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92.被擒?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筋散的毒素盡數逼出,手指一動,手上繩索盡皆割斷,站立起來。 這也可見這毒有多厲害了,尋常毒藥,羅凡頃刻間即可逼出,而這十香軟筋散,羅凡卻是用了一天有餘! 羅凡起身的些許動靜,頓時將帳篷...

趙敏叫道:「十八金剛,此人武功了得,結金剛陣擋住了。」

王保保手下共有十八名武功了得的番僧,號稱「十八金剛」,分為五刀、五劍、四杖、四鈸。趙敏深知羅凡厲害,因此不但將自己手中兵力調集,並且還向其長兄借來不少強援。

只聽得當的一聲大響,「四鈸金剛」手中的八面大銅鈸齊聲敲擊,十八名番僧來回遊走,擋在趙敏的身前,將羅凡隔開了。

接著,趙敏連連下令,指揮玄冥二老上前與羅凡纏鬥,而其餘人等則圍攻武當其餘眾人。

「真是看得起我埃」羅凡心道:「又是十八金剛,又是玄冥二老,這是把我當boSS打嗎?」

只見玄冥二老身形一縱,躍出十八金剛陣,羅凡突覺兩股無聲無息的掌風分自左右擊到,正是玄冥二老的玄冥神掌!

羅凡並未正面與兩人掌,而是雙手一圈,接著身子一轉,將兩人掌力牽引挪移,互相往對方身體上擊去。

兩人見狀連忙撤掌,而羅凡則雙掌紛飛,一連向兩人各擊出數掌,二老連忙伸出另一隻手抵禦,不多時便已經相交二十餘掌,鶴筆翁一張青臉已脹得通紅,眼見對方又是一掌擊到,他左掌虛引,意欲化解,右掌卻斜刺里重重擊出。羅凡乾坤大挪移一牽一引,只聽得拍拍兩響,鶴筆翁這一掌狠狠打在鹿杖客肩頭,而羅凡一掌則擊在了鶴筆翁腰腹之處,雖鶴筆翁情急之下還是避開了部分掌力,但羅凡這一掌力道極重,鶴筆翁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臉色已紅得發紫,身子搖晃。鹿杖客肩頭中掌,也痛得臉色大變,嘴唇都咬出血來。玄冥二老是趙敏手下頂兒尖兒的能人,豈知不出三十招,便各受傷。趙敏手下眾武士盡皆失色!

玄冥二老比掌敗陣,齊聲呼嘯,同時取出了兵刃。只見鹿杖客手中拿著一根短杖,杖頭分叉,作鹿角之形,通體黝黑,不知是何物鑄成,鶴筆翁手持雙筆,筆端銳如鶴嘴,卻是晶光閃亮。他二人追隨趙敏已非一日,但即是趙敏,也從未見過他二人使用兵刃。這三件兵刃使展開來,只見一團黑氣,兩道白光,霎時間便將羅凡困在核心。

但見羅凡渾然不懼,君子劍出鞘,與二老兩柄兵器戰成一團,絲毫不落下風。

他二人的兵刃卻以招數詭異為主,兩人的名號便是從所用兵刃而得,鹿角短杖和鶴嘴雙筆,每一招都是凌厲狠辣,世所罕見。

只是羅凡的劍法原本就如天馬行空,又有獨孤九劍作為基礎,兵刃招式奇怪對於其他人或許能取得些許優勢,但對於羅凡來說,卻是全無用處,便如尋常招式一般。

數十招過後,玄冥二老便再次開始落入下風。

趙敏沒想到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宋青書,這樣下去,玄冥二老只怕百餘招便要落敗,隨即指揮十八金剛以金剛陣圍了上去,同時幫助玄冥二老退出戰圈。

另一邊宋遠橋喊道:「青書,你先走!不用管我們1

羅凡回頭一看,只見才過了百招左右,地上已經躺倒不少武當弟子,地上插了不少箭支,卻原來武當弟子與趙敏帶來的這些蒙古精兵相鬥之時,趙敏手下神箭八雄卻是躲在背後放冷箭,這八人箭術極高,對付這些武當普通弟子基本上一箭一個,即使對於武當七俠這種高手,也是個極大的威脅,幾人一邊抵擋蒙古精兵,還要分神注意射來的冷箭,自是壓力大增。

羅凡看這場面,最好的結果便是獨善其身了,不過反正趙敏將六派擒住,也不過是下毒關押而已,而對於一般毒藥,羅凡根本不怕,即使那些極為高級,九陽神功並不能將其免疫或者排出體外的毒藥,羅凡也能用系統對付,因此,羅凡想道不如讓其擒住,混入其中再作圖謀。

一念至此,羅梵谷聲叫道:「要走一起走1

趙敏聞言,當即拍手叫道:「宋少俠當真是義薄雲天!在下佩服。」

羅凡瞪了她一眼道:「一邊玩兒去。」

趙敏:「……」

羅凡在十八金剛的牽制之下,並沒有辦法將玄冥二老守護著,並且武功還不錯的趙敏擒住,或者說他不想那樣做,若是無上心劍一出,趙敏一行無人能夠倖免,但那樣根本沒有必要,並且會打亂羅凡整個的布局。

其一羅凡是必須讓趙敏帶人去攻打武當的,不然太極拳劍還不知何時才能學到,此時《倚天屠龍記》的劇情都到後半段了,因此羅凡時間本身就緊,也沒必要去多生事端。其二羅凡本就打算兩個身份兩套武功,若是被人識破,那麼明教教主的任務只怕就要失敗了,其三羅凡在這裡救下武當一行根本沒有任何用處,到時候還得去救其餘五派,這麼多聲望羅凡絕對不可能放著不管的,因此倒不如到時候六派一齊救了更加省事。

因此在此地頭腦一熱,將無上心劍暴露出來,看起來狂**酷霸拽,實際上對羅凡一點好處都沒有,羅凡斷然不會如此不智。

不多時,武當七俠便已經被制住,只聽得趙敏看著在十八金剛陣中左衝右突的羅凡叫道:「宋少俠,武當七俠已經落入我手,還不束手就擒嗎?」

「束手就擒?」羅凡笑道:「怎麼個束手就擒法,你教我?」想通了這些許問題,羅凡此時一點都不及,反倒是一點都不急,反倒與趙敏調笑起來。

趙敏見眼前宋青書居然一點也不擔心,心道:「難道有詐?」不過隨即又想道:「管他有沒有詐,反正六大派都已經落在了我的手中,也不怕他耍什麼心機。」

想到這,趙敏向羅凡道:「宋少俠,你若是將這十香軟筋散服下,我便不為難你武當派,如何?」

武當七俠連忙道:「青書,不要1

羅凡聳聳肩道:「這位公子,你也聽到了,我爹都叫我別服,古人有雲,父命不可違,我還是不服為好。」

「你……」趙敏搖了搖頭,想到:「怎麼自從遇見這宋青書,整個都不對勁了?」她此時對於羅凡倒是頗為欣賞。她胸中本有雄才大略,只可惜生為女子,此次在中原武林之中,竟能見到宋青書這般人物,年紀輕輕,武功便如此之高,世所罕見,而且從先前料定朝廷會從中漁利之言來看,便能知曉此人並非如「刀魔」一般,只是個純粹的武夫,不僅如此,其智計反而極為不錯,並且此時身陷重圍還能面不改色,這份鎮定,即便是自己怕也很難做到。若能為朝廷招攬到如此人才,何愁大元不興?因此她倒是不太願意將羅凡逼得太急。

於是趙敏雖然覺得羅凡似是有些故意耍著人玩,但依然沒有露出異色,只笑道:「宋少俠孝心可嘉,想必不想看到父親受苦吧,若是宋少俠將這十香軟筋散服下,我可以保證將武當各位大俠奉為上賓,好生招待!若是少俠不答應,那便只能隨各派一起關大牢咯。」

「妖人之言,豈可輕信1俞蓮舟喝道:「青書,你快走,不要管我們1

趙敏見羅凡還在猶豫,頓時厲聲喝道:「宋少俠,快下決定吧,否則這幾位武當大俠可就要不好過了1說罷朝幾個擒住武當七俠的幾位蒙古高手打了個眼色,幾名高手會意,彎刀多用了幾分力,鋒利的刀刃頓時將幾人脖子上割出一道血櫻

羅凡自然不可能一開始便答應,那樣的話定要讓人起疑,此時羅凡見裝得差不多了,於是道:「既如此,那……拿來吧。」

趙敏聞言心中一喜,連忙指揮人將十香軟筋散遞給羅凡,羅凡看都懶得多看,一口倒入口中。

過了幾息時間,羅凡果覺身體開始發軟,有些使不上力氣,這十香軟筋散毒性甚強,似乎連內力都有些凝滯了,只怕時間久了內力也會被禁錮住!羅凡連忙運起九陽內力相抗衡,否則若是九陽內力被壓制下去,自己可就得浪費氣運能量了。

七俠皆是一臉悲色,向羅凡道:「青書!你為何如此不智啊1

而羅凡只回頭看下他們,給了一個安心的眼神,示意自己無礙。

趙敏逼武當眾人也服下十香軟筋散之後,將所有人都送到了押送六派之人的大隊之中,不過她善待武當眾人的諾言倒是實現了,一路上武當眾人累了有駱駝騎,渴了有水喝,倒是與其餘五派待遇大為不同,而且休息的地方也頗為寬敞,不似其餘五派全都擠在一起,叫他人好生嫉妒。

同時眾人見到羅凡被擒,頓時臉色更沉,心道:「宋少俠武功如此之高都被擒住,我六派今日危矣1

此時周芷若也看到了羅凡,秀麗逾恆的小臉上寫滿了擔心。羅凡只朝她點頭微笑,讓她安心。

而對於趙敏這點小恩小惠,羅凡自然不會如何感激,雖然十香軟筋散能夠禁錮內力,但在羅凡龐大的九陽內力壓制之下,卻是並沒有對付其他人那麼有效,再加上羅凡經脈俱通,毒素很容易便能從身體各處經脈排除體外,因此羅凡一邊壓制毒素,一邊運功逼毒,第二天夜裡,羅凡便以龐大的九陽內力將十香軟筋散的毒素盡數逼出,手指一動,手上繩索盡皆割斷,站立起來。

這也可見這毒有多厲害了,尋常毒藥,羅凡頃刻間即可逼出,而這十香軟筋散,羅凡卻是用了一天有餘!

羅凡起身的些許動靜,頓時將帳篷內七俠驚醒。

「噓1黑暗中,羅凡輕聲道:「各位師叔,我先去探探能不能找到十香軟筋散的解藥,之後我們再從長計議。」

武當眾俠頓時點了點頭,心中暗道:「原來青書竟是假裝中毒,故意混進來的,看來我們的擔心有些多餘了。」

而正在此時,另一間帳篷內,鹿杖客正左右踱步,似是有些拿不定注意,心中道:「昨日抓來的那些峨眉女子,可真是有不少都有些姿色啊!特別是那青衣少女,昨日還未注意,今日一見,當真絕色!我不如……」

但隨即又一想道:「郡主可是吩咐過了,不允許動那些武林人士,為了一名女子得罪郡主到底值得不值得?」

但鹿杖客本就生性好色,此時佳人當前,心癢難耐,又想道:「以我在王府的地位,郡主斷不至於為了一個六派女子責怪於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