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17.離開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明教教主的面具給我取下來嗎?但此時卻是看到羅凡的裝束竟然與先前毫無不同,竟是穿著一套新的黑袍帶著新的面具出來了,心中只疑惑道:他哪來的衣服? 雖然心中有些不解,但是銀髮女子卻是不露聲色,只說道...

那銀髮女子美目圓睜,瞪了羅凡一眼,並不答話。

她不知道的是,羅凡斬出的那一劍只是心中偶有所感,悟到了心劍自當由心來斬,而在那危急之時更是進入了物我兩忘的境界,才能斬出那讓人無從躲避的一劍。而此刻,他不過是已經有了方向而已,雖然此刻他的無上心劍要比先前用得更加得心應手了,但真要做到每一劍都如方才那劍一般,仍有一段距離要走。

見那女子並不答話,羅凡向那銀髮女子道:「既然總教主默認了,那麼我便告辭了。」說罷轉身便遇離開。

這時候,才見那銀髮女子美眸流轉,開口道:「枯木教主駕臨我波斯總壇,我波斯總壇若不好好招待一番,豈不讓人笑話我波斯總壇不識禮數?」

羅凡此刻正急著完成任務,自然不願在此久留,因此只說道:「本教主還有些許私事,不便久留,總教主的好意我心領了。」

那銀髮女子又道:「枯木教主長途跋涉,今日又是一場大戰,想必是累了罷,有什麼急事也不急在這一天呀,何不休息一晚再走?」

羅凡見她臉上笑意盈盈,眼中卻並未露出什麼惡意,況且自己與小龍女長途跋涉這麼遠的路程,也確實很久沒有好好休息了,便在此休息一晚又如何,難道人家還能把自己吃了不成?想到這,羅凡轉頭對小龍女道:「龍兒,我們便在此休息一晚吧。」

小龍女點了點頭。輕聲道:「好埃」

直到此時,那銀髮女子才將小龍女看了個仔細。卻見這女子容貌秀麗典雅,靜靜的一身白衣,面容蒼白祝肌膚有若冰雪,便如那畫中仙女一般。這般容貌絲毫不下於自己,也不知是什麼來歷,言語間與這枯木教主又似頗為親密,亦不知兩人什麼關係。

小龍女輕步走到羅凡面前。只聽得那銀髮女子叫道:「來人啊,帶枯木教主去沐浴更衣。」

羅凡這身黑袍此刻被割得破破爛爛,更衣倒也確實說得過去。因此羅凡點了點頭道:「那便多謝總教主美意了。」

接著便有幾名侍女領著羅凡走過幾排房舍,到了一間較為華麗的屋子前。當然,只是較為華麗而已,與羅凡預想中的譬如說什麼光明神殿,什麼聖殿之類的浴室還相差甚遠。

只見房間四周圍點著數盞明燈。整個房間並不大,進門不遠是兩扇紗簾,像這種處於沙漠中的城市,水源並不多,可以說是滴水寸金,但只見紗簾後邊的大型浴桶便能知曉這算是相當奢侈的了。

幾名侍女想要上來幫羅凡更衣。其中一名甚至想將羅凡的面具取下,結果卻是全被羅凡轟了出去,開玩笑,雖然沒有誰戴著面具洗澡的,但是既然波斯明教能派個黛綺絲去中原。誰知道中土明教有沒有派人來波斯,宋青書也在中原江湖中混了不少年。若是一個湊巧被認出來,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麻煩?雖然這種幾率實在是低,但裝逼就要做全套,因此羅凡是打算一路裝到底了。

當那銀髮女子再次看到羅凡的時候,只一楞,心道我不是吩咐過將這中土明教教主的面具給我取下來嗎?但此時卻是看到羅凡的裝束竟然與先前毫無不同,竟是穿著一套新的黑袍帶著新的面具出來了,心中只疑惑道:他哪來的衣服?

雖然心中有些不解,但是銀髮女子卻是不露聲色,只說道:「兩位應該餓了吧,不如嘗嘗我波斯的特製點心如何?」

羅凡:「……」

此刻羅凡心中想道:「你這是打定主意不見我的真面目誓不罷休么?」不過與對方打了這麼久還真是餓了,羅凡微微一哂道:「如此甚好。」

隨後羅凡與小龍女便在幾位明教教眾的帶領下入了餐廳,當食物端上來的時候,那銀髮女子心中想道:「現在我看你怎麼裝神弄鬼1

羅凡看著桌上的食物,呆立半響,隨即只見他伸出右手向面具上抓去。

那銀髮女子心中得意地道:「可惡的傢伙,終於肯露出真面目了嗎1

但隨即她便看到了讓人大跌下巴的一幕,只見羅凡右手在面具兩側一按,嚓一聲,面具的下面半截便被取了下來,接著羅凡開始淡定地掃蕩桌上的食物。

銀髮女子:「……」

羅凡心中有些得意地想道:「這招可是跟現實世界某部作品中一個愛帶著面具裝逼的廚子學的,專註面具三十年,面具不是你想摘,想摘就能摘……」

而這一番試探之後,這銀髮女子心知對方是執意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了。

這般小插曲過後,羅凡與小龍女兩人得以安心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波斯明教將兩人送出十餘裡外,卻又聽得那銀髮女子開口問道:「枯木教主何以這般藏頭露尾,難道這張臉便這般見不得人嗎?」

羅凡聳了聳肩,只說道:「我生得丑,確實見不得人,面具取下來怕嚇著大家。」

那銀髮女子略一沉吟,心中只想道自己貴為一教之尊,今日敗在此人之手,若是連此人是誰都不知曉,面目都未見到,豈不太過窩囊?自己又如何甘心?因此心中想到今日一定他的廬山真面目不可!隨即那銀髮女子開口道:「這倒不怕,不過本教主卻是想自己是敗在何方高人的手上,枯木教主可否遂我此願?」

羅凡道:「這種事情,總教主還是不要強人所難吧。」

銀髮女子道:「枯木教主既然將我擊敗,為何連個面都不敢露?難道還有什麼顧忌不成?這番做派是瞧不起本教主么?或者說閣下覺得本教主不配一睹尊容?」

雖然她一連數個問句,言辭間甚是犀利。但羅凡絲毫不為所動,只在心中道:「我是怕你見到以後嚇著了好么?」但口中卻只淡淡地說道:「我自有我的原因。相送十里,總教主也該回去了。」

只見那銀髮女子只將明教教眾遣回,此時這沙漠中只剩下了銀髮女子與羅凡、小龍女三人,這時候那銀髮女子卻是再次緩緩開口道:「現在枯木教主可以取下面具了嗎?若是枯木教主仍不放心,本教主可以發誓絕不將枯木教主的真容泄露於外。」

羅凡嘆了口氣道:「何必這般執著?」

那銀髮女子道:「只不過想做個明白人,知曉我敗在什麼人的手裡而已,枯木教主難道連這樣一個小小的要求都不肯答應嗎?」

羅凡似是有些猶疑不定,像波斯明教教主這種大人物若是來中原。不可能沒有消息,也就是說這女人沒有去過中原,自然不用擔心自己身份曝光,若是對方一個人,倒無不可。只見羅凡先是沉默了半響,接著仔細將她一番打量,隨後才有些猶猶豫豫地開口道:「你們波斯明教沒有什麼摘下面紗看了真容便要娶回家的這種古怪規矩吧。」

小龍女:「……」

銀髮女子頓時只想敲開這傢伙的腦子看他到底想些什麼。搞了半天這可惡的傢伙竟是在擔心這個么?但隨即又想道:「本教主自問也姿色相貌也算上等了吧,難道便讓這可惡的傢伙這般看不上眼?呸呸呸!都想些什麼呢?我教教主可是要一生侍奉明尊不得婚嫁的1

羅凡只見那銀髮女子臉色陰晴不定,忽紅忽青變幻了好一陣子才面覆寒霜地瞪了羅凡一眼道:「當然沒有這種規矩。」

羅凡似是送了一口氣一般說道:「那本教主便勉為其難答應你這個要求吧,不過說好了不準說出去也不用娶回家哦1

銀髮女子此刻已經有些抓狂了,只叫道:「本教主便這般讓你看不上眼嗎?」

羅凡:「……」

小龍女:「……」

那銀髮女子很快便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但這責任自然是又全都怪在了羅凡身上。只道只傢伙太過可惡,一雙美目凶神惡煞地盯在羅凡身上,寒聲道:「你作為中土明教的教主,難道不知道我波斯明教聖女與教主皆不得婚嫁嗎?」

羅凡心道現在感情債太多,我當然得謹慎點!隨即羅凡心中想了想。貌似確實是這樣,於是鬆了一口氣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1

「你——」那銀髮女子此刻銀牙都似要咬碎一般,看得羅凡心中大為緊張,心道:「這妞難不成真看上小爺了,不然為何如此捉急?」

只聽得那銀髮女子一字一頓地道:「摘下面具1

羅凡只覺得一陣刀子似的寒風迎面吹來,估摸著別人面對他的無上心劍之時也是這般感覺。

羅凡只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將面具摘下,隨後拉著小龍女逃也似的跑遠了去,只留下那銀髮女子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雖然她早便知道對方年紀不大,但也未想到對方竟是如此年輕,因此一時間竟是楞在了那裡。

羅凡則心中思索著那女子看呆了的模樣,在心中嘆息道:「哎,還好小爺我跑得快,否則看這架勢非得留在波斯當教主的節奏啊!長得帥不是我的錯,要怪就怪那宋青書,不對,得怪宋遠橋將兒子生這麼帥幹嘛,我自己看了都嫉妒了……」

接著心中又道:「這看來是又多一名失足少女了么?不對,這應該是少婦?婦女?或者是失足老太?」

只是不知道若是那銀髮女子知曉羅凡此刻心中的想法是不是會氣得一路追殺羅凡到中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