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38.太極兩儀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4-25 01:05  |  字數:3449字

羅凡只嘆了口氣,既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只獨自走到船頭,一個人吹著海風。

趙敏看著羅凡離去的背影,神色複雜中卻又透著堅定。

這些天來,羅凡如何又不知道趙敏對自己的心意,她心思機敏,睿智無雙,這些日以來,亦是盡了心地對自己好。

而自己對她也頗為欣賞,她若真能嫁給自己,今後定當能成為自己的一大臂助。

但羅凡此刻心中迷茫的是,自己究竟對她有沒有感情,或者只是將她當成一件工具?

若是真因為自己需要這麼一件工具,純粹因為她有利用價值而娶她,羅凡自問做不到。他還沒到那般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地步,羅凡也不願傷害她。

羅凡不禁又嘆了口氣。

小龍女輕步走到羅凡身邊,似是感受到了羅凡的煩惱,問道:「老公,怎麼了?」

羅凡此刻心中複雜無比,他望著眼前一片茫茫大海,心緒一片迷茫,這種事情,又如何好與小龍女開口?

羅凡只將她輕輕擁在懷中,兩人皆未再說話,似是享受著這片刻間的安寧。

兩日之後的正午,原本晴朗的天空漸漸變暗,接著只見天空烏雲密布。

這時候,汝陽王還未完全布置好的伏兵卻已經迎上了他們的另一批敵人。

數名身形各異的男子上岸後不久,便聽得其中一名男子身披青條子白色長袍頓時疑惑地問道:「此地哪來的蒙古武士?」

話音剛剛落下,大量的蒙古武士從房舍、貨船等掩體之後湧出,將數人圍住,只見這些武士盔甲覆身。長刀在這低沉的天色下映得雪亮,一眼便能看出皆是精兵,而其身後,數排弓箭手張弓搭箭,蓄勢待發!

一名持刀漢子大聲喊道:「有埋伏!」

眾人連忙抽出兵器。一陣驚疑不定,那青條長袍男子身旁一名長身玉立,面目英俊青年男子大為疑惑地開口說道:「是蒙古武士!蒙古朝廷如何會知曉我們的行蹤的?」

這青年男子正是張無忌,而這一行人,自然是海外尋獅王歸來的明教眾人!

一名衣著幾名參與過問月山莊之戰的番僧瞬間認出了韋一笑,一名番僧附在汝陽王耳邊道:「王爺。那人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青翼蝠王。」

一道驚雷閃過,雷光印得眾人臉上一片蒼白,雨滴開始落下。

雨滴落在汝陽王車頂的華蓋上,雨水滑落,在汝陽王眼前形成一道珠簾。

汝陽王點了點頭,雖然正主未到。但順手擒拿一干魔教反賊他倒也不介意,因此將手一揮道:「放箭!」

只聽得弓箭離弦的聲音成片響起,漫天的利箭射破雨幕,成片地飛向張無忌一行人,只聽得張無忌道:「眾位退後!」

幾人猶豫間,便只見張無忌縱身一躍,半空中竟是迎上這箭雨。雙手緩緩抬起。

張無忌身周,天空中落下的雨滴忽然間竟是悉數漂浮在半空,張無忌雙手划出一道優美的弧形,動作如行雲流水,他身周的雨水竟也隨之而動,漸漸地在他身周環繞,形成一道圓形水幕。

這時候,那箭雨紛紛撞在這圓形水幕之上,竟是順著這水幕劃向兩邊,接著竟也與這水幕一般圍著張無忌身周環繞!

半空中。無論是箭矢還是雨水,皆隨著張無忌雙手揮動而動,箭矢在張無忌的兩手揮動之下分成兩股,隨即左掌向前一送,其中一股向著蒙古武士最為密集之處四散飛射。接著右手向前一划,剩下的一片箭矢竟是向著汝陽王的方向呼嘯而去!

一時間,箭矢如蝗,慘叫聲連成一片,不多時,場中武士與弓箭手已經躺倒不少,每人身上皆插了數支箭矢,雨花與血花混雜其中,四散飛濺!

「保護王爺!」一聲呼喝,只見近十名番僧站成一排口中念道:「阿米阿米哄!」隨即十餘番僧迅速一躍而上,如疊羅漢一般一般疊於其上,形成一道人牆,口中齊聲念道:「阿米阿米哄!」

攻向汝陽王的那片箭雨洪流已到近前,那二十餘名番僧組成的人牆忽然向前傾去,只見最上方那番僧身周竟似隱隱泛起金光,一掌推出,箭流頓如撞在一塊鋼鐵重盾上一般,一時間水花四濺,箭矢悉數折斷彈飛!

接著只見一道巨大的掌印劈開雨幕,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張無忌壓來!

見得這般陣仗,眾人心中皆是沒底,此時只聽得張無忌喊道:「韋蝠王,你帶眾位明教兄弟殺出去,這裡我來應付!」

「這……」明教眾人聽得這番話,皆是一陣猶豫。

張無忌道:「諸位不必擔心,這裡我應付得來!」與此同時,張無忌以腰為軸,左腳向後一划,手臂同時跟隨。身形圓轉之間,天空落下的雨水竟也隨之圓轉!

這一路眾人也見識過張無忌的武功,而方才那一手更是厲害無比,因此對張無忌倒還是有些信心的。只聽彭和尚叫道:「大家不要再猶豫了,張公子武功了得,又得張真人悉心指點數月,幾乎已盡得真傳,此時不求殺敵,自保當是沒有問題!」

明教眾人聞言覺得有理,向張無忌抱了抱拳,向西北方向突圍而去,

雨水中的張無忌,太極揮動,遠遠看去,只見得雨水在其身周形成一道球形雨幕,這雨幕隨著張無忌雙手而不斷流轉,看起來只有薄薄的一層,但當那厚實的掌印轟然撞在這球形雨幕上時,竟是不得寸進!

雨幕之中,張無忌心中忽有所感,的太極拳一招一式使來,心中漸漸趨於虛靜空靈,一招一式間越發地隨心所欲,應物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