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70.出手相助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守」五個字,他心中可從來沒想到過,但見到她這般凄然欲泣的神情,心中大感不忍,便道:「甚麼丑不醜,美不美,我半點也不放在心上,你如要我陪你說笑談心,只要你不嫌棄,我自然也喜歡。但你如想騙我說……」那村女...

此時羅凡隱在一旁觀看,並未現身。

只見那衛璧將手中長劍一擺,冷笑道:「你說臨死之前,定要去和一個人見上一面,我道必是個貌如潘安的英俊少年,卻原來是這麼一個醜八怪,哈哈,好笑啊好笑!這人和你果然是天生一雙,地生一對。」

那村女毫不生氣,只淡淡的道:「不錯,我臨死之前,要來再瞧他一眼。因為我要明明白白的問他一句話。我聽了之後,方能死得瞑目。」張無忌大奇,全不明白兩人的話是何意思。只聽那村女道:「我有一句話問你,你須得老老實實回答。」張無忌道:「是我自己的事,自可明白相告。是旁人的事,可沒這麼容易就說。」張無忌料想那村女要問謝遜的所在,他已打好了主意跟他們敷衍,是以沒把言語說得決絕了,似乎頗有商量的餘地。那村女道:「旁人的事,要我操甚麼心?我問你:那一天你跟我說,咱兩人都孤苦伶仃,無家可歸,你願意跟我作伴。你這句話確是出於真心么?」

張無忌一聽此話,大出意料之外,當即坐起,只見她眼光中又露出那哀傷的神色,便道:「我自是真心的。」那村女道:「你當真不嫌我容貌醜陋,願意和我一輩子廝守?」張無忌一怔,這「一輩子廝守」五個字,他心中可從來沒想到過,但見到她這般凄然欲泣的神情,心中大感不忍,便道:「甚麼丑不醜,美不美,我半點也不放在心上,你如要我陪你說笑談心,只要你不嫌棄,我自然也喜歡。但你如想騙我說……」那村女顫聲問道:「那麼你是願意娶我為妻了?」張無忌身子一震,半晌說不出話來,喃喃道:「我……我沒想過……娶妻子……」何太沖等六人同時哈哈大笑。衛璧笑道:「連這麼一個醜八怪的鄉巴佬也不要你,我們便不殺你,你活在世上有甚麼味兒?還不如就在石頭上撞死了罷。」

原來這六人便是衛壁、武烈、武青纓、何太沖、班淑嫻、丁敏君幾人,而那丑村姑,則是蛛兒殷離。

在羅凡內功修為達到後天九層的前幾日,蛛兒路遇張無忌,兩人相處倒是頗為投緣,因此蛛兒聽得張無忌提起曾經被朱九真騙,又被她所養惡犬咬得遍體鱗傷,當即便對朱九真起了殺心。

原著中並未明確記載蛛兒的殺人過程,因此一猜測為朱九真撞破衛壁武青纓兩人偷情,拔劍相向之後被武青纓誤殺,接著嫁禍給蛛兒,另一說則是被蛛兒的千蛛萬毒手所殺。

至於實際情況是哪種,只怕只有蛛兒本人才知道了。

但無論是哪種情況,都不影響六人追殺蛛兒,朱武連環山莊的人雖然武功差了些,人品也噁心得很,但人家好歹也掛了個名門正派的牌子。而《倚天屠龍記》中的所謂名門正派,藏污納垢者十有八九,自是蛇鼠一窩,再加上黑白不分忠奸不辨譬如峨眉,於是便造成了眼前這種局面。

此時張無忌聽了六人的譏笑和衛璧的說話,登時便知那蛛兒和這六人並非一路,以及衛璧等人立時便要殺她,想到蛛兒並非引人來加害他,心中感到一陣溫暖。只見蛛兒低下了頭,淚水一滴滴的流了下來,顯是心中悲傷無比,只不知是為了命在頃刻,是為了容貌醜陋,還是為了衛璧那利刃般的諷刺譏嘲?張無忌心中大動,想起自己父母雙亡之後,顛沛流離,不知受了人家的多少欺侮,這村女煢煢弱質,年紀比自己小,身世比自己更加不幸,這時候不知何以巴巴的來問這句話,焉可令她傷心落淚、受人折辱?又何況她這般相問,自是誠心委身。心想自己一生之中,除了父母、義父、以及太師父、眾位師叔伯,有誰是這般真心的關懷過自己?自己日後便好好待她,兩個人相依為命,有甚麼不好?張無忌眼見她身子顫抖,便要走開,當即伸出手,握住了她右手,大聲道:「姑娘,我誠心誠意,願娶你為妻,只盼你別說我不配。」

蛛兒臉露甜笑,靠在他胸前,柔聲道:「從前我叫你跟著我去,你非但不肯,還打我、罵我、咬我……現下你跟我這般說,我真是歡喜。」張無忌聽了這幾句話,心中登時涼了,原來這村女閉著眼睛聽自己說話,卻把他幻想作她心目中的情郎。而張無忌此時哪知道,蛛兒說的便是自己。蛛兒只覺得他身子一顫,睜開眼來,只向他瞧了一眼,她臉上神色登時便變了,顯得又失望,又氣憤,但隨即帶上幾分歉疚和柔情。她定了神,說道:「阿牛哥哥,你願娶我為妻,似我這般醜陋的女子,你居然不加嫌棄,我很是感激。可是早在幾年之前,我的心早就屬於旁人了。那時候他尚且不睬我,這時見我如此,更加連眼角也不會掃我一眼。這個狠心短命的小鬼礙…」她雖罵那人為「狠心短命的小鬼」,可是罵聲之中,仍是充滿不勝眷戀低徊之情。

武青嬰冷冷的道:「他肯娶你為妻了,情話也說完啦,可以起來了罷?」

那村女慢慢站起身來,對張無忌道:「阿牛哥哥,我快死了,就是不死,我也決不能嫁你。但是我很喜歡聽你剛才跟我說過的話。你別惱我,有空的時候,便想我一會兒。」這幾句話說得很溫柔,很甜蜜。張無忌忍不住心中一酸。只聽得班淑嫻嘶啞著嗓子道:「我們已如你所願,讓你跟這人見面一次。你也當言而有信,將那人的下落說了出來。」那村女道:「好!我知道那人曾經藏在他的家裡。」說著伸手向武烈一指。武烈臉色微變,哼了一聲,喝道:「瞎說八道1衛璧怒道:「快老老實實說出來,你殺我表妹,到底是受了何人指使?」張無忌這一驚當真非同小可,顫聲道:「殺了朱……朱九真姑娘?」衛璧瞪了他一眼,惡狠狠的道:「你也知道朱九真姑娘?」張無忌道:「雪嶺雙姝大名鼎鼎,誰沒聽見過?」武青嬰嘴角邊掠過一絲笑意,向那村女大聲道:「喂,你到底是受了誰的指使?」那村女道:「指使我來殺朱長齡的,是崑崙派何太沖夫婦,峨嵋派的滅絕師太。」武烈大喝:「你妄想挑撥離間,又有何用?」呼的一掌,向那村女拍去。他這一喝威風凜凜,掌隨聲出,掌力只激得地下雪花飛舞。

「住手1忽然,只見一道白影從旁激射而至,長劍和著劍鞘點向那武烈「長強」「氣沖」兩處穴道,羅凡所處位置距離蛛兒甚遠,採取的卻是圍魏救趙之策。

幾人見有人偷襲,連忙提醒道:「小心。」武烈只覺身後一陣勁風襲來,連忙撤掌回防,盪開羅凡的攻擊。

「六個人欺負一個女子與一個斷了腿的鄉民,可笑!真是可笑1說話間,幾人只見一名白衣翩翩,面容英俊的青年擋在了面前。

「你是何人?」武烈指著羅凡問道。

衛壁在羅凡手中吃過虧,自然認得,於是說道:「此人叫羅凡,武功很是詭異,我與表妹都在他手上吃過虧。」

「羅凡?」眾人一聽,與百年前的劍仙羅凡竟是同一個名字,不過這名字很是普通,遇到重名也不算奇怪。

原著中,宋青書出場是在六大門派對手明教之時,當時宋青書見到其餘門派之人時,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直接拜見滅絕師太,由此可見他當時有可能認識滅絕師太,而滅絕師太認不認識他,原著便沒有提到了。但很明顯其他人卻是不識得宋青書的,不然也不至於當時全都是「素來聞名……今日得見」之類的話。

因此衛壁說他是羅凡,那便是羅凡了,看這樣子,幾人心道:「怕是來者不善埃」

一個蛛兒已經很是棘手了,而此人據說武功詭異,若是兩人聯手,雖然自己幾人不至於敗在這兩個小毛孩手上,但只怕會要付出一些代價。幾人思忖一番,武烈帶著些許威脅之色上前說道:「我勸閣下今日還是莫要插手此事為好。」接著一一介紹道:「這兩位,是崑崙掌門夫婦,這位是峨眉丁女俠……」介紹完畢之後,武烈盯著羅凡道:「閣下今日就此退去,我們就當今日之事沒有發生,如何?」

羅凡掏了掏耳朵,笑道:「什麼掌門女俠的,聽起來很厲害啊?」

眾人聽得羅凡此話,心中一喜,心道看來崑崙峨眉的名頭還是有用。但隨後他們便聽得羅凡又喝道:「崑崙、峨眉都是名門正派,他們會六人一齊欺辱一個弱女子?拜託你們說謊能編個好點的嗎?」

「你1武烈被這話說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一時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他身後,何太沖走上前來,彬彬有禮地一抱拳道:「這位少俠,難道你不知你所護之人乃殺人兇手嗎?我們只是在緝拿殺人兇手而已,少俠還是速速退去吧,否則便不是在行俠仗義,而是助紂為虐了1

「殺人兇手?」羅凡冷笑道,「助紂為虐的是你們吧,這幾人縱犬咬人,前幾日若非我趕到及時,好好的一個人就要當狗糧了,怎的沒見你緝拿?」

說實話,羅凡對倚天屠龍記中除了武當的名門正派,實在沒多少好感,像神鵰中正道還有點正道的樣子,但到了倚天屠龍記,笑傲江湖,名門正派還有幾個可以稱得上「正」的?十有八九的偽君子,因此,羅凡對幾人根本沒有客氣。

幾人臉色瞬間冷了下來,看這樣子是談不攏了,何太沖寒聲說道:「看來你是一定要與我們作對了?你可不要後悔1

.

.

.

昨晚沒睡好,各種頭疼的節奏,選擇角色進入是要花費氣運點的,這麼便利的玩意不可能免費哈,昨天也忘記交代了,各位抱歉~

選擇宋青書是15000,已經補上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