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加註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場,都不會歡迎你。」小日本滿臉憤怒的道。 韓孔雀看到小日本的表現。直接道:「這位先生不用這麼憤怒吧?要知道剛才另外兩位輸的更多,他們也沒有你這麼憤怒。」 「我們繼續?不知道幾位有什麼意...

韓孔雀就笑嘻嘻的看著還沒開牌的兩人,不要以為他第一次來,就不知道這裡的規矩,對於作弊,賭場是有著很嚴密的監控手段的。〈。

平時這種沒有賭場參與的賭局,賭場是不會搜身的,但賭客自己願意,那又另當別論,就像韓孔雀現在做的一樣。

看著臉色難看的小日本,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

而氣的臉色蒼白的小日本,直接把手中的牌扔了出去,卻是一對q,這就怪不得他憤怒了。

「你也不要得意,莊家不是你,只要莊家也是一對k,你還是輸。」小日本的叫囂道。

不過,小日本的叫囂,根本沒有人理會,此時已經沒有人關心這個小日本,而是全都看向了那個中年白人。

就算韓孔雀也不例外,他笑嘻嘻的看著他,想他是什麼表情。

中年白人此時的狀態,卻是有點不對,他的臉色一陣白一陣紅,慢慢的開始青。

「既然這位先生剛才主動要求搜身,那麼我要求在搜一次,如果還是沒有現,我自動認輸。」白人的臉色慢慢的漲紅,最後提出了一個過分的要求。

「詹姆斯先生,你的請求不會被認可,請你開牌,要不然直接認輸。」荷官的臉色變得難看,這是懷疑他們賭場了?

「我不是懷疑賭場,而是懷疑你們的儀器。」詹姆斯有點憤怒的道。

「對不起,詹姆斯先生,這點我們還是不會認同,請說出你的理由,你是在懷疑這位先生作弊?」荷官嚴詞拒絕道。

詹姆斯無言以對,而此時的韓孔雀,卻笑著開口道:「如果詹姆斯先生同意讓人搜身,我也不介意再次被人搜一遍,甚至是脫掉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詹姆斯先生願不願意?」

「算你厲害。我認輸。」詹姆斯憤怒的扔出手裡的牌。

不過,他的牌卻沒有翻開,而是合著的,所以所有人都沒有看到他到底拿到了一副什麼牌。。

詹姆斯認輸。這就說明韓孔雀贏了,所以韓孔雀直接把所有的籌碼全都划拉倒了自己身邊。

「這些有多少?」韓孔雀笑嘻嘻的道。

「差不多有二十二億。」荷官十分盡責的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不知道幾位還賭不賭?」

「怎麼?你想退出?這個習慣可不好,贏了就走,以後任何一家賭場,都不會歡迎你。」小日本滿臉憤怒的道。

韓孔雀看到小日本的表現。直接道:「這位先生不用這麼憤怒吧?要知道剛才另外兩位輸的更多,他們也沒有你這麼憤怒。」

「我們繼續?不知道幾位有什麼意見?」此時白人大叔已經恢復了剛才的鎮定。

韓孔雀一笑,沒有在挑釁,既然還賭,那麼就達到了他的目的。

看著一副好像沒有生任何事情的白人大叔,韓孔雀還是十分佩服的。

其實剛才這位白人大叔,跟韓孔雀拿到的是一樣的牌,不過,就是因為他們的牌太過一樣了,所以在韓孔雀開牌之後。他才沒法開牌了。

因為韓孔雀經受得住荷官的檢查,而這個白人大叔卻不行。

因為這位白人大叔作弊了,他身上帶著撲克牌,所以,當他和韓孔雀的牌一模一樣的時候,他就有了暴露的危險,特別是在檢查過韓孔雀,並沒有現異常之後,他就更危險了。

沒辦法之下,他才會棄牌認輸。他也只能這樣認輸,只不過後來他摸不清楚,到底是韓孔雀作弊了,還是真的湊巧。

如果是湊巧。那也太過巧合了,畢竟都是一對k還有可能,但花色也一樣,幾率就太小了,所以這個白人大叔才會更加感到憋屈。

這些當然是韓孔雀早就知道的,他就是知道了這次賭局。.。com所有人都抓了大牌,才會不停的增長賭資,最後一局贏了二十多億。

除了韓孔雀的三億多本金,這一次韓孔雀純賺十八億多。

在這個過程當中,韓孔雀當然也作弊了,但是他有一個空間,所以就算帶著撲克牌,也不會被人查出來,而這個看似純良的白人大叔,就不會有這個幸運了。

此時那個黑人開口道:「這次換一種玩法,我們就完中國人最熟悉的拖拉機,就像外面的一樣。」

「三張一樣的是豹子最大?」韓孔雀笑著問道。

黑人道:「對,三張a最大,其次是kqj,還有沒有問題?」

韓孔雀點頭道:「沒有了。」

「其他人呢?」知道所有人都點頭,黑人才示意開局。

荷官換了一副牌,拆開,再次讓所有人仔細看了一眼。

而此時荷官沒有牌,而是開口道:「因為這裡的賭局太大,所以我們加大了監控力度,如果有人不服,可以申請調看監控錄像。」

說完,荷官指了指他們的頭頂,頭頂上的攝像頭,可以抓拍每個座位上的人的每一個微小動作,卻沒法看到放在桌面上的牌。

由於攝像頭是從上向下拍攝的,所以除非牌面向上,要不然攝像頭是沒法拍到是什麼牌的,所以不用擔心賭場工作人員利用監控作弊。

所有人都沒有意見,荷官開始牌,這次韓孔雀是莊家,所以第一張給了他。

等了三張牌,韓孔雀沒有看牌,而是看向其他人。

現其他人也沒有看牌,韓孔雀笑了:「十萬。」

韓孔雀扔出籌碼,其他三人就感覺一陣蛋疼,剛才他可是贏了將近二十億,現在就下十萬美元?

如果之後韓孔雀都這樣玩法,就算輸一天,也輸不了多少。

白人大叔的臉皮抽動了一下,扔出了十萬。

黑人跟了五十萬,到了日本人那邊,他直接扔出了一百萬。

此時他們已經再次刷了卡,每個人的身邊,再次多了五億的美元的籌碼。

看著他們身邊的籌碼,韓孔雀有點高興,看來這幾個人身上的現金也就這麼多了,要不然這次他們不會只換五億的籌碼。

「跟一百萬。」于山扔出一百萬的籌碼,這讓其他三人全都鬆了一口氣。

不怕韓孔雀贏,就怕韓孔雀贏了就想跑,只要韓孔雀貪心,還想著贏,其他三人就有翻盤的機會,這就是有賭不為輸。

他們三個雖然有錢,但一次輸了五億美元,也算是傷筋動骨了,這可是他們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太貪心了。

見到了韓孔雀有實力,就想著多贏一些,所以才會被韓孔雀反手一刀,清理了個乾乾淨淨。

當然,所有賭徒都有這種心理,只不過是看誰的手段更加**一些罷了。

現在玩拖拉機,就比剛才更刺激了,因為這個是三張牌,比剛才複雜的多,而拿到好牌的機會也就小了。

接下來的幾把,所有人都在找機會,韓孔雀也不例外。

想要贏,想要多贏,就要所有人都抓一副好牌,要不然,沒有人是傻子,就算拿到一手爛牌,也要詐牌。

詐牌,只有在賭局不大的情況下才能玩的起來,如果賭局大了,別人手裡有一副好牌,最後怎麼可能讓你嚇住了?

到了最後,就算是砸鍋賣鐵,人家也會開牌,跟你比一下,所以詐牌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的。

所以,想要贏大錢,就必須都抓了好牌,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不放棄,才會不停的增加賭注。

到了這個時候,就要看誰的手段高了,所謂十賭九詐,要讓賭場上的賭徒老老實實按照規矩來,那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

終於,這一次四個人之中有兩個人抓到了好牌,是小日本和那個白人大叔,而黑人壯漢,則只是拿到了一對小二和一張a。

韓孔雀自己,則拿到了兩張a和一張二。

韓孔雀掃了一眼白人和小日本的牌,他們手中全都沒有a,心裡就高興壞了。

他的混沌空間裡面準備了各種各樣的撲克牌,要找跟賭場之中一樣的牌,十分容易。

只要他想要換牌,只要用手壓住桌子上的牌,心念一動,就完成了轉換。

不過,此時韓孔雀卻不著急,他想要看一看,其他兩個人會不會換牌。

如果他們換牌,那就更有意思了,這樣他就不用費勁,到時候直接調看監控就行,因為韓孔雀相信這裡的監控,肯定能夠拍到他們的作弊畫面,到時候放慢動作,什麼樣的手段都無所遁形。

當然,如果兩個人最後不作弊,那麼韓孔雀就要作弊了,但是他的作弊,攝像頭卻拍不到,因為他用手壓住撲克牌,已經擋住了攝像頭的拍攝,所以韓孔雀手掌下面的撲克牌被調換,攝像頭是拍不到的。

「莊家說話。」荷官開口道,因為韓孔雀在神遊,所以長時間沒動。

韓孔雀被驚醒,他立即扔出了十萬塊的籌碼,這幾局,最初韓孔雀都是這種表現。

小日本沒看牌,跟了十萬,而那個白人大叔跟了十萬,再次增加到了一百萬。

黑人沒有說話,直接跟了一百萬,到了韓孔雀,他哈哈一笑,扔出來了一百萬。

看到韓孔雀跟了,小日本讓出來了五百萬。

「這樣有什麼意思?我跟五百萬,再增加一千五百萬。」白人大叔再次增加賭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