

只見一位頭戴竹笠、白衣如雪的女子俏立岸旁,俏目透過面紗,冷冷打量他們,一點沒因他們赤身luo體而有所顧忌。

兩個小子怪叫一聲,蹲低身子,還下意識地伸手掩蓋下身。

徐子陵怪叫道:『非禮勿視,大姐請高抬貴眼,饒了我們.

寇仲亦嚷道:『看一眼收一文錢,姑娘似已最少看了百多眼,就當五或六折收費,留下百個銅錢,便可以走了。『

白衣女嘴角逸出冰冷的笑意,輕輕道:『小鬼討打。『伸出春蔥般的玉手,漫不經意彈了兩指。『卜卜『兩聲,兩人同時慘哼,翻跌到溪水裡,好一會再由水底鑽出來,吃足苦頭。

這女子,正是傅君婥。

羅凡在城內轉得一陣,果見城門復開,羅凡出了城,在揚州城東面找到一條大江,走到江邊,微微一笑,自語道:「順風,逆流。」感受著迎面吹來的涼風,羅凡一轉頭,往相反方向追了上去。

沿江追了數十里,風越刮越大,時已入夜,只見天上月兒被浮雲遮蓋,江面漸漸暗了下來,天上淅淅瀝瀝地下起了雨,羅凡追趕之時本就慢了,加上風大,船隻走得急,羅凡好不容易趕上來,卻只看到宇文化及的船隻,寇仲徐子陵兩人卻是不知去向。

羅凡也並不著急,只往附近小鎮休息了一夜,接著徑直往丹陽城而去,那裡是他們的必經之路,既然追不到人,羅凡索性走在前頭,截住幾人。

丹陽城乃揚州城上游最大的城市,是內陸往揚州城再出海的必經之道,重要性僅次於揚州,欠的當然是貫通南北的大運河了。

城內景色別緻,河道縱橫,以百計的石拱橋架設河道上,人家依水而居,高低錯落的民居鱗次櫛比,因水成街,因水成市,因水成路,水、路、橋、屋渾成一體,一派恬靜、純樸的水城風光,柔情似水。

羅凡一邊欣賞著這古城美景,一邊行至碼頭,羅凡目光掠過城外碼頭旁泊著的大小船隻,似是等船。

過了一陣,果見一名白衣女子拉著兩名生得軒昂英偉的十六七歲小子來到江邊,只見得那白衣女子望著江水,沉默一陣,隨即自語道:「為何這麼多船由西駛回來,卻不見有船往西開去?」這女子自然是傅君婥。

那女子忽覺有異,轉過頭來,只見一名手中提著一柄古樸長劍的白衫男子正微笑地看著自己。她心中大為不喜,冷哼一聲,四目相對,羅凡只覺得一股j烈的殺氣朝自己壓來。

卻見羅凡依然只保持著一副微笑的神情,而傅君婥只覺得眼前這男子雙眼便如一柄利劍一般,刺得自己雙目一疼,輕哼一聲,避開眼去。

殺氣,消散無形。

羅凡也不惱,這些殺氣即使加在一個普通人身上,也不過是駭一大跳而已,因此只抱拳道:「抱歉,姑娘風姿卓絕,在下一時唐突了。」雖然羅凡實際上是為了確認自己有沒有找錯人而多看了幾眼,但向一個女人道歉,自然是誇讚其美貌為佳。

而傅君婥心中則是一陣震驚,想道中原何時又出了一個如此高手,自己竟從未聽說過?

ps:

本來原計劃現實世界是準備大幹一場的,不過現在這個時期貌似不大合適……以後還是從國外開始干,免得被和諧

感謝羅宇翔童鞋月票r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