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60.回歸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3-18 05:43  |  字數:4212字

只見羅凡神色冰冷,青光流轉,便如一道青色光盾一般,將所有細針悉數擋下。

「還有再戰之力嗎?」那魁梧和尚神色一冷,躍步上前,雙手連點,少商劍與關沖劍同時射出!

羅凡長劍一橫,只聽得叮噹兩聲,竟是將兩道劍氣輕鬆擋住!

「師兄!布陣!」五人再次開始站位,劍氣連出,而那紅袍女子也一起加入了戰圈,只見羅凡的長劍如一道青色流光在周身飛舞,竟是沒將一絲一毫的攻擊漏掉!

一瞬間幾人便已經攻出了數十招,羅凡長劍遊走周身,潑水不進!

「小子,你還要負隅頑抗嗎?」那魁梧僧人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大喝一聲道。

「的確,該結束了!」羅凡淡淡地道。

眾人有些疑惑,不知道羅凡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那紅袍女子問道:「你說什麼?」

羅凡道:「我只要你們接得住我一劍,此事,我可以不再計較。」

「什麼?」紅衣女子先是錯愕,楞了一會才臉色陰沉地道:「你莫不是瘋了吧!」

那幾名老僧也宣了一聲佛號道:「施主實在太過狂妄!」

五子扶著王處一坐在一邊,見到羅凡從崖下上來,逃得一死,心中欣喜,但聽聞羅凡此話,臉色頓時都有些精彩,正欲相勸,紅袍女子腳步一錯,身形向左瞬間跨出數米之遠,數道細針夾雜著尖銳的破空之聲向羅凡襲來。

只聽得一道聲音冰寒如從九幽傳來一般:「一點劍意心中起,無相無形鬼神驚!」羅凡一劍橫斬,沒有絲毫花俏,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斬,而劍也似是在斬空氣一般,只是方向搖指紅袍女子。

「你斬哪裡呢?」紅袍女子頓時一聲嗤笑。

忽然,細針在空中忽然似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撞中一般,接著紅色細線如冰雪般消融,紅袍女子還未來得及驚駭,身體突兀地一震,只見他身後的崖壁之上,忽然多出一道巨大的劍痕,如同天塹!

全場,鴉雀無聲!

寂靜得如同那幽冥死域一般!

一滴滴冷汗從全真幾人額頭滲出,一劍斬出一道天塹,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若是站在他面前的是自己幾人……

想到這,幾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只見那紅袍女子頓時如一灘爛肉般委頓在地,生機已絕!

「叮,恭喜宿主生死之間領悟劍意真諦,氣運加身,獲得氣運能量25000,氣運點25000。」

原本羅凡一直在追尋天地自然之道,卻不料在這陰差陽錯之下竟悟出劍意,這也是造化使然。

羅凡凜然而立,斜眼向眾僧冷冷地道:「現在,該你們了!」

那幾名老僧見羅凡這一劍如此威勢,自知絕非血肉之軀可以抵擋,他們出身大理皇室,自是以守護大理皇室為主,若是今日全部折損在此,豈非不智,一名枯槁老僧上前一步,宣了一聲佛號道:「施主劍法高強,我等不是對手,告辭!」

沉默了一會,羅凡才道:「我說過,想走,接我一劍!」

此時幾名老僧已經行至山道之上,山道狹窄,無處可躲,羅凡一劍斬出,幾人只有硬接!

幾人六脈神劍連連施展,但才射出不遠,便似泥牛入海,全無動靜!

幾人只覺得一股極為銳利的氣息撲面而來,幾名老僧連忙施展內力奮力抵抗,但似乎收效甚微!幾人只覺得全身似被寒冰刮過一般,接著身體一震,哇的一聲,吐出數口鮮血!

「這……這招……叫什麼?」那魁梧僧人捂著胸口,極為不甘地問道,此時他感到五臟六腑如同被絞成一團漿糊一般,一招之威,竟至於斯!

羅凡心想道:「強者自強,強不過吾心,既然由心而發,那這劍意便叫無上心劍好了。」

於是開口答道:「無上心劍!」頓了頓又道:「沒想到你們竟能接我一招不死,也罷,你們走吧!」

幾名老僧有些無奈,也有些蕭索,沒想到自己師兄弟幾人苦練數十年,竟然連人家一招都接不住,只得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自家人知自家事,羅凡早已身心俱疲,第一劍他處於頓悟之中,全然由心而發,渾然天成,才能發揮出那麼大的威力,而第二劍,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他此時已經接近油盡燈枯,全憑一股意志在支撐,根本殺不了幾人,不然方才也不需要藉助山道的阻攔來讓劍氣必中了,若是被幾人看出破綻,自己就危險了!

「師父!」此時,羅凡看到王處一躺在血泊之中,蒼白的嘴唇一張一翕,顯是受傷極重,生機已絕!

「凡兒……」王處於嘴唇微動,只發出一聲細如蚊蚋的聲音。

「師父您別說話,我有辦法!」說著羅凡連忙在腦海中對系統說道:「系統,給我兌換最好的治療藥物!」眼見王處一即刻便要死去,羅凡生怕兌換出來的藥物不夠好,救不了人。

「叮,您得到回天丹,消耗氣運點23000。」

羅凡手中忽然多出一顆散發著異香的丹藥,羅凡連忙對王處一說道:「師父,這是那位前輩給我的丹藥,有起死回生之效,您張開嘴!」

周圍五子原本見到羅凡那一劍已經震驚了半響,接著聽到起死回生的藥物,心中更是大為驚駭。當然,真正的起死回生藥物並非兩萬多兌換點便能兌換的,這只是個誇張而已,不過救活王處一卻是夠了。

王處一聞到這奇異的藥效便似乎已經恢復了半分精神,輕輕張開嘴,丹藥入口即化,似是化作一股暖流流遍四肢百骸。臉色頓時紅潤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