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83.一觸即發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為高深,如果不行,你莫要逞能。」 羅凡也不欲多作解釋,朝宋遠橋躬身抱拳道:「謹遵父親教誨。」而一旁殷梨亭是見過羅凡的劍法的,想要開口解釋一番,但他本就是個沒主見的人,再加上小心無大錯,猶豫了一...

不過也難怪,羅凡見到歐陽鋒蛤蟆功的時候還處於神鵰中的十六年前,以歐陽鋒那爭強好勝的性子,怎麼可能十六年都沒半點長進?

實際上在十六年後的華山論劍,六絕之中歐陽鋒屬於最強的那一個!

這其實從六絕的性子便可窺得一二,六絕之中,郭靖一心為國為民,洪七公貪吃,老頑童貪玩,一燈潛心佛法,李莫愁屬於後進,也只有歐陽鋒這十六年潛心武道從未改變!只不過他得罪的人太多,論武之時有郭靖黃蓉都針對他,而黃藥師也不待見他,因此才吃了點虧,否則他即便進不了「聖」位,也該奪得一個六絕之首的名號。當然,這些就不是羅凡能夠知曉的了。

天下武功出少林,此時六派見少林高僧都敗於這無名小子之手,頓時有些慌了神。

而正當六派拿不定主意之時,一道白衣身影從人群中縱身而去,輕飄飄的飛過六派眾人,穩穩落在廣場之中!

眾人只見這白衣身影一個躬身,抱拳道:「武當宋青書,前來領教1

「青書1台下頓時傳來數聲驚呼,稱青書的自然是武當七俠,而稱宋少俠的自然是峨眉派眾人,她們受羅凡相助良多,自然也是對羅凡安危頗為擔心,稱宋師兄的則是周芷若,她見得羅凡平安,心中一塊大石總算落了地。只是不知他如何從魔教魔爪中逃出,但此時也不好細問。

羅凡向台下抱了抱拳,意思是:我回來了,讓諸位擔心了。接著視線掃過台下眾人,最終停在周芷若身上。此時周芷若也在看著羅凡,四目交接,羅凡微微一笑,朝她點了點頭,意思是讓她安心。

而這些人中,最擔心宋青書的自然是其父宋遠橋,只見他三步並作兩步直奔場中,向羅凡道:「青書,你是如何逃脫那妖女魔爪的?」

「逃脫?」羅凡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卻也不表露出來,只答道:「他們只是為了脫困,因此並未為難孩兒,請父親放心。」

此時其餘七俠也圍了上來,將羅凡一番上下打量,確實見羅凡沒事,這才放下心來。

而張無忌卻是心中想道:「周姑娘似乎對這宋少俠頗為關心埃」隨即心中又道:「也對,宋少俠風度翩翩,武藝高強,又有一副俠義心腸,我卻是差得遠了。」想到這,張無忌不禁嘆了口氣,神色間稍顯沮喪。

羅凡與七俠一陣寒暄,此時與羅凡頗有嫌隙的崑崙派掌門夫婦兩人卻是有些不耐煩了,只聽得斑淑嫻出聲喝道:「小子,你還比不比?」

雖然這話不中聽,但其餘幾派也確實等得有些不耐煩,只是礙於面子不好開口而已。七俠聽得這斑淑嫻一喊,雖然心中不喜,但也知道現在還不是說話的時候,於是宋遠橋只對羅凡囑咐道:「青書,那少年武功路數怪異無比,內功也是極為高深,如果不行,你莫要逞能。」

羅凡也不欲多作解釋,朝宋遠橋躬身抱拳道:「謹遵父親教誨。」而一旁殷梨亭是見過羅凡的劍法的,想要開口解釋一番,但他本就是個沒主見的人,再加上小心無大錯,猶豫了一番最終卻是沒有再開口。

七俠一齊走下場去,羅凡轉身向張無忌問道:「你是曾阿牛?」

張無忌連忙上前幾步,向羅凡抱拳行了一禮道:「正是,當日多謝宋少俠相救。」

羅凡揮手道:「不必謝我。」

何太沖原本聽說這張無忌叫曾阿牛,便想起當日羅凡救下之人也叫阿牛,當即已經有所懷疑,此時又聽得他開口提到當日之事,兩相聯繫,頓時確認了台上的少年便是當日被宋青書救下的阿牛,於是上前幾步朝台上喝道:「宋小子,當日你隱藏身份,救得這等小魔頭,到底是何居心?難道你與魔教有所勾結嗎?」何太沖當日被羅凡以一敵六擊敗,本就丟了大面子,圍攻五行旗時又被小龍女直接兩指點倒,在群雄面前顏面盡失,這筆賬自然也算在了羅凡頭上,因此此時既然有機會給羅凡使絆子,他自然不會不把握機會。

「我宋青書如何做事,需要你來指手畫腳?」羅凡冷笑一聲,有些不屑地看了何太沖一眼,說道:「至於我有沒有與魔教勾結,武林正道自有公論,豈是某些別有用心之人信口開河便能栽贓得了的?」

周芷若對當日之事也了解一些,而她對兩人之間的恩怨也並不了解,只道是一場誤會,因此她上前三步,對何太沖一抱拳,幫羅凡辯解道:「何掌門,當日我也見過這位曾小哥,他那時蓬頭垢面,如山村野人一般,如何能看得出來是魔教中人?又何來勾結一說?」此時張無忌沒有機會說出那句「漢水之恩」因此周芷若只是覺得張無忌有些眼熟,卻還並未認出他來。

「芷若。」滅絕師太冷冷地喚了一聲,峨眉派在滅絕師太的管理下規矩甚言,哪有弟子私自跑出去說話的?周芷若頓時意識到了自己的失禮,連忙退回。

「峨眉什麼時候與武當一個鼻孔出氣了?」何太沖冷哼一聲,不悅地瞪了周芷若一眼,不過他也沒傻到去四處樹敵,因此只冷笑一聲對羅凡說道:「魔教心狠手辣,我便沒有聽說過被魔教抓走還能回來的人物,我倒要問問,你究竟是怎麼回來的?」

這話一出,頓時惹得六派弟子議論紛紛,魔教行事曆來狠辣,確實沒有見過被俘弟子能逃出來的。

而羅凡聽聞此言,卻是有些不屑地看著何太沖道:「你不能,不代表別人也不能。不過,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也想問問,何掌門幫魔教拖延時間,讓其安然療傷,到底是何居心?」

「你1何太沖指著羅凡,頓時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羅凡言辭如此犀利,竟然倒打一耙,自己若是一番辯解浪費了時間,不正好應了他拖延時間的說法么?若不辯解,豈不是等於默認?

此時,只聽得宋遠橋連忙向羅凡喝道:「青書,不得無禮1

「阿彌陀佛1空智大師是這次六大派圍攻明教的首領,自然不願見到魔教未滅,內亂先起,連忙勸道:「兩位一位是崑崙掌門,一位是正道中的年輕俊傑,六大門派同氣連枝,何必為了些許誤會傷了和氣?先對付魔教才是正理啊1

此時何太沖還欲多言,不過此時也確實不是時候,空智大師既然給了個台階,何太沖一聲冷哼道:「也罷,滅了魔教之後再與你算賬1說罷,拂袖走回本門位置。

對於何太沖這種人,羅凡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因此也懶得理他,只對張無忌道:「阿牛兄,請吧。」

張無忌向羅凡再次躬身行禮,接著才開口道:「宋少俠,我本不欲與你為敵,但今日確有不得不戰的理由,還望見諒。」

羅凡擺手道:「貴教都是鐵錚錚的漢子,宋某也好生佩服,但今日你我立場不同,你不必留手。」

「況且……」頓了頓羅凡又道:「你能贏得了我手中之劍那是你的本事,又何須多言?」羅凡說話鏗鏘有力,行事作風也是瀟洒大氣,即便連明教眾人也是一陣連連點頭,暗道好一個少年俠士,這六大門派,怕也只有武當才能培養出如此俊傑來!只是他們卻不知道,羅凡所說的立場,卻並非他們所想的正派立場了。

張無忌聽得羅凡的一番話之後,也連連心中贊道:「宋少俠果然深明大義,只是,宋少俠武藝高強,此次也不知能不能勝得了他。」不過隨即又想到自己所學可是劍聖楊大俠義父的畢生絕學,應當是極為高明的功夫才對,自己若是勝了他,到時候不傷他便是了。

想到這,張無忌上前抱拳道:「如此,那便得罪了1

羅凡道:「你用兵器吧。」羅凡既然認出了他的功夫,自然不會認為歐陽鋒的蛇杖功夫他沒學會。

張無忌對羅凡不敢大意,但杖這種武器之人本來就少,因此張無忌只向明教弟子借了一根短棍,以棍代杖,向羅凡道:「宋少俠請。」

張無忌看似隨意持棍而立,但在羅凡眼中,自然能看出他此時毫無破綻。

台下武功高強者,看到張無忌此舉,心中一驚,宋遠橋心道:「此子果然了得,這站立看似隨意,卻無論敵人從何角度進攻,皆能迅速反擊,若是我站在台上,怕是也不知道該要如何出招才好,青書只怕要輸了1

白眉鷹王看著台上張無忌,也在心中暗贊道:「以不變應萬變,此子已窺得武學真諦!看來真是天不亡我明教啊1

何太沖雖然武功低微,看不出其中深淺,但心中卻是冷笑道:「此人赤手空拳便能將空性神僧擊敗,現在又有兵器在手,我便看看你宋青書是要如何出醜1

而此時的羅凡,卻只是嘴角輕揚,左手拇指抵著長劍護手,君子劍緩緩出鞘寸許,露出一截看似古拙,實則鋒利異常的烏黑劍身。

到這個世界以來,羅凡與張無忌的首戰,一觸即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