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79.驚退(5000字大章)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挪移」五字,登時省悟。「乾坤大挪移」是明教歷代相傳一門最厲害的武功,其根本道理也並不如何奧妙,只不過先求激發自身潛力,然後牽出挪移敵勁,但其中變化神奇,卻是匪夷所思。自陽頂天逝世,明教中再也無人會這門...

山路上,羅凡與小龍女正施展凌波微步向山上而去。雖然羅凡這副樣子引人生疑,但只不過一人而已,因此哨卡的明教教眾向上級彙報之後,卻是得到了上光明頂的批准。

而正當兩人走在通向光明頂的山道之時,光明頂之上,楊逍與五散人、青翼蝠王幾人卻是為了教主之位吵成一團。

周顛本就是個粗人性子,又素來與楊逍不對付,被楊逍話語一激,頓時大怒,呼的一掌,便向楊逍頭頂拍落。但楊逍豈是易與之輩?他於十余年前,便因立教之事,與五散人起了重大爭執,當時五散人立誓永世不上光明頂,今日卻又破誓重來,他心下已暗自起疑,待見周顛突然出手,只道五散人約齊韋一笑前來圖謀自己,驚怒之下,右掌揮出,往周顛手掌上迎去。

韋一笑素知楊逍之能,周顛傷后元氣未服,萬萬抵敵不住,立即手掌拍出,搶在頭裡,接了楊逍這一掌。兩人手掌相交,竟是無聲無息。原來楊逍雖和周顛有隙,但念在同教之誼,究不願一掌便傷他性命,因此這一掌未使全力,但韋一笑武功深湛,一招「寒冰綿掌」拍到,楊逍右臂一震,登覺一股陰寒之氣從肌膚中直透進來,忙運內力抵禦。楊逍雖然功力較高,但韋一笑內力詭異,兩人一時間也是相持不下。

周顛叫道:「姓楊的,再吃我一掌1剛才一掌沒打到,這時第二掌又擊向他胸口。說不得叫道:「周顛,不可胡鬧。」

彭瑩玉也道:「楊左使,韋蝠王,兩位快快罷手,不可傷了和氣1伸手欲去擋開周顛那一掌,楊逍身形一側,左掌已和周顛右掌粘祝

說不得叫道:「周顛,你以二攻一,算甚麼好漢?」伸手往周顛的肩頭抓落,想要將他拉開,手掌未落,突見周顛身子微微發顫,似乎已受內傷,說不得吃了一驚,他素知光明左使功力通神,是本教絕頂高手,只怕一掌之下已將周顛傷了,眼見周顛右掌仍和楊逍左掌黏住,不肯撤掌,叫道:「周顛,自己兄弟,拚甚麼老命?」往他肩頭一扳,同時說道:「楊左使,掌下留情。」生怕楊逍不撤掌力,順勢追擊。不料一拉之下,周顛身子一晃,沒能拉開,同時一股透骨冰冷的寒氣從手掌心中直傳至胸口,說不得更是吃驚,暗想:「這是韋兄的獨門奇功『寒冰綿掌』啊,怎地楊逍也練成了?」當下急運功力與寒氣相抗。但寒氣越來越厲害,片刻之間,說不得牙關相擊,堪堪抵禦不祝

鐵冠道人和彭瑩玉雙雙搶上,一護周顛,一護說不得。四人之力聚合,寒氣已不足為患,然而只覺楊逍掌心傳過來的力道一陣輕一陣重,時急時緩,瞬息萬變,四人不敢撤手,生怕便在撒手收力的一剎那間,楊逍突然發力,那麼四人不死也得重傷。彭瑩玉叫道:「楊左使,咱們大敵當前,豈可……豈可……豈可……」牙齒相擊,再也說不下去了,似乎全身血液都要凍結成冰,原來他一開口說話,真氣暫歇,便即抵擋不住自掌中傳來的寒氣。

如此支持了一盞茶時分,冷麵先生冷謙在旁冷眼旁觀,但見韋一笑和四散人都是神色緊張,楊逍卻悠然自若,心下好生懷疑:「楊逍武功雖高,但比韋一笑也高不了太多,即便勝得了他,再加上說不得等四個人,楊逍萬萬抵敵不住,何以他以一敵五,反而似操勝算,其中必有古怪?」

低頭沉思,一時會不過意來。只聽周顛叫道:「冷麵鬼……打……打他的背心……打……」冷謙未曾想明白其中原因,不肯便此出手,眼下五散人只有自己一個閑著,解危脫困,全仗自己,倘若也和楊逍一起硬拚,多一人之力雖然好得多,卻也未必定能制勝。然見周顛和彭瑩玉臉色發青,如再支持下去,陰毒入了內臟,那便是無窮之禍,當下伸手入懷,取出五枚爛銀小筆,托在手中,說道:「五筆,打你曲池、巨骨、陽豁、五里、中都。」

這五處穴道都是在手足之上,並非致命的要穴,他又先行說了出來,意思是通知楊逍,並非和你為敵,乃是要你撤掌罷斗。楊逍微微一笑,並不理會。冷謙叫道:「得罪了1左手一揚,右手一揮,五點銀光直向楊逍射去。

楊逍待五枚銀筆飛近,突然左臂橫划,拉得周顛等四人擋在他的身前,但聽周顛和彭瑩玉齊聲悶哼,五枚小筆分別打在他二人身上,周顛中了兩枚,彭瑩玉中了三枚。好在冷謙意不在傷人,出手甚輕,所中又不在穴道,雖然傷肉見血,卻無大礙。彭瑩玉低聲道:「是乾坤大挪移1

冷謙聽到「乾坤大挪移」五字,登時省悟。「乾坤大挪移」是明教歷代相傳一門最厲害的武功,其根本道理也並不如何奧妙,只不過先求激發自身潛力,然後牽出挪移敵勁,但其中變化神奇,卻是匪夷所思。自陽頂天逝世,明教中再也無人會這門功夫,是以六人一時都沒想到。如此看來,楊逍其實毫不出力,只是將韋一笑的掌力引著攻向四散人,反過來又將四散人的掌力引去攻擊韋一笑,他居中悠閑而立,不過將雙方內力牽引傳遞,隔山觀虎鬥而已。

冷謙道:「恭喜!無惡意,請罷斗。」他說話簡潔,「恭喜」兩字,是慶賀楊逍練成了明教失傳已久的「乾坤大挪移」神功;「無惡意」是說我們六人這次上山,對你絕無惡意,原是誠心共抗外敵而來;「請罷斗」是雙方罷斗,不可誤會。楊逍知他平素決不肯多說一個字廢話,正因為不肯多說一個字,自是從來不說假話。他既說「無惡意」,那是真的沒有惡意了,而且他適才出手擲射的五枚銀筆,顯為解圍,不在傷人,於是哈哈一笑,說道:「韋兄,四散人,我說一、二、三,大家同時撤去掌力,免有誤傷1見韋一笑和周顛等都點了點頭,便緩緩叫道:「一、二、三1

那「三」字剛出口,楊逍便即收起「乾坤大挪移」神功,突然間背心一寒,一股銳利的指力已戳中了他背上的「神道穴」。楊逍大吃一驚:「蝠王好不陰毒,竟然乘勢偷襲。」待要回掌反擊,只見韋一笑身子一晃,已然跌倒,顯是也中了暗算。

楊逍一生之中不知見過多少大陣仗,雖然這一下變起倉卒,卻不慌張,向前一衝,先行脫卻贍控制,回過身來,一瞥之下,只見周顛、彭瑩玉、鐵冠道人、說不得四人各已倒地,冷謙正向一個身穿灰色布袍之人拍出一掌。那人回手一格,冷謙「哼」了一聲,聲音中微帶痛楚。楊逍吸一口氣,縱身上前,待欲相助冷謙,突覺一股寒冰般的冷氣從「神道穴」疾向上行,霎時之間自身柱、陶道、大椎、風府,游遍了全身督脈諸穴。

這時冷謙已和那人拆了二十餘招,眼見不敵。楊逍心中大急,只見冷謙右足踢出,被那人搶上一步,一指截在臂上,冷謙身形一晃,向後便倒。楊逍驚怒交集,拚起全身殘餘內力,右肘一個肘錘向那灰袍人胸口撞去。

灰袍人左指彈出,正中楊逍肘底「小海穴」,楊逍登時全身冰冷酸麻,再也不能移動半步。那灰袍人冷冷的道:「光明左使名不虛傳,連中我兩下『幻陰指』,居然仍能站立。」楊逍道:「你這彈指功夫是少林派手法,可是這甚麼『幻陰指』的內勁,哼哼,少林派中卻沒這門陰毒武功。你是何人?」灰袍人哈哈一笑,說道:「貧僧圓真,座師法名上『空』下『見』。這次六大派圍剿魔教,你們死在少林弟子手下,也不枉了。」楊逍道:「六大門派和我明教為敵,真刀真槍,決一死戰,那才是男子漢大丈夫的行徑。空見神僧仁俠之名播於天下,哪知座下竟有你這等卑鄙無恥之徒……」說到這裡,再也支持不住了,雙膝一軟,坐倒在地。

圓真哈哈大笑,說道:「出奇制勝,兵不厭詐,那是自古已然。我圓真一人,打倒明教七大高手,難道你們輸得還不服氣么?」若羅凡在此,定能猜測,此人正是那成昆!

楊逍搖頭嘆道:「你怎麼能偷入光明頂來?這秘道你如何得知?若蒙相示,楊逍死亦瞑目。」

圓真笑道:「你魔教光明頂七巔十三崖,自己當作天險,在我少林僧侶眼中,也不過是康庄大道而已,何足道哉?你們都中了我的幻陰指,三日之內,各赴西天,那也不在話下。貧僧這便上坐忘峰去,埋下幾十斤火藥,再滅了魔教的魔火,甚麼天鷹教啦、五行旗啦,急急忙忙上來相救,轟的一聲大響,地下埋著的火藥炸將起來,煙飛火滅,不可一世的魔教從此無影無蹤。有分教:少林僧獨指滅明教,光明頂七魔歸西天。」

楊逍等聽了這番話,均是大感驚懼,知他說得出做得到,自己送命不打緊,只怕這傳了三十三世的明教,便要亡在這少林僧手下。

只聽圓真越說越得意:「明教之中,高手如雲,你們若非自相殘殺,四分五裂,何致有覆滅之禍?以今日之事而論,你們七人若不是正在自拚掌力,貧僧便悄悄上得光明頂來,又焉能一擊成功?這叫做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哈哈,想不到當年威風赫赫的明教,陽頂天一死,便落得如此下常」

楊逍、彭瑩王、周顛等面臨身死教滅的大禍,聽了他這一番話,回想過去二十年來的往事,均是後悔無已,心想:「這和尚的話倒也不錯。」周顛大聲道:「楊逍,我周顛實在該死!過去對不起你。你這個人雖然不大好,但當了教主,也勝於沒有教主而鬧得全軍覆沒。」楊逍苦笑道:「我何德何能,能當教主?大家都錯了,咱們弄得一團糟,九泉之下,也沒面目去見歷代明尊教主。」圓真笑道:「各位此時後悔,已然遲了。當年陽頂天任魔教頭子之時,氣焰何等不可一世,只可惜他死得早了,沒能親眼見到明教的慘敗。」

聽得這話,眾人想到明教傳承如此之久,今日卻要敗在自己幾人手中,都有些心灰意懶,愧疚之意溢於言表。

正在此時,只聽得這議事大廳門口傳來一道低沉而緩慢的聲音道:「即使陽教主沒有仙逝,怕也是見不到明教慘敗。」

眾人一驚,循聲望去,只見一名黑袍之人緩步走入,一名絕美白衣女子緊隨其後,正是小龍女與羅凡。

雖然有幾人並非第一次見到小龍女了,但依然從心中生出一種驚艷的感覺,這些時日對明教多番相助,明教一眾高層自然不會不知曉。只是,眾人心中想道:「她的武功雖高,但這圓真的功夫也是登峰造極,兩人相比,不知孰優孰劣,更不知能不能救得了在場眾人。而這黑袍神秘人又是什麼來路?方才聽說龍姑娘帶來一人,難道便是此人?」

成昆此時也極為疑惑,沒想到有人來到此處,他竟全然未覺。

成昆轉身向羅凡問道:「你是何人?」他自恃武功高強,自然不會怕了小龍女這樣一個年輕姑娘家,只有這名神秘人,他有些看不透。

眾人只聽得那白色面具之下,一道低沉的聲音傳出道:「你知道枯木這個名字即可。」聲音聽起來不慍不火,讓人猜不透其中意味。

原本此時青翼蝠王還留有餘地,欲要蓄力偷襲,但從方才的話中聽出,這黑袍人似乎是友非敵,因此並未再作動作,只是靜觀其變。

完全猜不透這黑袍人的底細,成昆臉色驚疑不定,但他此時已將明教高層制住大半,自然不會輕易放棄,只見他神色一凜,沉聲道:「裝神弄鬼!看我先屠了這明教眾魔1說罷,又一指向身旁楊逍點去。

這一指意在引羅凡上前相救,屆時再行偷襲,以幻陰指之能,定能將這黑袍人制祝而此人若是不上前相救,楊逍必死!

只聽得羅凡冷哼一聲,其身上忽然爆發出一股驚人的劍意,羅凡從小龍女手中抽出淑女劍,挽了個劍花,朝成昆方向遙遙一斬!

成昆一指還未完全點出,忽然似是感覺到什麼一般,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急忙抽身飛退,其他人還未看出發生了什麼事,卻只見廳中一道一人環抱的朱漆樑柱忽然斷作兩截,轟然倒塌!

「嘶~」廳中頓時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成昆額頭上一滴冷汗滴下,若是方才斬中的是自己,會是什麼後果?

明教其餘眾人也心中驚駭,這等功夫,簡直聞所未聞!

「這是什麼功夫?」成昆強行壓下心中震撼,開口問道。

「無上……」還未等羅凡回答完畢,只見成昆腳下猛地一踏,雙手成指分襲羅凡與小龍女兩人,羅凡一驚,但獨孤九劍大成的他,有如何分辨不出成昆出手攻擊的前兆動作?運起凌波微步橫步坎位,登時與成昆這一記幻陰指擦身而過。而小龍女那邊更是在躲開這一指的同時,施展一陽指向成昆「中極穴」點去。

「高手1成昆心中一沉,沒想到這兩人武功都如此之高,但他也是浸淫武道多年,雖然小龍女這一指來得突然,他也並未怎麼慌亂,只將身子一轉,小龍女這一指頓時偏了幾分,成昆與兩人錯身而過,破門而出!卻原來成昆見這一劍詭異強橫,前所未見,這黑袍人只怕是武功極高,脫身保命要緊,當即便生退意。

「追。」羅凡只吐出這一個字,小龍女隨即會意,兩人一齊跨步出門,尾隨成昆而去。

忽然,羅凡身子一晃,差點跌倒,卻是以手撐地才保住平衡,小龍女發現羅凡的異狀,連忙轉身將他扶住,問道:「怎麼了?」接著內力往羅凡體內一探,竟是發現他體內筋脈卻是多出不少傷痕!

「呵~」羅凡擺了擺手苦笑道:「強用劍意引起些許反噬罷了,先不管了,我們去光明頂密道。」羅凡此刻才後天九層的武功修為,無上心劍雖能運用,但卻沒有強橫內力溫養筋脈,心劍一經出鞘,便要被其逸散出來的劍氣所傷!

大廳中,明教互望一眼,只聽得彭和尚嘆道:「若不是這兩人,我明教今日怕真要覆滅在此了1

冷謙道:「強援,無憂。」他的意思是,明教得此強援,已無憂矣。

青翼蝠王道:「兩人功夫之高,當今少見,也不知什麼來路,有什麼目的。」

周巔道:「這兩人對我明教有如此大恩,管他什麼來路1

說不得道:「若是兩人心懷不軌,方才便能動手,將我明教連根拔起,但兩人並未如此,如此看來,即使來路不明,卻也是友非敵了。」

說不得這話一出,眾人皆點頭同意,確實,若是欲對明教不利,方才便能將眾人盡數覆滅在此,而兩人毫無此意,看來確實是友非敵了。

這時,羅凡忽然聽到系統提示聲響起:「宿主救得明教光明左使,五散人,青翼蝠王,獲得明教聲望23000,獲得氣運能量23000,宿主明教聲望達到親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