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37.一併娶了?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4-24 11:51  |  字數:3307字

把柄被抓在人家手上,雖然羅凡心知趙敏很可能只是藉此嚇唬自己,但既然她都這般開口了,自己總不可能真撇下她將事情鬧僵。因此羅凡只道:「小王爺若是勸得動令妹,那是最好,若是勸不動,那便不能怪本教主了。」

趙敏聞言一喜,連忙向王保保道:「哥哥,我行走江湖,早得爹爹允可,你不用為我擔憂,我自己會當心的。你見到爹爹時,代我問候請安。」

王保保知道父親向來寵愛自己這個妹妹,但若是她獨自行走江湖還好,若是讓她隨魔教教主而去,這叫他如何放得下心?他心念一轉,連忙說道:「好妹子,爹爹隨後就到,你不若稟明爹爹再走如何?」

趙敏聞言一驚,心中暗道不好,爹爹若到,他手下軍隊又怎會不跟隨護駕?雙方一方是汝陽王的王爺,一方是魔教教主,雙方定有一戰!到時候若是動起手來,雙方必有傷亡,這絕對是她不願看到的。

趙敏連聲道:「爹爹一到,我便走不成了,哥哥,我不管你的事情,你也別攔我。」

王保保向羅凡一陣打量,但見他黑袍遮身,又戴著面具,著實瞧不出什麼虛實來,但明教造反作亂,乃是大大的叛逆,朝廷的對頭,也不知這魔頭如何將自己妹子蠱惑,當下左手一揮,喝道:「先將這魔頭拿下了!」

鶴筆翁舞起鶴筆,只見兩團黑氣便往羅凡周身籠罩而去。

趙敏並不願雙方開戰,連忙叫道:「鶴筆先生,你若動手,待我稟明爹爹。可不能相饒。」

王保保怒道:「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鶴筆先生,你可別忘了令師兄死於何人之手!」

他兄妹二人一個下令要殺,一個下令不得損傷,但鶴筆翁被師兄血仇一激。自然是聽了王保保的命令,鶴筆去勢不減,籠罩羅凡周身數處穴道!

而此時神箭八雄幾人的狼牙箭也已射到,只見羅凡右手一指上撩,鶴筆翁只覺得一陣銳風撲面而來,連連收筆閃躲。而羅凡左手則一圈一引,只見數支狼牙箭全被他圈在其中,隨即手掌一握,這數支狼牙箭便被他一把握在掌心!

羅凡冷聲道:「今日本教主心情不錯,不想大開殺戒,但若是你們不知好歹。那便別怪我下手無情了!」羅凡此時自然不是什麼心情好,正所謂打狗還要看主人,這些人此時雖然站在羅凡的對立面,但也是趙敏家裡養的,自己受傷的這些日子,趙敏待自己也著實不錯,若是自己剛一復原便將她的家臣都殺個精光。那也確實太不厚道了一些。

趙敏也勸道:「哥哥,你還是帶他們離開吧,連師父在枯木教主手中都毫無還手之力,更不用說這幾人了。」雖然趙敏這番話對於王保保而言,確實有些不中聽了,但她知曉以王保保的心胸韜略,斷然不會被這一激便一定要與羅凡拼上個你死我活,而她此舉也是讓王保保知曉其中利害,以免哥哥不知底細之下自恃高手眾多做出什麼錯誤的決定來便麻煩了。

「什麼?」眾人聞言又是一驚,原本他們還以為刀魔是被幾人圍攻偷襲而亡。卻未想到以趙敏所言,竟是被這枯木教主一人所殺!

這叫他們如何不驚!?要知道刀魔的武功在蒙古武士眼中可是如那中原的張三丰一般,若他當真是被這枯木一人所殺,那自己這幾人如何攔得住他?

王保保卻依然猶疑不定,若是自己這王府數千武士。皆被這一人嚇住,豈不窩囊?只見他臉上神色幾轉,接著轉頭看向鶴筆翁,意思是問:「這枯木的武功到底怎麼樣?」

鶴筆翁思索一番,方才那一劍看似輕描淡寫,但只有身臨其境的他才能感受到那一劍之威,以一雙手指划出的劍氣便有如此之威,只怕這人的武功確實在刀魔之上,因此鶴筆翁湊在王保保耳邊道:「深不可測,不可力敵。」

王保保眉目一凝,既然鶴筆翁都說不可力敵,只怕繼續下去也討不得好,但他實在不甘就這麼退去,一番思索,他忽然喝道:「將郡主給我擒回去!」隨即又對羅凡道:「枯木教主,這是我汝陽王府的家事,枯木教主不會也要插手吧?」

趙敏頓時怒道:「哥哥,你定要攔我么?」

王保保並不答話,這時候鶴筆翁已經一爪向趙敏肩膀抓了過去,這一爪暗藏拿穴手法,但趙敏這些日子受羅凡不少指點,卻是看得分明,只伸掌一格,便將這一抓截了下來。

鶴筆翁輕咦一聲,但動作絲毫不減,又一掌拿向她右臂,趙敏自知不是對手,連連叫道:「枯木大教主,你就在一旁看戲嗎?」

此時鶴筆翁還未將她逼到急處,因此羅凡只笑道:「既然是你們的家事,我覺得還是不要管了吧。」

趙敏這些天雖然長進不少,但哪是鶴筆翁這種成名多年的高手的對手,一時間被鶴筆翁逼得左支右絀,趙敏心道如果他不出手,自己遲早也得被抓回去,再怎麼掙扎也是徒勞,隨即又想到這小子心眼壞得很,只怕是故意等著看戲呢,因此趙敏索性便將眼睛一閉,全然不作抵抗。

只見鶴筆翁的手剛要拿將趙敏拿住之時,忽然一道黑影突兀地插進了兩人中間,只將他手臂一格,隨即一掌便擊在鶴筆翁腹部,鶴筆翁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道從其掌中傳來,隨後連退八部,鶴筆翁竟是不偏不倚地被逼得退到王保保身邊!

這份控制力與計算能力,鶴筆翁自問絕對無法做到!他不由得心中一沉,對方的實力實在是比自己強出太多!

這時候,只聽得羅凡開口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