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魏紫姚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牡丹好像是活的,居然在這顆珠子上表現的立體畫面這麼強。」韓孔雀把玩著這顆珠子。 這麼神異的珠子,韓孔雀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它好像並不比混沌晶石來的差,雖然作用不同,但同樣珍貴。 看著兩個...

縱橫圖最初用古代數學家們的日常教學,後來發展為人人喜歡的數學文字遊戲。)

韓孔雀研究了一下,就猜到,這確實是一個畫著九宮格的古代魔方,只要計算出上面的數字,再轉上面的數字,只要把六個面的數字全部轉對了,就可以打開隱藏的一個暗格。

計算九宮格,對韓孔雀來說一點難度也沒有,他只是默默計算了幾分鐘,就算出來了所有空格的數字。

而玩魔方,韓孔雀也是比較有天賦的,雖然沒法在十幾秒內完成,但他也不過是用了半個小時,就完全可以轉動整個魔方。

等所有數字排列整齊,果然中心的那一格,就可以抽出來了。

韓孔雀小心的抽出來,裡面確實有東西,而且是一個像混沌晶石的珠子。

當這顆珠子出現的時候,韓孔雀立即發現,本來被他放在桌子上的混沌晶石,立即開始滴溜滴溜的轉。

看樣子,混沌晶石十分的想要靠近新發現的珠子。

韓孔雀驚疑不定的看了一眼混沌晶石,就沒有再理它,韓孔雀也不知道,為什麼混沌晶石變得這麼靈異,所以韓孔雀並不想立即滿足它的願望。

韓孔雀不能肯定兩者結合的後果,所以他先拿起新得到的珠子,仔細觀察起來。

「咦?上面居然刻著兩株牡丹?而且還是魏紫姚黃?」韓孔雀驚訝的看著這棵透明珠子上的圖案,分明是兩株牡丹,而且是牡丹之中的名品魏紫姚黃。

「魏紫姚黃?這個不會跟那幾幅牡丹圖有關係吧?」韓孔雀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放在旁邊的四副牡丹圖,他看著上面的牡丹,跟四副牡丹圖上的牡丹有點像啊!

此時韓孔雀猜測,不知道是先有了這四副牡丹圖,才有的這顆珠子,還是先有了這顆珠子,才收集起來的這四副牡丹圖。

「呃?」當再次把視線放在那顆珠子上的時候,韓孔雀差點把眼珠子瞪了出來。

此時這可珠子裡面的牡丹。再次發生了變化。

只見裡面的兩株牡丹,搖曳生姿,從發芽、生長、到開花,再到發芽。這兩株牡丹好像在經歷一次輪迴。

整個過程當中,只有花期是最長的,其他發芽、生長的過程,十分迅速。

這個時候,韓孔雀發現了一點異常。也許這四幅牡丹圖,還真是因為這顆珠子才會出現的。

此時,韓孔雀已經發現,桌子上的四副牡丹圖,應該是珠子上的兩棵牡丹開花的一個瞬間,雖然都是開花的時刻,但從不同的側面,看到的美景絕對是不同的。

「這兩株牡丹好像是活的,居然在這顆珠子上表現的立體畫面這麼強。」韓孔雀把玩著這顆珠子。

這麼神異的珠子,韓孔雀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它好像並不比混沌晶石來的差,雖然作用不同,但同樣珍貴。

看著兩個如同水晶一樣透明的珠子,一個混沌不清,這個是混沌晶石,內蘊空間,另外一個是裡面兩株牡丹,這個裡面會不會也有什麼?

韓孔雀忍不住放出靈識,侵入這個牡丹晶石,當韓孔雀的靈石剛剛侵入這顆珠子的瞬間。韓孔雀感覺大腦嗡的一聲,就失去了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韓孔雀恢復過來的時候,他呆愣的看著手中的珠子。

這居然是一顆牡丹花妖的內丹?

當韓孔雀失去神智的時候。他好像經歷了一株牡丹的一生,這一生,跟一個傳說很相似。

魏紫姚黃是牡丹之中的名品,關於這兩株牡丹的傳說很多,據說,在宋朝的時候。邙山腳下有個名叫黃喜的窮孩子,他父親很早就去世了,家裡只有他與母親兩人相依為命。

黃喜為人忠厚,又有良心,由於家裡窮,他很小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擔,靠辛辛苦苦地上山砍柴賣過日子。

每天才拂曉,黃喜便拿起母親為他張羅好的乾糧袋往扁擔上一掛,然後手提柴刀告別母親上山砍柴去了。

在上山必經的山坡路上有個石人,這石人究竟是怎麼來的,當地人沒有一個說得清楚。

自從黃喜第一次上山看見它后,便每次上山都要與它打照面。

離石人不遠,有一眼山泉,常年不竭,清洌甘醇,黃喜上下山時,經常在這裡解渴、洗滌。

山泉旁邊長著一棵綻放紫花的牡丹,這株牡丹長在這裡究竟有多少年了,當地人也沒有一個講得明白,反正黃喜第一次上山時,它就長在那裡了。

與每天一樣,黃喜總是早晨第一個來到這裡,然後他不失童趣地從扁擔上取下乾糧袋,往石人頸脖上一掛,說:「石人哥,吃饃吧1

接著,他又走到山泉旁邊,捧起幾捧泉水澆在紫牡丹根部,說:「牡丹姐,喝水吧1

之後,黃喜才上山去砍柴。

就這樣一年一年過去了,黃喜已長成了一個健壯、英俊的大小夥子,但他仍然是每天砍柴、賣柴,勤勞樸實,心地善良。

這一天,他又像往常一樣,砍完柴后,來到石人面前,取下掛在石人脖子上的乾糧袋,笑嘻嘻地說:「石人哥,你不吃饃,那我可吃啦1

吃過後,他又走到山泉邊喝了幾口泉水,接著又給紫牡丹澆了幾捧泉水,然後再挑起柴擔下山去。

這天黃喜砍的柴特別多,遠看就像挑了兩座小山,連扁擔都壓彎了。

走了沒多久,他感到有點累,便傍著山用根木叉支起柴擔歇息一會。

就在這時,一名姑娘從山上走下來,當走到黃喜跟前時,竟主動地提出要幫他挑柴。

這下搞得黃喜很不好意思,一個大男子怎好讓一個年輕嬌美的姑娘家挑重擔呢?

便連連擺手不同意,急得連話也說不出來。

姑娘見他窘成這樣。不禁笑了起來,接著不由分說,便上前把柴擔搶了過來,挑起來就往山下走去。

不知怎麼的,黃喜在後面徒步追也追不上。

就這樣,姑娘一口氣將柴挑到了黃喜家,這時,黃喜母親正在灶前做飯,見到兒子領回一個美貌的姑娘,心裡高興得不得了,她連忙把姑娘讓進屋裡,又是讓座,又是倒茶。

但這姑娘不坐也不喝,就像來到自己家一樣,袖子一卷,就下廚房,相幫老人一道生火、麵,什麼活都干,一刻也不閑,把黃喜娘弄得歡喜極了。

飯後,黃喜去集市賣柴,黃喜母親就拉著姑娘的手說起家常來,姑娘說她名叫紫姑,就住在邙山上,父母俱亡,家中只有她一人。

聽了這些,老人就更想要她做媳婦了,她將這心愿對姑娘一說,姑娘也就羞答答地同意了。

從此,紫姑就在黃喜家住了下來,紫姑心靈手巧,做得一手好針線,她繡的牡丹活靈活現,就像真的一樣。

黃喜上街賣柴,也順便帶點牡丹花刺繡去賣,總是一下子就被人買去。

這樣過了一陣子,家境就逐漸好了起來。

於是,黃喜母親就催他倆早日把婚事辦掉。

但紫姑卻勸她不要著急,說再等一會,等到自己到黃喜家滿了一百天,就正式結婚。

這是什麼原因呢?原來,紫姑有一顆寶珠,整天都含在嘴裡,不如此她就不能正式成為凡人,她的原身即是山泉邊那株紫牡丹。

自從她踏進黃喜家願作他家媳婦后,她就不僅自己含,還叫黃喜與她輪流含。

她還一再叮囑黃喜只可含著,不能咽下,否則,兩人就不能結為夫婦。

黃喜便間紫姑這珠子究竟有何妙用,她說它能提神強身,砍柴、挑擔就會不感到飢餓和勞累。

為了試驗一下這顆寶珠的妙用,有一天黃喜砍的柴特別多,但他挑在肩上竟不覺得重,很輕鬆地便挑下了山。

因此,他認定這果然是顆寶珠,每天都記得要含一含,而且,他還在心裡默記著天數,一待含夠一百天,便好與紫姑成親了。

時間日復一日過去了,黃喜含珠已含了99天,再過一天就將期滿了,這使他興奮不已,滿懷喜悅地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第二天,黃喜仍與往常一樣上山砍柴,當他走到石人面前時,竟喜不自禁地對石人說:「石人哥,我明天就要與紫姑成親了,你為我高興嗎?」

說完,他對石人笑了笑,又來到泉水邊,想把這喜訊也告訴那株紫牡丹聽。

但他一想又不對了,自從與紫姑相識后,他就沒再在這山泉邊見到那株紫牡丹。

當時他還以為是誰把它挖走了,心裡好幾天都不高興。

現在他又想起了這事,不禁脫口問石人,知道不知道他那牡丹姐姐究竟給誰挖走了?現在何處?

沒想到他這一問后,石人居然說起話來,說:「就在你家裡1

黃喜大吃一驚,一邊後退,一邊驚問石人怎麼會說話。

這時,石人就對他說,那個紫姑就是紫牡丹變的,她是個花妖精,要你含珠子是要吸干你身上的精血、元氣,今天是最後一天,明天你就將沒命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