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北美野馬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能是一匹嘴饞的野馬,就因為想要吃牧場之中的牧草,所以才拚命鑽過了牧場的圍欄。 之所以沒有懷疑這匹野馬被食肉動物攻擊,是因為它的體型和生活習性,北美野馬和家馬很相像,連齒式和牙齒式的構造也是一樣...

readx 這裡到底有多少榛雞?

俗話說天上龍肉,地下驢肉,在東北那旮旯,說的龍肉就是飛龍啊!

難道這是想要讓自己開開葷的節奏?

韓孔雀看著這些榛雞,剛剛因為那兩隻二十四孝父母帶來的憐惜,有點消退了,而口水,已經再次流了出來。

不過,看到火堆之後,韓孔雀很快就放棄了這種想法,松雞就是飛龍,好像比榛雞也不差。

「這次就放過你們一次,下一次遇到了,也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韓孔雀嘿嘿笑了兩聲,他到是忘了,這裡面是美國,物產豐富,相比國內,這裡的動植物資源保存的實在是太好了。

這樣,韓孔雀以後也就有了打獵的理由。

視線再次轉移到火堆上,韓孔雀感覺烤得差不多了,就把一團黑乎乎的燒烤方面前,小心翼翼撕開烤焦的外皮,頓時一股肉香襲面!

最原始的叫花雞是什麼味道,這個就是這個味道。

然而松雞在國內老百姓們口中,又叫做「飛龍」,「天上龍肉」指的就是這個,味道當然比雞強多了!

韓孔雀扯下一條嫩生生帶油帶水的大腿啃著,只覺得,爽!

三隻細狗圍在他身邊,有吃魚的,也有去搶奪韓孔雀隨手丟掉的雞骨頭的。

韓孔雀在這邊享受著,這種地地道道的中國味道,讓韓孔雀感覺很舒服。

烤了兩隻松雞,吃了整整六七斤的肉,韓孔雀拍拍肚子,感覺這次是吃飽了。

剛剛吃飽,韓孔雀忽然感覺到了動靜,他轉頭就看到林子里走出一隻龐然大物。

「這是野馬?」看著那棗紅色的身影,韓孔雀一眼就認出來這是什麼。

重型挽馬韓孔雀十分熟悉,馬場裡面的各種賽馬韓孔雀也見過,而出現在野外的,肯定就是北美野馬了。但這麼大的北美野馬,還真是少見。

所以看到隱藏在叢林裡面的野馬,韓孔雀的眼睛就是一亮,這些野馬雖然被稱為野馬。但只要稍微馴化,就是十分良好的賽馬。

而韓孔雀知道,北美野馬是能夠被馴服的,因為它們的祖先,就是原來被人馴服過的戰馬。

很多人認為。美洲馬是世界上所有馬類的祖先,美洲中央大草原正是它們的發源地。

後來因為一些意外,美洲馬去到了歐洲,然後慢慢遍及了世界各地。

慢慢的,美洲馬因為各種原因滅亡了。

在十六世紀的時候,葡萄牙人把歐洲馬帶回到了美洲,這勉強算是一種出口返內銷。

這些葡萄牙馬適應了美國的環境后,開始瘋狂繁衍,被人遺棄之後變成了「北美野馬」。

到上世紀最多的時候,美國擁有野馬數量超過200萬隻。然後反倒是歐洲野馬完全絕種了,俄羅斯探險家尋找了許多年,沒能在歐洲任何地方發現野馬群。

一提起美國,許多人就會想起西部牛仔,北美野馬為各種戰爭提供了巨大的力量。

然而等到機械文明發展了起來,美國人又開始認為北美野馬無用了。

首先北美野馬身材高大、長得慢,這就導致了它們吃得很多。

其次馬的全身沒有任何地方有任何特殊營養,不像鹿肉那樣補元氣,不像牛肉那樣補力氣。

馬肉也不好吃,所以他們沒辦法當做肉畜來飼養。

美國當局覺得。北美野馬每一匹每年所消耗的林地、草原資源,相當於1000美金,用來養牛羊將是巨大的經濟效益,所以美國人又繼續開始獵殺野馬。

一直到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美國國會才意識到了野馬是重要資源,才設置了保護法。

現在懷俄明州和蒙大拿州之間,有美國設立的差不多4萬英畝的自然馬場,供北美野馬生活。

美國西部許多個州,也設置了野馬收容所。

另外在美國還有少量自然野馬群……

一個世紀以前,在美國西部大草原上生活著200多萬匹北美野馬。它們所具有的自由野性成為美國西部性格的代表之一。

但是今天,北美野馬的數量驟減到不到五萬匹,據估計到2005年,它們的數量將僅剩2萬7千匹。

甚至到了現在,還有不少專家聲稱,這種情況不必過分擔心,因為剩下的這些野馬,已經經歷過惡劣氣候和艱苦環境的考驗,再加上沒有天敵威脅,野馬的繁殖率又高,它們的數量會在未來迅速上升。

所以,今後的問題就是,如何保持野馬種群和環境之間的平衡了。

看著這裡的這批野馬,韓孔雀就知道,美國的這種環境,還真是適合野生動物生存,只要沒有人類獵殺,野馬群確實存活下來了。

這是一匹棗紅色的毛髮油光發亮的野馬,韓孔雀站起來竟沒有它的背高,要知道韓孔雀身高可是超過一米八。

所以這絕對是一匹龐然大物,雖然不如重型挽馬高大,但這個可不是挽馬。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這匹北美野馬到底有多麼神駿了。

要想知道北美野馬神不神駿,看走過來的姿勢就知道了。

這匹神駿非常的北美野馬,韓孔雀目測它體重接近700公斤!

即使在歐洲馬里,除去那些重型馬,它已經是非常大的大傢伙了!

除了耐久以外,北美野馬是沒有缺陷的,身高、體重、力量、短距離爆發力,它們都是尖的!

韓孔雀特別盯著這匹北美野馬的蹄子,看了一會兒,沒有打馬掌,說明這是真的野馬。

只是,它來這裡幹嘛?這麼大的一個大傢伙,是怎麼鑽進牧場的?

牧場外面的圍欄雖然殘破,但這麼大的野馬,是肯定不容易鑽進來的。

很快韓孔雀就弄清楚了,它是來這裡吃草的,就算是看到了自己,這匹野馬,居然也沒有忘了吃草,這絕對是一隻吃貨。

不過,這種情況,好像也不是多麼難以想象。

前段時間,韓孔雀特意在這邊降下了不少靈雨,降雨速度不快,降雨量也不大,但已經讓這裡草木茂盛,一片生機勃勃了。

之所以下雨在牧場的邊界,主要是這邊牧場的工作人員沒有好好管理,所以讓這邊的草場破壞有點嚴重。

也是看到了這種情況,韓孔雀才特意在這裡下了一場靈雨,想要修復一下這裡的草常

這裡屬於金牛牧場的外圍,牧場之中不管理,而牧場外面的食草動物,自然是想要怎麼吃就怎麼吃。

但因為最近韓孔雀操控的降雨次數多,植被生長情況現在變得很棒。

最近這些日子,只要是下雨天,韓孔雀都會隨著降雨灑出一些靈水,所以現在牧場附近,不但空氣更清新了,聞起來有股甜絲絲的味道,甚至附近的草木都長得更好了,綠油油的!

馬無野草不肥,這匹北美野馬正是來找嫩草吃的,這附近的草很鮮嫩,根莖肥美,最合它的胃口,它昨天就來了,今天趁沒人類活動了,又過來品嘗美味。

不過,它今天的運氣顯然不好,剛剛過來,就發現一個人在自己地盤,現在,這匹北美野馬有些猶豫,在想著要不要過來。

「奇怪,北美野馬是群居生物才對,它怎麼會落單的?不可能是被野獸攻擊啊!熊追不上它,狼不是它的對手,難道真是故意鑽進牧場吃草的?」

看到野馬身上的一些划痕,韓孔雀猜到,這可能是一匹嘴饞的野馬,就因為想要吃牧場之中的牧草,所以才拚命鑽過了牧場的圍欄。

之所以沒有懷疑這匹野馬被食肉動物攻擊,是因為它的體型和生活習性,北美野馬和家馬很相像,連齒式和牙齒式的構造也是一樣的,在夏季,野馬十幾隻結成一群,由一匹雄馬率領,在草原上漂泊漫遊,尋覓野生植物吃。

每到傍晚,便去湖邊飲水,並在附近休息。

冬季,它們會季節性遷徙,在冰天雪地里以雪解渴,挖掘雪下的枯草和苔蘚充饑,它們有著很強的耐**能力。

野馬性情昂揚,在遇到狼群時,它們並不畏懼,而是鎮靜地等待狼群衝擊,有時也會突然發起攻擊,向狼群衝去並迅速轉過身來揚起后蹄猛踢,因此,狼也不敢輕易侵犯它。

想明白了,韓孔雀瞪著野馬的眼睛,表達自己的善意,接觸的動物多了,韓孔雀自然有一套辦讓它們信任。

野馬很警惕,但看韓孔雀的眼神,它似乎明白了韓孔雀不會傷害自己,就任由韓孔雀手中的水,塗在自己身上。

韓孔雀控制著手中的靈水,形成涓涓細流,沖刷著野馬的傷口,等清洗乾淨了,傷口也開始收口。

這個時候,韓孔雀仔細看了一下,這是匹公馬的體型這麼大,加上它吃草露出來的牙齒,從牙齒上看,這匹野馬應該是成年公馬,年齡怎麼也有四五歲咦上了。

野馬的壽命極限一般是二十五歲至三十五歲,這樣算起來,這匹野馬,只能算是剛剛成年,這應該是它的鼎盛時期,怎麼可能自己一個在外遊盪?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