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41.蜈蚣與貝爺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他的答案,羅凡只是聳了聳肩答道:「我又沒吃過。」 洪七公在山上叫道:「羅小子,還不快上來。」 抓蜈蚣之事自然不能讓兩位女子出手,因此羅凡對兩人道:「你們在這等會,我去去就來。」說罷身形...

「不愛看也行埃」羅凡笑道,「我帶龍兒前去,你便留在這裡好了。」

「不要!不要1陸無雙當下急得連連叫嚷,她不知羅凡逼李莫愁所發誓言,只道離開兩人,落在李莫愁手中便絕無幸理。

「怎麼搞得像是我非禮你似的?」羅凡聽到陸無雙的叫喊,不由得老臉一紅。

此時歐陽鋒被人跟了一路,此時瘋病又好了很多,何況羅凡根本就沒怎麼隱藏,頓時被他發現了端倪。歐陽鋒回頭看向幾人問道:「小娃娃,你們幾個跟著我幹嘛?」

「這貨不瘋了?」羅凡有些疑惑地看將歐陽鋒打量了一會,有些心虛地答道:「誰……誰說我們是跟著你,我本就要走這邊,哪知道你也與我們同路。」

「是嗎?那你先走。」歐陽鋒粗聲粗氣地說完,讓開一條道路。

「走就走。」羅凡帶著幾人大搖大擺地朝華山走去,心中想到:「這貨不傻啊,不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要去哪?」

這個念頭剛起,羅凡隨即便看到歐陽鋒掉頭向與羅凡相反的方向離開。

「不是吧……難道要搞砸?」此時羅凡也是騎虎難下,一邊走,一邊心中想到原著中也沒提及歐陽鋒是因何原因上得華山,只能寄希望於呆會歐陽鋒自己回頭再上華山了。

羅凡輕功雖高,但華山是天下之險,何況他還帶著兩個人,卻也不能說上就上。待爬到半山時,天候驟寒,鉛雲低壓,北風漸緊,接著天空竟飄下一片片的雪花。

行到天色向晚,雪下得一發大了,忽聽身後發出極輕的嗤嗤之聲,似有甚麼野獸在雪中行走,只見後面一個人影幌動,躍入了山谷。

「誰?」羅凡提氣一縱,片刻便至那人影躍入山谷之處,向谷中望去,只見一人伸出三根手指釣在石上,身子卻是凌空。那人以三指之力支持全身,憑臨萬仞深谷,即便以自己的輕功要做到這般,怕也是會有些吃力。

「難道是?……」羅凡心中有了些猜測,只是此時天色已晚,看不甚清面容,卻是不好辨認,於是上前一抱拳道:「老前輩請上來罷。」

那人哈哈大笑,震得山谷鳴響,手指一捺,已從山崖旁躍了上來,突然厲聲喝問:「你是藏邊五丑的同黨不是?大風大雪,半夜三更,鬼鬼祟祟在這□幹甚麼?」

羅凡一怔,見是個鬚髮俱白,身上衣衫破爛的化子,雖在黑夜,但地下白雪一映,看到他滿臉紅光,神采奕奕,隨即大笑道:「洪老前輩昔日洛陽一別,便記不得出小子了嗎?」羅凡心中早早猜測到了是誰,又經過一番辨認,自是能夠認出洪七公,而洪七公與羅凡卻只有一面之緣,又沒有先入為主的猜測,在這半夜三更,大風大雪之中,一時間沒認出羅凡也實屬情理之中。

洪七公上前仔細一看,忽而露出恍然之色,大笑著指著羅凡道:「原來是你小子,你怎麼到這兒來了。」隨即又盯著幾人一陣打量道:「你小子真是艷福不淺哪,上次見你還是單身一人,才這邊些時日便已經有兩位紅顏了。」

陸無雙頓時臉蛋一紅,羅凡也是一楞,隨即發現現在雙手還抓在兩女的手腕上呢,連忙鬆開陸無雙的手說道:「洪老前輩,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接著指著小龍女介紹道:「這位才是我的紅顏知己,小龍女,另一位是她徒弟陸無雙,她武功低微,這山路又難行,我只是怕她掉下山崖罷了。」

然後羅凡又向兩女介紹道:「這位便是人稱『北丐』的丐幫前幫主洪七公洪老前輩。」

小龍女從未行走江湖,卻是不識得,只是微笑著朝洪七公點了點頭道了一聲洪老前輩,而陸無雙這些年隨著李莫愁行走江湖,自是聽過洪七公的大名,沒想到今日能在此得見尊顏,連忙恭敬地行禮道:「晚輩陸無雙拜見洪老前輩。」

洪七公對此倒是無所謂,只是頷首示意,接著解釋道:「我追藏邊五丑至此處,見你幾人,還道是藏邊五丑的同黨,不知你們見過那幾人沒有?」

羅凡搖頭答道:「小子一路上來,卻是未曾得見。」

洪七公道:「咱們且不說這個,我瞧你肚子也餓啦,咱們吃飽了再說。」於是扒開雪地,找些枯柴斷枝生了個火堆。羅凡幫他拾了些柴火,問道:「煮甚麼吃啊?」洪七公道:「蜈蚣1

「不是吧1羅凡心道洪七公這麼重口味?

隨即洪七公笑道:「我辛辛苦苦的從嶺南追趕藏邊五丑,一直來到華山,若不尋幾樣異味吃吃,怎對得起它?」說著拍了拍肚子。羅凡見他全身骨格堅朗,只這個大肚子卻肥肥的有些累贅。洪七公又道:「華山之陰,是天下極陰寒之處,所產蜈蚣最為肥嫩。廣東天時炎熱,百物快生快長,蜈蚣肉就粗糙了。」

「你還吃出經驗來了?」不過現世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人吃,來自現世的羅凡倒也不覺得太過奇怪。

洪七公將四塊石頭圍在火旁,從背上取下一隻小鐵鍋架在石上,抓了兩團雪放在鍋□,道:「跟我取蜈蚣去罷。」幾個起落,已縱到兩丈高的峭壁上。

陸無雙跟著李莫愁一道,李莫愁練五毒神掌經常跟毒蟲打交道,因此倒也不怕,只是向羅凡問道:「羅大哥,蜈蚣真有那麼好吃嗎?怎麼感覺洪老前輩很愛吃的樣子?」

小龍女也轉頭看向羅凡,似是在等待他的答案,羅凡只是聳了聳肩答道:「我又沒吃過。」

洪七公在山上叫道:「羅小子,還不快上來。」

抓蜈蚣之事自然不能讓兩位女子出手,因此羅凡對兩人道:「你們在這等會,我去去就來。」說罷身形一縱,接著用腳在峭壁一處突起輕輕一點,便已到了洪七公身旁。

「好輕功1洪七公贊了一聲,沒想到些許時日未見,這年輕人的功夫增長得如此之快,且以他見識之廣博,居然看不出羅凡的武功來歷,欲待查問,卻又記掛著美食,於是笑道:「好小子,咱們來比比腳力如何?」

羅凡身負九陽神功與凌波微步兩種絕學,自問論輕功在當今武林已無敵手,於是爽快地答道:「自當奉陪1

但見羅凡一直穩穩地吊在洪七公身後,丈許位置,不少一寸,也不多一寸,洪七公連連暗嘆這小子輕功著實強橫,心中甚是喜歡。只一盞茶時分,兩人已攀上了一處人跡一到的山峰絕頂。洪七公走到一塊大□石邊,雙手抓起泥土,往旁拋擲,不久土中露出一隻死公雞來。

「叫花雞?」羅凡心念一閃,隨即又覺得不對,這雞可還未熟,於是有些疑惑地看著洪七公。

洪七公微微一笑,提起公雞。羅凡在雪光掩映下瞧得分明,只見雞身上咬滿了百來條七八寸長的大蜈蚣,紅黑相間,花紋斑斕,都在蠕蠕而動。

「擦!不知道我有密集恐懼症嗎?」驀地見到這許多大蜈蚣,羅凡不禁怵然而懼,心中直罵,只是表情上強作鎮定。

洪七公大為得意地看了羅凡一眼,說道:「蜈蚣和雞生性相剋,我昨天在這兒埋了一隻公雞,果然把四下的蜈蚣都引來了。」

當下取出包袱,連雞帶蜈蚣一起包了,歡天喜地的溜下山峰。

這時一鍋雪水已煮得滾熱,洪七公打開包袱,拉住蜈蚣尾巴,一條條的拋在鍋中。那些蜈蚣掙扎一陣,便都給燙死了。洪七公道:「蜈蚣臨死之時,將毒液毒尿盡數吐了出來,是以這一鍋雪水劇毒無比。」說罷將這鍋水倒入深谷。

只見洪七公取出小刀,斬去蜈蚣頭尾,輕輕一捏,殼兒應手而落,露出肉來,雪白透明,有如大蝦,甚是美觀。

洪七公又煮了兩鍋雪水,將蜈蚣肉洗滌乾凈,再不余半點毒液,然後從背囊中取出大大小小七八個鐵盒來,盒中盛的是油鹽醬醋之類。他起了油鍋,把蜈蚣肉倒下去一炸,立時一股香氣撲向鼻端。

洪七公待蜈蚣炸得微黃,加上作料拌勻,伸手往鍋中提了一條上來放入口中,輕輕嚼了幾嚼,兩眼微閉,嘆了一口氣,只覺天下之至樂,無逾於此矣。

「槽,可以吃了?」羅凡從二十一世紀而來,倒也不是很稀奇這些東西,伸手從鍋中也提出了一條,往嘴裡一扔,便當吃蝦仁了,嚼了兩口,味道還不錯,雞肉味,嘎脆!

洪七公一怔,隨即哈哈大笑,說道:「不錯,不錯,我見過不少英雄漢子,殺頭流血不皺半點眉頭,卻沒一個敢跟我老叫化吃一條蜈蚣。嘿嘿,你這小子是第一個。」

羅凡隨即瞟了洪七公一眼,想到現世那個號稱站在食物鏈叮有些不屑地說道:「這有什麼,貝爺的雞肉味,嘎脆才是經典,你這個太小兒科了。」

此時陸無雙見兩人吃得這麼歡,連忙也從鍋中提出一條吃了,洪七公有些驚異地看了她一眼,卻因為聽到羅凡口氣中似乎有人比他還厲害,當下沒有多管,只連連問道:「貝爺是誰?他也吃蜈蚣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