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06.失算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西,尋了一處客店落腳,羅凡一陣闊綽出手,接著似是漫不經心地問道附近有沒有什麼寺廟之類,又或有什麼大事發生。羅凡知曉原著中六派被關押於萬安寺,因此才有得這一問。 那店小二第一所便說到西城的萬安寺...

而現在羅凡已經花費掉了那麼多氣運能量,自然不願浪費任何一處賺氣運的機會,因此卻也不願多生事端。

「也罷。」羅凡倒不擔心趙敏賴賬,自己這邊還有一顆棋子在趙敏身旁,鹿杖不急於一時,因此點頭道:「若是如此,趙姑娘可不要言而無信,否則我二人怕是要闖一闖那大都皇宮了,屆時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趙姑娘莫怪。」

趙敏一聲冷哼,掉轉馬頭離去,邊走邊說道:「家師出關在即,還望宋少俠不要小看我大元,否則異日死在家師刀下,中原武林便又少了一名年輕俊傑1趙敏的武功還未到那個境界,況且羅凡的底牌也未盡出,而刀魔又是閉關多年,趙敏自然認為刀魔的功夫要厲害上些許,或許已經高過張三丰了也說不定。

羅凡神色一冷,不屑地道:「我道這等狂妄無知之徒去了何處,卻是龜縮在了朝廷美名閉關,回去轉告你師父,別被我撞見,否則我的劍可不會留情1而羅凡心中卻是冷冷地道:「要出關了么?無雙,此次便讓我來替你清理門戶罷1

趙敏不再多言,策馬奔走離去,心中恨恨地道:「你這冤家,竟是如此不知好歹!枉我好心提醒於你,也罷,便隨你去罷1

趙敏等三人剛轉過山坡,一條漢子閃出,正是神箭八雄中的錢二敗,挽鐵弓,搭長箭,朗聲說道:「我家主人奉上黑玉斷續膏,敬請收好1說著嗖地一聲將箭射了過來,羅凡只在身前一握,便將那長箭抓在手中,長箭兀自顫動不休,卻是不得寸進分毫。

只見那箭上吊著一隻方形金玉鑲成的小盒,系統提示聲響起:「得到黑玉斷續膏,獲得氣運能量1000。」

羅凡將盒子打開,只見盒中還有一封書信,拆開信來,一張素箋上寫著幾行簪花小楷,寫道:妾雖女子,亦不失信於人,藥膏程上,君乃君子,望言出必踐。

羅凡點了點頭,與小龍女一道帶領明教眾人回了武當,將黑玉斷續膏給俞岱岩、殷梨亭二人敷上,過了幾人,兩人漸有好轉,系統提示羅凡武當聲望漲了6000,羅凡才與眾人下得武當,往大都而去,而張無忌精通藥理,自是留在武當給二位調理身體。

羅凡與明教一行人曉行夜宿,向東北方行去,一路上只見田地荒蕪,民有飢色。沿海諸省本為殷實富庶之區,但眼前餓殍遍野,生民之困,已到極處。

一路行到蝴蝶谷附近,朱元璋、常遇春等人早已聽聞明教新立教主之事,日夜等待,今日教眾得知教主駕到,列成長隊,迎出谷來。

羅凡、小龍女等眾人隨著教眾進入谷內,其時巨木旗下執事人等,早已在蝴蝶谷中搭造了許多茅舍木屋,以供與會的各路教眾居祝教眾將幾人領至一間較為寬敞的木屋稍作歇息,午時屬下教眾報道:「洪水旗旗下弟子朱元璋、徐達諸人求見。」

羅凡點了點頭,與小龍女迎出門去。朱元璋、徐達率同湯和、鄧愈、花雲、吳良、吳禎諸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外,見到小龍女出來,一齊躬身行禮,說道:「參見教主1

朱元璋說道:「屬下等奉教主旨令,趕來蝴蝶谷,本應早到候駕,但途中遇上了一件十分蹺蹊之事,屬下等跟蹤追查,以致誤了會期,還請教主恕罪。」

小龍女並未答話,只是輕輕頷首。朱元璋見此,也並無異色,只繼續將道上遇見朝廷押送六派之人的事情說了一遍,而現下那批人早已經到了大都。

小龍女依然只是點頭,這些事情,原著中便有,也並沒有什麼好吃驚的,但見接下來朱元璋又說道:「我們兄弟幾人皆以為朝廷有什麼陰謀,但奈何那批人個個都是武功好手,也不敢靠得太近,只是過了不久,那幫人動靜卻是大了起來,隱約聽說是籌備什麼祭刀大典。」

「祭刀大典?」羅凡頓時一楞,問道:「什麼祭刀大典?」

朱元璋看了看羅凡,又看了看小龍女,並未答話,而小龍女卻是開口道:「說下去便是。」

朱元璋點頭又道:「這群凶人都兇狠得緊,屬下也不敢太過明目張,還是後來吳良兄弟大著膽子,半夜裡到他們窗下去偷聽,連聽了兩夜,才知似乎是一個甚麼大人物出關,打算拿那些不願歸降的六派弟子祭刀立威。」

「甚麼?」這下羅凡卻是露出了有些意外的表情,隨即想到先前趙敏說過的話,便又問道:「是否打探到祭典是在何日?」

朱元璋搖頭道:「這個倒是沒有。」接著又對小龍女道:「要不屬下再遣人前去探查一番?」

小龍女道:「不必,我會親自前去,免得打草驚蛇。」

朱元璋心知自己一干人等武功低微,能夠如此自是更好,而此時明教已經有了反元之心,幾人索性當晚大會教眾,焚火燒香,宣告各地並起,共抗元朝,諸路教眾務當相互呼應,要累得元軍疲於奔命,那便大事可成。隨後分配了起事事宜,其中十有八九出自楊逍與彭和尚的計謀,明教內務以羅凡此刻身份卻是不大好參與,而小龍女只是將其宣示於眾而已。

而單憑明教之力,想要推翻元朝那也是千難萬難,因此相救六大門派更是勢在必行!

一番贈行后,明教教眾相送數里之外,羅凡與小龍女攜同周芷若、韋一笑、楊逍才往大都而去,數日之後到得元朝大都。大都即後代之北京,帝皇之居,各小國各部族的使臣貢員,不計其數。羅凡等一進城門,便見街上來來往往,倒是與一路荒涼大不相同,只是許多都是黃髮碧眼之輩。

羅凡只告知幾人,六派很有可能被關押在萬安寺,其餘也未多說。幾人到得城西,尋了一處客店落腳,羅凡一陣闊綽出手,接著似是漫不經心地問道附近有沒有什麼寺廟之類,又或有什麼大事發生。羅凡知曉原著中六派被關押於萬安寺,因此才有得這一問。

那店小二第一所便說到西城的萬安寺:「這萬安寺真是好大一座叢林,寺里的三尊大銅佛,便走遍天下,也找不出第四尊來,原該去見識見識。但客官們來得不巧,這半年來,寺中住了西番的佛爺,尋常人就不敢去了。」

楊逍道:「住了番僧,去瞧瞧也不礙事埃」

那店小二伸了伸舌頭,四下里一張,低聲道:「不是小的多嘴,客官們初來京城,說話還得留神些。那些西番的佛爺們見了人愛打便打,愛殺便殺,見了標緻的娘兒們更一把便抓進寺去。這是皇上聖旨,金口許下的。有誰敢老虎頭上拍蒼蠅,走到西番佛爺的跟前去?」

幾人互視一眼,也不多說,晚飯後各自合眼養神,等到二更時分,羅凡與幾人一齊人從窗中躍出,向西尋去。

那萬安寺樓高四層,寺后的一座十三級寶塔更老遠便可望見。幾人運起輕功,片刻便已到寺前,接著繞道寺院左側,羅凡與小龍女身形一縱,如同一黑一白兩隻大雁一般飛上寶塔。但奇怪的是,兩人一層一層搜索,一層一層向內觀看,但這塔內除了一片番僧,哪有什麼六派弟子!

羅凡與小龍女對望一眼,眼中充滿了疑惑與不解:「難道……並非關押在萬安寺?」

以兩人的輕功,搜遍整座萬安寺也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即便如此,依然沒有發現六派任何蹤跡!兩人無奈地對楊逍與韋一笑搖了搖頭,悻悻而歸。

回到住處,羅凡一陣不快,竟未想到此次竟是失算了。

「這下頭疼了1羅凡整夜也未睡好,在這劇情世界,羅凡最大的依仗便是對劇情熟知,但今日卻是撲了個空,這讓他輾轉難眠,卻也無其他辦法,只能第二日再行打探。

但幾人打探了一日,都未收到太多有用的線索,差不多也就與朱元璋所說相似,直到第二日清晨一早,小龍女睡夢之中微覺窗上有聲,便即醒轉,一睜開眼,只見窗子緩緩打開,有人探進頭來向著她凝望。揭帳看時,只見那人臉上疤痕累累,醜陋可怖,正是那個苦頭陀。

羅凡與明教幾人皆住在隔壁,加上此時又早已醒來,自是發覺了動靜,此時苦頭陀的臉已從窗邊隱去,幾人縱身而出,見苦頭陀從大門中匆匆出去。走了七八里,來到一處亂石岡上,這才停步轉身,向羅凡、楊逍和韋一笑擺了擺手,要他三人退開,隨即抱拳向小龍女行了一禮。

小龍女道:「范右使,此地並無外人,有什麼話便直說吧。」

在場除了羅凡,其餘幾人聞言皆大驚,楊逍道:「教主,你說甚麼?」

韋一笑也驚道:「他……真是范兄弟?」

驚愕過後,只見那苦頭陀開口道:「教主神通廣大,未曾想屬下還未表露身份,教主已然知曉。」說罷雙手作火焰飛騰之狀,放在胸口,躬身向小龍女拜了下去,說道:「小人光明右使范遙,參見教主。」

楊逍和韋一笑跟他到亂石岡來之時,早已料到了三分,只是范遙的面貌變化實在太大,不敢便即相認,待得他出聲,已經認出了七八分,這時聽小龍女道出他的姓名,兩人搶上前來,緊緊握住了他手。楊逍向他臉上凝望半晌,潸然淚下,說道:「范兄弟,做哥哥的想得你好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