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8.回古墓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心上 如果能夠用我生命 換你回生 也在所不惜 只要能夠和你一起 化成灰也甘心 一縷簫聲一種落寞 除了你這濁世還有誰懂我 世人皆知東邪狂<...

這天地間,彷彿便成了黃藥師一個人的舞台,簫聲落寞,劍法飄忽,除了紅袍女子還在負隅頑抗,其餘眾人已經被這藝術般的劍法所吸引,不自覺地被這樂曲帶動了情緒,眼中充滿哀傷。

那紅袍女子額頭已經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心中已經極為驚駭,雖然中了羅凡一記中沖劍對他也有些許影響,但他知道即使自己全盛時期,也絕對勝不了此人,東邪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看來我真是小看了天下武林人士1想到這,紅袍女子一聲嬌吒,指間散出數根細針,身形急退,接著蓮足輕踏,竟是以極快的速度向遠處逃離!

黃藥師並沒有再追,簫聲停下,最快從這曲中恢復的竟是小龍女,她心若冰清,心境卻是比羅梵谷出許多。

系統提示音頓時響起:「第一波世界清除力量已經被擊退,請宿主作好準備迎接第二波清除力量1

「系統提醒,請宿主儘快回歸,請宿主儘快回歸1

「尼瑪1羅凡頓時被系統提示驚醒,心中大罵,第一波就差點要栽在這裡了,沒想到還有第二波!

「羅兄弟,你覺得我此曲如何?」黃藥師開口問道,自那日西湖一見,他覺得羅凡實乃當世大才,心中自是生出了同輩論交的想法。

羅凡回味這方才的簫曲,深深看了黃藥師一眼,他知原著中黃藥師與楊過平輩論交之事,當下也不奇怪,心中卻是想到現世之人所作的一首名為《碧海潮生曲》的歌曲,低聲唱道道:

縱橫這一生有幾人

亦正亦邪不論

多想能有你在身邊

共賞這碧海潮生

一顰一笑總不能忘

永離之苦穿腸

唯有你

從沒有誰可以在心上

如果能夠用我生命

換你回生

也在所不惜

只要能夠和你一起

化成灰也甘心

一縷簫聲一種落寞

除了你這濁世還有誰懂我

世人皆知東邪狂

何人可解心中痛

一縷簫聲一種寂寞

有我深藏的眷戀想你聽到

月光如愁相隔如天遙

歌聲中帶著淡淡的落寞與哀傷,黃藥師似是心有所感,一曲聽完,略一沉吟道:「此曲甚佳,只是這詞是否太淺白了一些?是羅兄弟所作嗎?」

羅凡仰頭看著天空的白雲,想起了現世,眼中帶著些許思念,心道:「或許很快便能回去了吧。」隨即稍作思索,答道:「詞曲乃我一位友人所作,我那位朋友說,既然都是江湖人士,何必弄得那麼文縐縐的?淺白一些倒更符合我輩江湖人士直爽的性子。」

黃藥師聞言撫掌大笑道:「好一個淺白一些倒更符合我輩江湖人士直爽的性子!這位先生當真大才,反觀我卻是落了下乘!不知羅兄弟這位朋友是何人,可否為我引薦一番?」

「哈?」羅凡頓時一楞,心道跨了一個位面如何引薦?於是心中思量一番答道:「那位朋友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竟然……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嗎?」黃藥師嘆了一口氣道:「如此知己,卻無緣得見!可嘆,可嘆哪1

羅凡自知黃藥師會錯意了,不過卻沒有點破,總不可能告訴黃藥師,作曲的人在另一個世界吧。

四周甲士此時都已經逐漸恢復,他們此時看到黃藥師便如看到妖怪一般,連滾帶爬地逃離此地,黃藥師也懶得去管這些嘍,羅凡此時受傷,自然也沒那個閑功夫去多管。

羅凡捂著胸口站起身子,對黃藥師一抱拳道:「這次多謝黃老哥相助了。」接著又向兩女介紹道眼前這位便是人稱「東邪」的黃藥師。

隨即羅凡問道:「不知道黃老哥為何會到此處?」

黃藥師撫須答道:「我這套劍法實則還未完善,但又苦思不得,只得出來走走了,卻是聽聞羅兄弟遭逢大難,便趕過來看看。」

羅凡又是點頭稱謝,此次事情鬧得這麼大,只怕江湖中人無人不知了,今後自己的名字怕是要傳遍天下,當然,多半是個惡名。接著黃藥師又問道:「羅兄弟,我聽聞你已經叛出全真,並殺了兩位師兄?」

羅凡臉色一冷,答道:「是。」隨即看了黃藥師一眼道:「難道老哥也認為我此事做得不對嗎?」

黃藥師玉簫在手中滴溜一轉,笑道:「你我雖相識不久,但我卻知道你不是那嗜殺之人,難道其中有什麼隱情?」

羅凡長嘆了一口氣,若說神鵰中他最佩服的是誰,那一定是郭靖,但若論到他最喜歡那個男角色,卻並非郭靖,而是黃老邪,用古人的話說便是神交已久。

黃老邪除了不是一個好人,其實什麼都好,作為丈夫,他浪漫,專情,並且直到數十年後依然深愛著他的妻子。作為父親,他也算是這個時代最開明的父親了,不然也不會隨著女兒的喜好讓她嫁給當時看上去又傻又**絲的並且還極不討他喜歡的郭靖。作為師父,或許很多人認為他將所有徒弟的腿打斷,算是一個極為殘忍的師父了,但事實上卻是他的每個徒弟都以能有一天回到師父身邊為榮,這需要什麼樣的師父才能讓自己的弟子如此尊敬?縱觀整個金庸小說也只此一家了。而性格,事實上他的那種狂放不羈,不拘世俗禮法才更與現代人的性格相符合。能與羅凡這個穿過來並不算太久的現代人交心的,在整個神鵰只怕也就三個,黃老邪、楊過、郭襄。郭襄估計羅凡是見不到了,而羅凡又把小龍女泡了,面對楊過心中估計或多或少也會有點疙瘩,也就是說,實際上整個神鵰只有黃老邪與羅凡能成為能真正交心的朋友。

如果現在換做其他任何人來問,羅凡估計都會不想回答,但黃老邪這一問,羅凡卻是長嘆一聲,將趙志敬尹志平如何加害小龍女,師父師叔又如何不分青紅皂白認定他的罪行,接著逼死孫婆婆,臉上也毫無愧疚之色,自己又是如何失望,最後卻是不願多作解釋,直接殺出一條血路的經過說了出來。

幾人聽完,黃藥師與陸無雙都大聲說道:「殺得好1接著黃藥師又冷聲道:「沒想到王重陽的弟子都是這副德行,若是他還在世,不知道會不會被氣死1

羅凡只是搖了搖頭,卻是不再答話,黃藥師知道自己提起了羅凡一些不愉快的往事,當下也不再多言,羅凡沉默了一會才說道:「黃老哥,陪我去喝幾杯如何?」

「好1黃藥師今日興緻甚高,聽到羅凡的那首歌曲,心有所感,完善劍法之事卻是有了不少思路,而從那日西湖對酌,黃藥師也了解到羅凡並不似初見時那般一股酸儒氣,因此也樂意交他這個朋友。

兩人相談甚歡,互引為知己,大有相見恨晚之意,甚至結了拜把兄弟!暢飲直至天明,羅凡才沉沉睡在了桌上,而這次連素來愛好整潔的黃藥師竟也陪羅凡喝了個一醉方休,最後還是讓兩女將兩人給抬進房內休息。

好在經過這一次的殺戮,已經鮮有江湖人士敢再打羅凡的注意了,很顯然,這次已經給了他們一個極為深刻的教訓!數百人!除了逃出來的,其餘人等皆被斬殺!據說後來還有數千朝廷軍隊圍殺羅凡,最終也是鎩羽而歸,此時羅凡在江湖人的地位已經被提升到了與五絕這種絕世高手相差彷彿。並且還有人根據此次從那屍山血海中逃出來的武林人士的說辭,給了羅凡一個「血海魔君」的稱號,有止小兒夜哭的效果,此為後話。

酒醒之後,黃藥師便向羅凡辭行,他急於將劍法完善,因此羅凡也並未多留,沒有了重重阻攔,很快,幾人便再次來到古墓前。

……

終南山,重陽宮中,郝大通對王處一道:「師兄,你聽聽!你教出來的好弟子啊!血海魔君,殺人盈野,便是師父也沒得到過如此高的評價吧1

王處一端坐在掌門之位上,強作鎮定地答道:「殺人盈野,也不過殺一些邪道中人,有甚麼打緊?」但觀他那握得有些發白的指節便知道,他此時心中並不平靜。

丘處機頓時怒道:「師兄,你到現在還護著那小子嗎?」

「師弟1王處一有些焦急地道:「依大通所述當日狀況,此事尚有蹊蹺,莫要妄下定論啊1

「什麼還有蹊蹺。」郝大通面色不愉地說道:「他殺人是我親眼所見,那些旁枝末節管他作甚1

王處一隻是搖頭嘆氣,他原本修道有成,一派鶴髮童顏的模樣,現今臉上卻是添了不少皺紋。

……

孫婆婆被全真眾人葬在了古墓前,全真教倒還不至於讓人曝屍荒野。羅凡幾人當即祭拜了一番,才進入古墓

終於回到了古墓,原本以為只是簡簡單單的事情,卻沒想到中間經歷了如此多的波折,羅凡現在想來,也是唏噓不已。

這是羅凡第一次進入古墓,這座石墓陰暗,見不到多少光亮,小龍女即使在漆黑的環境中也能視物,倒是沒什麼影響,而羅凡則是祭起了打火機神器。

.

.

終於要推倒的節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