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91.打賭趙敏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凜然,但加進了一些現實世界的辭彙,眾人總覺得這話的氣氛有些怪異,但又不知道怪異在哪,一時間面面相覷。 不過這並不妨礙趙敏理解其中意思,因此趙敏只笑道:「宋少俠的功夫本公子也是佩服至極的,宋少俠...

趙敏並未聽懂羅凡的現代話,料想是中原人的方言,因此也不甚在意。

而武當七俠則是被這刀光驚到了,並未在意羅凡所言。

只見宋遠橋上去一步問道:「閣下這刀法可是圓月彎刀?十餘年前的『刀魔』天敗是閣下的什麼人?」

趙敏手中摺扇輕搖,笑道:「正是家師。」

「刀魔?」羅凡有些不解地看著宋遭圓月彎刀不是當年刀聖的刀法嗎?為何現今會落到蒙古人手中,還被稱為什麼『刀魔』?」而羅凡心中想的則是,「你妹的陸無雙,難道你把刀法教給蒙古人了?還是說你徒弟投效朝廷了?等著,小爺氣運能量夠了一定回去將你屁股打開花1

宋遠橋看了羅凡一眼,刀魔橫空出世之時宋青書還未出生,而之後五大門派對於派中高手盡敗於「刀魔」之手也深以為恥,因此除了偶有提及武當張真人力挽狂瀾,其他便少有提及,難怪他不清楚這段往事與這刀魔的來歷。

「刀魔」天敗原名部日固德,蒙古語的意思為鷹,古代蒙古族一般只有王公貴族才有姓,因此他只有名沒有姓,之後刀法大成之後才給自己取了個中原名字「天敗」,意思是連天都能打敗,可見其狂妄。

原本刀聖陸無雙的刀法也確實沒有外傳給蒙古人,此事還須從當年華山論劍之後說起。

華山論劍之後不久,簫聖黃藥師退隱,原本三聖三足鼎立的局面頓被打破,而楊過一生可謂受羅凡影響極深,譬如說西門吹雪與葉孤城那傾世一戰,與作為一名劍客的最高追求,十六年後他依然念念不忘,而當今世上,能與之一戰的,便只剩下陸無雙一人。

而陸無雙所修刀道也是一往無前,有進無退,因此兩人必有一戰。

這一戰依然是定在華山之巔,至於結果如何,世上親眼所見者鮮有,但眾人看到的是戰後從華山下來的楊過左臂齊根而斷,而陸無雙則無半點傷痕,因此斷定陸無雙勝而楊過敗,此後刀聖之名一時無兩。

但令人奇怪的是,此戰過後,刀聖陸無雙卻是立即封刀歸隱,甚至連唯一的徒弟也不再傳授其刀法,端的令人好生疑惑。

卻原來雙聖於華山一戰,其勝出者並非陸無雙,而是楊過,楊過當時的劍法已經達到了隨心而化,收發由心的境界,兩人最後一招楊過原本可以將陸無雙一劍穿心,但最終卻是停在了她的胸前,而陸無雙則是無法收刀,只得將刀勢一偏,結果將楊過左臂斬去。

自此陸無雙領悟到:「刀道,乃殺道也」,這條路若是再走下去,到底是以刀御人還是以人御刀她也並沒有把握,若是人為刀所制,今後只怕要塗炭蒼生,再加上誤傷楊過,心有愧疚,於是才決定就此封刀。

而其徒卻是一個極有野心之人,她見這天下第一的刀法,師父竟然寧願帶到棺材中也不願傳給自己,心中大為憤恨,不久后竟是設計擊傷毫無防備的陸無雙,並將刀譜盜走,叛出師門,當時在江湖上也是一件轟動一時的大事。

神鵰這個時代之人本就極為尊師重道,何況陸無雙對這刀譜極為重視,此事一經公開,自是引起了江湖唾棄與不少武林正道人士的行俠仗義,一追一逃之下,雙方仇恨越積越深,但那叛徒只有一人,刀法也才到七刀之境,如何抵擋得了這眾多的武林人士,甚至連陸無雙也因此震怒再次出山,但在這叛徒就快被逼入絕路之時,最終卻是失蹤了,任這些武林人士如何尋找也無法找到什麼線索,便如在人間蒸發了一般,這成為當時武林中的一宗懸案。

直至十餘年前,「刀魔」橫空出世,這樁懸案才終於水落石出,原來那叛徒投了蒙古朝廷,在朝廷的庇佑下安心養傷,並在晚年收了一名徒弟,便是那刀魔。

而實際上圓月彎刀哪有什麼刀譜?陸無雙的刀譜實際上只是記載了羅凡當年教她這套刀法之時所說過的一些話而已,因此陸無雙才會如此重視。

其中除了以刀光藏刀與七刀之境有明確的修鍊之法,其餘不過只是羅凡的些許猜測。若說七刀歸一還有這前面七刀作為基礎,那木刀境便如那空中樓閣,根本無從說起,若不是陸無雙悟性不錯,再加上機緣巧合之下才得以領悟,那她一輩子也就止步於七刀歸一的境界了。

因此陸無雙其徒盜得刀譜,終其一生也不過在一刀境鬱鬱而終,不過這部日固德卻天縱奇才,另闢蹊徑,借鑒少林燃木刀刀法練到了木刀境,一刀斬出,木刀燃火,鋼刀烙紅,中刀者傷口多被高溫烤焦,是為魔焰斬。

雖然與陸無雙當年一柄木刀揮手便能將巨石斬成兩片的功夫相差甚遠,並且魔焰斬一刀斬出,木刀即廢,但這倒也勉勉強強能稱得上木刀境了,因此他得以大敗中原武林五大門派。只是最後一招之差卻敗在武當張三丰手中,重傷逃遁。

而其手中佩刀屠龍刀,也由此流落江湖。

所謂「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哪是一句話便能讓人搶得頭破血流的?在「刀魔」出世之前,這柄神刀也不過就是鋒利一點的兵刃而已,並沒有太多人在意。

而部日固德便像一個活廣告一般,當年一戰之後,流言四起,甚至有不少江湖人士認為這寶刀之中藏著圓月彎刀的秘密,「武林至尊,寶刀屠龍」,當年陸無雙斬下楊過一臂,在天下人的眼中是理所當然的武林至尊,而楊過與陸無雙,自然是當時武林的龍與鳳,因此也只有她的佩刀,在重鑄之後配得上屠龍這二字,再加上刀魔如彗星般崛起,這寶刀自然成了江湖人士爭搶的對象,否則單憑一句不明所以的詩句,這些江湖人士斷然不至於如此瘋狂!

羅凡自宋遠橋的話語中了解到了些許情況,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猜測,頓時將事情猜了個七七八八。

「刀魔?」羅凡心中冷笑:「拿著我的刀法到處裝逼,你這麼叼你家裡人知道么?」

看著眼前的趙敏,羅凡嘴角頓時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方才他被那七刀擋下,完全是因為他被驚到了而已,若是今後趙敏還在羅凡面前使出圓月彎刀,非得吃個大虧不可!

不過,此時該想想如何應付眼前的局面才是正理。

宋遠橋一番話說完,趙敏贊道:「宋大俠果然是博聞廣識,當年往事還記得如此清楚,不知諸位可願為我朝廷效力,看看我身邊這幾位便知,對於勇士,我朝廷從來可都不曾虧待1

羅凡自知為汝陽王效力者皆是錦衣玉食,並且權利甚大,但羅凡自然不會在乎這些,因此笑道:「我輩武林人士向來視錢財如糞土,不如公子還是為我武當效力吧,仙丹聖葯,神功秘籍,要啥有啥,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武當對於你這樣的有為青年從不虧待!騷年,不來一發嗎?」

武當眾人:「……」

趙敏:「……」

雖然這話說得文質彬彬,大氣凜然,但加進了一些現實世界的辭彙,眾人總覺得這話的氣氛有些怪異,但又不知道怪異在哪,一時間面面相覷。

不過這並不妨礙趙敏理解其中意思,因此趙敏只笑道:「宋少俠的功夫本公子也是佩服至極的,宋少俠那天外黃河劍法使來,豪氣頓生,不過只怕宋少俠不肯教埃」

「怎麼會?」羅凡道:「只不過我武當有個規矩,新來弟子必須從雜活做起,比如說洗衣燒飯打掃茅廁這些,就怕公子做不來。」

俞蓮舟聽得這話,頓時在人群中低聲自語道:「我武當什麼時候有這種規矩了?」

一旁張溪松低聲道:「別說話,看下去,青書應當有所計較。」

此時,只聽得趙敏說道:「我覺得不必如此麻煩,只要我朝廷攻破蜀山,那什麼仙丹聖葯,神功秘籍,不都是我的么?」

羅凡又用言語相激道:「話是這麼說,不過怕只怕朝廷那幫草包拿不下武當埃」

「你……」聽得羅凡罵他們草包,周圍一眾朝廷軍士大怒,不過沒有趙敏號令,卻是不敢妄動。

但趙敏卻是頗為自得地道:「我倒是對朝廷拿下武當很有信心呢。」

羅凡道:「那我們要不要賭上一賭,若是朝廷拿不下武當,你給我武當打雜一個月,若是能拿下,天外黃河劍法雙手奉上1

趙敏心中想到,今日將宋青書與武當五俠擒獲,武當少了大半戰力,再加上自己對付張三丰的計劃,萬無一失,一番思忖,怎麼說都是自己贏面較大,於是答道:「好,本公子便與你賭上一賭!不過今日,幾位可得留在這了1

此時羅凡心中已經大笑出聲,心道:「小樣,跟我打賭?你這簡直是在逗我!你有小爺我知道得多?敢在我面前裝逼,看我不噁心死你1想到這,羅凡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將趙敏呼來喝去的樣子了,心中頓時暗笑,不過臉上卻不表露出來,只道:「想留下我們,得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1

.

.

.

感謝愛你還用理由、暗月兩位童鞋的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