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16.支援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問郭靖道:「這位不是祖師爺了罷?我瞧不用磕頭啦。」郭靖道:「這位是尹師伯,快磕頭。」楊過心中老大不願意,只得也磕了。郭靖又道,「這位是羅師叔,快磕頭。」楊過見是羅凡,心道這人道不甚討厭,於是也磕了個頭...

「笑話1羅凡沒想到這霍都這般無恥,不但想讓自己幾人十年不找他麻煩,還想打我老婆的主意,當即提氣喝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再踏入中原一步,否則被我撞見,定斬不饒1

那霍都見這白衣小子說話間中氣十足,絲毫不似中毒之人,心中驚駭更甚,心道一定要讓師父早日將其扼殺,否則又將成為一名大患!

此時馬鈺等七人站起身來,那橫在地的老道卻始終不動。郭靖羅凡兩人搶上一看,原來是廣寧子郝大通,才知道馬鈺等雖然身受火厄,始終端坐不動,是為了保護同門師弟。

只見他臉如金紙,呼吸細微,雙目緊閉,顯是身受重傷。郭靖解開他的道袍,不禁一驚,但見他胸口印著一個手印,五指箕張,顏色深紫,陷入肉里,心道怕是西藏一派,這是大手印功夫。掌上雖然無毒,功力卻比當年的靈智上人為深。再搭郝大通的脈搏,幸喜仍是洪勁有力,知他玄門正宗,多年修為,內力不淺,性命當可無礙。

此時後院的火勢逼得更加近了。丘處機將郝大通抱起,道:「出去罷1郭靖道:「我帶來的孩子我得去看看,莫要被火傷了。」方才他救人心切,而且楊過為人機靈,又是在這全真觀中,料想不會有什麼事,因此便沒有帶上他,但此時觀中火勢甚大,郭靖心中開始生出些許擔憂。

丘處機等全心抗禦敵,未知此事,聽他問起,都問:「是誰的孩子?在哪裡?」

「唳1

郭靖還未回答,忽然聽到一聲清脆的雕鳴,一個小小的身子從一隻身上還帶著些許傷痕的大雕上跳了下來,笑道:「我在這裡。」正是楊過。

郭靖大喜,忙問:「你怎麼騎著只大雕?」楊過笑道:「你跟那幾個臭道士……」

郭靖喝道:「胡說!快來拜見祖師爺。」

楊過伸了伸舌頭,當下向馬鈺、丘處機、王處一三人磕頭,待磕到尹志平面前時,見他年輕,轉頭問郭靖道:「這位不是祖師爺了罷?我瞧不用磕頭啦。」郭靖道:「這位是尹師伯,快磕頭。」楊過心中老大不願意,只得也磕了。郭靖又道,「這位是羅師叔,快磕頭。」楊過見是羅凡,心道這人道不甚討厭,於是也磕了個頭。郭靖見他站起身來,不再向另外三位中年道人磕頭見禮,喝道:「過兒,怎麼這般無禮?」楊過笑道:「郭伯伯,我看這隻大雕方才為了救我,傷勢頗重,我們先救它吧。」

「傻雕1羅凡一看是神鵰,心中頓時明了,神鵰飛行比羅凡快上許多,因此早早被羅凡使來山上支援,觀他此刻受傷,忙從懷中拿出些許金瘡葯撒在其傷口處。而神鵰卻是「咕咕」叫了幾聲,彷彿在為羅凡叫傻雕而抗議。

郭靖見此雕極為神駿,心中大讚,再加上欲上前查探其傷勢,倒也沒有再逼楊過繼續磕頭。

「羅師弟,此雕是你所養么?方才相救,郭某謝過了1郭靖見羅凡與這雕頗為親密,便誤以為此雕乃羅凡圈養,連忙上前道謝。

羅凡見郭靖誤會,搖頭笑道,「郭師兄,此雕與我乃知交好友,並非圈養之物,要謝,便謝它吧1

郭靖聞言甚異,與禽為友,倒是聞所未聞,不過還是向前作了一揖道,「這位雕兄,郭某謝過了1

「咕~」神鵰好似聽懂一般,連連點頭,昂首挺胸,甚是得意。

郭靖見此心中一驚,暗贊道,「此雕好生聰慧1隨即又瞪了楊過一眼,「過兒,還不上來道謝?」

楊過對這雕倒很是親近,連忙笑嘻嘻地過來道,「這位雕兄,小子楊過謝過方才搭救了1

郭靖喝道,「怎這般沒大沒小,這位是你羅師叔的摯友,叫師伯!」

楊過笑臉頓時變成一副苦瓜臉,「哦」了一聲,垂頭喪氣地道,「謝謝雕師伯。」

神鵰貌似對這小子頗為喜歡,清鳴一聲,張開翅膀輕輕拍了拍小楊過的腦袋,倒真像個長輩一般,頓時惹得眾人一陣大笑。

笑罷,馬鈺問道:「靖兒,這是你的兒子罷?想是他學全了母親的本領,是以這般刁鑽機靈。」郭靖道:「不,這是我義弟楊康的遺腹子。」

丘處機聽到楊康的名字,心頭一凜,細細瞧了楊過兩眼,果然見他眉目間依稀有幾分楊康的模樣。楊康是他唯一的俗家弟子,雖然這徒兒不肖,貪圖富貴,認賊作父,但丘處機每當念及,總是自覺教誨不善,以致讓他誤入歧途,常感內疚,現下聽得楊康有后,又是傷感,又是歡喜,忙問端詳。

郭靖簡略說了楊過的身世,又說是帶他來拜入全真派門下。丘處機道:「靖兒,你武功早已遠勝我輩,何以不自己傳他武藝?」郭靖搖頭嘆道:「過兒性子頑皮,徒兒卻是過於駑鈍,恐教不好他。」

丘處機嘆道:「你楊鐵心叔父是豪傑之士,豈能無後?楊康落得如此下場,我也頗有不是之處。你放心好了,我必盡心竭力,教養這小孩兒成人。」郭靖大喜,連忙拜謝。

「郭伯伯,我便拜羅師叔為師怎麼樣?」楊過對全真道士無甚好感,但對羅凡感覺倒是不錯,再加上他與神鵰甚是投緣,於是在一旁插嘴提議道,隨即便被郭靖瞪了一眼,呵斥道,「沒大沒校」

羅凡聽到這話,心中一楞,暗道,「尼瑪,劇情不是這樣的吧?」只是此時哪還有什麼劇情可參考,羅凡早已改變了劇情,否則這小楊過只怕現在還在跟那鹿清篤互掐。

王處一撫須道,「凡兒的劍法卻是另有傳承,此事卻須得徵求一下凡兒的意見。」隨即轉頭看向羅凡道,「凡兒,此事你覺得如何?」

郭靖聞言心中暗自思索道,「難怪我在全真從未見過如此高明的劍法,原來是另有高人傳授,我觀此人品行端正,劍法又極高,若能讓他教過兒,自是極好。」

眾人目光皆聚在羅凡臉上,羅凡頓時感覺壓力山大,看了看一旁有些期待的小楊過,心道,「現今我已將這楊過的機緣搶奪殆盡,若我不收他,以他的性格,得罪全真上下到時無處容身卻也可憐,也罷。」當下同情心一起,向王處一作了一揖道,「徒兒觀這孩童聰明伶俐,當是一名好弟子,徒兒便收了他吧1

丘處機回想當年傳授楊康武功,卻任由他在王府中養尊處優,終於鑄成大錯,心想:「自來嚴師出高弟,棒頭出孝子。這次對過兒須得嚴加管教,方不致重蹈他父覆轍。」當下將楊過叫來,疾言厲色的訓誨一頓,囑他刻苦耐勞,事事聽師父教訓,不可有絲毫怠忽。

而羅凡此時心知霍都眾人已向古墓而去,心念小龍女安危,見此間事了,便上前道,「師父,徒兒觀那伙人已往古墓而去,徒兒先行趕去相助。」

王處一知他心中焦急,便答道,「你先去罷。」

羅凡躬身而退,跨上神鵰,向古墓而去,雖然神鵰身軀頗重,上山無法承載羅凡這等成年人,但是下山卻沒有問題,「唳1一聲清鳴,羅凡很快便發現一行人浩浩蕩蕩已經行至羅凡的小木屋前。

「怎的人數如此之多?」羅凡見到這一行數百人,頓時驚出一身冷汗,心道,「原著中有這麼多人?龍姑娘是如何抵擋的?」他只記得原著只是有驚無險,實際情況卻是記得不大清晰了,但小龍女她一個弱女子,又如何抵擋這數百人,做到有驚無險?當即有些後悔當初沒有將神鵰熟讀,而此時下方眾人已經發現羅凡,騎虎難下!

「管不了這麼多了。」神鵰載人只能滑翔,此時已落至眾人面前,羅凡暗忖過些時候全真上下當要來人支援,我先在此擋他一陣,否則龍姑娘要面對這兩三百人只怕無法應付。

霍都見來人竟是羅凡,心中甚是忌憚,但觀對方此時只有一人一雕,而己方人數甚眾,隨即心中大定,摺扇一開,踏步上前喝問道,「閣下來此做甚?」

羅凡神色冰冷,望了一眼對面霍都說道,「此路不通1

霍都輕搖著扇子,踱步冷笑道,「你欲要阻攔我等?」

「是1

「閣下也太過狂妄了吧1霍都隨即又是一陣冷笑,「難道閣下認為以你一人便能擋我數百人之威嗎?」

羅凡回首望了望古墓方向,心中不禁想到那個嬌柔的身影,又如何當得住這數百人大軍?

「也罷,此事,便讓我來扛下吧1隨即羅凡眼中一片堅定,凝視著霍都道,「擋住又如何,擋不住又如何,我只知道,此路不通,爾等若要強過,來一人殺一人,來兩人殺一雙1此時已是黃昏,羅凡將劍拄於地面,靜立在這三百邪道大軍面前,火紅的夕陽將這一人一雕印得通紅,如兩尊染血的雕像。

「哈哈哈哈1霍都仰天大笑,「這是小王聽過最好笑的笑話,既如此,那便要領教閣下高招了1言語中充滿殺意,他早在重陽宮便已經對羅凡有了殺心,有此機會,自當不會放過!

「殺1霍都身後,數百邪道大軍,發出衝天的喊殺身,向羅凡殺來!

「雕兄,此次怕是羅某連累了你,抱歉。」羅凡看了一眼身旁的神鵰,有些愧疚。

「哇哇哇~」神鵰叫聲激烈,如同在向眼前敵人挑釁一般,威風凜凜,它彷彿要告訴羅凡,就這點人,我神鵰何懼*—它隨獨孤求敗縱橫半生,所經歷的戰鬥不計其數,這種層級的戰鬥,又如何能被它放在眼中!

羅凡見神鵰如此,心中頓時也升起一股豪氣,長劍前指,仰天長笑道,「來吧!縱使千軍,又奈我何?1說道最後一字,已是殺意凜然!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