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奧爾梅克銅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多也就十來米長,兩邊洞壁上的壁畫,就佔了很大一部分空間。 「這裡有這麼大副的壁畫,這座洞穴應該很大才對,不可能就這麼校」韓孔雀放出靈識,仔細探查周圍的情況。 「這邊有坍塌的痕,可惜我...

「雖然看著像是中國人,但你怎麼就認為是殷人?」程軍最看不得韓孔雀得意,所以十分想要打擊他一下。

韓孔雀道:「我看過殷人圖冊,知道殷人的服飾打扮,你注意一點,這可是幾千年的壁畫,不要毀了。」

程軍白了韓孔雀一眼道:「要毀早就毀了,還能等到現在,我給你清理出一些,你仔細辨別一下。」

韓孔雀不再多說,走進了細細查看。

殷商,殷商,殷人就是所謂的商朝遺民,是商朝敗亡之後散落在各地的遺民。/

隨著深入洞穴,裡面的壁畫保存的更加完整,直到看到一副很多人站在一起的壁畫。

「這幅畫我好像看到過,跟殷人圖冊上面的畫很相似。」韓孔雀看著上面的人物,服飾,髮髻,他已經確定這是殷人的裝束。

「我只知道這肯定不是印第安人,也不會是瑪雅人,你就說說,這麼短的時間,你怎麼就認定這些是國內遷途過來的殷人?」

韓孔雀鄙視了一下這個不學無術的傢伙,自己不清楚就罷了,居然還敢不相信他?

「最明顯的就是髮髻,這個一眼就能看出來,你不會不知道吧?」韓孔雀反過來鄙視程軍。

程軍笑道:「我怎麼會不知道?就算我不了解古人的習慣,還沒有看過古代電影電視?這種形象,是個中國人都知道吧?」

「那你說說,這些人物當中的髮髻有什麼不同?」韓孔雀似笑非笑的道。

「呃1程軍說不上來了。

韓孔雀指著壁畫上那些人的髮髻道:「這麼明顯的細節都看不出來?之所以說這些是殷人,主要是因為商朝髮式大多為束髮,這些人物都束髮,就不多說了。

而且商代殷人也有辮髮加束髮,這一點跟這裡的印第安人很相似。就算到了現代,也有印第安部落是這樣打扮的,想來你也見過。

除了這個就是笄,黃能馥《中國服裝史》中介紹過,商墓許多人頭骨頂部有骨笄,髻有單個和雙個的。用笄數量也不一樣,商墓主人用玉笄,殉葬者用骨笄,商代貴族、平民、奴隸大多都是束髮的,這一點跟很多民族的裝扮都不一樣。棉、花『糖』挾說』」

看著壁畫上的人物,還是能夠看出他們佩戴的笄是不同的,有些人多,有些人好,而玉質和骨質。涇渭分明,一眼就能夠辨別的出。

「這個我看出來了,服飾是同樣的長袍大褂,這個能夠說明什麼?」程軍問道。

韓孔雀直接指著壁畫上那些人的衣服道:「商人也就是殷人,不論尊卑和男女都是採用上下兩段的形制,上著衣,下穿裳,後世稱服裝為『衣裳。便是源自於此。

其服飾的腰身和衣袖基本上設計為緊窄的樣式,長度齊膝。便於活動,古代華夏族上衣下裳,束髮右衽的裝束特點,就是在商代形成的。」

「這個我知道,這裡面這幾個是不是貴族?」程軍指著一群人中的少數幾個問道。

韓孔雀道:「這麼明顯,他們都在向著這幾個人行禮。自然是貴族了,通過服飾可以更好的辨認出來,雖然各階層服飾的基本形制趨同,但實際上還是具有相當嚴格的等級制度的。

比較高級的染織品、刺繡品及裝飾品都由奴隸主階級享用,拿裰謚荒艽椴家約壩椴紀類的葛布製成的編織物。

據研究表明。高級權貴的服飾通常是上身穿短衣,交領右衽,衣長及臀,袖長及腕,袖口窄小,下身穿帶褶短裙,腰間束有寬頻,裹腿;腳上穿翹尖鞋。

你看,這些人躬腰行禮,正對著的肯定是貴族,他的服飾是不是跟我說的相同?短衣、交領、衣長及臀,袖長及腕,袖口窄小,下身穿帶褶短裙,腰間束有寬頻,裹腿,腳上穿翹尖鞋這些都是一樣的。

還有這邊上的婦女,肯定是也是貴族,殷人之中的貴族婦女則上身穿長及足踝的大衣,交領,長袖,腰間束寬頻和蔽膝,蔽膝圍於衣服前面的大巾,用以蔽護膝蓋,蔽膝呈上窄下寬狀,腳上穿履,頭戴圓箍形冠卷。

除形制以外,服飾嚴格的等級制度,還體現在顏色的使用上,你看,貴族的禮服,上衣多採用青、赤、黃等純正之色,下裳多用間色,如緇、赭、綠等經過數次浸染的顏色,並且衣領,衣袖處還有鑲邊,日常家居則常穿縞衣,綠衣和緇衣。

平民百姓的衣服就沒有這麼豐富多彩了,提及服飾文化,不光有服還有飾,服和飾通常是搭配出現的,從殷代的出土玉石人形象可見,殷代男女貴族身上還有佩玉的習慣,統治者甚至制定了一整套的玉佩制度,用以區別階級和等級。

商人玉佩的形式,一般是把玉雕琢成各種小動物形象,最常見的是一種玉魚,看這幅壁畫保存的很完整,不止是顏色鮮明,就連人物一副上的皺褶都能看清,這邊這塊飾物,就是一塊玉魚玉佩。

這樣的等級觀念,在別的民族之中也有,但絕對不如殷人完善規整,殷人服飾能夠出現這樣的等級差別,與當時相對於原始經濟而言的繁榮和技術進步密切相連,正是由於當時的經濟有了一定的發展,才有可能為社會提供眾多的服飾資料。

統治階級才能擇其優者自用,而棄其劣者予貧民,才能夠在服飾材料的質地、顏色、圖案上分等論級,這就給後代的等級制度奠定了一定的基礎,並在後世正式確立了章服制度。」

「那麼說,這肯定是殷人的圖像了?」程軍道。

韓孔雀直接搖頭道:「這個需要進一步鑒定,主要是鑒定這些筆畫製作的年代,還有這裡會出土一些什麼文物,如果能夠遇到帶有典型商代制式的青銅器,那就好辦了。」

「青銅器?我們仔細找找,希望曾經住在這裡的蘇族人沒有搞破壞。」程軍慢慢的在周圍閑逛,想要再發現點什麼。

逛遊了一圈,這個洞窟並不大,最多也就十來米長,兩邊洞壁上的壁畫,就佔了很大一部分空間。

「這裡有這麼大副的壁畫,這座洞穴應該很大才對,不可能就這麼校」韓孔雀放出靈識,仔細探查周圍的情況。

「這邊有坍塌的痕,可惜我們挖不開。」雖然立即就有了發現,但韓孔雀卻十分失望。

這座洞窟坍塌的很厲害,裡面的洞穴,幾乎全都堵塞了,想要發掘,就要把裡面的所有土石全都清理出來,而現在韓孔雀和程軍,顯然是不能做到的。

「算了,有時間你再派人來發掘吧!我們還是在這裡搜索一遍,沒有好處就撤了。」逛遊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程軍已經沒有了興緻。

韓孔雀不理他,這裡不能發掘,其他印第安人居住的洞穴,還是需要仔細查看一下的。

這邊的洞穴雖然大,但絕對不是首領應該居住的地方,首領居住的地方自然是最中心、或者是最高的地方。

韓孔雀直接向著最上面的一個洞穴走去,果然,這個洞穴十分寬敞,而且由於位置更高,所以採光更好。

這樣的地方,自然不是普通人住的,最起碼也是議事的地方。

程軍跟著韓孔雀也爬了上來,就在韓孔雀在外面接著陽光觀察洞壁的時候,程軍跑進了裡面。

果然,裡面能夠發現寶貝的機會更大,很快,程軍就大聲喊了起來:「韓孔雀,過來看一下,這裡好像有青銅器,還有神像,不過是石頭的,這裡是他們的祭祀場所,應該有大發現。」

韓孔雀在外面仔細轉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才走進了最裡面,果然,裡面有一個龐大的祭台,通道兩邊是一些石像,最中間對著的是一個高高的青銅人像。

「奧爾梅克銅像?」韓孔雀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像,因為在南美洲那邊也發現過類似的頭像,不過那裡只是一個頭像,而這裡是一個完整的人像。

程軍驚訝的道:「奧爾梅克銅像?你認識這個銅像?」

雖然早就知道韓孔雀博學多才,但博學到這種程度,也太過妖孽了?

一眼就看出了這尊銅像的來歷,還是讓程軍十分驚訝。

韓孔雀一擺手道:「這個不重要,畢竟只是有點像我們中國人,殷商是中國的青銅時代,墨西哥也出土青銅人頭像,相貌和這尊銅像很相似。」

「那麼重要的是什麼?」程軍翻了個白眼問道。

韓孔雀一指銅像後面的牆壁道:「難道你沒有看到後面的鳳鳥圖案?這個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他們最崇拜的應該是這隻鳳鳥。」

「那後面黑乎乎的,你也能夠看清上面的壁畫?那個所謂鳳鳥我怎麼沒有看到?」程軍忍不住問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那可不是壁畫,應該是雕像,是在後面的石壁上雕刻出來的神像,所以,鳳鳥才應該是他們崇拜的神,而我們國內,也有一支崇拜鳳鳥的民族。」

「殷人?」程軍問道。未完待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