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傳承工藝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1-14 07:54  |  字數:3405字

無論哪一種說法,都體現大唐王朝昂揚進取、獨特創新、寬鬆自由的文化氛圍,積極向上的人文心態和博大宏放的社會心態。

這種瓷器始見於唐代,宋代逐漸衰落,元明兩代偶能見到零星器物。

其主要產於唐代的鞏xian窯、shou州窯和宋代的ci州窯,其造型不多,主要以生活用器為主,隨葬品次之。

這裡的絞胎器主器型主要有碗、盤、枕、高足杯、小罐及和騎馬射獵俑,以長方形的絞胎花枕較為多見。

可以說各種顏色的都有,從此也可以看得出,當時這條船的船主,是特意挑選的,所以進的貨很齊全。

韓孔雀一邊看,一邊嘖嘖稱奇,看這裡分門別類擺放整齊的絞胎瓷,還真是賞心悅目。

「看來這夥人當中有懂行的啊!」看著一件件代表當時技藝巔峰的作品,韓孔雀不得不感嘆。

雖然單獨擺放出來的瓷器不多,但每一件,都是這個器型當中的巔峰之作。

翻看著桌子上的資料,對比著架子上的瓷器,韓孔雀一邊看,一邊欣賞。

「咦?這是絞胎瓷的製作工藝?」韓孔雀有點震驚的看著一個筆記本,上面記載的很明顯是絞胎器的製作工藝。

絞胎瓷器是我國古代陶瓷裝飾工藝中特殊的品種,由於工藝複雜,製作難度大,因此其產品、產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

是我國鞏&義窯與當&陽峪窯窯工的發明創造的,是世界陶瓷之林的神妙之花。

根據目前掌握的考古資料分析,絞胎工藝最早產於唐代,至宋代蓬勃發展並發揚到極致,元以後逐漸衰亡。

雖然,目前對絞胎器的起源、技法、產地以及分期斷代等問題。已有少數學者作了初步探討,而對絞胎器的專門研究,基本上處於停頓狀況。

實物資料的缺乏限制了研究的展開與深入。

「難道是因為這些絞胎瓷。讓這夥人有了深入研究的機會?」韓孔雀開始仔細查看這裡面放的一些資料,也許還能有所收穫。

看了一會兒。韓孔雀對絞胎瓷也有了一些了解,所謂絞胎是將深淺不同的兩種胎泥,相間絞合在一起,然後按坯成型出現粗細不等的紋絲狀花紋。

胎上有用黑、白、褐三色相間類似木紋的紋理,再施透明釉。

製作時有很高的技術要求,必須考慮幾種泥的膨脹係數一致,以保證乾燥和煉製中不變形、不開裂。

通過考證實物資料,分析絞胎斷面及紋胎的形成。從絞胎工藝來講,韓孔雀認為,絞胎工藝分三種類型,即通體絞胎型、主體絞胎型和局部絞胎型。

通體絞胎型——這種作品是通體絞胎,渾然一體,紋理多呈木紋狀,線條流暢,變化多端。

如旁邊那件黃釉絞胎三足盤、長方形絞胎小枕,宋代絞胎小罐,綠釉絞胎枕等。都是這一類型。

主體絞胎型——這種絞胎器的紋理同通體絞胎器一樣,應用於器物的主體部分,如碗、缽、盆的大面積腹部。而口沿或圈足則是用單一色的灰白胎相接在絞胎主體上的。

這種工藝,應該是博&山大街窯出品,這個筆記本上,對這些有著詳細的記載,上面清楚的記錄著,博&山大街窯出土的所有絞胎器採用了這種鑲接工藝。

局部絞胎型——這種絞胎器採用的是鑲嵌工藝,即把絞胎部分揉成花朵、團花、菱形等規矩圖案的泥條,然後把泥條切成若干單元片,鑲嵌在所煉製的瓷器表面上。形成局部絞胎圖案的瓷器。

魔都博物館的「杜家花枕」和圓角長方形花枕、旅順文物店的絞胎團花枕、寧&波出土絞胎團花青瓷枕、河&南博物館的「咸平元年」絞胎團花舍利匣等,都是這類絞胎瓷器。

絞胎工藝有兩種製作方法。一是整器拉坯成型,這種方法因胎泥花紋難以控制。所以很少見。

唐懿德太子墓中出土的一件絞胎騎馬俑,人馬全是絞胎,還有這件卧羊是稀有而珍貴的品種。

二是將攪胎泥切成薄片,貼在已成型的器物外面,或做成雲朵、花卉狀貼在器物的一定部位。

器物內外壁絞胎由表及裡,內外相連,因此,內外壁呈現的絞胎紋樣相同。

其工藝是把加工過的坯泥經過多次重疊兼合成坯再縱向切片,再拼接,然後手工擠壓成型,絕非輪制拉坯成型。

如絞胎枕的製作,它是將絞胎泥切成薄片在坯胎表面敷貼、黏合一層絞花泥片,坯胎內層則為素胎。

絞花則占器物胎體厚度的1/3。

多次重疊糅合成坯再縱各切下已形成任意蟠屈、恍若行雲流水又紋理清晰的瓷泥切片,用以製成不同器形的絞胎瓷器坯體,先入窯素燒,燒出正品後再施一層透明釉後,入窯焙燒至800c~1100c左右而成,這種燒制工藝與《中國陶瓷史》所推斷的結論相吻合。

在唐代儘管製作絞胎器的瓷泥釉料豐富成本較低,但由於製作難度大,技術要求高,工藝較為複雜,費工、費時,所以絞胎、絞釉瓷器產量很少,保留下來的更少。

所以現在每一件完整器型的唐代絞胎瓷器,都價值不菲,近幾年來,各大拍賣會上常有絞胎的枕、碗、盤等器物出現,其價格幾十萬元、上百萬元。

因此,絞胎器贗品也越來越多。

「我次奧,這麼多絞胎瓷居然很多都是假的?」看到這裡,韓孔雀也有點傻眼。

他剛才只顧得震驚了,完全忘了絞胎瓷在唐代也算是稀罕物,怎麼可能有幾十萬件被一個外