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1.相鬥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志敬竟在這情勢危急異常之際忽然空中翻身,急退尋丈,輕輕巧巧的落了下來。 趙志敬心知此時再不說明意圖,只怕這尹志平要與自己不死不休,於是連忙道,「尹師弟,且聽我一言。」 熟料尹志平對此充...

「師父1一天後,羅凡依然還在思考著武學理論的問題,小楊過有些得意地跑過來對羅凡說道,「您看看我現在的劍法怎麼樣?」說著,楊過在小屋前的空地演練起了全真劍法。

從第一劍「張帆舉棹」到最後一劍「關河夢斷」,倒是有了些中正平和的意味,一套劍法演練完,羅凡點了點頭,「過兒,這套劍法有所進步,以你這個年齡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不過仍有不少缺陷,為師現在給你演練一次全真劍法,你且仔細看好。」

「是,師父1

羅凡抽出長劍,開始使起全真劍法,從第一劍「張帆舉棹」開始,羅凡每一劍看起來平平淡淡,卻充斥著一種奇特的韻律,劍招之間看不出任何殺氣,但若有武道高手在此,便會發覺面對眼前的羅凡,會生出一種無從下手的無力感,小楊過不識其中奧妙,只覺得師父使的劍法看起來甚是舒服。一套劍法使完,羅凡收劍而立,向小楊過道,「過兒,看清楚了嗎?」

「看清楚了,師父。」

「接下來便看你能悟多少了。」羅凡拍了拍小楊過的腦袋道,「為師這幾日偶有所感,需要閉關一段時間,若無重要事情,便不要打擾為師了,你的劍法,為師閉關之後會來考校,可別偷懶。」

「那師父要閉關多久?」楊過撓了撓頭問道。

「具體時間為師也不知道,反正用不著太久。」剛欲進屋,羅凡又似乎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說道,「另外,道教中最重要的思想便是無為,因此你不要太過執著全真功法的進度,欲速則不達,合理安排時間即可。」

「知道了,師父。」小楊過有些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盤坐於小屋,羅凡開始回想前世幾部高武世界作品,在黃易大師的作品中,有龐斑、傳鷹、燕飛、孫恩、向雨田、浪翻雲幾人破碎虛空,龐斑和向雨田破碎虛空的原因大多是因為道心種魔大法,因此沒有多少可以讓羅凡借鑒的東西,而傳鷹則是由刀入道,最終突破戰神圖錄最後一層破碎虛空,同樣也多羅凡沒什麼幫助,孫恩與燕飛的武學記載不多,也對羅凡起不到多少幫助,最後只剩下浪翻雲,浪翻雲所言唯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他依據洞庭湖水性而自創覆雨劍法,對他而言,洞庭湖是他的良師,天下能明此理者,屈指可數。潮漲潮退,晨霜晚露,莫不隱含天地至理,所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以人為師,又怎及以天地為師?這對羅凡啟發甚深,而風雲中豬皇也曾表示自創一套自己的刀法才是最好,這個道理不止可運用在刀法上,劍法也是如此,譬如劍二十三那不屬於人間的一劍,可令空間凝滯,便是劍聖所創,將兩者綜合在一起,羅凡作出了決定——以天地自然為師,創造屬於自己的劍法!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間便過了一個月,小龍女雖對羅凡那日的猶豫不決極為傷心,卻也忍不住對他的思念,心中念道,「他現在怎樣了?」那日他在古墓外喊了一整天,言語中甚是急切,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想著這些,小龍女卻是不知不覺間走出了古墓,直至走到一處花叢邊,忽然聽到有說話聲傳來,小龍女循聲過去一看。原來是兩個道士正在大聲爭辯,如果羅凡在此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兩個道士,一個是趙志敬,一個是尹志平!

這兩個道士深更半夜前來此地,所為何事?小龍女心中疑惑,當即便沒有出聲,隱於一旁看了下去。

只聽趙志敬道:「尹師弟,事你再抵賴也是無用。我去稟告丘師伯,憑他查究罷。」尹志平道:「你苦苦逼我,為了何來?難道我就不知?你不過想做第三代弟子的首座弟子,將來好做我教的掌門人。」趙志敬冷笑道:「你不守清規,犯了我教的大戒,怎能再做首座弟子?」尹志平道:「我犯了甚麼大戒?」趙志敬大聲喝道:「全真教第四條戒律,淫戒1

尹志平臉色鐵青,在月光映照下更是全無血色,沉著嗓子道:「甚麼淫戒?」說了這四字,伸手按住劍柄。

趙志敬道:「你自從見了活死人墓中的那個小龍女,整日價神不守舍,胡思亂想,你心中不知幾千百遍的想過,要將小龍女摟在懷裡,溫存親熱,無所不為。我教講究的是修心養性。你心中這麼想,難道不是已了淫戒么?」

小龍女聽聞此言,甚是羞怒,暗道這道士好生無恥。隨即欲出手教訓,但又想到此人是羅凡的師兄弟,到時會讓羅凡難做,而且自己在此偷聽,也算不上什麼君子所為,便又壓下怒氣看了下去。

尹志平顫聲道:「胡說八道,連我心中想甚麼,你也知道了?」趙志敬冷笑道:「你心中所思,我自然不知,但你晚上說夢話,卻不許旁人聽見么?你在紙上一遍又一遍書寫小龍女的名字,不許旁人瞧見么?」尹志平身子搖幌了兩下,默然不語。趙志敬得意洋洋,從懷中取出一張白紙,揚了幾揚,說道:「這是不是你的筆跡?咱們交給掌門馬師伯、你座師丘師伯認認去。」尹志平再也忍耐不住,刷的一聲,長劍出鞘,分心便刺。

趙志敬側身避開,將白紙塞入懷內,獰笑道:「你想殺我滅口么?只怕沒這等容易。」尹志平一言不發,疾刺三劍,但每一劍都疲他避開了。到第四劍上,錚的一聲,趙志敬也是長劍出手,雙雙相交,當下便在山中相鬥起來。這兩人都是全真派第三代高弟,一個是丘處機的首徒,一個是王處一的首徒,武功原在伯仲之間。

尹志平咬緊牙關狠命相撲,趙志敬卻在惡鬥之中不時夾著幾句譏嘲,意圖激怒對方,造成失誤。

二人酣斗之際,進擊退守,招數變化多端,二人翻翻滾滾的拆了數十招,尹志平使的儘是進手招數,趙志敬不斷移動腳步,冷笑道:「我會的你全懂,你會的我也都練過。要想殺我,休想啊休想。」他守得穩凝無比,尹志平奮力全撲,每一招卻都被他擋開。再斗一陣,趙志敬突然反擊,將尹志平逼了回去。他急進三招,尹志平連退三步,心中甚是急躁,忽然劍交左手,右臂驟出,呼的一掌,當胸拍去。趙志敬笑道:「你就是有三隻手,也只有妙手偷香的本事,終難殺我。」當下左掌相迎。兩人劍刺掌擊,比適才斗得更加凶了。

趙志敬暗呼不妙,知他處境尷尬,寧可給自己刺死,也不能讓暗戀人家姑娘的事泄漏出去。他與尹志平雖然素來不睦,卻絕無害死他之意,這麼一來,登時落在下風。

再拆數招,尹志平左劍平刺,右掌正擊,同時左腿橫掃而出,正是全真派中的「三連環」絕招。趙志敬高縱丈余,揮劍下削。尹志平長劍脫手,猛往對方擲去,跟著「嘿」的一聲,雙掌齊出。

眼見趙志敬身在半空,一個勢虛,一個勢實,看來這兩掌要打得他筋折骨斷。豈知趙志敬竟在這情勢危急異常之際忽然空中翻身,急退尋丈,輕輕巧巧的落了下來。

趙志敬心知此時再不說明意圖,只怕這尹志平要與自己不死不休,於是連忙道,「尹師弟,且聽我一言。」

熟料尹志平對此充耳不聞,趙志敬連忙又道,「我此來並不是為了要將師弟之事公諸於眾。」

直到此時,尹志平才收劍問道,「那你是何意?」

「師弟難道還未發覺嗎?」趙志敬劍尹志平已然收劍,連忙答道,「原本全真三代弟子之中,武功修為最高便是你我二人,首座弟子自然在你我之中產生,但現在卻是不同了1

「有何不同?」尹志平略作思索道,「你是說羅師弟?可他是俗家弟子1

「俗家弟子又如何?」趙志敬憤憤地道,「幾位師叔和師父都看重於他,並且有意讓其轉為正式弟子,若此事成,只怕你我都無緣掌門之位1

「羅師弟武藝高強,品行端正他做首席弟子便又如何?」

「品行端正?」趙志敬冷笑道,「習練邪道劍法,並且對古墓派圖謀不軌也叫品行端正?」

「你這是何意?」

趙志敬一聲冷哼道,「他那套刁鑽狠辣的辟邪劍法,早在數年前便會了,哪是什麼前輩高人所授?並且我還發現他入我全真之後便一直在尋找一個洞穴,後來我曾悄悄地查探過那個洞穴,原來竟是一條通往古墓派的密道!他為何功力增長得如此之快?后兩年有高人所授功法,但前兩年又如何解釋?定是偷學了古墓派不少武功秘籍!我甚至懷疑他所謂的前輩高人,是不是某個邪派的頭領!否則為什麼好事都被他一人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