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陷阱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1-14 07:54  |  字數:3431字

絞胎瓷的仿品由於胎料受污染淘洗不夠精細,則如則吸水率比真品低。

有些仿品是用石膏或石膏加水泥製作的,這種器物由於沒有經過火的歷練,胎質不那麼縝密,吸水率比真品高。

也有高仿用陶土做胎新仿製的絞胎瓷器,但仿品因所用陶土淘洗不精,陶土顆粒較真品大而精鬆,緻密程度較差,因此吸水率較真品要高。

除了上述的那些,絞胎器的造型也很講究,真品絞胎器的造型舒張,線條自然流暢,風格古樸典雅,莊重。

這樣一比較,韓孔雀自然就很容易的分辨出來,哪些是真品,哪些是仿造的贗品。

贗品就算製作的再像,其器型看起來也比較呆板,這個還是比較容易分辨的。

這完全是因為造假者在製作仿品時,腦子裡已形成一個藍本,為了追求模擬效果,各部位線條只能「依葫蘆畫瓢」臨摹,不能發揮想像。

因此器物造型顯得生硬呆板,遠不及真品線條的自然流暢,只見其型不見其神,缺乏創造力,絞胎器的藝術魅力蕩然盡失,這是一切仿品的共性,並且是不可克服的。

總之,所有仿製的絞胎,無論與其模擬的對象如何相似,其造型風格永遠只能是「依葫蘆畫瓢」,始終不能與真品絞胎瓷器相比肩。

這裡的這批瓷器,並沒有摻雜,所以只要認出一件贗品,那麼這一大摞差不多就全是贗品。

正品和贗品分別存放,讓韓孔雀的鑒定經驗飛快的增長。

鑒定絞胎瓷器最簡單實用的方法是:一看二摸三聞。

一看胎、釉和造型,而用手摸,絞胎瓷器經過千年的時光,不管是在海水當中。還是埋在土中,器物表面在受地下酸、碱、鹽等物質的浸蝕,釉面均留有自然的、既不太強也不太弱的、適度的光滑感。

手摸有一種「澀滯」的感覺。而仿品則不然。

仿品則因為生產時間不長,器物表面沒有經過酸、碱、鹽等地下化學物質的千年腐蝕。釉面新而光亮,手摸釉面光滑而順手,沒有真品的「澀滯」的感覺。

經過打磨作舊的仿品,雖然器物表面沒有那種光滑明亮的感覺,但這種仿製品往往在器物表面留下了摩擦的痕迹。

如果在陽光下側光仔細觀察,在器物表面就能看到經過打磨而產生的一道一道的摩擦痕,用手撫摸器物,有刺手的感覺。

三是用鼻子嗅。絞胎瓷器用鼻嗅,能聞到一種老坑的味道。

仿品使用陶土新製作的,用鼻嗅能聞到泥土的清香味。

用石膏製作的仿品則能嗅到一股石膏味。

經過作舊的仿品,有的能聞到刺鼻的化學味道,有的則能嗅到腥臭味。

總之,無論仿品技術性再高,花型、釉質等各方面都不如唐宋時期的水平,大有粗製濫造之意。

一般絞胎器大都出自河南地區,據考古資料說,越窯及耀州窯也有燒造。但是很少有人能見到。

另外大家在收藏絞胎器時還應注意,絞胎器有兩個燒造時期,一是唐代鞏縣窯的唐代絞胎。還有一個是北宋時期河南修武當陽峪窯的宋代絞胎,兩者工藝基本相同,但燒造的溫度、絞胎的紋飾及胎土都有明顯的區別。

而且現在仿製品很多,所以大家在收藏時一定要慎重。

「真是處處留心皆學問啊!沒想到在這海外,還能學到這麼專業的鑒定知識。」看完了這份筆記,韓孔雀感覺收穫很大。

原來他淘到的瓷器,大部分是近代的,明清的比較多,而唐代。韓孔雀接觸最多的還是金銀器,像這裡的這些陶器或者是瓷器。應該屬於高古瓷,這種搪瓷製品。韓孔雀還真是第一次接觸。

沒想到第一次接觸,就收穫那麼大。

韓孔雀仔細分辨了一下,發現除了不少修復的破損器,這伙沉船海盜自己製作的仿品還真是不多,每種也不過三五千件,全部加起來,也不過是十來萬件。

相比幾十萬件絞胎瓷,這麼點數量,還真不算什麼。

可就裡面有一半是修復之後的,這裡的這批絞胎瓷也是一個天文數字,這也就怪不得這些人要分批出售。

如果這麼一批絞胎瓷同時面世,不用想,以後的絞胎瓷肯定就買不上價格了。

看著那些放置的絞胎瓷,韓孔雀發現這些絞胎瓷的品質雖然不一,但也算是精品。

「想來他們是保留了最好的一窯作品,這些應該是他們最滿意的仿品,就是不知道他們放沒放到市場上去檢驗過,如果能夠拍賣出去,那麼說明,這些傢伙的仿造水平,已經登峰造極了。」

韓孔雀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翻動著一些黃金製品,韓孔雀發現,這伙沉船海盜把這裡的東西保養的不錯,這些東西居然都帶著淡淡的香味。

這裡最多的還是各種用黃金打造的盒子,想來那伙沉船海盜是用了手段進行防潮、防蟲和防腐。

如果這裡面有些隱藏的手稿,或者其他紙製品,那麼這些手段是十分有必要的。

這些人很明顯還有其他基地,最起碼這裡就沒法燒制絞胎瓷,也沒有研究室讓他們專門用來研究。

這裡的一些明面資料,可都是需要研究室來支持,才能得出結論的,很明顯,這座密庫不具備這個條件。

「這裡就應該是他們存放一些見不得光的寶物的地方。」很快,韓孔雀就下了結論。

看了那麼長的時間,韓孔雀也觀察出來了,這裡所有的寶物,都是大批量的,而數量少的,根本就沒有。

比如銅鏡,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