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08.終現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 包括明教與六派在內的所有人心中皆是一緊,隨即不少老一輩的六派之人露出或咬牙切齒,或有些慌亂的神色,指關節擰得有些發白,顯然已經認出了此人,他的出現,代表的是曾經殘酷的記憶,是當年武林的腥風血雨!

兩人默默對坐了好一會,羅凡道:「天色已晚,趙姑娘請回罷。」

趙敏道:「你便連陪我多坐一會也不願么?」

羅凡:「……」

趙敏又幽幽嘆道:「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甚麼郡主,只不過是像周姑娘那樣,是個平民家的漢人姑娘,是不是今日便不是這般模樣了。」

「若是有系統任務,就算你是蒙古人,是什麼郡主,今日也不會是這般狀況。」羅凡心中答道:「若是沒有,那還是不要橫生枝節了吧。」他原本作為一個宅男穿越者哪裡不想大泡妹紙開**,何況大多穿越者也都這般幹活。不過雖然小龍女當時也幾乎是默認的節奏了,但羅凡想到那日見到小龍女那般傷心模樣,心知還是能避則避為好。

不過這番話卻是不能說出來了,此時卻又聽得趙敏道:「你說是我美呢,還是周姑娘美?」

趙敏這番邦女子性子直率,問出這話倒是無甚麼奇怪,此刻燈光掩映之下,但見她嬌美無限,羅凡不由心神一盪,但隨即又定了定神只說道:「當是各有千秋罷。」

趙敏幽幽地道:「你喜不喜歡在這喝酒,陪我一起喝一陣酒可好?」這實際上有一點現實世界約妹紙出來吃飯,接著談人生談理想的意思了,而趙敏本就是番邦女子,原本便也沒有漢人女子的矜持,倒是膽子大得很。若換成漢人女子,只怕此時扭扭捏捏還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羅凡卻只淡淡地答道:「待我將事情辦完,自無不可。」

趙敏心道等你辦完事情,即使成功也早逃出大都了,還有什麼機會喝酒?心中不禁氣苦,當下起身道:「好,既然宋少俠無心奉陪,我又何必自討沒趣。」說罷轉身離去,走了一半,見羅凡竟也不開口留她,頓時更為氣急,也不知從何處摘下一顆明珠便向羅凡頭上砸去,隨即也不看砸中沒有,只跺了跺腳便轉身跑了。

羅凡似是條件反射一般將這明珠接在手上,只聽系統提示聲響起:「獲得夜明珠一顆,獲得氣運能量500。」

「……」

羅凡搖了搖頭,也不多留,回到客棧,心中想到今夜怕是要準備行動了。

等了一陣,城中有煙花射起,幾人連忙上前接應,與范遙碰了頭后,才知先前范遙並未暴露,趙敏前來只是臨時起意而已,只聽得范遙對小龍女行禮道:「屬下已經查明,那解藥確在鹿杖客那鹿杖之中。」

小龍女只點了點頭,而羅凡則說道:「很好,開始行動吧。」

幾人施展輕功跟著苦頭陀一路奔行,很快便來到大都北邊一處莊子,羅凡示意其餘幾人先在外等待,羅凡與小龍女兩人隨著范遙一個起縱間上了屋頂,隨即在一處稍偏的房舍外停下。

這是鹿杖客的徒弟烏旺阿普的房間,烏旺阿普正站在門外,見了他便恭恭敬敬的叫聲:「苦大師。」

范遙點了點頭,卻忽然出手偷襲,點了他的穴道,烏旺阿普並未料到此節,待得反應時已經來不及了,剛想開口呼救,范遙再次出手,點中他的啞穴。隨後沖羅凡兩人所在方向點了點頭,兩人隨即跟入。

房間內,鹿杖客心中想道:「方才郡主前來,當真嚇了我一大跳,不過好在並非來尋我。現在苦大師又替我另尋了一處,應是無礙了。」隨即鹿杖客拿起門閂,先將門上了閂,轉身笑道:「美人兒,我來給你解開穴道,可是你不許出聲說話。」

陡然間鹿杖客只聽得一聲響,房門大開,一黑一白兩道身影搶身而入,鹿杖客穴道瞬間被制,羅凡一把搶過他的鹿杖,只聽得系統提示聲響起:「獲得十香軟筋散解藥大量,獲得氣運能量6000。」

羅凡一陣冷笑,只聽得一聲長劍出鞘的劍鳴,在看羅凡右手握著君子劍劍柄,似是將劍歸鞘,鹿杖客的脖子上陡然間多出一道血線來!鹿杖客眼中透露出一股強烈的不甘與怨毒,但最終還是漸漸失去神采。

原本如此乘人之危,並非英雄好漢所為,連范遙也不屑做之,而范遙又與其共事多年,本沒打算下殺手,此時見到羅凡突施辣手,不由得悚然一驚,剛想開口說些什麼之時,鹿杖客已經身亡!

范遙不由心中暗道這青年看起來溫文爾雅,竟未想到如此殺伐果斷,殺人竟是如殺一隻雞一般,頓時心中一寒,暗道果然人不可貌相!

實際上,作為穿越者的羅凡比這個世界的任何人都看得透徹誰從開始到結尾便註定是敵人。作為註定是敵人的人,羅凡根本沒打算手軟!至於什麼英雄好漢,羅凡對此只有兩個字——呵呵。

羅凡開口說道:「走吧。」隨後轉身離開,范遙有些愣神,似乎一直以來都是這小子在發號施令?

小龍女淡淡道:「跟著便是。」說罷隨著羅凡離去。

一時間,范遙有些搞不懂兩人的關係。但此時兩人皆已離開,范遙也只得跟上。

將解藥交給范遙后,羅凡與小龍女幾個兔起鶻落間便到了庄外,與幾人會和,隨即入得庄去,從旁策應。

而范遙則利用自己的身份逐一到各間囚室之中,分給空聞大師、宋遠橋、俞蓮舟等各人服下。待得一個個送畢解藥,耗時已然不少,中間不免費些唇舌,解說幾句。最後來到滅絕師太室中,卻見這滅絕師太此時已經是奄奄一息,只剩下半口氣了。

原本那日在光明頂,滅絕師太便被小龍女打傷,接著又被氣得吐血,便是傷上加傷,接著一路奔波,內力被封根本無法運功療傷,再加上這滅絕老尼硬氣得很,拒絕投降之後又是絕食數日,身子如何撐得住?范遙乾脆便給她灌了幾口解藥,也不多管,只向外發出信號。

剎時間,囚室的過道如同颳起了一黑一白兩道旋風,囚室外的守衛竟是盡數倒地!

幾人頓時對羅凡與小龍女的武功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此時囚室內的六派弟子皆已經向外聚集,羅凡望著眾人說道:「各位,我們的時間不多,先出了大都再作解釋1

這時候,幾個峨眉弟子見到周芷若,卻似是帶著些哭腔對她道:「師妹,你快去看看師父,她……她……」

周芷若連忙問道:「師父怎麼了?」

還未等那幾個峨眉弟子答話,忽然只聽得一道冰冷沙啞的聲音傳遍整個山莊:「何方小賊竟敢在我眼皮底下撒野1這聲音便如刀子刮過冰屑一般,極為刺耳。

忽見山莊內側一道房門驀地打開,一道黑色身影只幾步間便已經到了囚室之外,再看時,竟是已經到了囚室門前!

羅凡看著這人,原本有些淡然的眼睛也開始透出一些凝重,只見這人身著一身黑色貂裘,帶著一頂氈帽,與大多蒙古武士的高大魁梧不同,這是一名形容削瘦的老者,其雙眼深深陷入眼眶之內,眼白之內布滿血絲,便如一雙血眼一般,甚是駭人,雙手背在背後,整個人站在那兒咋一看似只是個垂垂老矣的老頭兒罷了,但隨即便會感到這人來到之後,便似有一股壓抑的氣息開始蔓延,原本嘈雜的六派眾人逐漸開始安靜下來,似乎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包括明教與六派在內的所有人心中皆是一緊,隨即不少老一輩的六派之人露出或咬牙切齒,或有些慌亂的神色,指關節擰得有些發白,顯然已經認出了此人,他的出現,代表的是曾經殘酷的記憶,是當年武林的腥風血雨!

場中唯二兩個沒有任何錶示的便是羅凡與小龍女了,羅凡只淡淡地說道:「帶他們離開,這裡我來應付便是。」言語間,竟似是完全不將此人放在眼中一般!

那老者乾枯的嘴角一扯,右手似是極輕微地抖動了一下,而羅凡看到他的動作,眼中卻是精光一閃,左肩向後一偏,只見一道弧形火焰似一道火焰流星一般從身旁劃過,羅凡似是感受到肩膀上一陣炙熱的氣息傳來,卻是這身白衫被那烈火一烤,頓時有些泛黃泛皺。

羅凡還未來得及多想,隨即身後轟的一聲混雜著一聲慘叫,羅凡回頭一看,卻見一個崆峒弟子,半邊身子已是血肉模糊,傷口焦黑倒在地上,只聞得一陣陣焦臭味散發出來,羅凡不禁皺了皺眉頭。而那老者,似是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不過很快這絲驚訝便隱了去。

此時又聽得囚室外有人叫道:「圍住這裡!別讓他們跑了1其中鶴筆翁的聲音最是響亮:「這苦頭陀是姦細,他殺了師兄1

羅凡沉聲道:「帶他們走,我來斷後。」

羅凡甫一向外望去,只見鶴筆翁率領了大批武士,皆是那汝陽王府的衛士,卻原來那王府發現王爺愛姬失蹤,四下尋找,而原本韋一笑為了讓鹿杖客心慌,讓那姦猾的鹿杖客失去分寸,因此故意留了腳印往鹿杖客房間去了,於是王府武士便順著腳印便找到了這兒,只是當時鹿杖客在范遙的慫恿下又將韓姬轉到了其徒弟房中,這才讓王府武士花了一些功夫尋找。

「宋少俠1六派不少人連聲喊道,接著一名年長的僧人似是有些擔憂地站出來道:「宋少俠,這成嗎……他可是……」

羅凡手一揮道:「不必多言。」

「小子,你好像很自信哪。」這冰冷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那老者言語中似乎帶著點笑意,也不知是嘲笑還是冷笑或是興奮亦或是其他,但看他那張臉,卻看起來似乎比哭都難看。

.

.

.

感謝什麼時間現在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