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85.一波多折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忌周身大穴點去,出手的正是華山鮮於通,如此強敵,他斷不會讓其繼續留在世上! 忽然,一道磅的勁氣突兀地砸在他身前,碎石飛濺,鮮於通的身形一頓,停了下來。 只見一名戴著白色面具的黑袍人飄...

武當七俠從地上爬起,看著場中二人,連聲嘆道:「看來現在真是年輕人的世界了。」

眾人陸陸續續地從地上爬起,也不知誰開始歡呼「宋少俠」,很快,歡呼聲開始連成一片,響徹整個廣場!

系統提示聲響起:「恭喜宿主在『正魔之擂』上擊敗張無忌,除崑崙外五大門派聲望各增加2000,氣運能量共增加10000。」

此時,一眾明教弟子盡皆垂頭喪氣,臉色灰白,他們沒想到自己這邊雖然來了強援,而對方卻是更強!此次,明教恐怕真的是要覆滅了!

華山鮮於通上前祝賀道:「恭喜少俠,少俠武藝高強,我等罕見,此次少俠助我正道破此強敵,待滅得魔教之後,當記少俠首功1華山派的掌門人神機子鮮於通足智多謀,是這次圍攻明教的軍師,自然有資格說這話。

「阿彌陀佛。」空智大師宣了一聲佛號,也走上前來說道:「少俠年紀輕輕,便有此等實力,實乃武林之幸,武當張真人十餘年前力挽狂瀾,拯救中原武林於浩劫之中,今日再觀少俠,亦不乏當年張真人之風采啊1

滅絕師太話不多,只上前抱拳道:「宋少俠,恭喜了。」

……

不少各派之人皆上來道賀,此時如此強敵都被擊潰,他們自是認為今日已經勝券在握。而羅凡都一一回禮,一副寵辱不驚的模樣,不過他心中卻是知道,好戲,還在後頭。

不久,少林派空智大師再次發令:「華山派和崆峒派各位,請將場上的魔教餘孽一概誅滅了。武當派從西往東搜索,峨嵋派從東往西搜索,別讓魔教有一人漏網。崑崙派預備火種,焚燒魔教巢穴。」

他吩咐五派后,雙手合十,說道:「少林子弟各取法器,誦念往生經文,替六派殉難的英雄、魔教教眾超度,化除冤孽。」

六派圍剿魔教的豪舉已經大功告成。當此之際,明教和天鷹教教眾俱知今日大數已盡,眾教徒一齊掙扎爬起,除了身受重傷無法動彈者之外,各人盤膝而坐,雙手十指張開,舉在胸前,作火焰飛騰之狀,跟著楊逍念誦明教的經文:「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惟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1明教自楊逍、韋一笑、說不得諸人之下,天鷹教自李天垣以下,直至廚工伕役,個個神態莊嚴,絲毫不以身死教滅為懼。空智大師合十道:「善哉!善哉1

武當眾人心道:「這幾句經文,想是他魔教教眾每當身死之前所要念誦的了。他們不念自己身死,卻在憐憫眾人多憂多患,那實在是大仁大勇的胸襟埃當年創設明教之人,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傳到後世,反而變成了為非作歹的淵藪。」

此時,一柄鐵扇朝重傷的張無忌周身大穴點去,出手的正是華山鮮於通,如此強敵,他斷不會讓其繼續留在世上!

忽然,一道磅的勁氣突兀地砸在他身前,碎石飛濺,鮮於通的身形一頓,停了下來。

只見一名戴著白色面具的黑袍人飄然落在場中,攔在正道眾人面前。

一名六派弟子上前一步,指著眼前這黑袍人問道:「你是何人?為何阻攔我等?」

只聽得那黑袍之人緩緩開口道:「吾名枯木。」環顧四周,黑袍人又道:「正道魔道,皆為我漢族同胞,現今外辱當前,而你們卻在自相殘殺,呵……真是可笑。」聲音低沉緩慢,一副不慍不火的樣子。

語聲剛停,六大派中登時爆發出哈哈、呵呵、、嘩嘩、嘻嘻……各種各樣大笑之聲。數十人同聲指斥:「這傢伙失心瘋啦,你聽他這麼胡說八道1「六大門派死傷了這許多人,魔教欠下了海樣深的血債,嘿嘿,還同胞?」「魔教作惡多端,人人得而誅之……」

那黑袍人也不惱,只待到聲音稍歇,再次開口道:「若說血債,蒙古朝廷屠我漢民,何止千萬?而如今,卻依然逍遙法外。」

鮮於通仰天打個哈哈,朗聲說道:「我觀閣下言語間大義凜然,但為何卻連個面都不敢露,所謂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閣下如此藏頭露尾,難不成閣下只是說得正氣凜然,實則心中有鬼?」

此時的黑袍人自是小龍女假扮,她聽得鮮於通此話,微微一笑,說道:「我又沒在苗疆中過非死不可的劇毒,又沒害死過我金蘭之交的妹子,心中哪有什麼鬼?」

鮮於通聽了這句話,不由得全身一顫,背上冷汗直冒,當年他得蝶谷醫仙胡青牛救治性命后,和胡青牛之妹胡青羊相戀。胡青羊以身相許,竟致懷孕,哪知鮮於通後來貪圖華山派掌門之位,棄了胡青羊不理,和當時華山派掌門的獨生愛女成親。胡青羊羞憤自盡,造成一屍兩命的慘事。這件事鮮於通一直遮掩得密不通風,不料事隔十餘年,突然被這黑袍人當眾揭了出來,如何不令他驚惶失措?當下便起毒念:「這黑袍人不知如何,竟會得知我的陰私,非下辣手立即除了不可,決不能容他多活一時三刻,否則給他張揚開來,那還了得?」

霎時之間鎮定如恆,說道:「枯木閣下既一定要維護魔教,在下便領教閣下高招,咱們點到即止,還盼手下留情。」

說著抽出腰間長劍,一劍向小龍女肩頭斜劈而來,朗聲道:「枯木閣下請1竟不讓小龍女有再說話的機會,小龍女知他心意,素指輕輕一夾,便將其長劍夾在指間,說道:「華山派獨孤九劍講究后發先至,高明得很,而我觀鮮於掌門卻是出手搶攻,劍招惶急,這是為何?」

這也怪這鮮於通倒霉了,若是其他人前來問話,小龍女還真不好怎麼回答,只能強行迎戰,而他鮮於通前來,這對於熟知劇情的小龍女來說無異於自討苦吃。

鮮於通不讓她說下去,立即撲上貼身疾攻,獨孤九劍總訣式三百六十種變化精妙無比,在鮮於通手中使出,只見場中一片劍影閃爍,炫光奪目。

他若是以此對付他人,倒是能取得奇效,但悲劇的是,這又正中小龍女下懷!小龍女此時獨孤九劍也已大成,莫說總訣式的三百六十種變化,即使已經忘卻這諸般變化,達到無招的境界,也並不見得就是小龍女的敵手!

是以鮮於通連攻十數招,連小龍女衣角都沒碰到,而鮮於通感到眼前之人每一招,都似未卜先知一般攻向他的破綻之處!

「你這是……獨孤九劍?1鮮於通心中劇震,連連問道:「你從何處盜得我華山派絕學?你到底是何人?」

「盜得你華山派絕學?」小龍女聽聞此話頓覺好笑,說道:「這劍法本是出自一處劍冢,也未必是你派所獨有,你能使,難道我便不能使?」

鮮於通心中暗道:「此乃我派秘辛,此人如何知曉?並且這獨孤九劍的劍法,似乎比我還要高明?」自己悉心鑽研獨孤九劍數十年,怎麼可能會敗在這來路不明的黑袍人手中,鮮於通心念一轉,又想到:「難道此人手中有完整的獨孤九劍劍法?待我擒下此人,逼問一番1

一年至此,鮮於通當即長劍一手,左手取下懸挂腰間的摺扇朝小龍女面前一點,摺扇「啪」地一聲打開,小龍女突然聞到一陣甜香,登時頭腦昏眩,腳下幾個踉蹌。

鮮於通喝道:「賊子,教你知道我華山絕藝『獨孤九劍』的厲害1說罷刷刷幾劍,向小龍女手足經脈點去,這是打定主意要先廢掉對方,再行逼問了。

不過小龍女九陽神功已經大成,這毒雖烈,卻也難以對她造成太大的效果,只見她寬大的黑色袖袍一扇,鮮於通陡然聞到一股甜香,頭腦立時昏暈,這一下當真是嚇得魂飛魄散,張口待欲呼喚。

小龍女一陽指隔空點在他腿部穴道,鮮於通立足不定,撲地跪倒。

所謂自作孽,不可活,雖然劇情已經改變,但這鮮於通卻又是陰差陽錯地撞在了小龍女之手,所作出的恩將仇報與殺害師兄之孽卻是又經小龍女之手逼問而出,終被華山清理門戶。

清理門戶之後,一名矮小老者轉身對小龍女道:「我是鮮於通這傢伙的師叔,你幫我華山派弄明白了門戶中的一件大事,令我白垣師侄沉冤得雪,謝謝你啦1

但隨即只見他話鋒一轉,又道:「但我華山派數百年清譽也被你毀得不成樣子了,今日,我便是拼得這條性命不要,也要將你誅殺在此1

「封前輩1六派眾人見到這老者,頓時一驚,原本他隱於華山眾人之中,形容普通,也沒有多少人在意,但此時這一番言說,頓時讓人想起,此人便是數十年前縱橫江湖的華山高手封烈,當時雖獨孤九劍已經殘缺,但他與其師弟二人竟是合力創出一套正反獨孤九劍合擊之術,江湖之中無人能擋,只是在十餘年前那場浩劫之中,他們師兄弟二人卻是雙雙敗於圓月彎刀之下,雖然兩人也將那魔頭擊傷,但其師弟卻是橫死當場,之後他在華山劍仙台潛心閉關十餘年,據說近日才出關,出關之後,武功也不知達到了何種境界!

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