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上不封頂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然熱鬧,但也太不專業了,現在其他賭客都知道,他們這邊的暗牌肯定是小七了。 現在是四、五、七、八,只差一張六就贏了。 另外是四名賭客,韓孔雀早就注意到了他們的牌,牌面都不小,所以他們不太...

百家樂據說比較公平,即莊家和賭客的機會均等,玩百家樂的每人手裡都有一張單子,牌的每一次,賭客都會把結果記下來,是莊家,玩家,還是平,用不同符號表示。《。

然後像作股票一樣,看走向趨勢,來決定自己是押莊家還是玩家。

有時連著幾次都是莊家,但下一次你押莊家還是玩家?

從概率上講應是玩家,但很可能偏偏還是莊家。

但如果你追這個長手,說不定它一下斷了,變成玩家。

總之玩的人覺得很有道理,但旁觀的看都是事後諸葛亮。

當然,二十一點就比較簡單了,只有一個規則,比點數,只要你的點數不過二十一點,就可以不停的要牌,而找過了二十一點,就算是爆了。

韓孔雀圍繞著賭場轉了一圈,什麼也沒完,只是看,就算這樣,每個看到韓孔雀的賭場工作人員,還都會微笑著致意,一點都沒有厭煩的表現。

看了一遍,比較好操縱的自然是二十一點,最後韓孔雀看到了一個空位,就坐在了這邊。

由於韓孔雀能夠看到下一張牌是什麼,所以幾乎不會輸,不過,有時候運起不好,就算要牌,也不會贏,自然也就輸了。

玩了幾把,韓孔雀現,這裡的賭注不大,而且有輸有贏,實在沒意思,所以韓孔雀直接站起來,不玩了。

就算這樣,最後算賬,韓孔雀還贏了幾百美元。

「先生嫌玩的太小?我們這裡有貴賓房的。」這個時候,那個跟著過來的女郎,倒是看出來了韓孔雀的意思。

韓孔雀笑著道:「有沒有比較有刺激的?賭局大一點的。」

「有的,先生請這邊來。」女郎沒有多解釋,而是直接領著韓孔雀,走向了另外一個地方,很多華人來賭場就是賭博的。所以這個女郎很容易就猜到了韓孔雀的想法。

重新坐上電梯,電梯上行,重新來到了上面的酒店。w{ww.。

「先生,如果想要玩大的。只能去vip房間,剛才那地方只是娛樂的。」女郎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怪不得賭的都不大,韓孔雀還以為來錯了地方呢。

這次來到了酒店的頂層,雖然地方不算大。但邊上是房間,中間大廳則是一張張賭桌,這裡的莊家不是賭場的人,而是有客人自由組合在一起賭。

韓孔雀轉了一圈,居然沒有空位。

「先生,您可以隨著他們下注。」韓孔雀停下來之後,女郎開口道。

這一張桌子上的人玩的是梭哈,也就是國內說的拖拉機,不過,這個是五張牌的。而國內的釣金花,或者說是拖拉機是三張牌的。

在這裡,外面的散客可以圍觀,不過,卻不能看賭客的牌,這樣要是跟賭,就只能賭運氣。

不能看牌,隨著賭客下注,自然就要看運氣,而韓孔雀自然不會是靠運氣的。

跟在別人身後。只要不開牌,就可以隨著賭客下注,但就算贏了,也只能是一比一的賠付。而不是贏取桌上的所有賭資,也就是說下多少贏多少。

這樣下賭注,風險大,盈利小,所以很少有人跟賭,但看熱鬧的多了。每一局還是多少有幾個看熱鬧的忍不住參與。

而現在韓孔雀沒有地方參賭,只能玩這個了。

了解了規則,韓孔雀反而笑了,只要不開牌,就可以下賭注,這對他可是太有利了。

韓孔雀直接站在了一個男人的身後,這是一個年輕的白人,在賭桌上十分活躍,他的身邊吸引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有時候,這個年輕人拿到了好牌,就會大呼小叫的顯擺,而這個時候,在他周圍看熱鬧的人,就會忍不住跟著下注。

只不過這樣的下注,並不保險,因為這個年輕人認為自己贏定了,卻並不一定就贏。。

有時候,這個年輕人,甚至會讓他身後的人看牌,以顯示他的牌大,自信已經贏定了,但這樣,是並不一定會贏的,所以就坑了身後忍不住跟注的人。

不過,這樣一來,這張桌子的氣氛就十分的好,所以這邊十分熱鬧。

韓孔雀一邊看,一邊跟了幾把,他的運氣十分好,這兩把,居然都是這個年輕人拿到了大牌,所以韓孔雀也全都贏了。

因為下的賭注不大,也不過贏了兩千美元,不過就算這樣,這邊的氣氛也已經到頂點。

這邊玩的這麼熱鬧,更是吸引了大量賭客過來,甚至有些賭桌上的人賭客,也散了局,圍了過來看熱鬧。

這一次,這個年輕人卻沒有摸到好牌。

由於他不避諱別人看到他的牌,所以韓孔雀也看到了。

他暗牌是一張七,另外一張明牌是一張八,而第三張卻是一張四,這樣一來,除非他能夠在接下來拿到五和六,形成拖拉機,要不然就輸定了。

因為從現在顯示的牌面當中,其他人都比他要大,人家最少也也有一對九。

「哎!這把不玩了。」年輕人一看希望不大,立即想要扔牌。

不過,韓孔雀卻阻止了他:「等等,我跟了。」

看到韓孔雀再次出手,周圍看熱鬧的人,全都一片驚訝。

「小夥子,剛才你連贏了幾把,可不要壞了運氣。」一個中年白人勸道。

韓孔雀笑著道:「玩玩嘛!賭注又不大。」

說著,韓孔雀跟了一千美元,這樣一來,這邊的牌就不用扔出去了,只要有人跟注,荷官就會繼續牌。

又了一張,那個年輕白人隨意的掀了開來,一掀開,他立即叫了一聲。

不過,他的賭品還算好,所以只是驚訝的叫了一聲,並沒有說什麼,而後面看熱鬧的人,卻沒有看清楚他到底拿到了什麼牌。

其他賭客雖然看了一眼這個年輕白人,但因為他經常一驚一乍的,所以也不算太過在意,畢竟形成五張順序的拖拉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年輕人掀開,卻是一張五,此時就差一張六了。

「哇,我也跟一百美元。」

「我也跟一次。」

「賭一次,萬一下一張是六,就贏了。」

韓孔雀搖頭苦笑,這裡雖然熱鬧,但也太不專業了,現在其他賭客都知道,他們這邊的暗牌肯定是小七了。

現在是四、五、七、八,只差一張六就贏了。

另外是四名賭客,韓孔雀早就注意到了他們的牌,牌面都不小,所以他們不太可能棄牌。

這樣一來,就還是按照五人順序牌,只要這樣,他就可以繼續贏。

果然,沒有人認為,這個年輕人的下一張牌會是六,而韓孔雀看的清楚,只要沒有人棄牌,這個年輕人還真就會拿到六。

果然,又轉了一圈,年輕人拿到了一張六。

這個時候,所有人已經不能繼續跟注,只能比點了。

因為真正的賭客已經放棄,所以剩下的四名繼續賭,直到開牌。

如果贏的人,牌面不如韓孔雀他們押注的一方,那麼那個贏了桌面上所有賭注的,就會按照一比一的比例,賠付給韓孔雀他們錢。

結果當然是韓孔雀贏了,頓時剛才下注的人一片歡呼。

「這位兄弟,你來玩,我看你下了幾次注,就全都贏了。」那個年輕白人起身,想要把座位讓給韓孔雀。

而韓孔雀卻搖了搖頭,道:「我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玩。」

「那邊的小房間,裡面都是一些闊佬,沒想到這位大哥居然也是有錢人。」年輕人十分活潑,對韓孔雀的拒絕一點也不以為意。

韓孔雀笑著道:「謝謝。」

說完,韓孔雀跟著身邊的女郎走進了一座房間。

女郎帶韓孔雀過來,她很可能會獲得不少打賞,但這畢竟是她的猜測,所以剛才看到韓孔雀在這邊玩,她還是十分著急的。

但計算這樣,這個女郎的職業操守還在,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來。

現在聽到韓孔雀想要進入房間,女郎立即高興的指引他進入了一個房間。

此時這個房間里還剩下了三個人,已經玩不起來,而加上韓孔雀,湊夠了四人,就可以繼續玩了。

韓孔雀一進來,房間里的三個人,全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

而韓孔雀自然也在觀察這三個人,三個人十分有意思,一個白人,一個黑人,一個黃種人。

現在加上韓孔雀這個黃種人,此時這個房間里反而是黃種人佔了多數。

不過,韓孔雀可沒有見老鄉的感覺,因為那個黃種人的小鬍子表明,這是一個日本人。

而日本人對國外的中國人,可不會很友好。

看到韓孔雀的身高和面孔,小日本就猜到了這是一個中國人,就好像韓孔雀一下就認出他是一個日本人一樣。

所以這個日本人立即露出了一絲諷刺的笑容,因為他看到韓孔雀的衣著打扮,怎麼都不像是有錢人。

「我們這裡是貴賓房,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小日本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

韓孔雀微微一笑道:「不知道你們玩的多大?」

「一萬美元。」小日本笑著道。

韓孔雀也回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道:「可以,上不封頂?」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