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51.絕情谷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3-18 05:43  |  字數:3322字

「什麼?」羅凡心中一驚,有些不解,此次沒了小龍女,楊過怎麼還會中情花劇毒?

此事還得從楊過從大理回到終南說起。楊過回到終南,聽聞師父羅凡已經叛出全真,此時又全然不知羅凡的去向,心道人海茫茫又去何處尋之,只得先去襄陽投奔郭靖。當時恰逢英雄大會,楊過沒了小龍女的相助,卻是被金輪法王打得受傷不輕,好在恰逢歐陽鋒此刻前來尋他才將其救下。

金輪法王自恃武功高強,又被楊過言語相激,與歐陽鋒大打出手,但他此時才九層龍象,又如何是歐陽鋒的對手,反倒是被歐陽鋒的蛤蟆功打成重傷,臨危之際,金輪法王突破到十層龍象才得以逃得性命。

但歐陽鋒在中原仇家甚多,郭靖黃蓉對他也無甚麼好感,沒多久便被逼走,是以幾人去救被金輪法王擄走的郭芙時,幾人面對十層龍象的法王,雖然法王受傷頗重,卻也讓幾人吃了大虧。

之後面對十層龍象的金輪法王的追殺,卻是程英拚死才將眾人救下,但她自己卻身受重傷,不知所蹤。

接下來與原著劇情有些相似,楊過誤以為郭靖黃蓉是他的殺父仇人,於是投靠蒙古一方,追蹤周伯通進入絕情谷,卻發現程英為公孫止所救,程英重傷之際面具遺失,公孫止見她容顏極為美貌,又如何抵擋得住,當下色心大起逼程英嫁於自己。

楊過與程英本是舊識,自是設法搭救,但公孫止的陰陽倒亂刃法極為高明,刀法劍法同使時,可剛柔相濟,陰陽相輔。當用刀劍倒亂對敵時,所持之劍本來輕柔,卻又砍又斫,變成陽剛之極的刀法;而所持之刀卻刺挑削洗,全走單劍的輕靈路子,此時刀已成劍,劍亦成刀,招式變得奇幻無方,刀劍互輔全無破綻,楊過對這樣的武功無從適應,當即落得大敗,被公孫止以數捆情花刺刺遍全身,最終在公孫綠萼相救之下才逃得性命。

原本公孫綠萼為了楊過甘冒奇險去盜絕情丹,但楊過思忖羅凡身具九陽神功,百毒不侵,又有奇葯能起死回生,應當有辦法解他身上的情花劇毒,於是拒絕了公孫綠萼的好意,在公孫綠萼相助下逃出來尋找羅凡的同時,又前來襄陽托郭靖黃蓉前去營救程英。

經過黃蓉的一番敘述,再加上結合劇情的一些猜測,羅凡頓時將事情猜了個七七八八,連忙問道:「過兒呢?」

黃蓉道:「過兒這一路奔波勞累,我已經讓他先去休息了。」

羅凡這才打量起她,只見她生得極為貌美,言行舉止皆有大家風範,於是向她點了點頭道:「這位是郭夫人吧,麻煩帶我去看看過兒吧。」

此時情況有些緊急,黃蓉也沒多說,點了點頭,帶著羅凡小龍女轉過幾處庭院,來到一間頗為幽靜的房間,楊過此時卻是毫無睡意,聽見屋外有腳步聲,連忙出門觀望。

一見到羅凡到來,楊過頓時大喜叫道:「師父!」

「嗯!」羅凡淡淡地點了點頭,身形一晃,便已來到楊過身前,手按在其脈門之上。

「怎麼樣?」眾人急忙問道。

只見羅凡搖了搖頭道:「中毒已深,我也無能為力。」

「啊……」幾人原本心中稍稍生出的希望頓時又被澆滅,而羅凡臉上卻並未見著急,語氣依然平淡地說道,「雖然我無能為力,但可沒說不能另尋他法,你不必著急,過兒,你跟我來,我有話要問你。」

郭靖幾人聽到羅凡有法子救楊過,頓時一喜,既然是人家師徒要聊私話,眾人自不會自討沒趣前去打擾。

在附近尋了一處無人之地,羅凡問道:「過兒,你是否以為你郭伯伯是你的殺父仇人?」

楊過聽聞此言頓時大驚,沒想到竟然會被羅凡一語道破,隨即也不再否認,答道:「是。」

羅凡搖頭輕笑了一聲,也不多說,只是講起了楊康當年的往事,而楊康最終卻是一掌打在黃蓉的軟蝟甲上,自己害死了自己。

雖然知道羅凡不會在此事上騙他,但楊過依然情緒激動地道:「我不信!我爹爹怎麼可能是這樣的人!」

羅凡嘆了口氣道:「有些事,由不得你不信,人生有時候便是這樣無奈,此次事了,你便可去找與此事相關之人辯證真偽。」此時羅凡正愁氣運能量無從尋找,想到楊過絕情谷之事,於是頓了頓又道:「去絕情谷的路你知道吧,為我指路吧,其他事情為師自有法子解決。」

雖然羅凡不願在楊康之事上多作解釋,這些年來楊過跟著羅凡走南闖北,自是對他極為信任,而且羅凡說得在情在理,楊過卻是信了幾分,而他此時又擔心程英與公孫綠萼,於是只是去向郭靖幾人道了聲別,便帶著羅凡往絕情谷而去。

絕情谷離襄陽並不算太遠,而羅凡小龍女兩人此時又身負絕頂輕功,過了不多時,幾人來到一處山徑之前,山徑只有一條,倒不會行錯,只是山徑越行越高,也越是崎嶇,天色漸黑,正感焦躁,忽見遠處有幾堆火光,羅凡心知到了。

行不多時,到了山峰頂上一處平曠之地,只見一個極大的火堆熊熊而燃,再走近數十丈,火光下已看得明白,火堆之後有座石屋。

楊過在屋前大聲喊道:「公孫老賊!你爺爺楊過我又回來了,速來迎接!」

石屋門緩緩打開,出來四人,三名綠衫男子在後,一名身穿嶄新的大紅緞子袍子,似是新郎服裝,面目英俊,舉止瀟洒,上唇與頦下留有微髭的中年男子在前,見是楊過,笑道:「小子,上次僥倖讓你逃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