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02.太極劍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他這次又打的什麼鬼主意,當下叫道:「凶什麼凶?三個要求不行,一個要求總行了吧?反正我是不會白給的,若是不答應,你儘管綁了我罷,大不了一命換幾十幾百命1說罷梗著脖子裝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等待著羅...

而羅凡這一擊實際上是一剛一柔兩股力道混在一起擊在他身上,阿三所受的傷實則遠不只是外表看到的這些,羅凡方才那一擊中蘊含的柔勁幾乎將他全身轉散架,即使勉強治好,今後身上的武功只怕也是使不出幾分了!

這太極拳,若是張無忌使來,當是如長江大河,剛柔相濟,滔滔不絕。一擊連著一擊,一直到將對方全身骨骼盡皆絞斷或者使拳之人停手為止,而羅凡的太極則是如泰山壓境,勁力便如洪水漩渦,剛柔之力一併湧上!兩者皆是暗合太極真意,威力巨大,若是一定要說孰強孰弱,卻是難以判斷了。

此時連張三丰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太極拳竟會被使成這樣,並且看樣子拳意並沒有變化,饒是以他百年修為,心中也是錯愕不已。他自然不會想到數百年後會有一門叫做國術的東西給羅凡作為借鑒,並且其中的理論還頗為完善,卻是差不多將羅凡不大理解的那一部分給彌補了!

此時不論是明教還是朝廷之人,盡皆目瞪口呆!若是方才還以為兩人在演戲、跳舞,那麼現在卻是無人敢再作如此想法,須知有誰演戲能將自己演個筋斷骨折?而從方才那輕飄飄的一擊中也能看出,這拳法看似不慍不火,實則其中蘊含的力道一經發揮出來,竟是如石破天驚一般!

此時,只聽得系統提示聲音響起:「恭喜宿主習得太極拳法,獲得分享氣運能量10000。」

過來半響,明教群豪回過神來大聲喝彩。楊逍叫道:「武當派太極拳功夫如此神妙,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周顛笑道:「阿三老兄,我勸你改個名兒,叫做『阿轉』1

殷野王道:「多轉幾個圈兒也不算丟臉,古人不是說『三十六著,轉為上著』么?」

說不得道:「當年梁山泊好漢中有個黑旋風,那旋風嘛,原是要轉的1

小龍女此時也低著嗓子道:「武當太極拳,果然名不虛傳1她出生與神鵰俠侶世界,本就沒有見過這等神奇的拳法,此時見羅凡使將出來,竟是在如此苛刻的條件下輕鬆取勝,心中也是暗自高興。

躺在地上的阿三聞得此番言論,也不知是氣的還是傷的,接連噴出數口鮮血,卻是連抬起頭的力氣都沒有,幾口血噴將出來,落得自己滿頭滿臉。此時趙敏手下有一人搶出,連忙將其抱起退開。

在眾人鬨笑聲中,忽然聽得俞岱岩一聲厲喝道:「且住!方纔此人使的可是少林派金剛指力?」

俞岱岩為少林派金剛指力所傷,對此指法自是記憶猶新,二十年來,武當派上下都為此深怨少林,看來真兇卻是眼前此人。

武當眾人除了羅凡,其他聞言皆是一驚,當年張三丰為了俞岱岩一事,遣人質問少林,少林方丈堅決不認,只推說怕是那西域少林一脈。

少林寺火工頭陀偷學武藝,擊死少林寺達摩堂首座苦智禪師,少林派中各高手大起爭執,以致苦慧禪師遠走西域,開創西域少林一脈,料來當是如此,只聽得張三丰道:「施主心腸忒也歹毒,我們可沒想到當年苦慧禪師的傳人竟是投靠了朝廷。」

阿三躺在地上人事不省,而羅凡卻是上前笑道:「苦慧禪師佛法精深,教出此等敗類的可能性卻是不大,不過少林還有另一支流落在外,不知太師傅是否記得。」

張三丰一聽,恍然大悟。朗聲說道:「怪不得,怪不得!施主是火工頭陀的傳人,不但學了他的武功,也盡數傳了他狠戾陰毒的性兒1

此時,羅凡卻是心中一動,藉機發難道:「趙姑娘,『黑玉斷續膏』應在你手中吧,若是不拿出來,我想這比斗也不用繼續了,咱們武當先將私仇給做個了結吧!另外,我的劍也是時候還我了。」

趙敏聞言一驚,心道這小子好靈敏的心思,而且這黑玉斷續膏乃金剛門不傳之密,他怎麼知道黑玉斷續膏?不過此時六派精英還落在她的手上,她也全然不怕武當拿她怎麼樣,因此只道:「我為何要拿出來?宋少俠難道忘了少林派空聞、空智,武當派的宋遠橋、俞蓮舟他們,此刻都在何處了么?而我拿你這麼一把破劍,你卻是將我家傳的倚天劍搶了去,說到底,還是你賺了便宜。」

「這倚天劍上輩子便是我的好嗎?」羅凡心中暗自不爽,但嘴上也不說,只道:「趙姑娘,這『黑玉斷續膏』你給是不給,若是不給,今日你們全都別走了,關在我武當好好吊打一番,再去找朝廷換人1

趙敏絲毫不見慌亂,美目流轉,巧笑嫣然地道:「我離開時便已經交代,若是五日之內不見我回來也沒有我的傳訊,我的屬下便會將六派眾人盡數誅殺,因此宋少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1

「我怎麼覺得趙姑娘並不是這樣的人啊?」羅凡笑吟吟地上前道:「趙姑娘宅心仁厚,信義昭彰,我以人格擔保趙姑娘不會如此做的,所以還是請換個理由吧。」羅凡這番話雖然有些胡扯,但卻是從原著中斷定應是沒有誅殺六派這一節,因此才敢如此開口詐她一詐。

趙敏心道這算哪門子擔保啊?不過自己出行之前還確實沒有這麼吩咐過如此行事。沒想到自己兩次說謊,兩次都被他以極為肯態看穿,難道這世上真有如此了解自己之人?趙敏心中一陣極為複雜的情緒升起,似羞怒,又似嬌嗔,但很快便得以穩定心神,溜圓的眼珠又轉了轉道:「你要黑玉斷續膏,那也不難,只須你依我三件事,我便雙手奉上。」

羅凡笑道:「趙姑娘,我勸你還是乖乖將『黑玉斷續膏』交出來為好,若是等我自己弄出來了,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1

趙敏道:「既然宋少俠自己能弄出『黑玉斷續膏』,那何必來問我索要?」

羅凡所說的方法自然是用氣運能量兌換,而若是能省下這些氣運能量,羅凡自然不會故意浪費,因此只冷冷地盯著她問道:「你定要如此么?我再說一遍,你莫要後悔1

趙敏此時卻是有些凌亂了,她見羅凡不似開玩笑,而偏偏每次羅凡又算得極准,不知道他這次又打的什麼鬼主意,當下叫道:「凶什麼凶?三個要求不行,一個要求總行了吧?反正我是不會白給的,若是不答應,你儘管綁了我罷,大不了一命換幾十幾百命1說罷梗著脖子裝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等待著羅凡的決定。

「成交1羅凡心中暗忖,這黑玉斷續膏應該還能換點武當聲望,一個要求倒不是什麼大事,不過羅凡想了想又道:「這事情可不能是違背我自身原則的事1

趙敏心中暗自狐疑一番,暗暗想道這小子為什麼會答應得這麼快,難道這次真是詐自己的?不過此時已經答應了,也不好反悔。不過自己真要找他麻煩,一個要求也夠了,因此說道:「可以,現在宋少俠可以開始比武了吧?阿大,你上1趙敏見羅凡方才那一擊力道實在太大,阿二走的又是以力壓人的路子,應當不是對手。因此不如直接讓阿大上場餼子劍也是一柄極為鋒利的神兵,阿大仗著兵器之利,應能取勝。

以空手對神兵,此時又不能仗著內功強壓於人,羅凡卻是有些頭疼了,此時,只聽得張三丰道:「青書,我創的太極拳,你已學會了,另有一套太極劍,不妨現下傳了你,可以用來跟這位施主過過招。」

羅凡笑道方才太極拳使得出神了,竟忘了這茬,於是點了點頭對阿大道:「既然只許我用太師傅的功夫,那我順便向我太師傅學一套功夫,你們沒有意見吧?」

阿大原本對羅凡極為忌憚,他心知羅凡在劍法上的造詣極深,即使沒了天外黃河,只用武當劍法只怕也不會差,此時聽得他要新學劍招,那是再好不過,一般武功沒有個十幾二十年,絕無可能練到高深之處,於是點了點頭道:「去學便是,我在此等你,兩個時辰夠了嗎?」

張三丰道:「不用到旁的地方,我在這兒教,青書在這兒學,即炒即賣,新鮮熱辣。不用半個時辰,一套太極劍法便能教完。」

「啥?」眾人一聽此言,皆覺得張三丰是不是老糊塗了,在這裡公然授劍,劍法招式都叫敵人看個明明白白,還有什麼奧妙可言?竟也不怕別人偷學了去!

阿大說道:「那也好,我去殿外等候便是。」言語中的意思竟是不願占這個便宜,雖然他在趙敏麾下是傭僕的身份,但行事卻有宗師風範。

這時,楊逍心念一動,忽然想起道:「閣下難道是『八臂神劍』方東白方長老?閣下以堂堂丐幫長老之尊,何以竟淪為朝廷鷹犬1

只見那方東白先是一陣沉吟,隨即低頭嘆道:「老朽百死餘生,過去的事情還提它做甚,我早已不是什麼丐幫長老了。」

老一輩的人都知道「八臂神劍」方東白貴為丐幫四大長老之首,劍術之精,在十多年前便已經名動江湖,只因他出劍奇快,有如生了七八條手臂一般,因此上得了這個外號。那日在趙敏大營之中,若不是倚天在手,他忌憚倚天之利,羅凡想要脫身只怕也會極為麻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