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壁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青黃不接的。」程軍道。 現在是初春,周圍山中還是一片枯黃,這一片只有金牛牧場,因為韓孔雀的原因,牧草已經返青,所以那些野牛下山之後,最佳的選擇,就是金牛牧常 「看那邊是什麼?」就在此時...

新書《大隱》上架了,書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還有,本書中文網首發,其他站的朋友們發的書評看不到的,所以你們的一些意見,是沒法回復的,如果想要跟作者交流,請登錄中文網。)

既然沒有辦法趕程軍走,韓孔雀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今天出門,韓孔雀是打算找一找來這裡的那群美洲野牛的生存地。

這些野牛總是有一個藏身之地的,要不然,老薩姆他們不會一直沒有發現它們。

前幾天韓孔雀也尋找了,但也沒有找到任何一絲痕,而經過這些天的探索,韓孔雀已經鎖定了一片地區,那邊樹木茂密,怪石嶙峋,一般人都不會進去,但今天,韓孔雀就想進去看看。

通過這幾天的觀察,韓孔雀也發現了,那群野牛生活的地方,肯定距離他的別墅不遠,而且鑽進牧場,就會被別墅這邊稍微多點點靈氣吸引,不由自主的來到他居住的這座別墅之中。

這些野生動物,好像比人類更加懂得趨利避害,要不然,它們不會躲的那麼嚴實,而且還能準確找到最好吃的食物。

韓孔雀早有準備,所以只是拿了一把看到,就領著程軍走出了家門。

鑽出金牛牧場,韓孔雀選擇最容易走的地方,進入了山林。

他順著山腳,一隻來到一處亂石堆積的地方,才停下腳步。

「你怎麼會想著從這邊進山?」程軍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指了指地上的一些痕,道:「這是牛腳印,難道你看不出來?」

「咦?還真是,難道你這次出來探險,就是尋找美洲野牛的棲息地?」程軍問道。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要不然探險還有什麼意義?」

「可是這裡根本就沒有路,美洲野牛那麼龐大的身體,怎麼可能從這裡走出來?」程軍道。

韓孔雀也在奇怪,美洲野牛的腳櫻到了這裡就消失了,如果是從這裡上山,又沒有通路,如果不是從這裡上山。那麼那些美洲野牛是從哪裡出來的?

韓孔雀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這裡除了山石就是叢林,山石和叢林之前,有一條小溪蜿蜒而出,也許就是因為這條溪水的澆灌。所以這邊的叢林十分密集。

可是這麼密集的叢林,就連人在裡面都沒法順利行走,就不要說體型龐大的野牛了,加上山勢有點陡峭,野牛更不可能從這裡進山。

韓孔雀轉悠了幾圈,周圍再也沒有發現牛腳印,這說明,他別墅後院之中的野牛,肯定是從這裡出來的,但出口到底在哪裡?

韓孔雀轉了一圈又一圈。怎麼也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最後,他停在了那條小溪邊。

如果說唯一可能的地方,就是這條小溪,看著這條寬度有五六米的小溪,韓孔雀毫不猶越去。

果然,這條小溪一點也不深,如果野牛趟水而過,最多也不過是淹沒它們的小腿。

順著小溪向上行走,韓孔雀發現這條小溪慢慢的像山中蔓延。而且河道之中並沒有淤泥。

程軍看著韓孔雀在那裡轉圈,最後居然跳進了水中,現在眼看韓孔雀就要走出他的視線,沒辦法之下。他只能跟上。

「你就確定那些野牛這麼聰明?」韓孔雀的想法,程軍自然是猜到了。

韓孔雀一邊試探著小溪裡面的水深,一邊道:「你不覺得這條小溪的河床也太平坦了點?」

「這有什麼?這條小溪肯定是山上的溪水匯聚而成的,既然溪水能夠自上而下流淌下來,那麼就算有點泥沙,也肯定被衝到了下游。絕對不會淤積在山上的河道之中。」程軍道。

「所以,那些野牛為什麼不會通過這條平坦的小河,從山中走出來?要知道,這樣一來,人和動物都不會招惹它們,就算是十分兇殘的北美灰狼群,也不會輕易下水。」韓孔雀笑著道。

「黑熊呢?黑熊可是經常下水捕魚吃的。」程軍可不是什麼都不懂得。

韓孔雀直接一指周圍的地形,道:「那邊是叢林,那邊是石頭,這些地方都不利於黑熊經過,所以,如果那些美洲野牛真的從這裡出來,黑熊還真是不是它們的威脅。」

看著周圍密集的灌木,還有不是顯露出來的一塊塊巨石,程軍知道韓孔雀說的不錯。

「你不會認為那些野牛是被人圈養的吧?」能夠通過河道上下山,肯定不是動物自己發現的,那就只有可能是人為的。

韓孔雀笑著道:「為什麼不呢?老馬識途,老牛也肯定識圖。」

「那麼說這些野牛就是有主的,那麼你就算髮現了那些美洲野牛的棲息地,也肯定得不到好處。」程軍不服的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沒有繼續反駁,如果這些野牛真的有主,他們怎麼可能讓野牛隨便亂跑?

要知道這一片出了金牛牧場里有人活動,其他地方是絕對沒有人煙的,所以那些美洲野牛,絕對不會有主人。

一路走來,雖然河道上空不時的有樹枝遮擋,但全都被韓孔雀用砍刀劈斷了。

「看前面。」韓孔雀突然指著河邊一條樹枝,笑著道。

程軍一看,立即驚訝的道:「沒想到你的猜測還真對了。」

那條樹枝,很明顯是通過水道的一隻野牛留下了的,上面一部分還留下了咀嚼的痕,這是野牛通過水道的時候,順嘴撕扯下來的。

「看來這些野牛是餓壞了,所以才從它們的棲息地之中走出來。」韓孔雀樂呵呵的道。

「真是沒想到,這些野牛還真是從這裡走出來的。」程軍一臉驚訝的道。

前面折斷的樹枝不是一兩根,這些樹枝有些已經幹了,有些還活鮮,一看就知道是最近折斷的。

前面的短枝越來越多,韓孔雀高興的道:「目的地應該距離這裡不遠了。」

「我們這是鑽進了一個峽谷之中吧?這個地方也太奇妙了,居然始終是向上漫延的。」程軍看著不急不緩的溪流,若有所思的道。

韓孔雀一笑道:「恐怕也只有這個季節,裡面的美洲野牛能夠順著河道走出來。」

「也只有這個季節,是青黃不接的。」程軍道。

現在是初春,周圍山中還是一片枯黃,這一片只有金牛牧場,因為韓孔雀的原因,牧草已經返青,所以那些野牛下山之後,最佳的選擇,就是金牛牧常

「看那邊是什麼?」就在此時,程軍突然看口道。

「像是壁畫。」韓孔雀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一片崖壁上的圖畫,看著頭上戴著草帽,圍著裙子跳舞的畫面,韓孔雀感覺有點熟悉。

「中間的那是太陽。」程軍道。

韓孔雀被程軍提醒,立即道:「那是太陽舞,蘇族的名族舞蹈。」

「蘇族?他們在這附近有一個聚居區吧?」程軍道。

韓孔雀笑著道:「對,我的金牛牧場,原來就屬於蘇族的牧場,所以這裡出現蘇族的遺實在是太正常了,蘇族有過圖畫文字,崇拜太陽,十九世紀初以來,由於殖民者與白人的壓迫和屠殺,部分西遷到大草,沒想到這裡還有他們的一處遺。」

「也許不是遺呢?」程軍道。

韓孔雀道:「就算是秘密基地,現在也肯定沒有人知道了,要不然裡面的野牛不會沒有人管理。」

「走,我們先過去看看再說。」程軍真沒想到,跟著韓孔雀出來就找到了一處秘密基地。

「你說,這裡既然有野牛,會不會也有馬匹,我聽說蘇族人最善於訓馬,他們會不會也在這裡準備了馬群?」韓孔雀忍不住猜測道。

原來蘇族人生活在美國西部的大平原區,主要靠狩獵維生,他們最喜歡的獵物是美洲野牛和水牛,因為除了可食用外,還能用來製成衣物和遮風避雨的地方。

隨著馬匹引入大平原,蘇族迅速適應了馬背上的生活,他們的生活方式一夜間徹底改變。

蘇族人的騎術非常高超,因能夠一邊騎著馬快速賓士,一邊準確地射箭和開槍而著名。

他們也精通繁衍馬匹,擁有許多跑得很快的聰明馬匹。

因此馬匹被視為珍貴資產,有的戰士甚至畜養了上百隻馬。

而且馬匹不只能用來打仗,還可當作交易的貨幣單位。

蘇族人沒有馬鐙,但絲毫不影響他們超的騎術和精準的騎射,加之又得到了一部分火器,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騎兵——但也是最後一個馬背上的民族。

但是這些大平原上飛馳的騎兵,和遷徙的大片野牛一樣成為了歷史。

黑山戰爭又稱大蘇族戰爭,發生在1876年-1877年間,是拉科塔人和政府軍之間的戰爭。

為了守衛拉科塔人的聖地——黑山,拉科塔人在大酋長坐牛及手下戰爭酋長瘋馬、高爾等人的帶領下與美國政府軍勇敢作戰,並在著名的小大角河戰役中,全殲卡斯特將軍率領的號稱「消滅一切印第安人」的第七騎兵團250多人,這也是歷史上美國印第安人對美國政府軍的最輝煌的一次勝利。

但是隨後美國政府加大鎮壓的力度,並大量捕殺野牛以斷絕蘇族的食物來源,蘇族人無奈在幾年後向政府軍投降,他們的戰爭酋長也大多被捕殺或暗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