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53.正邪之問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3-18 05:43  |  字數:3622字

「哈哈哈哈!用自己女兒做人質,我還真是第一次見!」羅凡見狀先是一愣,雖然在神鵰一書中早就見過公孫止的真面目了,但此時真正經歷,他還是錯愕了一下。

公孫止暗忖這谷中是不能呆了,眼前這男子武功實在太高,需得趕快逃離,他見羅凡果真沒有上前,連忙挾著公孫綠萼向屋外走去。

羅凡此時嘴角卻是露出一絲冷笑,雙眼越過公孫止,看向正站在門口的小龍女。

公孫止只知羅凡實力極強,因此大部分精力皆放在羅凡身上,而身後這個清逸出塵的大美人,他卻是並沒有分出太多心思去注意,況且,在羅凡的壓力之下,他也不可能分出太多心神去留意他人。

忽然,他看到羅中指伸出,在身前虛點了一下。

他不知何意,但心中已經有了極為不好的預感,剛要有所動作,公孫止忽覺心口一疼,接著又感到手腕一疼,鋸齒刀哐當一聲掉落在地!

公孫止低頭一看,只見胸口出不知何時竟多出了一個血洞!他一手捂住胸口,緩緩轉過身去,只見小龍女素白的纖指才剛剛收回。

「如果你沒練閉穴功夫,此次我或許只會讓龍兒點你穴道,可惜啊!」羅凡有些無奈地說道。

「爹!」公孫綠萼哭喊著將公孫止扶住,而公孫止卻是滿臉驚駭地看著羅凡問道:「你……你怎麼可能……知道!」

羅凡一聲輕笑道:「很不巧,本人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便是你將裘千尺囚在丹房地底之事我也知道。」

「你……」公孫止神色驚駭已絕,卻是一口氣沒提上來,當即便斷了氣。

廳中絕情谷之人,不少聽到羅凡此話皆是大驚失色,突然之間,站在屋角待候的一名老僕奔上前來,叫道:「你說的可是事實?主母她真被關在丹房地底?」

「前輩,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媽他被關在丹房地底?」此時公孫綠萼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震驚到,連忙擦了擦眼淚向羅凡問道。

「前輩?」羅凡不禁失笑,沒想到自己也有被人喚作前輩的一天,不過公孫綠萼與楊過平輩論交,自己是楊過的師父,這聲前輩倒也當得,想到這,羅凡答道:「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此事去丹房一觀便知。」

……

果然,一天之後絕情谷弟子將裘千尺從地底救了出來,母女團聚,兩人頓時哭成了淚人,當裘千尺知道公孫止已經被人殺死時,連連拍手大喊殺得好,接著將前因後果說明,眾人才終於看清公孫止此人面目。

雖然羅凡不大喜歡這老婦,但是畢竟絕情丹之事還得落在她的手上,再說以楊過與公孫綠萼的關係,羅凡也不便在這絕情谷動用太過強硬的手段,因此面色還算和氣地道:「前輩既已脫困,便請幫我徒兒解情花之毒吧。」

裘千尺與女兒敘舊之時被人打斷,心中頓時大為不快,看了羅凡一眼問道:「你是何人?」

公孫綠萼見母親似有怒意,她不願雙方鬧僵,連忙解釋道:「媽,這位前輩是楊大哥的師父,便是她告訴我們爹爹將你關在丹房地底,讓我們前來營救的。」

裘千尺瞪了公孫綠萼一眼,怒斥道:「你還叫他爹爹!叫他公孫止!什麼爹爹不爹爹的?」

綠萼道:「是。媽。」

裘千尺恨恨地「哼」了一聲,接著才神色不快地向羅凡問道:「你怎知道我被公孫止那老賊關在地底?」

羅凡笑道:「這天底下我不知道的事還真不多。」

裘千尺聞言冷笑道:「狂妄,我且問你,你可知我大哥二哥在哪嗎?」她被關在地底十餘載,此時除了公孫綠萼,唯二的兩個親人便是她大哥和二哥,因此自然是想要知道他們的消息。

羅凡張口便答道:「你大哥在華山之巔摔下懸崖,你二哥拜在南帝一燈大師座下出家做了和尚。」

「什麼?」裘千丈兄妹之情最篤,忽地聽到他的死訊,裘千尺全身發顫,喊道:「你說我大哥死了?」

羅凡道:「你不相信?」

裘千尺道:「我大哥怎麼死的?」

羅凡頓時有些不耐煩地道:「我說你能不能幫我徒弟先將毒解了?」

裘千尺道:「待我查明你說的話是否屬實後,我自然會幫他解毒!」

公孫綠萼連忙道:「媽,若不是前輩援手,你尚困身石窟之,大難未脫。他們又沒絲毫得罪你之處。咱們有恩報恩,你設法先解了楊大哥身上之毒罷。」

裘千尺嘿嘿冷笑,道:「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世上恩仇之際便能這般分明?那公孫止對我是報了恩么?」

「哦?你的意思是不願交出解藥了咯?」羅凡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裘千尺冷笑道:「你是要威逼於我?你若是見我斷手斷腳,便以為我軟弱可欺,那你便想錯了!」說罷,忽然嘴中一吐,一道烏黑的事物便以極快的速度向羅凡襲來。

羅凡神色中露出些許不屑,左手抬起,中指往前方虛點,只聽得「波」的一聲,那烏黑事物竟是無故炸裂開來!

裘千尺臉上一驚,嘴上卻是毫無停頓地再次吐出數顆棗核釘,只見羅凡雙手出指連點,那棗核釘竟是全在空中爆裂開來,無一落空!

裘千尺當下大驚道:「這是什麼功夫?」

羅凡道:「六脈神劍!說了你也不懂。」頓了頓又道:「現在可以將解藥拿出來了嗎?」

公孫綠萼也連忙在一旁勸道:「媽,你給他治了毒罷!」

裘千尺看了楊過一眼問道:「你喜歡上那小子了是不是?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