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48.回古墓

作者:逆水之葉  |  更新時間:2014-03-18 05:43  |  字數:3445字

這天地間,彷彿便成了黃藥師一個人的舞台,簫聲落寞,劍法飄忽,除了紅袍女子還在負隅頑抗,其餘眾人已經被這藝術般的劍法所吸引,不自覺地被這樂曲帶動了情緒,眼中充滿哀傷。

那紅袍女子額頭已經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心中已經極為驚駭,雖然中了羅凡一記中沖劍對他也有些許影響,但他知道即使自己全盛時期,也絕對勝不了此人,東邪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看來我真是小看了天下武林人士!」想到這,紅袍女子一聲嬌吒,指間散出數根細針,身形急退,接著蓮足輕踏,竟是以極快的速度向遠處逃離!

黃藥師並沒有再追,簫聲停下,最快從這曲中恢復的竟是小龍女,她心若冰清,心境卻是比羅梵谷出許多。

系統提示音頓時響起:「第一波世界清除力量已經被擊退,請宿主作好準備迎接第二波清除力量!」

「系統提醒,請宿主儘快回歸,請宿主儘快回歸!」

「尼瑪!」羅凡頓時被系統提示驚醒,心中大罵,第一波就差點要栽在這裡了,沒想到還有第二波!

「羅兄弟,你覺得我此曲如何?」黃藥師開口問道,自那日西湖一見,他覺得羅凡實乃當世大才,心中自是生出了同輩論交的想法。

羅凡回味這方才的簫曲,深深看了黃藥師一眼,他知原著中黃藥師與楊過平輩論交之事,當下也不奇怪,心中卻是想到現世之人所作的一首名為《碧海潮生曲》的歌曲,低聲唱道道:

縱橫這一生有幾人

亦正亦邪不論

多想能有你在身邊

共賞這碧海潮生

一顰一笑總不能忘

永離之苦穿腸

唯有你

從沒有誰可以在心上

如果能夠用我生命

換你回生

也在所不惜

只要能夠和你一起

化成灰也甘心

一縷簫聲一種落寞

除了你這濁世還有誰懂我

世人皆知東邪狂

何人可解心中痛

一縷簫聲一種寂寞

有我深藏的眷戀想你聽到

月光如愁相隔如天遙

歌聲中帶著淡淡的落寞與哀傷,黃藥師似是心有所感,一曲聽完,略一沉吟道:「此曲甚佳,只是這詞是否太淺白了一些?是羅兄弟所作嗎?」

羅凡仰頭看著天空的白雲,想起了現世,眼中帶著些許思念,心道:「或許很快便能回去了吧。」隨即稍作思索,答道:「詞曲乃我一位友人所作,我那位朋友說,既然都是江湖人士,何必弄得那麼文縐縐的?淺白一些倒更符合我輩江湖人士直爽的性子。」

黃藥師聞言撫掌大笑道:「好一個淺白一些倒更符合我輩江湖人士直爽的性子!這位先生當真大才,反觀我卻是落了下乘!不知羅兄弟這位朋友是何人,可否為我引薦一番?」

「哈?」羅凡頓時一楞,心道跨了一個位面如何引薦?於是心中思量一番答道:「那位朋友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竟然……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嗎?」黃藥師嘆了一口氣道:「如此知己,卻無緣得見!可嘆,可嘆哪!」

羅凡自知黃藥師會錯意了,不過卻沒有點破,總不可能告訴黃藥師,作曲的人在另一個世界吧。

四周甲士此時都已經逐漸恢復,他們此時看到黃藥師便如看到妖怪一般,連滾帶爬地逃離此地,黃藥師也懶得去管這些嘍囉,羅凡此時受傷,自然也沒那個閑功夫去多管。

羅凡捂著胸口站起身子,對黃藥師一抱拳道:「這次多謝黃老哥相助了。」接著又向兩女介紹道眼前這位便是人稱「東邪」的黃藥師。

隨即羅凡問道:「不知道黃老哥為何會到此處?」

黃藥師撫須答道:「我這套劍法實則還未完善,但又苦思不得,只得出來走走了,卻是聽聞羅兄弟遭逢大難,便趕過來看看。」

羅凡又是點頭稱謝,此次事情鬧得這麼大,只怕江湖中人無人不知了,今後自己的名字怕是要傳遍天下,當然,多半是個惡名。接著黃藥師又問道:「羅兄弟,我聽聞你已經叛出全真,並殺了兩位師兄?」

羅凡臉色一冷,答道:「是。」隨即看了黃藥師一眼道:「難道老哥也認為我此事做得不對嗎?」

黃藥師玉簫在手中滴溜一轉,笑道:「你我雖相識不久,但我卻知道你不是那嗜殺之人,難道其中有什麼隱情?」

羅凡長嘆了一口氣,若說神鵰中他最佩服的是誰,那一定是郭靖,但若論到他最喜歡那個男角色,卻並非郭靖,而是黃老邪,用古人的話說便是神交已久。

黃老邪除了不是一個好人,其實什麼都好,作為丈夫,他浪漫,專情,並且直到數十年後依然深愛著他的妻子。作為父親,他也算是這個時代最開明的父親了,不然也不會隨著女兒的喜好讓她嫁給當時看上去又傻又**絲的並且還極不討他喜歡的郭靖。作為師父,或許很多人認為他將所有徒弟的腿打斷,算是一個極為殘忍的師父了,但事實上卻是他的每個徒弟都以能有一天回到師父身邊為榮,這需要什麼樣的師父才能讓自己的弟子如此尊敬?縱觀整個金庸小說也只此一家了。而性格,事實上他的那種狂放不羈,不拘世俗禮法才更與現代人的性格相符合。能與羅凡這個穿過來並不算太久的現代人交心的,在整個神鵰只怕也就三個,黃老邪、楊過、郭襄。郭襄估計羅凡是見不到了,而羅凡又把小龍女泡了,面對楊過心中估計或多或少也會有點疙瘩,也就是說,實際上整個神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