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震驚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家銀行,我的牧場裡面的各種動物,到底值多少錢。沒有比那些吸血鬼更加清楚了。」 韓孔雀點頭道:「那麼我就收下這份抵押好了,詹姆斯先生,您又有十億美元了,不知道這次你打算怎麼辦?」 得到了...

「五億。首發哦親」韓孔雀笑呵呵的扔出五億籌碼。

「跟了。」白人大叔毫不猶豫的道。

韓孔雀一看,直接道:「那麼就十億,不知道詹姆斯先生還跟不跟?」

詹姆斯臉上表情一滯,接著他立即扔出了手中的籌碼:「跟了。」

「不開牌?」韓孔雀再次一愣。

詹姆斯先生笑著道:「現在是你說話,如果你不能開牌,我就贏了。」

此時韓孔雀面前也沒有了籌碼,而詹姆斯還真不相信,韓孔雀手中還有多少資金。

韓孔雀搖了搖頭,直接掏出一張卡,荷官立即上前,刷卡,十億美元,總共不用一分鐘就會到賬。

這些大賭場,都跟銀行有直接業務,甚至外面現在都有銀行的高管在等著為他們服務,所以大額轉賬是一點難度都沒有。

「我還有錢,所以現在輪到詹姆斯先生了。」韓孔雀把籌碼推出來,也沒有要求開牌。

詹姆斯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現在輪到他跟注了,而這麼一注可就是十億美元,他剛才抵押的十五億,現在已經耗盡了。

而此時的韓孔雀,也絕無僅有的開始緊張,他總共也不過二十億資金,就算贏了二十億,此時也不過是四十億,現在可扔進去了有三十億了,現在他手裡的資金,也湊不夠十億美金了。

如果詹姆斯夠狠,這次湊夠了十億美元,而不開牌,那麼韓孔雀就沒有足夠的錢來開牌了。

詹姆斯正注視著韓孔雀,韓孔雀的任何錶現,都是他下決定的依據。

可韓孔雀也算是老奸巨猾,自然不會讓詹姆斯感覺到任何一點異常。

詹姆斯沒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心情此時也是七上八下,這次玩的是真大了,就連他也要抵押牧場才能湊夠錢。

而韓孔雀的表現太過鎮定了。讓他拿不準主意,最後心一狠道:「我的牧場之中還有不少車輛和設備,加上裡面的房子和馬牛羊,也可以抵押十億美元。」

韓孔雀心中高興。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來,他隨口問道:「這個抵押給賭場吧!我可不知道你的牧場之中是什麼情況,如果你的牛羊只有寥寥幾頭,我要收了你的抵押,可就賠大了。」

詹姆斯先生冷笑道:「你認為自己贏定了?既然你害怕。那我就抵押給賭場好了。」

他的話音剛落,賭場的那些律師再次進場,很快就弄好了協議。

看著上面明明白白寫著的萬頭肉牛,幾百匹馬,十幾棟別墅,韓孔雀又感覺有點眼饞。

「牧場已經抵押了,如果我贏了,卻只能得到牧場,牧場里的房子卻不屬於我?」韓孔雀故意問道。

賭場的一名律師道:「如果韓先生害怕麻煩,可以連同這份抵押一起手下。」

「你們能夠保證他上面說的都是真的?」韓孔雀指著上面記載的牛羊。問道。

律師立即道:「如果這裡面的抵押品,跟實際價值差距太大,那麼差額將有我們補足。」

「這麼說你們可以為詹姆斯先生擔保了?」韓孔雀笑著道。

律師道:「是,我們可以為詹姆斯先生擔保,因為我們相信,沒有任何人敢欺騙我們。」

此時詹姆斯開口道:「他們沒有那麼高尚,我想進來之前,他們肯定諮詢了各家銀行,我的牧場裡面的各種動物,到底值多少錢。沒有比那些吸血鬼更加清楚了。」

韓孔雀點頭道:「那麼我就收下這份抵押好了,詹姆斯先生,您又有十億美元了,不知道這次你打算怎麼辦?」

得到了籌碼。詹姆斯看著韓孔雀,這次他是開牌,還是直接跟了,把決定權給韓孔雀,不知道韓孔雀有沒有勇氣繼續跟,或者是他有沒有錢開牌?

詹姆斯十分想韓孔雀的決定。不過,他卻不敢這麼做,因為他此時已經落在了下風。

看到賭桌上的兩份抵押協議,詹姆斯搖了搖頭,如果沒有抵押,詹姆斯肯定不會開牌,而現在,他卻不得不開牌。

如果他不開,此時已經把整個牧場,連同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抵押出去了,那麼韓孔雀要是再次拿出十億美元,他就要傻眼了。

除非他再次抵押各種不動產,要不然,他就沒有足夠的資金開牌了,詹姆斯不敢在冒險。

看著賭桌上的賭資,這些錢已經足夠了,除了他自己的錢,其他的還有五十多億,如果贏了,這次就賺大了。

「我選擇開牌,我才不相信,你的牌比我大。」說完,詹姆斯直接開牌。

荷官掀起玻璃種,詹姆斯摸出自己的三張牌,卻是三張q。

看著桌子上的三張q,詹姆斯哈哈大笑起來:「我不相信你的運氣還是那麼好。」

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詹姆斯,而旁邊的小日本也笑了起來,就連那個黑人,也露出了兩排整齊的白牙。

韓孔雀收起笑容:「你們都很高興?」

「我們當然高興,因為你輸定了。」黑人笑呵呵的道。

韓孔雀道:「你們的牌可不是最大的,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你們怎麼能夠確定,穩贏不輸?」

小日本此時開口道:「我有一對a,所以你不可能有三張a,只要你不是三張a,就不可能穩贏不輸。」

韓孔雀還沒來得及反駁,就聽黑人笑著道:「而我有兩張k,所以你也不可能有三張k,因為你是莊家,所以如果你想要贏,除非你也是三張q,但詹姆斯拿到了三張,如果你的手中再出現三張q,那就一定是作弊了,作弊的下場,我想你肯定不願意親身體驗一次。」

韓孔雀看著黑人,緩緩的道:「你有兩張k?我怎麼不知道?不如您亮出來讓我們看看?」

看到韓孔雀的樣子,黑人冷笑道:「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我就滿足你的願望,雖然我不是聖誕老人。」

說完,黑人哈哈大笑著掀開自己的三張牌,直接扔到了桌子上:「看到了吧?我有兩張k,你是怎麼都不可能贏得。」

「不可能1

「不可能1

「什麼不可能?怎麼會這樣?不可能。」

幾乎是同時,幾伙人同時跳了起來,有那位白人大叔,也有那個小日本,當然,還有一些韓孔雀看不到,但他能夠想象出來。

其中那個黑人的反應最精彩,他剛開始大笑,接著疑惑,最後是震驚,而他們認為的不可能,此時卻真實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那些人是賭場監控室里,看著這個牌局的人,更認為不可能,他們比誰都驚訝,比這裡所有人都震驚,但沒辦法,事實就是事實。

韓孔雀笑看著這些人的表情,黑人的兩張k,沒有出現,而他的牌卻是三張j,牌面也不校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怪不得你跟的那麼緊,原來手裡有三張j,這麼大的牌面,居然也扔了不跟,要是我,怎麼也要開牌比一比。」

黑人根本沒有聽清楚韓孔雀說的是什麼,他只是獃獃的看著自己的牌。

「怎麼可能?我明明有兩張k的,現在怎麼換成了三張j?是你搗的鬼,肯定是你,你換了我的牌,我要看你的牌,你的牌肯定有兩張k。」黑人大喊大叫,顯然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而在賭場的監控室之中,很多人也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快點看看那個華人的牌。」

「是三張k。」

「怎麼是這樣?剛才我們明明看到的是兩張j和一張k,難道我們全都看錯了?」

「沒錯,這個華人是個高手,回放錄像,找出他的破綻,讓保安過去控制他。」

「不行,我們根本沒有理由控制他。」

「怎麼沒有理由,他作弊了。」

「他肯定作弊了,但我們怎麼知道他作弊了?這些錄像能夠作為證據嗎?」

「是啊主管,這些錄像只能我們看看,是沒法作為證據的。」

「是啊!我們不應該看到他的牌,所以我們也不可能知道他是什麼牌,如果我們看到了,那麼首先作弊的就是我們賭常」那個主管有點失神的道。

「他是怎麼作弊的?他作弊了吧?我怎麼沒有看到?」有人問道。

主管大喊道:「我不管他是怎麼作弊的,現在跟我們賭場沒有關係,艾夫斯,你去看著,讓他們自己處理,如果那三個傢伙有意義,就把他們扔出去。」

說完,這個主管轉頭就走,看來是放棄了他嘴中的三個傢伙。

而此時的房間中,韓孔雀正笑呵呵的打開自己的牌:「對不起各位,我正好是三張k,比你們所有人都大一點,看來是我贏了。」

「你換了我的牌,那兩張牌明明是我的,你作弊,這是在找死。」黑人看著韓孔雀咬牙切齒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距離你最遠,而且一直坐在這裡,怎麼能夠換到你的牌?」

看到所有人都用怪異的目光看著自己,黑人著急的道:「詹姆斯先生,我確定我拿到的是兩張k。」

「不要跟我說這個,你拿到的是什麼並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你怎麼能夠證明這位先生作弊了?」詹姆斯先生一臉陰沉的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