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賞牡丹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樣一位大師的作品,現在被人藏在這個犄角旮旯里,還真是有點出乎韓孔雀的意料之外。 就今天國內外的藝術市場來看,張大千的作品無疑又成為焦點,為眾多藏家所青睞。 韓孔雀仔細研究了一會兒這幅畫...

?

「居然出現了現代的畫作,現在是越來越有意思了。」韓孔雀拿著兩幅畫,仔細對比,就算他的外行,也能夠看得出這兩幅畫的好壞。

「這麼兩幅畫,出現在了一艘沉船當中,而且還是被沉船海盜收藏的,這可太有意思了。」韓孔雀仔細看著,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才把這兩幅畫放在一邊。

韓孔雀繼續打開了第三幅畫軸,這一副是國畫家莫華生畫的牡丹圖,莫華生先生是當代實力派著名書畫藝術家,有「中華牡丹第一人」、「世界牡丹畫王」的美譽。

他2009年為新中國60華誕創作的百米巨幅《和諧中華》牡丹圖被著名繪畫大師王琦稱讚為「新一代藝術家代表用心譜寫出新時期的一曲壯麗畫卷」,廣獲藝術界好評。

他為中央民族大學附屬中學百年校慶創作的「民族花開幸福和美」牡丹圖,也造成了很大的轟動,所以這個國畫大師,韓孔雀也是知道的。

「已經出現了三幅近現代牡丹第一人了,這些人可都是畫牡丹的大師,真不知道這剩下的一副,是誰的牡丹圖。」韓孔雀此時已經有點期待。

本來這幾張牡丹圖就被韓孔雀寄予厚望,現在居然發現,果然不簡單。

打開第四幅,韓孔雀直接笑了,這居然是一副張大千的牡丹圖。

原來韓孔雀得到過一批十四副張大千的仕女圖,後來有得到了一副猛虎下山圖,現在居然又得到了一副牡丹圖,這算是韓孔雀收藏的畫作之中,最多的一批了。

韓孔雀收藏的書畫本來就不多,而張大千的既有十六副。這可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張大千,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上的國畫大師,以其在藝術和生活中無窮無盡的佳話趣聞。和蜚聲世界畫壇的巨大聲譽,成為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的傳奇人物。

他的畫作。每一副都是珍寶,如果拍賣,價格絕對不菲。

此時就算牡丹圖跟混沌空間沒有關係,韓孔雀也不會失望了,有這麼一副張大千的牡丹圖,就什麼都值了。

作為早熟、天才型的畫家,其創作「包眾體之長,兼南北二宗之富麗」。合文人畫、宮廷畫和民間藝術為一體,於中國畫人物、山水、花鳥、魚蟲、走獸等題材無所不包、無所不能。

而且其藝術技藝之精湛,藝術風格之多樣,實為二十世紀之獨一人,這樣一位大師的作品,現在被人藏在這個犄角旮旯里,還真是有點出乎韓孔雀的意料之外。

就今天國內外的藝術市場來看,張大千的作品無疑又成為焦點,為眾多藏家所青睞。

韓孔雀仔細研究了一會兒這幅畫,看著不像是假的。因為一看這幅畫,就好像看到了高貴的牡丹,就好像看到了那萬千魏紫姚黃。

這樣一幅畫。如果是贗品,也肯定是名家仿作,所以這樣一幅畫,韓孔雀是不得不重視,畢竟現在市場上張大千的仿品比比皆是,萬一這一幅也是假貨,那麼他就算打眼了。

看這幅畫,張大千的那種刻意揚棄清末明初那種狂狷不羈的超逸風氣,寧願在優雅中求清逸。既不失院體的工整凝練,又有粗筆寫意的畫風。

「含蓄的筆勢。絕棄風華,溫靜的墨意。精鍊於骨,淡雅而質樸」,展現出凝氣聚古的典雅特色。

無論前期的內斂、優雅,還是後期一空依傍的洒脫豪邁,張大千的花鳥畫始終立基於傳統,竭力在步步為營中走出自己的方向,就這麼一小步,形成傳統的一大步。

這幅作品為題識為:魏紫姚黃枉自誇,輸將秋色付寒葩,芳心也然繁華歇,故著殘妝待晚霞。華山秋牡丹寫似,谷聲道兄兩教,大千弟張爰。

鈐印:張爰,三千大千。

看到這個,韓孔雀就心裡有數,這個應該是最近流入這裡的,因為韓孔雀曾經在拍賣行當中看到過這幅畫。

這幅牡丹圖,構圖簡潔,線條流暢,格調高雅。詩文真率豪放,書法勁拔飄逸,外柔內剛,獨具風柔。真跡無疑。具有很高的收藏和經濟價值。

牡丹是張大千寫意花卉的精品,從構圖、用色到題跋,無一不精緻,無一不絢麗,張大千的繪畫,線條好,用色佳,於此可見一斑。

畫中牡丹一枝三椏,兩朵含苞待放,一為嫣然盛開;枝葉用墨濃淡深淺,葉法各別,形態舒展大方;枝頭粉紅的花朵與花苞,工細著色,清遠絕俗,與層次分明的墨色枝葉相得益彰。

飛動的筆觸、精巧的墨韻、靈秀天成,流露出清秀典雅的自然之氣與無限生機。

唐代詩人劉禹錫在《賞牡丹》:「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以此來大讚牡丹之美韻。

牡丹是我國特有的木本名貴花卉,雍容華貴、富麗端莊,素有「國色天香」、「花中之王」的美稱,長期以來被人們當做富貴吉祥、繁榮興旺的象徵。

根據款識,這幅作品最初是張大千用來送給友人谷聲道人鑒藏的。

這幅畫韓孔雀之所以這麼熟悉,就是因為他能夠確定,這就是年前在香江拍賣出去的,因為韓孔雀不止是看過這幅畫的照片,還看過介紹,簡直跟現在他看到的這些一模一樣。

這幅作品去年十二月在香江上拍,最後成績如何,被誰拍到了也沒有報道,現在居然出現在了這裡,這讓韓孔雀對這裡的這伙沉船海盜,又有了點認識。

看到這幅畫,韓孔雀才真的確定,這確實是一幅不比仕女圖遜色分毫的畫作,這也應該是張大千後期的作品,這樣的作品,肯定價格不菲,而這伙沉船海盜能夠買下來藏在這裡,本身就說明了他們不簡單,最起碼財大氣粗。

本來只是發現一些藏寶,韓孔雀還沒有太過重視,現在看到他們收購的這些名畫,居然就這麼隨意的仍在這裡,這讓韓孔雀更加警惕。

「能夠發現一些沉船不難,能夠找到大批寶藏也不是只有他們能夠做到,但能夠隨便收購價值幾千萬的名畫,隨手仍在這裡不見天日,就不簡單了。」韓孔雀看著手中的畫,估算著其價值。

這個肯定不是小錢,而這幅畫的價格越高,說明這伙沉船海盜的實力越強。

就比如這幅畫,肯定是張大千從敦煌歸來后創作的,也就是20世紀40年代時期創作的,這個時期其藝術水平處在巔峰狀態,張大千創作了大量的優秀作品,雖然數量大,拉低了他作品的價格,但到了現在,價格又再次瘋長起來了。

從目前市場情況看,這個時期的作品最受歡迎,既有堅實的傳統筆墨功夫,又有獨特的自家風範,既有大氣磅之勢,又有典雅雍容之美,可謂雅俗共賞。

這一類作品目前的市場價格普遍較高,但是升值潛力仍然巨大。

自一九四八年張大千遷居香江后,他先後旅居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國,並多次到歐洲各國旅遊,一九七六年定居tai北。

因此,其藝術影響是世界性的,尤其受到海外華人、港台人士的極大喜愛。

在中國內地藝術市場尚未形成的八十年代,張大千的作品已開始進入海外拍賣行,一九八二年紐約的一次拍賣會上,張大千的《荷花六條屏》創下了7萬美金的拍賣記錄。

在作為亞太地區藝術品拍賣中心的香江,張大千的作品從八十年代中期后連續升溫,行情一路看漲,如一九八七年香港蘇富比春拍會的《潑墨桃源圖》以170萬港幣成交,為當時中國近現代中國畫拍賣的最高記錄。

此後張大千的重要作品屢屢衝破百萬元大關,如一九*年香港佳士得秋拍會的《巫峽清秋圖》也以120萬元港幣落槌。

當然,這都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進入九十年代,隨著國內經濟的蓬勃發展,gdp指數逐年上升,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對藝術品需求的質和量不斷增加,加之國內外藝術品的相互流通,以及大陸藝術市場的正式形成,藝術市場達到空前的繁榮。

雖然張大千被普遍認為是傳統派的繪畫大師,但其亦古亦今的藝術創作,不僅力糾明清因循守舊、委靡柔弱的頹廢之風,復興了唐、宋、元優秀傳統繪畫的技法和圖式。

而且其後期「直造古人不到處」的潑墨潑彩作品,為中國畫藝術的發展打開了一條「瑰麗雄奇」的探索之路,既有傳統藝術之神髓,又極具視覺衝擊力和審美享受。

隨著對近現代美術史研究的不斷深入,人們對二十世紀中國畫發展脈絡的認識不斷清晰,可以說,張大千作品的藝術價值和地位已經得到歷史的認可和人們的接受。

進入二十一世紀,隨著大陸經濟的崛起,張大千作品價格也在持續升溫。

由於張大千作品數量多、價格較高,所以贗品也比較多,私下渠道購買,如果沒有專家把關,風險性較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