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8.隨心自在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年來,王處一對羅凡從來都是真心相待,羅凡又如何會感受不到?對全真的失望,致使羅凡可以藉此叛出全真,但若是因此而下狠手將王處一擊殺,羅凡卻是萬萬做不出來的。 與郝大通不同,王處一位置才剛剛轉到此...

出手攔截羅凡長劍的那人是處於開陽位的郝大通,雖然羅凡將回削的長劍壓制住,但空門卻是露了出來。

瞅得空隙,天樞位的馬鈺與瑤光位的孫不二同時出掌從兩面向羅凡夾擊而來,他們皆不打算下殺手,因此此時長劍全收在腰間,只用一副肉掌對敵。

羅凡此時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獨孤九劍已經即將接近大成的他早便看到了兩人的動作,長劍點向孫不二的「天突穴」,左腳同時抬起向馬鈺腰腹間破綻踢去。

卻見兩人不管不顧,只是進攻,而丘處機與王處一則是同時出掌,化解了羅凡的攻擊,馬鈺與孫不二的雙掌此時已拍到了羅凡面前!

羅凡凌波微步運起,後撤一步至乾位,身影似是向後一飄,頓時襲來的兩掌穿過羅凡的殘影,在空中啪的一聲交響。

兩人一擊即分,擋在羅凡身前的丘處機與王處一兩人如同一扇門一般左右分開,處於後方天璇位的譚處端又是一掌拍出,由於視線被擋,羅凡這一掌卻是沒能料敵先機,只得腳步橫跨,又向坎位一撤。

片刻間,羅凡已經與七人鬥了八九個回合,七人陣法甚是高妙,但奈何凌波微步閃避騰挪能力極強,七人又並不刻意去攻擊小龍女,因此一時也奈何羅凡不得。

羅凡此時卻是有苦自知,所謂久守必失,但辟邪劍法這等先手攻擊劍法現在威力大降,而獨孤九劍在這陣法中,又經常出現視線被擋,無法準確判斷對方出手的情況,雖然一時間還能憑得凌波微步周旋,但凌波微步也被限制在了小龍女周圍,而對方還未出劍,若對方出劍,自己必敗!

「難道要用六脈神劍嗎?」羅凡其實並不大想在人前用六脈神劍,畢竟是盜來的,若傳到那幾個和尚耳中,只怕又是一場大麻煩。

羅凡一邊抵擋七人的進攻,一邊思忖著:「如果使用六脈神劍,猝不及防之下,應該能打得他們措手不及,重傷一人,再用追身劍的話,應該至少能再重傷一人,到時候便有機會突圍了,不過六脈神劍卻是要暴露了。」之前郝大通看到羅凡的六脈神劍,卻看得不全,倒是可以解釋為彈指神通之類的武功,但是現在若讓七子近身觀看的話,定會發現其中的不凡,屆時一經傳出,若天龍寺那幾個和尚刻意追查,肯定能查到自己。

「對了!追身劍1羅凡腦中忽然一閃,心道:「我怎麼這麼笨,既然六脈神劍可以借用追身槍的原理,獨孤九劍為什麼不可以?」

羅凡心中豁然開朗,劍光一開,便如孔雀開屏一般,將前方數人盡皆籠罩其中,虛虛實實,叫人分辨不清。

七子陣型一變,天權、玉衡位的丘處機與王處一上前一步,其餘數人退後,羅凡的劍光其中兩劍化實,同時向兩人刺去。丘處機與王處一同時伸出手掌拍向羅凡的長劍,向要將其拍偏。

哪知道兩人的手掌還未到羅凡長劍面前,羅凡的長劍便如早就預料好一般向下一偏,以毫釐之差避開兩人的手掌,向兩人胸膛刺去!

此時長劍離兩人身體不過兩寸,其他動作都已來不及了,兩人慌忙側身閃避,卻是悶哼一聲,肩頭濺起一片血花,兩人額頭皆冒出一陣冷汗。

但丘處機畢竟身經百戰,這點陣仗對他也起不了多少影響,很快便定神喝道:「出劍!回歸原位1幾人同時抽出腰間長劍,羅凡乘勝追擊,前踏一步,凌波微步踩在墾位,一劍刺向丘處機。

此時王處一提劍封住羅凡長劍的去路,卻見羅凡的長劍忽然又向上一偏,仍然是以毫釐之差讓過王處一的長劍,向丘處機咽喉刺去。

只見丘處機面容冰冷,神色鎮定,一道銀光在他咽處泛起,羅凡的長劍叮的一聲被丘處機在最後一刻擋住!

接下來,羅凡的劍法運用越來越熟悉,總能從容避開各路封擋的長劍,讓七子打得心驚膽戰,但七人配合極佳,再加劍又與掌不同,七子一掌劈出,羅凡側身躲過,七子的手臂長度也不夠攻擊到他身後的小龍女,但如果是劍,一劍刺來,羅凡側身閃過,那麼劍必定要刺在小龍女身上!因此羅凡對於對方某些招式甚至不能躲閃,否則,小龍女便要危險。這樣一來,羅凡依然還是只能苦苦支撐。

幾人又斗得數十招,劍圈越縮越緊,羅凡越打越吃力,劍圈越小,那麼便對七人優勢越大,而羅凡的閃躲騰挪空間變小,則壓力又更甚之前,此時羅凡已被逼得毫無辦法,不得不暴露了!只見他左手食指連動,卻是運起一陽指向幾人點去,右手劍身一架,格擋住幾人攻來的長劍,握在劍柄上的中指忽然翹起,指向開陽位的郝大通。

「一陽指?1七子中幾位見過一陽指,頓時識得厲害,連連揮劍抵擋,同時陣型一轉,忽然王處一卻是轉到了郝大通的位置。

羅凡心中一驚,他的中沖劍原本是對準郝大通心臟位置的,羅凡原本便對這老道不喜,方才說話時又一陣搶白,讓羅凡極為不快,因此羅凡的中沖劍第一個邊選的他,這一劍下去,不知其厲害的郝大通絕對不死也重傷!

但在此時卻發生了變故,王處一站在了郝大通原本的位置,而郝大通則退到了後方!

與郝大通一樣,王處一也並不識得中沖劍的厲害,因此並沒有在意羅凡的中指,仍兀自挺劍刺上!

要說羅凡對王處一沒有感情,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剛來到這個世界,羅凡見到的便是王處一與崔志方兩人,並且也是王處一將他帶上全真,教他武功,王處一在羅凡心中的地位已經不僅僅是師父這麼簡單,是他,將羅凡帶進了武俠的大門,也是他,開啟了羅凡的俠客夢想,並且這六年來,王處一對羅凡從來都是真心相待,羅凡又如何會感受不到?對全真的失望,致使羅凡可以藉此叛出全真,但若是因此而下狠手將王處一擊殺,羅凡卻是萬萬做不出來的。

與郝大通不同,王處一位置才剛剛轉到此處,處於舊力剛盡,新力未生之時,絕無閃避的可能,而他此時又對羅凡這一劍全然不知,若羅凡這一劍射出,必將王處一心臟打穿!羅凡想到這種結果,頓時驚得一聲冷汗,急忙將手指一偏,一道無形的劍氣從王處一臂旁劃過,王處一的頓感手臂一涼,衣服上頓時多了一個透明的小洞,而與此同時,心中一亂的羅凡卻是沒能避開王處一當胸刺來的這一劍,羅凡頓時被一劍刺穿胸口!

「凡兒1王處一此時也沒有料到這個結果,他原本認為以羅凡的武功定能躲開,卻沒想到這一劍刺了個結實,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凡哥1小龍女此時也發出一聲驚呼,素白的手掌捂著朱唇滿臉驚慌。

「好!好!好1羅凡雙眼緊緊盯著王處一,嘴中已經溢出不少鮮血,他連說三個好字,手掌握上胸前長劍的劍身,頓了頓又說到:「師父,這是我羅凡最後一次叫你師父了,這一劍,便算我羅凡報答您對我六年的傳道授業之恩,此後,我羅凡與全真恩斷義絕1

說罷,羅凡運起九陽真氣,雙手將胸前長劍一折,長劍便「錚」地一聲崩斷!王處一隻是怔怔地站在那,不知道該說什麼。

少了王處一主持玉衡位,天罡北斗陣頓時出現破綻,羅凡擁著小龍女,運起凌波微步一跨便衝出七子的包圍,沒了七子的天罡北斗陣,這些全真弟子欲要阻攔,但又如何奈何得了羅凡,反被羅凡殺出一條血路!

但當他殺出來之時,才發現這卻不是進古墓的方向,他殺紅了眼並未想到這一層,此時看著身後的茫茫人海,又如何還能回去。

「唳1一聲清越的雕鳴從天上傳來,羅凡抬頭一看,卻見一隻大雕已經落在了身前。

「雕兄1兩年不見,它似乎又威風了不少,在羅凡離開前的那些猙獰的傷痕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泛著黑光的羽毛。

再次見到它,羅凡有一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不過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羅凡連忙道:「雕兄,帶我們走。」

神鵰點了點頭,走到羅凡身前一扇,狂風大作,一眾還欲追擊的全真弟子頓時被吹飛不少,其餘人也是被這狂風颳得連連後退,神鵰將身子一伏,讓羅凡擁著小龍女坐了上來,接著向旁邊山崖一躍,頓時朝山下滑翔而去!

七子與眾人追至崖便,卻是身無雙翼,無法再追,只得不甘地狠狠將劍擲於地上,此時,只聽得一陣歌聲傳來:

河為敵血,山為敵骨,順我者生逆者戮

笑這蒼生,阿諛世故,寧奉偽善不自贖

天道茫茫,紅塵僕僕,生死由天命由我主

愚者方以德載物,不知人心既江湖

三界阡陌,六道百苦,哪有世人不無辜

貪嗔天生,慾念自悟,善惡未必是殊途

黑不成黑,白也非白,天下何有我容身處

只待血染了歸宿,才知無毒不丈夫

此生縱滿手罪孽,又何如

退已無路

佛不渡

憑何定正邪,憑何論確誤

憑何斷是非,妄自沉浮

笑塵俗,造規矩卻為作繭自縛

笑蒼天,主世道卻失得饒人處

笑聖賢,算千機卻也深陷泥足

笑凡夫,不識人之初隨波而逐

生死,何嘗非一步

神魔,何嘗非一物

從此我命,從此我路,再不受擺布

自在,唯惡人故

「江湖,這便是江湖嗎?」此時正坐於神鵰之上的羅凡,心中想到自己曾經大俠的夢想,不禁搖了搖頭,一陣狂笑過後,眼中充滿堅定地道:「從今往後,我羅凡隨心自在,又何必為些許虛名所累!」

崖邊,一隻母鷹扇動翅膀將幼鷹推下懸崖,幼鷹撲騰著翅膀越落越低,眼看便要摔得粉身碎骨,忽然,它翅膀一震,身形陡然拔高,接著越飛越高,似是要向九天之上翱翔而去!

.

.

神鵰的劇情要到高潮了,再過一陣就是高潮+收尾了,球票票的節奏,話說書生童鞋的崔更票真是有點牛……

至於為什麼安排豬腳被捅一劍的劇情,傳道授業之恩總是要還的,欠別人東西不是個好習慣哈,因此也沒必要讓豬腳養成這個壞習慣吧,讓豬腳童鞋走得安心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