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07.趙敏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看透一般的冤家便再也沒有了罷。 羅凡見她這般,忽地心腸一軟,但卻又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只是有些想不通的是,自己貌似與她沒什麼交集吧? 但羅凡哪能料到,現在的他在別人眼中文韜武略,年紀輕...

幾人一番寒暄,又將往日事情說了一通,楊逍隨即向范遙簡略說明,明教決和六大派捐棄前嫌,共抗蒙古,因此定須將眾高手救了出來。

這時范遙才提及六派之人竟是關押在了一處叫做「問月山莊」的去處,這是那刀魔的莊子,名字自是趙敏取的,那刀魔出關之後便居住在此,而祭刀大典也安排在此,有他看守六派,自是萬無一失。

沸眾我寡,單憑我們四人,難以辦成此事,須當尋得十香軟筋散的解藥,給那一干臭和尚、臭尼姑、牛鼻子們服了,待他們回復內力,一哄衝出,攻韃子們一個措手不及,然後一齊逃出大都。」

明教向來和少林、武當等名門正派是對頭冤家,他言語之中對六大門派眾高手毫不客氣,這一來,卻是有些將羅凡也帶進去的意思了,楊逍向他連使眼色,范遙絕不理會。

不過羅凡一不是牛鼻子,二不是臭和尚,至於武當的道士,實際上也跟羅凡非親非故,因此倒也不必理會,只說道:「那解藥的所在,我與枯木教主一番推測,應是在鹿杖客的鹿杖之中,不過我已算錯一次,也不知此次是否再出差錯,依然需要好好探查一番。」

十香軟筋散解藥與毒藥無論是氣味還是顏色皆一般無二,若非心中知曉,旁人去偷葯,說不定便偷了毒藥,中了十香軟筋散之後,筋萎骨軟,氖牽若是第二次服用毒藥,就算只有一點兒粉末,也是立時血逆氣絕,無藥可救!

萬安寺之事可以馬虎,反正也死不了人,但在此事上,卻是絕不能馬虎了,否則聲望沒賺到,反倒害死六派所有人,到時候什麼勾結魔教之類的罪名往羅凡頭上一安,羅凡的麻煩就大了!

而范遙在趙敏一方是絕對不能暴露的,若是暴露,那就必須成事才行,否則之後斷然是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因此,羅凡與幾人一番計劃,原著中的法子已經很是高明,羅凡不可能棄之不用,只不過拿解藥之時卻不需要原著中那般麻煩,只需苦頭陀綁了韓姬將鹿杖客其引至一處隱蔽去處,羅凡與小龍女兩人瞬間出手偷襲,定能將其制祝

五人計議已定,分頭入城行動,楊逍去購賣坐騎,雇定車輛。羅凡從系統處兌換出一服麻藥,韋一笑去綁人,而范遙給幾人指了問月山莊的位置之後,便去尋鶴筆翁幾人飲酒。

范遙和玄冥二老等同樣需要看守大派高手,之後又要參加什麼祭刀大典,因此都就近住在問月山莊。

而趙敏則仍住王府,只有晚間要學練武藝,才乘車來莊子里,范遙拿了麻藥回到莊子中,想起二十餘年來明教四分五裂,今日中興有望,也不枉自己吃了這許多苦頭,心下甚是欣慰。教主武功極高,為人極仁義,且又算無遺策,隱有未卜先知之能,一派世外高人風範,實令人好生心服,只是整日里戴著個面具,也不知為何,難道像自己一般容貌醜陋不好見人么?

雖然心中疑惑,不過聽得教主事,若真有心相害,我教早已飛灰湮滅,既未如此,料來也無需太過擔心。

幾人事情辦完,也只有在這客棧中靜候范遙消息,但這日響午,讓羅凡意外的是范遙並非單獨前來,而竟是與趙敏一齊尋來了羅凡的房間!

羅凡心中一驚,暗道:「難道暴露了不成?」當下也別無他法,只有上前抱拳道:「不知趙姑娘前來,有失遠迎。」

趙敏說道:「此處並非說話之處,我們去那邊酒家小酌兩杯如何?」

「……」羅凡頓時無言,心道這鬼丫頭又耍什麼把戲?但也未推辭,只道:「可以。」

趙敏只在前邊領路,過了幾間店鋪,來到一間普普通通的小客店,內里稀疏地擺著幾張方木桌,桌上插著一筒木筷,此時天色已經不早,店內已沒了客人,趙敏羅凡二人相對而坐,范遙只打手勢說自己去外邊喝酒,趙敏要了一個火鍋,幾斤牛肉羊肉,兩斤好酒,羅凡心中是愈發疑惑了,這趙敏是閑得蛋疼么?

雖然這一段時間四下奔波,很久沒有好好喝過了,不過此時心中疑惑,也只問道:「不知趙姑娘此來所為何事?」

趙敏斟了兩杯酒,接著問道:「宋公子算無遺漏,應該知曉我在這酒中並未下毒,喝酒三杯,再說正事。我先干為敬。」說著舉杯一飲而荊

羅凡也不矯情,一連三碗,皆是一飲而盡,一抬頭,只見她淺笑盈盈,酒氣將她粉頰一蒸,端的嬌艷萬狀,但現在的羅凡對美女還是有了那麼些免疫力,當下也未多看,而只聽趙敏低聲道:「宋少俠,我自問身份並未泄露,卻不知宋少俠從何得知我的身份?」

羅凡想也不想便答道:「猜的。」

趙敏想到自己當日雖然身處蒙古大營帳中,確能猜出自己身份高貴,但要確定自己的身份,卻並非那般容易,因此也只是半信半疑,她看向羅凡的眼睛,卻只覺咋一看溫和平淡,但陡然間卻又閃過一絲鋒銳的寒芒,看得趙敏心中一驚,卻也看不出其他,當下只嘆道:「也是,宋公子算無遺策,小女子這點伎倆在宋公子面前賣弄,當真是班門弄斧。」

接著趙敏又問道:「宋少俠,我問你一句話,若是當日我將你那位周姑娘殺了,你當如何?還望宋少俠從實告知。」

羅凡先是一楞,隨即想道自己有系統在手,這事只怕不大可能,因此答道:「你殺不了她的。」

趙敏自然想不到這一層,心中不悅地道你便這般自信么?但也不欲爭辯,口中只又問道:「我只是說如果而已。」

「如果?」羅凡想到自己的系統任務,隨即眼神一凝,似是透出些許殺意!

趙敏心中一沉,嘆道:「我就知道,有時候我自個兒想,倘若宋公子生在我蒙古人,那該有多好。」言語間似是有幾分黯然。

羅凡卻是並未發覺趙敏的異樣,只笑道:「趙姑娘這般雄才大略,在下也十分佩服,若是生為漢人,當是巾幗不讓鬚眉,只可惜……」隨即一番搖頭,心中想道現下沒了張無忌,她也不會隨之歸隱,那麼她最終將何去何從?是隨著這大元朝一同滅亡或是如何?羅凡心中長嘆一聲卻是沒有再說下去。

趙敏聽得羅凡這般誇獎,卻又是一喜,但隨即又啐道:「什麼十分佩服,要是我明天死了,你心裡怎樣想?你心中一定說:謝天謝地,我這個刁鑽兇惡的大對頭死了,從此可免了我不少麻煩。」

羅凡搖頭道:「若是你不動我身邊的人,我自不會盼你死。」原著中的趙敏也是一個頗為出彩的女主角,雖然她算是多番與羅凡作對,但實際上羅凡並未損失什麼,因此羅凡對她倒是並不討厭。

趙敏喜道:「好啊,我本來就盼望這樣。我不動你身邊的人便是,你是六派的中流砥柱,你去跟他們說,要大家歸降朝廷。待我爹爹奏明皇上,每個人都有封賞。」

「呵呵~」羅凡不禁搖頭失笑:「一個即將滅亡的王朝有什麼好歸降的?」

「胡說1趙敏霍地站起道:「你怎敢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語1雖然羅凡說的話多次應驗,但這種改朝換代的話語怎麼都無法讓人相信。

羅凡道:「對你們而言,我的存在本就已經夠大逆不道了,何況我所言是否屬實,再等幾年便知。」

羅凡連忽必烈都殺了,自然是夠大逆不道的了,而趙敏則以為他只是說自己是反賊之類的意思而已。

向羅凡凝望良久,臉上的憤怒和驚詫慢慢消退,顯得有些失望,又帶著點溫柔,終於又坐了下來,說道:「我早就知道你當是這般性子,不過要聽你親口說了,我才肯相信那是千真萬確,當真無可挽回。」這幾句話說得竟是十分凄苦,她心中想道,師父此次出關,他身上的氣息即使有意收斂,我也只覺毛骨悚然,只怕刀道已臻化境,再加上我王府這樣眾多的高手,或許此次過後,這處處都似能將自己看透一般的冤家便再也沒有了罷。

羅凡見她這般,忽地心腸一軟,但卻又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只是有些想不通的是,自己貌似與她沒什麼交集吧?

但羅凡哪能料到,現在的他在別人眼中文韜武略,年紀輕輕便樣樣皆精,武功極高,外表英俊,為人洒脫,而對於這些,作為他的對手趙敏更是深有體會,譬如說懷著滿腔抱負出去干一番事業,結果被完爆,然後懷著滿腔熱血去攻武當,再次被完爆……

雖然在細節上偶爾搬回一些,但是在大局上除了一開始以有心算無心將武當眾人擒獲之外,其他幾乎被爆了一大半,而自己這邊是大批人馬,羅凡卻幾乎只是一個人。

因此趙敏漸漸從最開始的愛才,轉變成了現在連她自己也有些說不清楚的這般感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