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30.酒後失言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竄,甚至躲到了黃藥師身後,黃藥師看著這有些突兀的一幕,先是一楞,接著又是大笑起來,一旁的程英也是捂嘴輕笑。 看著眼前的羅凡,兩人似乎對悶騷這個詞都稍稍有了那麼一絲了解。 不過,由於還有...

但羅凡依然只是淡淡看著黃藥師,待得他手臂有所動作,才將長劍向身前一格,果然,玉簫叮地一聲撞在劍身之上。

「這羅小子好生奇怪,似乎能知曉我劍法路數一般,每次都能從容破解,攻我要害,難道這便是郭靖小子所說的精妙劍法?」黃藥師一邊想著,一邊手中不停又與羅凡過了數招,他每一招都姿態瀟洒,俊雅不凡,讓人觀之賞心悅目。

再觀羅凡的劍法,無拘無束,揮灑自如,加上最近幾個月他一直模擬葉孤城的劍法,讓動作中有些不自主地帶上了一絲優雅與高貴,幾般混合,也有一股特別的韻味。

一旁靜立在船上的程英心中嘆道:「這位哥哥劍法好生厲害,竟與師父斗得這許多招而不落下風。」

而楊過心知師父身受重傷,心中卻是有些擔心,握住劍鞘的手不由得緊了緊。

羅凡與黃藥師兩人已經互拆了十幾招,誰也沒奈何得了誰,好在黃藥師只打算與羅凡比試劍法,因此沒有動用多少內力,不然重傷的羅凡絕不可能撐這麼久。

但這差不多也是極限了,高手過招,失之毫釐謬以千里,黃藥師的洞簫再次刺來之時,羅凡欲要格擋,卻忽然傷口一疼,頓時慢了少許,被黃藥師一簫擊中,胸口,退後數步。

「怎麼?看不起我不成?」黃藥師收起洞簫,面色不愉地看著羅凡說道:「我觀你劍法天馬行空,別具一格,每每后發先至,攻敵必救,再打下去應當是我輸才對,但你故意讓招是何意思?」

旁邊一道還稍稍帶著點稚嫩的聲音插口道:「我師父身受重傷,你還逼他相鬥,哪裡是什麼故意讓招?」隨即便惹來羅凡眼睛一瞪:「過兒,休得無禮1

江湖之人皆對東邪敬畏有加,沒想到今天這個小小的娃兒竟然沒有將他放在眼裡,這倒是讓黃藥師有些刮目相看,撫須笑問道:「這便是那楊過小子吧。」

羅凡撇嘴笑了笑道:「小子教導無方,讓黃島主見笑了。」雖然話語中有道歉的意思在,但他神色中卻是有些無所謂,別人或許不清楚,但羅凡這個穿越眾卻是知道東邪狂放不羈,楊過這性格非但不會惹怒他,只怕還更對他胃口。

果然,只聽黃藥師哈哈大笑道:「知道我東邪之名,還敢與我這樣說話的,這小子還是頭一個,倒是你這個師父,說話酸溜溜的,惹人討厭。」

「尼瑪,勞之是怕說話太直你受不了好嗎?」羅凡心中誹腹,一旁的楊過又道,「師父說他那叫悶騷。」相處了許多日子,原本認為師父頗為嚴肅的楊過卻是漸漸發現羅凡似乎也並不如自己想想中的那般死板,因此偶爾也會拿著師父的那些新辭彙來開點玩笑了,不過在人前這麼大膽,他還是第一次。

「悶騷?」黃藥師聽到這個新鮮詞語一頭霧水,還未等他細想,一旁羅凡已經炸毛。

「尼瑪!你這是要作死嗎?」舉起長劍便向楊過頭上敲去,當然,是用的劍身而不是劍刃。

楊過連忙抱抱頭鼠竄,甚至躲到了黃藥師身後,黃藥師看著這有些突兀的一幕,先是一楞,接著又是大笑起來,一旁的程英也是捂嘴輕笑。

看著眼前的羅凡,兩人似乎對悶騷這個詞都稍稍有了那麼一絲了解。

不過,由於還有人在旁,兩人卻是沒有鬧多久,羅凡只得無奈地嘆了一聲道:「收徒不慎啊1

而在這時,黃藥師對兩人倒是有了一些新的看法,今日遊覽西湖,心情本就不錯,又見到這兩個有趣的小子,於是向船上喚道,「英兒,拿些酒來,我與幾位喝兩杯。」接著,便邀請羅凡師徒二人去船上坐坐。

兩人自然不會不答應,船上,三人盤膝而坐,而程英則負責倒酒,羅凡與黃藥師邊喝邊聊,作為宅男的羅凡開始還有些拘束,不過話匣子打開之後,便也就沒那麼多顧忌了,黃藥師對天文地理,五行八卦無不精通,說得羅凡頭大無比,但隨即羅凡便用現代的各種知識將他忽悠得一愣一愣,接著說到劍法,黃藥師原以為自己劍法精妙異常,在當世應為一絕,但當羅凡說到獨孤求敗的劍中五境時,頓時感到了自己坐井觀天,沒想到羅凡這小子的獨孤九劍還有這樣的來歷,此時羅凡喝得已經有點高了,居然還繼續往下說,說道無招還不是劍法的最高境界,借著現實世界中各種小說電影,又道出了當劍法到了更高深的一層,應當感悟大道,屆時每一劍都可攜天地之威,無人能擋,此時三人都已經聽傻了,還好此時羅凡在又喝了一口之後終於手中酒杯落地,醉倒過去,否則再往後說,只怕什麼化神渡劫、仙君仙帝都能讓他扯出來。

這船篷本來就不大,羅凡這一倒卻是很巧又很不巧地倒在了程英的大腿上,頓時惹得程英臉上一陣緋紅,看著船篷內眾人,一陣尷尬無比,欲將羅凡挪開。

而這次楊過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便沒顧著喝酒,倒是現在還清醒得很。

「楊小子,你師父剛剛說的什麼感悟天地自然大道,是真的嗎?」畢竟這種言論感覺有些太虛無縹緲了,黃藥師有些無法相信。

楊過撓撓頭回答道:「師父平時只說我功夫低,不要多想這些,並沒有跟我多說,不過他倒是說過什麼極於情,極於劍,師父他還想以天地自然為師自創劍法,只是他一直都沒有頭緒。」

「真有那樣的劍法嗎?」這時候,連程英都有些忍不住停下挪動某人豬頭的大事,湊上來好奇地問道。

楊過對此事也不是很確定,畢竟羅凡告訴他的並不多,半響,才撓撓頭說道,「或許有吧,因為師父便一直在追尋這些東西埃」

而黃藥師卻如著了魔一般在旁邊喃喃地已經念了好一陣:「極於情?極於劍?極於情?極於劍?極於情……」原本他品位高雅,喜愛乾淨,但現在卻如同瘋子,手中酒水撒了一身也不知道。

忽然黃藥師一聲怪叫,從船篷中竄了出去,楊過連忙追出,只見黃藥師身形極快,已經追之不及了,而程英,則是忽然被爛醉如泥的羅凡拉住,他嘴中一直在呢喃著:「龍兒,不要走……」

「龍兒?」程英心中有些疑惑地想道,「便是羅大哥的心上人嗎?羅大哥一定很愛她吧,不然也不會做夢都叫著她的名字。」她的心中頓時對那位龍姑娘浮現出一絲絲的羨慕。

一夜無話。

第二日,羅凡醒來頭疼欲裂,連忙問楊過昨天喝多了有沒有亂說什麼話,聽到自己才說道感悟天道這裡,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這種事情說誰都會說,但是真要去做起來,難於登天,因此他也不怕傳出去。

而當他聽到黃藥師聽到「極於情,極於劍」便如魔怔了一般,頓時捂著額頭有些YY地想到:「自己不會一句話在神鵰造就個什麼奇葩絕世高手出來吧?還是說,是黯然銷魂掌那樣的武學?」

搖了搖更加頭疼的腦袋,此事也不太關自己的事,反正自己離開后,管他洪水滔天,愛怎麼玩怎麼玩去,不對,小龍女怎麼辦?羅凡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於是連忙向系統問道:「系統,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可以將這個世界的人也帶走嗎?」

「如果宿主願意雙倍支付收服該人物所獲得的氣運能量,則可帶其回到主世界。」

「那這意思是我可以將小龍女帶回現實世界?」雖然這個回答有些在羅凡意料之內,但羅凡還是抑制不住心中的高興,以前沒想這個問題是因為覺得在神鵰世界的時間還長,而上次系統提醒回歸的時候,則處在正努力賺氣運點的時刻,也沒時間多想,因此,他現在才將這個問題提出。

「不知道現實世界的那些人看到龍兒會是什麼節奏?」羅凡忽然有些懷念現實世界的生活了,還有現實世界的朋友與親人。

「他們過得還好嗎?」望著遠方的天空,羅凡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思念,已經好幾年了,也不知道現實世界如何了,而自己是不是被當做失蹤處理了呢?不知道自己回去的時候他們會是什麼表情。

程英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有時候深沉,有時候儒雅,有時候放蕩不羈,有時候又像個孩子,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他呢?但她卻無法去問他,同樣看了看遠方的天空,程英知道自己該走了,師父應是回了桃花島,而她也該回去了,於是向羅凡道:「羅大哥,我該回桃花島了,後會有期。」

羅凡此刻才剛剛回過神,連忙抱拳道:「後會有期。」

看著程英的背影漸漸在遠處縮小,最後不見,羅凡知道自己也該繼續踏上自己的路程,他遠眺西方,似乎在眺望著自己的下一站——雲南大理。.

.

感謝書生童鞋的打賞與崔更,小葉已經在努力寫了,努力得吐血的節奏。。。

感謝絕二爺的票票,當然,還感謝其他童鞋的支持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