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9.西湖偶遇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湖面如鏡,文人墨客泛舟而行,幾艘綵船漂於湖面,便是那萬千綠水中點綴的幾朵紅花,更為西湖增添了幾分色彩。 一道簫聲似自湖面而起,簫聲淡雅,便如這湖面萬里無波,接著,曲子的節奏逐漸加快,似遠處潮水...

只見這隊官兵拿著羅凡與楊過假扮的葉孤城與西門吹雪的畫像,將所有人一一對照了一遍,接著這官兵看著羅凡與楊過兩人說道,「兩位有些面生啊1

「這是上頭新調的執事與管事。」旁邊一道有些不快的聲音傳來,幾人一看,正是船上的管事,這管事是個方臉中年漢子,闊面寬額看起來有些威嚴,身上打滿補丁的麻衣洗得很是乾淨,不似大多丐幫弟子邋遢。只見他背著手,慢悠悠地踱到那為首軍官身前,瞪了他一眼道,「怎麼?難道連我們丐幫的船都要懷疑嗎?」

「沒……丐幫忠義無雙,本官便是懷疑誰也不會懷疑丐幫埃」那軍官陪著笑,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二人一遍,發現並不是畫上之人,隨即他又看到了羅凡身上掛的七個袋子,心中頓時一驚,這是丐幫中的七袋弟子,僅僅比臨安分舵舵主余老頭低一級!

因此這軍官並不願太過得罪羅凡,像脫衣查看身體傷口的這種有些侮辱性的方法自然是不好使用。於是用手不輕不重地拍向羅凡胸腹之間道:「閣下年紀輕輕便能成為七袋執事,真是少年英傑啊1這一拍之間,卻是不動聲色地動用了內力!

不過,還未等他手掌落下,羅凡便已經注意到了,他的九陽神功已經大成,完全可以在抵擋內力的同時抑制住九陽內力的反彈,沒有內力的支撐,這一下便成了名副其實的拍,再加上極效金瘡葯與九陽神功療傷一晚的功效,即使拍在了羅凡傷口邊緣,依舊沒有讓羅凡露出什麼破綻。

羅凡神色一冷,在那軍官手上一抓一扭,那軍官頓時慘叫出聲,接著羅凡有些故作不快地喝問道,「你幹什麼?」他此時的身份是個執事,被人家莫名其妙用內力打了一掌,雖然沒什麼事,但臉色肯定是不會好看。羅凡這些年算是經歷了一些風雨,遇事比以前從容鎮定了許多,因此演得倒是不差。

「饒命!饒命,我只是見大俠如此青年俊傑,一時技癢……一時技癢1那軍官痛得連連討饒,羅凡瞪了他一陣,見他有些受不住了才將他的手鬆開,現在朝廷式微,雖有那紅袍太監鎮守皇宮,但也獨木難支,再說丐幫在大宋抵禦外敵時也是一大助力,如無必要,朝廷並不願與其翻臉。因此軍官見眼前之人不好惹,連忙轉身離開。

檢查完畢,丐幫的商船將帆揚起,終於緩緩起航,羅凡負手站在船頭,船頭的河風將他的頭髮吹起、飄散,看著兩岸的建築與行人緩緩向後退去,速度逐漸地加快,隨後恆定在一個速度,最後,臨安城的城牆也落在了羅凡身後,此時的羅凡,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一個轉身,羅凡微笑地看著丐幫眾人抱拳道:「多謝眾位丐幫兄弟相護,小子感激不盡,以後若有用得到的地方,在所不辭1

眾人連連抱拳口稱客氣,此時,羅凡見一艘小船劃過,又抱拳向丐幫眾人道:「各位弟兄便不必再送了,我自行上岸即可。」說罷,運起輕功離了船,腳尖在水面輕輕一點,穩穩地落在那小舟之上。此時楊過也有了些功夫,離船之後一陣踩水,倒也上了小舟,只是腳步有些不穩,晃了幾晃才穩住身形。

「船家,不介意載我們一程吧1說著,手中拿出幾塊碎銀子,遞到那划船的老船家面前。

老船家佝僂著身子,伸出老樹皮一般的手抬了抬蓑笠的帽沿,抬頭看了羅凡一眼,將銀子接入手中問道,「客官要去哪?」聲音沙啞而低沉

羅凡微笑著看了看岸邊答道:「上岸即可。」

出了臨安城,羅凡心情大好,既然來到了臨安,豈有不往西湖一游之理,何況還是現代人無緣欣賞的古西湖!隨即羅凡便帶著楊過往西湖而去。

臨安,現在稱為杭州,西湖位於浙江省杭州市西部,杭州市市中心,著名潟湖,舊稱武林水也稱西子湖,是江南三大名湖之一。

湖區以蘇堤和白堤的優美風光見稱,蘇堤和白堤十分美麗,橫貫於西湖,把西湖分隔為西里湖,小南湖,岳湖,外湖和里湖五部分。每當晨光初啟,宿霧如煙,湖面騰起薄霧時,便出現六橋煙柳的優美風景,是錢塘十景之一。湖中被孤山、白堤、蘇堤、楊公堤分隔,按面積大小分別為外西湖、西里湖、北里湖、小南湖及岳湖等五片水面,其中外西湖面積最大。孤山是西湖中最大的天然島嶼,蘇堤、白堤越過湖面,小瀛洲、湖心亭、阮公墩三個人工小島鼎立於外西湖湖心,夕照山的雷峰塔與寶石山的保俶塔隔湖相映,由此形成了「一山、二塔、三島、四堤、五湖」的基本格局。

南宋時期的西湖十景與現在有些不同,分別是:蘇堤春曉、麴院風荷、平湖秋月、斷橋殘雪、柳浪聞鶯、花港觀魚、雷峰夕照、雙峰插雲、南屏晚鐘、三潭印月。它們基本圍繞西湖分佈,有的位於湖上,西湖十景各擅其勝,組合在一起又能代表古代西湖勝景精華。

漫步於蘇堤之上,此時正值春季,蘇堤上新柳如煙,春風駘蕩,好鳥和鳴,好不動人。輕風徐徐吹來,看著道旁柳絲舒捲,西湖湖光瀲,羅凡心中對蘇軾「欲把西湖比西子」的心似乎也懂了些許。

湖面如鏡,文人墨客泛舟而行,幾艘綵船漂於湖面,便是那萬千綠水中點綴的幾朵紅花,更為西湖增添了幾分色彩。

一道簫聲似自湖面而起,簫聲淡雅,便如這湖面萬里無波,接著,曲子的節奏逐漸加快,似遠處潮水緩緩推近,羅凡循聲望去,只見一隻小舟輕輕飄過,舟頭站著一名身穿青衣直綴,頭戴同色方巾,文士模樣的男子,樣貌清,身材高瘦,風姿雋爽,蕭疏軒舉,湛然若神。手中豎著一支碧綠的洞簫,簫聲便是從中傳來。

一名淡雅宜人,風致嫣然的青衣女子靜立身後,女子臉色晶瑩,膚光如雪,鵝蛋臉兒上有一個小小酒窩,秀美而又恬靜。

「怎麼感覺這兩人有些熟悉?」羅凡盯著兩人看了好一會,面露疑惑,隨即心念一動,「難道是他?」

忽然,簫聲一變,如洪濤洶湧,白浪連山,好似潮水中魚躍鯨浮,海面上風嘯鷗飛,還要加上水妖海怪,群魔弄潮,忽而冰山飄至,忽而海如沸,極盡變幻之能事,最後潮退水平如鏡,海底卻又是暗流湍急,於無聲處隱伏兇險。

曲罷,羅凡忽然想到一個人,上前一步抱拳道:「船上可是桃花島黃島主?」

「你知道我?」那青衫文士瞅了岸上的羅凡一眼,似乎有些驚訝,自己在武林中行走甚少,雖然名聲極大,但應當也還沒到隨便一個人便能認出自己的地步。

「果然是他1沒想到在此也能見到五絕之一的黃藥師,原本他在看神鵰之時便覺此人行事瀟洒,博學多才,今日見到真人,更加覺得此人器宇不凡,當下心生結交之念,作了一揖道:「小子全真羅凡,見過黃島主。」

「全真羅凡?」黃藥師又是一楞,上下打量了一番才淡淡地說道,「我倒是聽郭靖那小子提起過你,說你素喜白衫,今日怎的換了一身丐幫服飾。」

羅凡苦笑著答道:「黃島主有所不知,那臨安城內也不知發生了何時,許進不許出,好在洪老前輩曾給了小子一塊令牌,請動丐幫的朋友相助,這才出了城。」

「原來如此。」黃藥師微微點了點頭,心道沒想到那老叫花對這小子連也挺看重,接著又問道,「聽郭靖那小子將你的劍法誇得天花亂墜,也不知比起我的玉簫劍法如何?」

羅凡略作思索,心道玉簫劍法沒聽金大大描寫得有多牛逼,但是獨孤九劍差不多達到了金庸小說中的最高境界,應該是獨孤九劍比較厲害吧,不過在人家面前說自己的劍法厲害,好像有點自賣自誇之嫌,於是猶豫著答道:「這個……不大清楚。」

「比過一場便清楚了1說罷,黃藥師握住蕭的一端,便如握住長劍一般,腳在小舟邊緣一踏,便向羅凡刺去。

「尼瑪,這什麼節奏?」羅凡此時身上有傷,並不欲與人相鬥,但見黃藥師的洞簫已到近前,連忙將身旁楊過手上的長劍抽出,接著身子一側,避開黃藥師的這一刺,黃藥師身子半轉,持蕭后揮,使出一招「山外清音」又向羅凡左肩「雲門穴」點去,羅凡一個撤肩,如同提前預料一般,在黃藥師洞簫點來的一瞬間堪堪避過,同時一劍向其腰腹處破綻攻去,黃藥師抽蕭回擋,接著只見黃藥師的洞簫在羅凡長劍劍身一敲,一股震勁從長劍傳到羅凡手中,震得羅凡握劍的手頓時鬆了松,接著羅凡發現這洞簫上好似有一股粘勁,竟將長劍帶回,划向羅凡左臂。

羅凡不慌不忙,手中長劍在玉簫上一繞,靈巧地讓開玉簫的牽引,接著長劍沿著玉簫向黃藥師持簫之手劃去。

忽然黃藥師手中洞簫一晃,似是化作幾道,並且有一股忽左忽右的黏勁帶得羅凡長劍的準頭有些不好掌握,這一劍頓時划空,忽然空中響起一陣清越的簫鳴,黃藥師的洞簫化作數道綠色流光同時點向羅凡數處大穴,這數道流光,皆可實可虛,變化由心,若常人見之,必定不知應擋哪處。

.

.

今天寫得有些卡住了,卡了幾個小時,現在還有些頭疼,第二章可能要晚點更。。。明天稍微有點事第二章或許也要晚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