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0.劍意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一幕,沒想到,時間過得如此之快,這一眨眼,便又是四年過去了。 此時楊過卻依然有些不解地問道,「師父,劍法不是用來殺人的嗎,這中正平和的劍法又如何殺人?」 「你這小子。」羅凡...

聽聞此話,我們的豬腳頓時風中凌亂得一塌糊塗,他想到了很多,譬如說第一個念頭便是:我不是在做夢吧。

第二個念頭:我一定是在做夢。

第三個念頭,這夢挺真實埃

……

當然,這其中也並不是沒有穿插其他念頭,比如說:我的小雞雞都不在,現在要我怎麼想娶你啊?

……

於是,我們的羅凡童鞋楞是半天也沒有回話,原本作為女方的小龍女說出這話便證明名節什麼的她已經不在乎了,因此這也是她心中最為忐忑的時刻。

古墓門規:女子須點守宮砂,並立誓一生一世都不得離墓,若有不知此門規的男子願為己而死,則可破誓下山。

小龍女原本以為羅凡便是那可讓自己破誓下山之人,但她見羅凡現在卻如此猶豫不決,她長長的睫毛下淚光閃爍,轉頭便向古墓中奔去。

「龍姑娘1羅凡欲要阻止,小龍女見他還叫龍姑娘,心中傷心更甚,施展起輕功便飛入古墓之中,墓門「」地一聲關上。

「這尼瑪1羅凡此時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風中凌亂來表達了,一定要形容的話,那便是十二級颱風中凌亂,他在古墓外一邊踱步一邊大聲朝古墓中喊著,「龍姑娘,你聽我解釋啊!你出來啊!」

小龍女只是將自己關在古墓中,對羅凡的聲音充耳不聞,一天下來,羅凡嗓子都喊啞了,也沒見古墓有任何動靜。

羅凡頓時想起原著中的小龍女便喜歡亂想,而且身為宅女的她想多了又不愛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結果便造成了她與楊過兩人橫貫整個神鵰長達十幾年的分分合合。想起原著中楊過那糾結了半輩子的愛情,羅凡不禁仰天長嘆道:「雖龍女已然傾心,但道路依舊長遠啊1

無奈的羅凡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中等待時機,這幾日,由於羅凡傷愈,小楊過便被王處一眾道給扔了過來,看著小屋前苦練劍法的楊過,再看看不遠處的古墓,羅凡總感覺氛圍有些怪異。

「師父,我這套全真劍法練得怎麼樣?」一套劍法練完,小楊過連忙向羅凡問道,羅凡的劍法連郭靖看了都認為當世無雙,他的評價,小楊過自然是極為看重

此時毫無形象地坐在小屋門口,嘴中叼了一根青草的羅凡想了想楊過方才的劍法,說道:「過兒,為師觀你這劍法練得頗為標準,架子倒是打得極牢,但是學劍法可不是依葫蘆畫瓢,還得明白這套劍法的意義。」

「劍法的意義?」小楊過撓了撓小腦袋想了想,有些不解地問道,「那是什麼?」

「劍法的意義便是施展這套劍法所需要的心態與方法,譬如這套全真劍法,這套全真劍法乃是你祖師的師父王重陽所創,他一生鑽研道學,因此這套劍法也是按照道家所講究的中庸的思想所創,你使將起來,應當中正平和才對。」說道這,羅凡卻是想起了數年前,王處一在重陽宮指點他劍法的那一幕,沒想到,時間過得如此之快,這一眨眼,便又是四年過去了。

此時楊過卻依然有些不解地問道,「師父,劍法不是用來殺人的嗎,這中正平和的劍法又如何殺人?」

「你這小子。」羅凡嗤笑一聲,一巴掌拍在小楊過後腦勺道,「誰告訴你劍法便一定要用來殺人,如果某人你遇到一個必須打敗,但又不能將其擊殺的對手,難道你便棄劍不用了?」

「那師父的意思是這套劍法只是為了打敗對手所用,而不是殺人所用嗎?」

「你這樣理解也並無不可。」羅凡不置可否地答道,「你只需記住每一套劍法都有它的意義,你必須要理解,並運用到劍法中,才能將其威力發揮至最大,這便如一個人如果天生便是塊習武的料,你讓他去讀書,便難成大器,你讓他習武,才能有大成就。」

「哦。」小楊過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又問道,「那師父您的劍法中的意義是什麼?」

「我劍法中的意義是什麼?」羅凡一怔,自己貌似從來沒有正視過這個問題,現在卻被小楊過問住了,羅凡回答不上來頓時有些尷尬,於是呵斥道,「這個問題不是你現在該問的,快去練劍1

將滿臉鬱悶的小楊過打發去練劍以後,羅凡開始思考起這個問題,每一套劍法應該都會有它的劍意,這其實也就是劍法的創造者創造劍法時用自己對武道的理解而給它的一個定義,有的劍法甚至招式什麼都是次要的,將劍法的劍意發揮出來才是重要的,因此有了重意不重形一說。當然,這與羅凡在現實世界中看到的某些小說中的劍意不同,那些小說中所說的劍意卻是一個劍客的武道意志,與這裡所說的劍意並不是同一個東西。

羅凡對那種劍意也不是沒有想法,那種劍意傳說中甚至能一劍削斷一座山,威力極大,只是那種東西需要極為強大的武道意志與極深的執念,這些東西羅凡自認即使有,也完全不到火候,因此暫時也只能放棄這樣的打算。

對於辟邪劍法與獨孤九劍兩種劍法的劍意,羅凡思索良久,辟邪劍法,它的來歷是紅葉禪師根據葵花寶典所創,兩者系出同源,辟邪劍法一出場,便是以一個快字著稱;出手如鬼如魅,迅捷無倫,變化複雜,劍招極快而且怪異;辟邪劍法雖然號稱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數十著變化,一經推衍,變化繁複之極,換作一般人,縱不頭暈眼花,也必為這萬花筒一般的劍法所迷,無所措手;使到極限時,對手甚至連自己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得頭暈眼花,胸口煩惡,只欲作嘔。因此,辟邪劍法的劍意應該在於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而獨孤九劍,羅凡仔細回憶了一下獨孤九劍出場時,風清揚對令狐沖說過一段話,其大意是有進無退,料敵先機,乘虛而入,后發先至,其主劍從而破掉對方的招式,那麼便達到了所有的目的,因此獨孤九劍的劍意應該在於一個破字,而且獨孤求敗劍道的最高理論便是無招勝有招,因此,獨孤九劍應該是典型的那種重意不重形的劍法。

這一些他以前也並非沒有想過,但他卻是沒有往劍意這方面想,而是作為一些單獨的理論,並且沒有一條明確的思路,譬如說想到無招勝有招這個理論,他便把所有劍法都拆上一遍,甚至包括辟邪劍法,而他卻不知道辟邪劍法要的便是快,只要你快了,劍法便會刁鑽凌厲,根本不需要你多想別的,要的便是一個唯快不破。

原本他只是覺得現世那些理論有多麼多麼牛逼,然後便往每套劍法上面套,卻沒有想到要如何將這些理論套上去,為什麼自己的劍法會需要這些理論,也就是說什麼都不懂亂來。好在現世那些理論,大多是根據這些大大的世界里的一些實際理論解釋出來的,而且大都適應性廣泛,否則羅凡練個走火入魔出來都有可能。

當羅凡想通了這些的時候,便已經對這兩套劍法的大致修鍊方向有了了解,譬如說辟邪劍法,只需要想盡一切辦法讓其攻擊速度加快就行了,而獨孤九劍,要做的便是破,破掉別人的招式,至於自己的招式,卻是並無講究,譬如說令狐沖在原著中假扮成吳天德的那一段,手上拿的是刀,用的招式稀奇古怪,完全是令狐沖用來耍著對方玩的,可偏偏威力甚大。

思路清晰了以後,羅凡心中頓時一片空明,而他頓時又想到,既然金大大書中的理論完全正確,那麼其他的呢?比如說黃易,還有風雲、仙劍甚至是其他一些作品中的理論是不是也都正確?那麼我是不是可以借鑒一二呢?

想到這裡,羅凡頓時眼前一亮,不過那些仙俠或者洪荒中的東西記載得太過虛無縹緲,與羅凡現在所知的武學理論根本沾不上邊,他現在即使知曉一些,也完全理解不了,因此羅凡打算先從一些低層次的世界開始。

如果將這些低層次世界的武學分為高中低三個等級的話,應該古龍的不少作品在低武階段,而金庸大部分小說則在中武,黃易應該在高武,畢竟黃易很多都涉及到了破碎虛空。

中低級便不用再想了,獨孤求敗的這些理論差不多已經達到了中低武世界的最高水平,現在羅凡需要考慮借鑒的,便是高武世界的一些理論。

高武世界的話,黃易的一些小說中有破碎虛空的存在,可以算,而風雲也該算是一個,或者最終幻想,火影忍者那些也可以算,不過那些力量體系也與羅凡現在所學不大沾邊,估計用不太上。

那麼,羅凡思考的主要精力應該集中在黃易小說、風雲世界此類與武俠能掛上鉤的世界理論上,那麼,這些世界中又有哪些理論是可以為他所用的呢?

感謝瘋子滿街跑童鞋的打賞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mplt/a&ampgt&amplta&ampgt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mplt/a&ampg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