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主角系統 武俠修真

穿越之主角系統 2.俗家弟子

作者:逆水之葉

本章內容簡介:疑心,索性便直接明示,造成一種光明正大的假象。 羅凡記得,前世《神鵰俠侶》所言,那古墓密道的出口在重陽山腳一處極為隱秘的山洞中,既然極為隱蔽,自是不好找,因此雖然此時已有機會著手尋找,但羅凡打...

……

羅凡再次悠悠醒轉,想起自己剛穿越過來便做了太監,頓時又是淚流滿面,暗嘆自己怎麼這麼倒霉,別人穿越都是各種福利各種逆天,自己穿越還沒來得及一展拳腳,便被系統埋在坑裡。

「對了,系統1想到系統羅凡頓時眼前一亮,「我不是還有系統嗎,系統不是號稱寶物數之不盡嗎,待我問問有沒有治療那啥的寶物。」

「系統1

「您好,宿主,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

「你那有沒有什麼可以治療我……那啥的東西?」羅凡滿臉期待地問道。

「哪啥?請宿主講述明白,否則本系統無法作出回答。」

「擦,忘了你這人工智慧智商有些捉急,就是你讓我練成辟邪劍法之後我身上少掉的那東西啊1

「您是說小JJ啊,您直說就好了嘛,人類就是這麼喜歡拐彎抹角,恢復那玩意的寶物,本系統這多的是,宿主儘管放心1

「那……最便宜的是哪個?」羅凡搓著手繼續問道。

「細胞修復液,只售五萬積分一份,價格公道,童叟無欺1

「五萬,都五本九陰真經的價格了你告訴我價格公道?你故意的是吧?」

「請宿主不要懷疑本系統的信譽,本系統所售寶物皆為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那你告訴我怎麼獲得積分吧。」

「本系統兌換物品所需積分皆由奪取他人氣運獲得,同時,這些氣運也將成為本系統運行所需能源,本系統剩餘能源只能繼續運行五年,請宿主儘快獲取氣運。」

「能不能說具體點?怎麼獲取?」

「具體便是原本應由別人獲得的好處,宿主搶先將其奪走。」

「那你說說,我將古墓密道那半部九陰真經弄到手,能獲得多少積分?」

「該問題已超出系統所能回答的範圍,不予作答。」

「靠,什麼垃圾系統,低能。」羅凡頓時不爽地罵了一句。

「叮,由於宿主多次辱罵系統,施以懲罰——電擊。」

「嗷1一陣凄厲的慘叫從重陽宮某處傳出,驚起一片飛鳥。

「羅小哥,你醒了?」只見一個眉清目秀的小道士端著一盆洗臉水走了進來,看到羅凡全身毛髮倒立的模樣,頓時一楞。

「羅小哥,你這是……」

羅凡嘿嘿乾笑兩聲,眼睛一轉答道,「礙…那個……想起父母被賊人所害,怒髮衝冠,對,怒髮衝冠。」

「羅小哥,你的遭遇我也聽說了,蒙古賊子確實可恨,不過你也要好好保重身體埃」

「謝道長關心,小子知曉了,給眾位道長添麻煩了。」

「對了。」羅凡此時似乎又想到什麼,摸了摸頭問道,「王道長和崔道長在何處,小子還未答謝救命之恩呢。」

「掌門正要見你呢,小哥先梳洗完畢,然後小道帶你過去吧。」

「好的。」

……

一路上,羅凡心中不斷盤算著等下見到王處一,如何忽悠這位全真掌門收下自己這個徒弟。一段時間后,在小道士的帶領下,兩人七拐八拐終於來到王處一的房間。

此時房中除了王處一與青年道士崔志方之外,另有一名留著美髯的中年道士站在一旁。

「小子羅凡,謝眾位道長救命之恩,小子無以為報,甘作牛馬,鞍前馬後,但憑各位驅使1一見幾人,羅凡連忙行了大禮,救命之恩非同小可,禮數一定要作足,給人家留下好印象。

「快快請起。」原本還淡定喝茶的王處一連忙起身,將羅凡扶起,正氣凜然地道,「行俠仗義本就是我等分內之事,何況蒙古與我等有國讎家恨,救小兄弟也只是順手為之,不必掛懷。」

「道長高義,施恩而不圖報,小子好生敬佩!只是小子有一不情之請……懇請道長收我為徒,一來可以鞍前馬後,以報道長搭救之恩,二來也可習得一身本事,保家衛國,為死缺稹!輩歡園。羅凡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全真道士不是不能娶妻嗎,不知道系統所說的奪取他人好處包不包括女人,要包括的話那豈不是虧大發了,羅凡心念電轉,心生一計,想起自己被系統忽悠成太監的事情,硬是擠出幾滴眼淚又道,「娘啊,請恕孩兒不孝,您想要個孫兒的心愿孩兒怕是無法完成了!在國家大義面前,孩兒舍魚而取熊掌,但願您能理解。」說著,又朝家鄉方向磕了幾個響頭,當然,羅凡自是不知所謂的家鄉在何方,只是胡亂選個沒人的方向而已。

「這……」王處一有些猶豫不決。

「道長若不答應,小子只能長跪不起,與其下山渾渾噩噩當個普通人,不如學得一身本領,我娘常說,好男兒自當報效國家1羅凡裝得滿臉決絕,這演技,估計穿越前獲得那什麼最佳XX獎簡直輕鬆愉快,他不去考影視學院簡直是埋沒了人才。

羅凡如此「深明大義」,深得王處一之心,王處一也不好再作推辭,只好答應道,「既如此,我便收你為徒,只是傳宗接代既是你娘遺願,老道也不好違背,便從俗家弟子做起,你看如何?」

羅凡聞言大喜,暗道這王處一真是上道,反正跪都跪了,連忙再磕幾個響頭。不過拜師這等大事卻要等到齋戒沐浴,焚香禱告並擇良辰吉日才能完成,羅凡也不好太過心急。

「我先給你介紹你的兩位師兄。」王處一先是指著美髯道士道,「這位是你趙志敬,趙師兄。」

原來這貨就是趙志敬啊,羅凡連忙上前拜見,趙只是微微頷首示意。

「這位是你崔志方崔師兄。」

「小子羅凡見過崔師兄。」羅凡連忙抱拳行禮。

崔志方微笑著點頭道,「好好努力。」

見過兩位師兄,王處一又道,「為師身為掌教,教務繁忙,你平日里多跟著兩位師兄好好練功,有空為師會來考校你。」

「謹遵師父教誨1

「恩,志方,帶你師弟去領兩身道服。」

「是,師父。」

「志敬。」

「徒兒在1

「三代弟子中,以你的武功修為最高,今後主要便由你來教導你那位羅師弟,沒問題吧。」

「徒兒謹遵師命。」

……

重陽宮大殿,七子正襟危坐,斟茶行完拜師禮后,羅凡正式成為全真教的一員,開始習練全真武學。

十數天後。

「精氣充盈功行具,靈光照耀滿神京……歷年塵垢揩磨盡,偏體靈明耀太虛。」一處小院中,美髯中年道士每喊一句口訣,羅凡便使出對應的招式,趙志敬見狀點點頭道,「好,羅師弟勤奮好學,這些天來已將入門功法修鍊得有些火候,接下來除了早課時間,你可自行修鍊,若有什麼不懂,可來我房間詢問。」

「多謝趙師兄教導1羅凡可不似楊過,沒事便要頂撞趙志敬一番。況且在現代社會生活了十幾二十年的他,對溜須拍馬一道也比這個時代的人更為精通,一套組合馬屁拍上去,再加上羅凡本身也比較守規矩,即便以趙志敬的狹隘心胸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對這個師弟無話可說。

這些日子,羅凡對系統的運用也嫻熟了不少,打開系統中自己的功法面板,發現全真心法、全真劍法與金雁功皆練至第二重,而辟邪劍法,由於這段時間多在趙志敬的教導下練功,練習得並不多,才堪堪到一重的一半。

對於辟邪劍法,羅凡已經是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不用白不用,底牌誰都不嫌多。

全真教對俗家弟子的管理比正式弟子要寬鬆一些,羅凡打算再好好練幾天劍法,便要著手尋找九陰真經了。想到九陰真經,羅凡心中便一陣火熱,據穿越前上的各位大大記載,九陰真經上可是有眾多武學道理與高級武功,而且極為容易入手,實乃新手小白首選!

某日,羅凡向趙志敬稟報了一聲,說自己在宮中練劍頗為煩悶,欲往山野林中,一來可觀我終南山大好風光,二來練劍散心,對於這種小事,趙志敬自是無所謂,羅凡也只是為防止自己獨自行動,會引起趙志敬疑心,索性便直接明示,造成一種光明正大的假象。

羅凡記得,前世《神鵰俠侶》所言,那古墓密道的出口在重陽山腳一處極為隱秘的山洞中,既然極為隱蔽,自是不好找,因此雖然此時已有機會著手尋找,但羅凡打算暫時還是以練功為主,況且磨刀不誤砍柴功,將輕功練好了,將來尋找九陰真經也更為方便。

想到這,羅凡便獨自在林中練起了輕功,金雁功雖是基本輕功,但若練得極高境界,同樣功力無窮,同時在內功修行上有極大幫助。說實話,羅凡對全真心法與全真劍法都頗有些看不上眼,只是為了將基礎打牢,兼之趙志敬一直以來的督促,才勤修不輳在所有全真低階武功中,也就金雁功頗具亮點。

於是,之後的他除了偶爾練練劍法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森林中奔跑,調息,再奔跑,再調息,數個月後,他差不多轉遍了整個山腳,也草草尋找了一番那隱秘山洞,頗有些遺憾的是,羅凡並沒有發現關於山洞的任何線索。但數個月的苦功也讓他的金雁功升到了五重,而作為輔助的全真內功也升到了五重,超過了不少四代弟子,倒也算是小有成就了。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